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玄幻魔法 > 作弊天书

第四章 阻止刺杀

  • 作者:夜云轻
  • 分类: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1-09
  • 本章字数:5008

一个身材纤细的黑衣人影子在皇城外一晃而过,随机被另一个影子拦住,两人交手数下,身体纤细的黑衣人被打往一处放满杂物的小屋。

“你果然想去行刺天子!杜冰你疯了!”后一个黑衣人正是召零,而前一个被他拦住的是一名女子,正是杜伯之女杜冰。

“你死也是白死,你不可能成功的。”召零劝道。

“你会死的!”召零道。

“我就没想着活。”杜冰道。

当天深夜,夜黑风高好杀人。

“今天你可以出去了。”

什么?就这么简单?召零还没回过神来,外面牢门响起,一个狱卒打开门冷冷的对他道:“你可以走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出去!放我出去!”召零敲着牢门狂吼,心急如焚。

不知道吼了多久,召零终于昏昏入睡,再醒来时,脸上痒痒的,又是一封信?召零飞快的将信取了下来。

这一次信上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居然如此!召零头脑一片眩晕。

“你们这么行刺是不可能成功的,除了搭上自己不会有任何结果。”召零斩钉截铁道:“你们都跟我回去!”

杜伯一代贤臣,为了天下人去违抗乱命,直谏逆鳞,最后身陨。

左儒大人义薄云天,为了抗议天子,为了生死至交,刎颈而亡。

这两人深得召零敬重,两位小姑娘他决定保下了。

但是两位姑娘生死要去和昏君搏命,不肯回去,召零劝了半天劝不动,只好打包票道:

“你们两先回去好吧?昏君的项上人头,我保证为你们取之。”

“若公子能取昏君的狗命,为我们父亲报这大仇,我们姐妹两以后就是你召家的人了。下半生结草衔环不足以报万一。若是公子骗了我们,只为哄我两回去。。。。。。”

杜冰和左吟儿手扶在宝剑上,黑暗中亮光一闪而逝:“今晚是难得的好机会,若是公子只为哄我们,错过了这天大的好机会,莫怪我们剑下无情了。。。。。。定和召零你不死也不休。”

远处传来喊杀声。轰的一声,宫墙破碎,火光咋现,高手如云的皇宫禁卫居然受不住宫墙,可见刺客中居然还有一等一的强手参与强攻。

召零这才醒悟,这晚刺杀天子的行动,绝不仅仅有杜冰和左吟儿,还有更多的人参与。

如果这样的话,今晚倒确实是个浑水摸鱼的好机会,两位姑娘也不是无脑刺杀。

此时是宣王即位四十年整,这四十年来,宣王英明有道,大周日渐强盛,天子威盖天下,但莫忘了,仅仅在宣王即位之前,因为宣王之父历王暴虐无道,就有贵族和民众合力攻下皇宫,杀死了历王。事后幸好周召二公齐心协力,扶立太子靖——也就是当今的宣王即位,有了宣王中兴。

时间才过四十年,民众血还未冷,宣王刚一胡作非为,就再次出现了攻杀皇宫的人群!

不过召零本能的并不觉得这些人会成功,周宣王可不是周历王,周宣王统治天下四十载,麾下文臣武将高手如云,虽然最近突然昏聩,但是整整四十年的经营,肯定还有很多人站在天子那一边的,再想像当年一样民间高手轻易攻破皇宫根本不可能。宣王也远远还没有到众叛亲离的地步。再大的冤屈,再多的暴虐,迄今为止也只有少部分受害而已。

但是人皆有私心,哪怕少数人受害,但是既然这受害者中有自己,就难以轻易放过。再加上已经打定主意救下这两位小姑娘,召零思索良久后,斩钉截铁的点下头:

“就这么一言为定,你们随我退走,昏君的人头我来想办法!”

杜冰和左吟儿喜极,他们的信心一是来自大将军府强大的实力,二十来自召零本身不可思议的功力表现,二女中杜冰更擅长巫术,左吟儿的武功更高,按左吟儿的估计,召零的武功恐怕在京城年轻一辈中已经是数一数二,和老一辈里的精英高手都可以一争长短了。

二女乖巧的随着召零撤离,将皇宫外围的轰然打斗扔在身后。

但召零随机头疼起来,答应的倒是轻巧,但是天子岂是这么好杀的?如果做不到不只是面子无光,自己的场子找不回来,岂不是还要整天被两个心狠手辣的小娘们追杀不放?哎真是头疼,他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些神秘来信,那些东西看起来有点料事如神,不知道是否帮得上忙?

京城中圈子并不大,左儒也是朝中重臣,虽然和召家不是很熟,但是左家的人召零还是认识的。

“你怎么也在?你凑什么热闹?”召零问朝她道:“还有,你刚才什么意思,真想杀了我啊?”

“召家的二小子不是个废物吗,怎么你武功这么高?”左吟儿眼珠子缩得跟针尖似的:“谁阻挡我们报仇我们就杀谁,你让不让开。”

“那可未必。”杜冰脸上满满的把握。

“。。。。。。咦?你有帮手?”召零发出满是惊讶的声音,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了身后无声无息递过来的剑尖。

身后也发出讶异的声音,一个身影显露出来。

“今天昏君要杀我爹,左大夫和我爹是生死至交,当庭为我爹求情,说如果陛下要杀杜伯左儒愿同死,结果陛下说你要死就死关朕屁死,转眼就下令将我爹处死,左大夫回到家中就自刎而死了。昏君又欠下我们一条命。”杜冰泣道:“召大哥,你可以帮帮我们不?一起杀掉那昏君!”

原来当日,天子喝教武士将杜伯押出朝门斩首示众!吓得百官面如土色。忽然文班中走出一位官员,正是左儒,连声“不可,不可!”天子视之,乃下大夫左儒,是杜伯的好友,举荐同朝的。左儒叩头奏曰:“臣闻尧有九年之水,不失为帝;汤有七年之旱,不害为王。天变尚然不妨,人妖宁可尽信?吾王若杀了杜伯,臣恐国人将妖言传播,外夷闻之,亦起轻慢之心。望乞恕之。”天子道:“汝为朋友而逆朕命,是重友而轻君也。”左儒曰:“君是友非,则当逆友而顺君;友是君非,则当违君而顺友。杜伯无可杀之罪,吾王若杀之,天下必以王为不明。臣若不能谏止,天下必以臣为不忠。吾王若必杀杜伯,臣请与杜伯俱死。”天子怒犹未息,曰:“朕杀杜伯,如去藁草,何须多费唇舌?”喝教快斩。武士去将杜伯推出朝门斩了。左儒回到家中,自刎而死。

这是。。。。。。

“你是左儒之女左吟儿?”召零惊讶的看着这名女子。

“我没疯,我要为爹报仇,昏君必须死!”杜冰满脸冰冷。

走出牢门,正午的阳光射在脸上,射得召零眯起眼睛。

忽然他想起什么,拔腿就跑。

外面到底怎么样了?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连上大夫都说杀就杀,天子疯了吗?

阅读作弊天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