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后娘难,皇家后娘更难

人设

  • 作者:初云之初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9
  • 本章字数:8636

在太上皇面前,她一贯是妩媚娇纵的,加之同章太后不睦,便顺水推舟的嗔怪道:“长公主的确不懂事,这等关头胡闹,岂不叫人笑话。”

太上皇闷闷的咳了一声。

蒋国公裴安,官居尚书省右仆射,乃是太上皇的至交心腹。

太上皇猛地捉住她手:“蒋国公为副使?”

“是,”唐贵太妃笑道:“圣上还是很看重蒋国公的。”

唐贵太妃盯着看了会儿,心里想:我才二十四岁,一辈子还长呢。

她是太上皇最宠爱的妃嫔,她所出的韩王,也曾经是太上皇最为珍爱的幼子。

然而在太上皇逊位后,她身上的光彩便如昙花一般,傲然盛放过后,瞬间枯萎消弭,如同那些不起眼的宫嫔一样,被人一脚踢到了角落里,从此不见天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太上皇是从唐贵太妃口中,知晓庐陵长公主之事的。

“庐陵,”他慢吞吞的说了这两个字,沉默片刻,方才道:“皇后毕竟是皇后,她逾越了。”

唐贵太妃曾经是后宫中最尊贵的女人之一。

“我苦命的儿,真是难为你了。”

新武侯夫人一见乔毓,便落下泪来,再见周遭陈设简陋,愈加伤怀,取了帕子拭泪,又道:“那些个混账东西,见你走丢了,竟还瞒着不说,若非我前几日去看你,只怕还不知道!”

张妈妈见状,也是垂泪,却劝道:“六娘不是找到了吗?夫人快收了眼泪吧,仔细叫人伤心。”

“我糊涂了,”新武侯夫人听罢,破涕为笑,向乔毓道:“你这孩子,吓傻了不成?怎么也不理娘?”

大婶你谁啊?

乔毓心里大蹙起眉,脸上却不显,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将失忆少女的狐疑与不安展示的活灵活现。

新武侯夫人盯着她打量一会儿,神情中浮现出一抹惶恐,忧虑道:“安桢,你怎么不说话?”

“这位夫人,”二娘怯怯道:“阿姐她,她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

“怎么会?”新武侯夫人大惊失色,惊痛道:“安桢,你不认识娘了?”

乔毓想起自己做过的那个长而荒诞的梦,回忆着那本名为《演员的自我修养》的名著,柔弱无辜如一朵白花:“我,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我苦命的儿啊,”新武侯夫人搂住她,大哭道:“你叫娘怎么办!”

她自怀中取出一张帕子,里边儿有一颗玉珠,一副手串儿,莹润明透,瞧着颇为相似:“这是娘亲手戴在你腕上的,与娘手上这串是同一块儿玉石雕琢出来的,若非机缘巧合,叫娘见到,怕还找不到你……”

乔毓似乎被触动到了,有些孺慕的看着她,道:“可是,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没关系,”新武侯夫人动情的道:“找到就好,找到就好,无论如何,你都是娘的孩子。”

乔毓低低的“嗯”了一声,新武侯夫人面露喜意,又向王氏与二娘道:“安桢走丢了,我真是心如刀绞,亏得二位相救,还请受我一拜。”

王氏连忙避开,看眼乔毓,眸中闪过一抹担忧,殷勤笑道:“夫人不必这样客气……”

虽然只是相处了几日,二娘却很喜欢这个姐姐,有些不舍,却欢喜道:“恭喜阿姐,终于可以归家了。”

乔毓看她一眼,眉头不觉蹙起,目光嫌恶道:“你怎么能叫我阿姐?从前也就罢了,我不知道,现在怎么还这么没规矩?”

