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落难姐弟

    只是未曾有人亲眼见过,是不是大越自己给自己造势也不好说。

    江尘这次计划很仓促也很简单,起始南阳,终于上京。

    “死叫花子,快滚开,别他妈给老子招晦气!” WWW.KanXs.ORG

    江尘还是很喜欢老爷子江乐天的。可惜,老人对他这根独苗期望太高了,跟爷爷待在一起,他总觉得有种喘不过气来的难言压抑感。

    江尘正琢磨着自己还要不要绕到偏西一点的巴郡去逛逛,都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不去好像太可惜……

    此外,还有传闻,说他手里还掌握着一支神秘的万人军队。一旦投入战场,必定摧枯拉朽。

    江尘已经不记得以前是否出现过父慈子恭的欢乐情景,但是现在他跟江无忌讲话都是不掺感情、近乎冷冰冰的陈述语气。

    此刻,江尘呼吸着清晨旷野里微凉的新鲜空气,忍不住放飞思绪,任由它在心中地图的广袤土地上,脚步轻盈、自由自在地尽情驰骋。

    青衫男子一路不言不语,走路也没个声响,江尘这位小主子不以为忤,乐得清静。

    他已经把那幅大越堪舆图死死记在了脑子里,因为江无忌早就告诉过他,这种军方堪舆图不能带出去,不然被人发现是要杀头的。

    江尘没见过行刑的血腥场面,对杀头没什么切实的畏惧感,只是单纯地不愿开口跟父亲索要。他只要一想到自己要像别人家孩子那样撒泼似的央求父亲,他就浑身不自在。

    江尘当然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但是他知道,自己让他们去江府寻求庇护是行不通的。他多少有些了解江无忌的性子,八成直接撂挑子让他们滚蛋。

    “那个……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江尘看着狼吞虎咽的姐弟二人,心里莫名觉得有些酸楚,打算想法子帮帮他们。

    女孩有些艰难地咽下嘴里的食物,她先是腼腆地笑笑,有些懵懂的摇摇头,接着像是忽然忆起什么,神情悲痛欲哭,“我不知道……也许他们已经遇害了……”

    江尘一时语塞,正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忽然脑中灵光乍现,“你先前说你们来自太原?”

    女孩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随后表情失落地点头道:“是啊,路途迢远,加上山川阻隔,我们姐弟也不打算回去了。”

    江尘有些兴奋,“没关系,我此番北上稍微绕一点就能路过太原。”

    女孩目瞪口呆,旋即慌忙补充道,“我说的是东北道的太原郡,不是岭南道的哪个小县城!”

    “岭南道应该没有以太原命名的县城吧?”江尘有些奇怪女孩的过激反应,“我说的就是东北道的太原郡,你家在郡城还是地方县城?”

    江尘并不是一点心眼没有的愣头青,只是有些弯弯肠子需要你吃几次亏才能举一反三。这时候他就很小心的规避了容易引人遐想的小道消息,只字不提自己知道朝廷明文规定了郡县名字不得重合僭越的事。

    女孩低头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答非所问,“你是一个人去吗?”

    江尘更加奇怪了,再次扭头看了看四周之后,点头道,“对啊,怎么了?”

    女孩摇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灿烂笑容,“没事,那我们刚好搭个伴。”

    江尘想了想,冰山脸差点绷不住,这姑娘先前该不是怕自己占她便宜吧?

    官道一侧的丘陵之上林木葱茏,一袭青衫毫无风度地蹲在一根粗壮树枝上眯眼看着江尘那个方向,他身下的那片树丛里,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尸体。

    树大招风的江家,不知道暗中多少双眼睛死死盯着,上次的排查捞出来的不过是些无足轻重的小虾米。

    这回江尘的负笈远游才算惊动了水底的老王八,他还没走出北门,南阳城中不知已经放飞了多少只训练有素的白喉游隼。

    江无忌在儿子走后,马上传令风雷骑进入战备状态,确保随时可以出动至少三千轻甲。此刻,他独自坐在书房,面前摊着刚刚呈上来的一纸传书,寥寥几行,墨迹还很新鲜。他自个给自个倒了杯酒以后,摇头自语,“别人的道理再好,都是经验之谈,说一千道一万,没用!你自个不摔得头破血流,怎么可能感同身受地融进血肉里骨子里?”

    江尘不知道自己究竟牵动了多少人的神经,影响改变了多少人的运命,他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好像今天才终于做了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护送一对落难姐弟回到千里之外的家中。

    江尘没有深思,只是下意识地继续发问:“那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女孩犹豫了一下,低头羞赧道:“我们姐弟俩快两天没吃东西了。”

    江尘扭头去找自己的跟班,结果脖子扭来扭去就是没找到那件落拓青衫的影子。他看到姐弟俩奇怪地看着自己,只好干笑一声,摘下碍事的黑纱斗笠,自己去柳筐里翻出干粮和水囊。

    突如其来的喝骂声惊醒了江尘,他皱眉望去,不觉有些惊异和惶惑。

    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瑟缩在道路一侧,看模样应是姐弟,因为相比于男孩的惊慌失措,女孩还算白净的脸庞倒显得镇静的多。

    他们方才是想向一只商旅靠拢过去,但是被队伍中佩刀的雇从直接喝退。

    姐弟俩脸上的神色都出现了细微变化,男孩吃惊于江尘的年龄,女孩讶异于江尘的清冷气质,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刚才热心关怀他们的就是眼前之人。

    江尘递给他们干粮和水之后,本想直接安排他们去江府,但是想到不久前江无忌唠唠叨叨的车轱辘话,“出门在外不要多管闲事,遇事要头脑冷静,天底下让你觉得糟心的事多了去,别说是你,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过来,世事冗杂,门道太多。譬如运命无常,你好心未必能办好事;再说,人心复杂,有的人贪得无厌,得陇望蜀,让你最后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拍死他;有的人自私自利,狼心狗肺,反过来恩将仇报!你看看,老爹随便说说就这么麻烦了,所以啊,出门在外一定要奉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

    长在富贵乡的江尘,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衣不蔽体”的人,他直接牵马上前,看到两人好奇地打量着他,也不见怪就直接开口问道:“我可以帮你们做些什么?”

    男孩只是愣愣的看着他,女孩听到江尘的嗓音,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很快接过话茬挑明自身处境,“公子,我们姐弟二人家在东北道太原郡,上月跟家人过来省亲,由玉门关进入一线天,在阳关口遭遇流寇冲袭,死里逃生却跟家人走散了。”

    他很想尽可能的多走走,但是因为已经传书给爷爷江乐天,约定今年到上京给他老人家拜年。

    大越除京畿以外,划为四道,各道下面又有郡县,像现在他还没走出地界的南阳,就是岭南道的首府郡城。

    他父亲江无忌除了镇南将军的武将品阶,本身还领受着岭南道节度使,最关键的是,手里握着大越让毗邻诸国寝食难安的重甲虎贲军和轻甲风雷骑。

    出了北城门就是一段平直官道,两侧丘陵起伏,尚未消散殆尽的薄雾之中,来往客商络绎不绝,江尘好奇地打量着远处雾中好似凭空出现的各色人等,从一些蛛丝马迹里猜想着对方生平可能的种种际遇。

阅读业余剑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英雄不屈服于女装[综]》《你继续装[重生]》《过来,让我抱一下》《做一个合格的吸血鬼[快穿]》《[综]成为玉藻前大佬他爱人》《我有墙头千千万》《恃宠生娇[重生]》《林影帝的小仙女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317/7184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