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赫檀倒是吃了一惊,侧过头看着周煊画在桌子上的那条白线,压低了腔问道:“小公子,你这是哪一出?” WWW.KanXs.ORG

    坐在旁边的那小孩像只炸了毛的猫,漂亮得跟猫咪似的眼睛里满是戒备,生起气来跟个漂亮娃娃似的,和他说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委屈,孩子似的闹道:“你离我远点。”

    可是这位小公子实在是生得漂亮,一生气就眼框发红,他忍不住要逗一逗。

    赫檀想笑,可是看他那副一脸认真的模样,只好忍住笑,问道:“不然呢?”

    他其实不该问这句话的。

    好不容易到了吃饭,赫檀的座位还偏偏就在他旁边,周煊被姐姐按着坐下,还从袖子里掏出来一根不知道哪儿偷来的粉笔,咔嚓一声往桌子上画了一条线。

    他觉得是赫檀把姐姐抢走了。

    而且赫檀长得比他高,人比他帅,身材比他好,学业比他优秀,事业比他有成就,简直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周煊不仅生气他抢走了姐姐,还嫉妒他比自己好,更生气这个他讨厌的人是如此有魅力,没有人可以不喜欢他。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那大概是上大学的姐姐第一次带异性回家,带回来的还是年轻有为的赫家长公子,可把家里人给高兴坏了。

    周煊那时候还在上高中,他一心以为是姐姐带了个男朋友回来,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毕竟从小到大和他关系最好的就是姐姐周怡,可是姐姐谈了恋爱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那一瞬间恨透了赫檀。

    再后来的事情大家就知道了,市面上竞争最强烈的两家公司,一个周氏一个赫氏,两家逢年过节就往对面公司砸个鸡蛋丢个卫生纸,互相谁也看不顺眼。

    周怡第一次把赫檀领回家的时候,全家都希望能把这位年少有为的公子招进门来做姑爷,甚至还专门找人去给他俩算了八字。

    算命的说他俩八字相合,以后要是结成夫妻,一定是天造地设,百年好合。

    果然他们一见如故,无话不聊,亲密得如同命中注定。

    谁知他俩竟然自力更生,硬是逆天改命,从天生一对成了全世界最不共戴天的死敌。

    至于周煊,作为一个小孩,一个虽然已经生理上成年但是心理上的未成年的小孩,他家里人对他的态度是这样的:

    周怡赫檀没闹翻的时候,大家都对他说:小孩子,没礼貌,怎么能咬人呢?

    周怡赫檀闹翻以后,全世界都对他说:咬的好,咬的棒,下次把他整只手都啃下来!

    周煊从此就困惑了:那他到底是该咬还是不该咬?

    再后来,又过了几年,周怡的公司发展壮大,终于不用依靠那个不靠谱的家了,她索性出柜,领了个女朋友回来。

    周煊觉得姐姐领回来的女朋友还挺好的,漂亮,苗条,关键是对他特别好,比赫檀那个混蛋可好了几百倍。

    整个周家的长辈雷劈一样愣住了。

    赫檀到底对他们家最有出息的孩子做了什么?

    从此,周家上上下下是真的恨透了赫檀,用老一辈顽固的思想就是:

    好呀,本来还以为他们俩之间没什么,现在一想,肯定是赫檀那个混蛋伤透了周怡的心,不然她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同性恋了?

    周怡本来想说,赫檀虽然混蛋,但是不是他们想的那种混蛋。而且说实话,两个人闹翻,其实她自己也挺混蛋的,混蛋程度和赫檀不相上下,也怪不得谁,毕竟利益摆在前面,大家竞争而已。

    于是,凭借着仅存的良知,周怡试图给家里人科普同性恋的知识,无效。

    周怡试图证明自己天生就是弯的,也无效。

    后来她想了想,反正大家都是要恨来恨去的,也不缺这多一点,索性就让大家恨去了。

    周家的长辈比较刻薄,虽然心里头知道两个人是商业竞争结下的梁子,都是还是一心希望赫家也绝后,心心念念等着赫檀也被一个女人伤透心,然后赫家独苗断在根儿上。

    ……周怡试图解释事情不是这么运作的,并且拿出教材科普,依旧无效,这件事最后成了一场闹剧,她索性也就不管了。

    反正老一辈儿做的荒唐事多了去了,还少这一份两份吗?

