001 本王来了

    话音一落,袁绛便用尽最后的内力,将穆砚之从马背上踹了下去。

    从悬崖边坠落,穆砚之整个人扎进冰水之中,求生的意识使得他不停地向前游去。

    穆砚之拂去脸上的水珠,看着窄小的空间,明晃晃的灯在头顶照着。

    ……

    冰冷的触感消失,包裹着他身体的是一池温水。

    “没时间犹豫了!” WWW.KanXs.ORG

    穆砚之握紧手中的剑柄,挡御着数不清的乱箭。此时的他,悔没有听师傅的话提防他那阴险狡诈的长兄翎王。

    “王爷!快走!”袁绛手持长剑,挡在穆砚之身前,“此时正是功法书记载的最佳时机,跳吧王爷!”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天降神秘男友》

    “翎王口谕,杀了淳王!淳王府上下不留活口!”

    伴随着这一声口号,穆砚之耳边全是弩.箭擦过的萧瑟声,身下的马儿早已经精疲力尽,马蹄抵着悬崖边,稍不留神就会连人带马摔落进这深渊当中。

    电话那头的毛佳佳听见了,忍不住调侃道:“哟,咱们喜儿还看这种节目呢?”

    “诶你还别说,自从我跟了上一个‘穿越剧’的组之后,我觉得穿越这事有谱,”杜喜儿咬着薯片,幻想着说:“最好哪天给我掉下来个美男子,这样我就不用去应付相亲了,想想就美滋滋的……”

    毛佳佳一听,笑着泼她冷水说:“我只听过天上掉林妹妹,没听过掉美男子的。”

    杜喜儿刚想反驳一下,突然想起自己浴室还放着水呢。

    “得了,不跟你说了,我要泡个澡,然后梦里会美男。”

    而一直躲在浴室里的穆砚之,虽然偷听了一会儿,但那女人说的话他竟然听不懂?

    什么公司、什么周六、什么林妹妹,还有……她要杀谁??

    难不成他穿越到了一个刺客家中?

    想到这儿,穆砚之不自觉的提高了警惕,听着外面的人脚步愈行愈近……

    杜喜儿推开浴室的门,好在浴缸里的水还没有满到溢出来。

    关掉水龙头,杜喜儿伸手在浴缸里试了试水温,温度刚刚好。

    头顶的浴霸灯照在身上暖和的很,杜喜儿哼着小曲,一边照着镜子,一边脱掉睡裙。

    这曼妙的身材,这白皙的皮肤,真是一级棒!

    杜喜儿照着镜子一番自我欣赏后,随手关上门,刚要解开内衣扣,视线突然扫到门后站着的人。

    下一秒,尖叫声‘响彻天际’,穆砚之不自觉的蹙眉。

    杜喜儿扯过浴巾就朝浴室外跑,边跑边喊:“变态啊——”

    脚还没迈出浴室的门,穆砚之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关门,直接将她反压在门板上。

    “本王不是变态。”

    杜喜儿怀里抱着浴巾,看着眼前这个留着长发,穿着古风袍子的男人,不禁咽了咽口水,闭上眼说:“大哥,我什么也没看见,只要你不伤害我……”

    穆砚之注意到这女人在说话时,小手一直在摸门把手,索性腾出手来抓住她的手:“本王不会伤害你,但你不能出去!更不能声张!”

    杜喜儿睁开眼,梨花带雨的说:“……好,我不出去,我不声张。”

    穆砚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才松开她说:“本王没有恶意,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杜喜儿看他抵着门,只好裹着浴巾蹲在一旁,“你、你问……”

    这个自称‘本王’的男人,八成是精神有问题的变态偷窥狂。杜喜儿下意识抬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还是个长相不错的变态。

    穆砚之身上的衣袍全都湿透了,解去外衫,这才问着眼前的女人:“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我叫杜喜儿,这是盛宁小区28号楼A栋1102,我家……”杜喜儿如实回答,遇到这种入室的变态,一定要服从不能硬来,保命最重要。

    穆砚之低头念着:“杜喜儿,喜儿……听着像丫鬟的名字。”

    被点名的杜喜儿忍着想骂他的冲动,没作声。

    “什么盛宁……难道本王真的穿越到另一个时空了?”穆砚之自言自语道。

    害怕的杜喜儿听见‘穿越’这个词,不自觉的一愣,接着将这个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这时,穆砚之体力不支的靠在墙上,不小心压到了灯的开关。

    【嗒——】

    浴室里没了灯光,瞬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杜喜儿刚放松警惕的心,一下子就提了上来。

    “你、你别过来啊!”杜喜儿摸黑抄过一旁的马桶栓,一阵张牙舞爪的乱挥,最后像是打到了什么似的,砰地一声把杜喜儿吓了一跳。

    一秒、两秒……直到过去两三分钟,浴室里都没再听见那人的声音。

    杜喜儿心里慌了,不会她打到那人了吧?