二娘怔住了,有些受伤的看着她。

新武侯夫人忙拉住乔毓的手:“安桢,这是你的救命恩人,不许无礼。”

“我又没说错。”乔毓扭过头去,如此嘀咕道。

王氏也有转瞬的怔楞,对上乔毓的目光时,霎时间回过神来,赔笑道:“小娘子说的也没错,贵府这样的身份,哪里是我们能高攀的。”

她有些局促的低下头,下意识的在围裙上蹭了蹭手,目光卑微,隐约透露出几分贪婪:“只是小娘子在家中住了几日,吃药补身,前前后后……”

新武侯夫人见她这般作态,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却还是和颜悦色道:“你们是六娘的救命恩人,我自有回报。”

她拍拍手,便有人送了银两来:“这儿有五百两银子,专程谢过你们这几日的照看,只是有一点——女郎的名声何等重要,这件事我不希望张扬出去,也希望你们不要对外提及,好吗?”

王氏紧盯着那些银钱瞧,殷勤道:“这是自然。”

新武侯夫人静静看了她一会儿,轻轻笑道:“既然如此,我这便带六娘走了。”

她刚说完,乔毓便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显然是不想在此停留一瞬,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回头:“我的东西还没拿呢。”

新武侯夫人笑道:“什么东西这么要紧?”

“倒也不是很要紧,”乔毓回过身去,往夜间歇息的屋里去了,口中道:“只是不能留下来,白白叫人捡去。”

新武侯夫人纵容的笑,王氏也没说话,只有二娘气道:“谁要拣你的东西?你既然要走,那就一并带走,免得日后说不清楚。”说完,便气冲冲的跟了过去。

乔毓那点儿东西,不过是随身衣物与玉佩、手串,一眼便能看到底,二娘入内时,乔毓已经自己找了出来,见她进来,不等开口,便一把攥住她手腕,又掩住她唇。

“听我说,”事态紧急,乔毓顾不得解释,压低声音,道:“等我走后,你们便搬到长安城里去,记得将此事告诉里正与左右邻居……”

二娘怔住了,喃喃道:“什么意思?”

“告诉你娘,”乔毓唯恐给她们留下麻烦,不敢久留,道:“她会明白的。”

……

新武侯夫人还留在李家未走,张妈妈便先一步赶回了新武侯府,将今日见闻,一五一十的同葛老太爷讲了。

“我悄悄搭了她手一把,手心儿里还有茧子,虽然不重,但一摸便知道不是娇养长大的,那言谈举止,也实在粗俗。”

张妈妈是老太爷身边人,说话办事都有条理:“李家这样的门户,咱们瞧一眼都嫌腻歪,可不管怎么说,到底也救了她,翻脸就不认人,心性不算是好。”

“那不是更好?”葛老太爷反倒笑了:“不是娇养长大的,说明早先我猜的没错,是被人挑出来,打算好生栽培的;浅薄寡恩就更妙了,比起所谓的情谊,利益更能拴住一个人,好,好,好,太好了!”

张妈妈颔首笑道:“老太爷的眼光,一惯都是精准的。”

……

乔毓可不是个蠢蛋。

莫名其妙跳出来一个女人说是自己娘,又没有什么真正的,拿得出手的证据,她凭什么相信?

但是考虑过后,乔毓还是打算跟她走。

如果新武侯府是她的仇人,应该不会叫当家主母亲自来请,演一出母女相聚的苦情大戏。

乔毓觉得,他们好像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以至于新武侯夫人的态度,亲热之中,隐约透出些微讨好。

漂亮的皮囊吗?

不,乔毓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虽然好看,但世间一定不乏有比她更好看的人,凭借侯府的能力,不至于搜寻不到。

那他们是想得到什么?

乔毓隐约觉得,这或许跟她真正的家人有关。

她对外界一无所知,既没有户籍,也没有名牒,一个女郎孤身在外,鬼知道会遇上什么事,还不如先去新武侯府看看再说。

再则,她也不想连累王氏母女。

乔毓恍惚记得,有人曾经告诉自己:如果你想融入一个新的环境,就要叫人觉得你没有威胁。

她给自己安了一个自私、骄纵又贪婪的人设。

既能过得舒服,又能试探新武侯府的底线,一举两得。

“你叫安桢,是娘最小的女儿,”上了马车,新武侯夫人笑容慈爱,握着她手,徐徐为她解释道:“娘怀你的时候,相士说,你命格极贵,葛家留不住,生下来之后,要养在外边儿,不叫人知晓才行,所以,家里将你养在外边儿庄子里,不料你前几日胡闹,吵着要出去玩儿,竟走丢了。”说及此处,她又忍不住垂泪。

乔毓对她的眼泪视若无睹,满不在乎道:“阿娘,回去之后我住哪儿啊?”