    周煊这孩子,打小处在一个极端里,一边儿是后母的极度冷漠,一边是姐姐的极度爱护,还有一个有点精分的爹,导致他一段时间里对人类产生过一阵困惑,心智成熟比较晚。

    人家大部分青少年上初中就开始情窦初开有喜欢的人了,他觉醒比较晚,上了大学才开始懵懵懂懂明白一点。

    倒不是他性教育匮乏,他打小生物成绩挺好的,对于人类繁衍的过程非常了解,还考了个满分,他困惑的层面与众不同,偏偏就卡在了别人不困惑的地方上:他单纯对人类达成繁衍过程之前的事情比较困惑,比如相爱。

    对于大部分来说,觉醒晚一点也挺好的,省得遇到渣毁一生。

    但是他觉醒的晚就比较糟糕。

    等他终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当初以为赫檀是姐姐的男朋友,之所以那么生气,很可能不是因为觉得他抢走了姐姐,而是一开始就对这个闯入他生活的人一见钟情。

    而到了这个时候,事情已经发展的比较糟糕了。

    如上所述:他反应过来自己其实一直喜欢着赫檀这件事,是发生在“他咬了赫檀且给他留下了一生的疤痕”、“他姐姐当众煽了赫檀的脸而赫檀砸了她的电脑”、“两家公司竞争激烈互相敌视”、“两家人彼此仇视不共戴天”……且是在“赫檀其实没有和他姐姐交往、但是所有人都觉得他和姐姐交往、且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他姐姐就出柜了”,于是赫檀被迫背上了“伤害了一个好女孩让她成为同性恋”这样莫名其妙的罪名之后。

    反应迟钝的周煊,眼睁睁看着自己藏了很多年的赫檀的照片,这才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这是他一见钟情的心上人。

    但是他同时感受到心动与愤怒,两份感情无法排解,结成一个死结,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才得以疏通。

    对于这场来得太早、醒悟又太迟的初恋,周煊沉思良久后,终于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同时,很快,他的人生第一遭陷入了绝望。

    因为赫檀马上就要订婚了。

    但是周怡和赫檀之间的关系,比周煊当时想的还要尴尬一点。

    周怡很早就死了娘,进门的后娘对他们姐弟一直很刻薄,周怡打小就把弟弟护在怀里,性格十分强悍,上了大学出了家门一心想要自立门户,当时和赫檀想法很投机,两个人聊天聊地聊梦想,一度成为最好的朋友。

    他们上大学的时候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毕了业一起创立公司是关系最好的合作人,但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血的教训就是——不要和你最好的朋友一起开公司。

    结果话一说完,他看那小家伙气得实在是厉害,想伸手摸摸他揉一揉他的脑袋哄哄他,结果手一个没注意过了线……

    后面的事情就闹得沸沸扬扬,里里外外都知道了。

    周家最听话最乖巧的那个小公子,十五岁那一年,家里的宴会上,当着七大姑八大姨的面……

    两个人一起同甘苦共患难度过了艰难的创业初期,然后一路上齐心协力解决了成长期危机,就在风平浪静前一天——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家的大小姐当众煽了赫家公子的脸,过了没几天,赫家的公子冲到周家,当着众人的面砸了周家大小姐的电脑。

    吭哧一口狠狠啃在赫檀手腕上了。

    事到如今,身家亿万的赫公子出门和人家谈生意的时候,都得扯扯西装的袖子,把手腕上那口牙印儿给盖过去,跟人谈完生意握个手,都得提防着牙印儿的疤忽然露出来吓人一跳,可见当年周煊啃的真是狠。

    说着,奶凶奶凶指指那条线,威胁地说道:“不许过线。”

    他有可能会喜欢一个他讨厌的人这一点让他更生气了。

    那一整个晚上他都生闷气,姐姐和他说话他也不吭声,只要看见赫檀那副风度翩翩的样子就恨得咬牙切齿,赫檀主动过来找他讲话,他差点扑上去咬人,吓得周怡赶紧把他拉开。

    周煊第一天见到赫檀,是在家里的一次家宴上。

阅读沉迷渣男人设无法自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病娇春》《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撩入非非》《吃干抹净才是好》《穿成炮灰总裁的男妻》《我的全能预男友》《互怼影后gl[娱乐圈]》《古穿今之凤珏[娱乐圈gl]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266/7183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