    凭感觉找到脱下的睡裙,急忙忙的套上,杜喜儿这才顺着墙边打开灯。

    而那个奇怪的男人正倒在她的脚下。

    不会是死了吧??

    杜喜儿犹豫了一下,这才俯下身子,一手拿着马桶栓,一手去探男人鼻下。

    “还好、还好。”

    杜喜儿确定那人没有死,也没有明显外伤,就准备拿手机报警。

    刚走到客厅,电视节目上就讲道——

    【主持人:魏教授,今天的探讨真的很有意思,不过我还是有一个问题要问您。如果有一个穿越人出现在您面前,您会报警还是会……】

    【魏教授: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我想我会收留他吧,毕竟研究表明,独身穿越一般为本时空外的某些重大动荡,或许是个可怜之人也说不定呢。】

    难道……

    杜喜儿拿着手机回到浴室,见那男人还没醒过来,赶忙仔细看着他的模样。

    说来也奇怪,她刚才放洗澡水的时候根本没有人……

    而且,她这个小区保全系统很严密,就连她家的门都是自带报警系统的。但她家的报警器没有发出警报声……说明这人不是从门口进来的。

    从窗户进来也不可能,因为她家是十一楼,除非这人是蜘蛛侠能翻岩走壁。再说了,她家浴室没有窗户,这人真真儿是凭空出现的。

    想到这儿,杜喜儿灵机一动,搜搜他的身兴许能找到答案。

    说时迟,那时快,杜喜儿两只小手在他身上就一顿翻找,除了男人脖子里挂着的一块玉牌,其余什么都没有。

    杜喜儿她老爸爱好古玩,她不能说是很了解,但也略知一二。至少摸得出这块玉牌是顶好的玉石所做,可是上面刻的字她就看不懂了。

    杜喜儿不禁将视线移到他的脸上。一瞬间,她脑袋里闪过无数个四字成语——

    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品貌非凡,挺鼻薄唇……

    等等,他这个长头发不会是假发吧?

    杜喜儿干脆伸手拉了拉他的头发,还没看出个一二三,就听见男人‘嘶’了一声。

    杜喜儿赶忙躲到浴室外。

    穆砚之撑着地起身,揉着刚才被扯痛的头皮,问她:“为何扯本王头发?”

    “对、对不起,”杜喜儿犯怂的道着歉,又不忘问道:“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

    穆砚之盯着她,好半天才捋顺这其中的关系。

    眼下要是想回去,一定需要这个叫喜儿的女人帮忙,毕竟这里是她家。来去都有定数,来到她家,那一定……

    “喂!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啊?你再不说实话,我可报警了啊!”

    杜喜儿看他的模样,和对这一切都陌生的表情,心里默默猜想——这人不会真的是穿越来的吧?那她现在该怎么办?拍照发微博?

    穆砚之看着她,猜测着报警也许就是报官的意思。

    “喂!你别不说话,我真报警了啊!”杜喜儿说着就掏出手机,作势要报警。

    “不要!不要报官!”穆砚之下意识想要冲过去,可内力损伤严重,刚迈出去就摔倒了。

    杜喜儿看见男人摔在自己面前,慌张的喊道:“你、你别碰瓷啊!我可没碰你啊!”

    “不要报官,”穆砚之扶着地面,沉声说道:“本王不会伤害你,只是想在此暂住几日,几日便好。”

    杜喜儿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这人一看身体就不太行,还伤害她呢……谁伤害谁还不知道呢。

    思来想去,这人的出现实在是太奇怪了。

    杜喜儿索性打开录音,蹲在地上开始盘问他。

    “你叫什么?”

    穆砚之看了她一眼,编出一个名字:“穆寒。”

    “你从哪里来的?”

    “穆氏王朝。”

    “所以……你是这个什么穆氏王朝的王爷?”杜喜儿好奇的问着。

    “是。”

    杜喜儿点了点头,瞥了眼他脖子里的玉牌,“你戴的这个是什么?”

    穆砚之抬手摸了摸脖子里的玉牌,眼神黯淡了几分:“与你无关。”

    杜喜儿耸耸肩,电视剧她看得多,这种东西无非就是他老妈给他的吧。

    问了一圈,似乎只有‘穿越’一说可以解释这人的来由。

    杜喜儿收起手机,很认真的问他:“你要是骗我怎么办?”