新武侯夫人被她噎了一下,顿了顿,才笑道:“你父亲疼你,问过你祖父之后,专门寻个最好的院落给你,为这,还叫你二姐姐挪了地方呢,回去之后,可要谢过你二姐姐……”

“为什么要谢,这本来不就是我应该有的吗?”乔毓打断了她,下巴微抬,傲然道:“阿娘,你也说了,有贵命的人是我,可不是什么二姐姐,那院子早先叫她住着,算是我借她的,这会儿再收回来,有什么不对的。阿娘,你得想清楚自己将来站哪边儿。”

真是一点儿心肝都没有!

新武侯夫人自认不算是脾气差的,现下听她这么说,心头都有点冒火。

她暗吸口气,忍耐道:“也不能这么说……”

“阿娘,你怎么这样,”乔毓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二姐姐在侯府里享福的时候,我还在外边儿吃苦呢,你怎么不心疼我,只心疼她?你真的是我娘吗?”

新武侯夫人看着她那张写满了自私自利的面孔,真想把她脑袋送到车轱辘底下碾一碾,她勉力忍住了这种冲动,安抚道:“是娘说错了,你别生气……”

“阿娘,侯府是什么样的,总比刚才那几间破草屋好多了吧?”

乔毓勉强安分了半刻钟,又兴致勃勃的问:“我听说,公候府上的女郎,一个月的月钱都够寻常人一年吃穿,我一个月有多少月钱?阿娘,你是当家主母,是不是多分给我点?”

新武侯夫人看着她这幅看似天真,实则贪婪的面孔,全力抑制住怒气,僵硬的笑道:“公中的账目,老太爷盯着呢。”

乔毓脸上的笑意淡了,埋怨道:“阿娘,你怎么这么没用。”

裴安作为太上皇的心腹重臣,被皇帝指为副使,参与到明德皇后的丧仪之中,本身就是一个不错的信号。

太上皇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略微好了几分,他眯起眼来,轻轻舒了口气。

……

昔年太上皇于太原起兵,裴安便为其臣,以谋略见称,太上皇于长安称帝之时,对他大加封赏,甚至准许裴安自行铸币,更曾经公然感慨:“使我至此,公之力也。”

又叫章太后所出的幼子荆王娶裴安之女为王妃,二人结为儿女亲家。

太上皇在时,裴安权倾朝野,皇帝登基之后,也颇厚待,裴安食邑一千五百户,为百官之首,而皇后的胞兄卫国公,也不过一千三百户而已。

原本就透着狭窄的陈旧屋舍,忽然涌进来几个人,愈加拥挤不堪了。

二娘神情局促的站在一边儿,看着侍立两侧的仆婢,再见那位不加珠饰,仍旧难掩贵气的端庄美妇,有些自卑的将自己往角落里塞了塞。

权柄这东西,永远都是捏在自己手中最为安心,若无意外,决计没有人能撒手放开,太上皇也不例外。

从皇帝的位置过渡到太上皇,这期间注定会发生一些令人不甚愉快的憾事,只是到了现在,成王败寇,往事也就没有再提的必要。

唐贵太妃忙近前去,为他顺了顺气,又道:“圣上以常山王为正使,蒋国公为副使,为大行皇后册谥明德,再过三日,奉移昭陵。”

这可不行。

镜中人有一张海棠般绮丽妩媚的面孔,桃李之年的青春姣好杂糅了少妇的春情姝色,明艳不可方物。

岁月如刀,在他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发丝花白,皱纹密生,连那双曾经锋芒毕露的眼眸,也爬满了风霜与疲惫。

阅读后娘难,皇家后娘更难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