    穆砚之怔了怔,随即把脖上的玉牌摘下来递给了她:“如果本王有半句假话,玉牌归你。”

    即便他这么说,杜喜儿也不敢接这玉牌。

    “拿好,”穆砚之塞到她手里,靠在墙上说:“等本王能回去了,你再归还。”

    杜喜儿拿着那沉甸甸的玉牌,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回过神来,就看见那个叫穆寒的朝她招手。

    “干什么?”杜喜儿下意识朝后躲了躲。

    “扶本王起来。”

    “……”他还指挥上了,杜喜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这里是21世纪,没有王爷,也没有丫鬟!”

    穆砚之抬头看她,淡淡的说:“可是本王没力气,起不来。”

    没办法,杜喜儿只能小心谨慎的扶他去客厅坐。

    尽管相信他是穿越来的,但杜喜儿还是有些不放心,索性试探他。

    “你压到遥控器了。”

    穆砚之没听懂,愣愣的问她:“什么?”

    杜喜儿摆摆手,扯着笑说:“没事、没事。”

    看来他真的是穿越来的?不然正常人听到这个,应该会有些下意识的动作。

    见他坐在沙发上,身上的衣袍还有些湿漉漉的,杜喜儿也不好命令人家什么,只能去浴室拿来浴巾。

    “你把身上擦一擦吧。”

    递给他浴巾,杜喜儿这才溜回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拍下玉牌正反两面的样子,然后发给好友宋煜。

    宋煜是地质大学珠宝玉石研究专业的博士生,问他准没错。

    发送出去后,杜喜儿又回到客厅,只见刚才还坐在沙发上的穆寒,这会儿竟站在阳台的推拉门那,看着阳台上的兔笼发呆。

    “你要干嘛?”杜喜儿小声问他,生怕这人做出点儿出格的事。

    “本王饿了。”穆砚之轻声说着,视线却没离开那兔笼半分。

    杜喜儿捡起掉在地上的浴巾,说:“那我给你煮碗面。”

    “如果你不觉得麻烦的话,‘爆炒兔肉’会更得本王心意。”

    杜喜儿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他为什么要盯着自己的宠物兔了。

    “不行!!”

    话音一落,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杜喜儿和穆砚之对视几秒,门铃声还在响。

    这时,只见他警惕的四下张望,紧张兮兮的说:“哪来的声音!”

    “……”

    得,这个王爷,我信他是穿越来的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光光老公生日!开文来庆祝一下!

    敲黑板:

    1.全文背景架空,全是光光胡编的!别考究!

    2.男主绝对是扮猪吃老虎,不准笑他不懂现代事物!

    3.稳定日更,时常加更。

    ——

    多多评论,多多收藏,这全是动力啊~~

    【前五章,每章随机送五十个红包!】

    【祝所有小可爱新一年都能收获这样傻乎乎的王爷男友!】

    “明天?不行啊,我明天要去相亲。”杜喜儿抱着薯片,一边吃着,一边和闺蜜毛佳佳煲电话粥。

    “肯定是我那两个姑姑安排的呗,那能怎么着,她安排我就去,成不成的反正她说了不算……后天啊?后天我上午得去公司报个到,上一个剧刚杀青,估计老板会放我几天假。”

    杜喜儿是负责那部戏的剧务,跟了两个月的组杀青了,她终于可以放假休息一下了。

    这是哪里?

    穆砚之在过于窄小的浴缸里,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他记得那‘西川功法’中有记载过,凭靠所学功法加特定契机,有一定概率‘穿越’到‘另一个时空’。

    正聊着呢,电视里的新闻节目突然开始了。

    【欢迎大家回到《科学室》,今天我们请到了时空科学家,一起来探究近期大火的‘穿越剧’,是否有科学依据?又是否会成真?】

    所以,这是另一个穆氏王朝?

    就在穆砚之坐在浴缸里,思考如何穿越回去的时候,那扇门板后传来一个女人的说话声——

    冰水刺骨,不知道游了多久,直到他体力耗尽前的最后一刻,猛地挺身浮出水面。

    跳下去便多了一条路,虽然不知那路是通向哪里。

    穆砚之紧抿薄唇,眼底写满了不甘心,“师傅,若是西川功法不可行,本王这一跃便是自我了断,是‘逃兵’。”

    第1章

阅读天降神秘男友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是个贼,挖坟的!》《七零年代童养媳》《听说我多子多孙》《洪荒之青莲剑君》《洪荒之凤族圣皇》《[综]肝败下风!》《他又炸毛了》《怀了反派的孩子[穿书]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253/7182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