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生负梦一场

第二章 心中的敌人

  • 作者:一家糖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25
  • 本章字数:7131

半个月前这手也输着液,只不过那会一直被人紧紧握着不肯松开。最终以她情绪崩溃大力挣脱下扯动了针头,导致血液回流她那被紧握的手才得以缓缓松开。

“没什么的话,慕小姐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直接按铃叫我们。”护士看着有些恍惚的慕笙晞说着。

备注显示的是:哥哥。

闻声,慕笙晞转头看了过去。

一行字在亮着的屏幕里慢慢的消失黑去。这不是她的手机,是舒雅的。

护士还在说着什么,她没有再听进去。只是看着那输液的左手出了神。冰冷的药水注入血管时有点疼,但她觉得自己身上某个地方更疼。

她望着天花板出了神,以至于护士敲门进来查房她都没发现。护士边给她处理输液管边念叨到:“慕小姐,没有药水了要按铃告诉我们来换瓶哦,不然就会像这样血液回流了。”

愣神的她听见耳边传来声音,加上手背上的刺痛让她回神,看着眼前的人。她撑着坐起身,牵强扯动嘴角回了声:“知道了,谢谢。”

医院里。

其实在刚刚手机声响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她一直不敢睁开眼,她怕看到席舒雅眼里的难过。

她真的很混蛋吧,让身边的人都在担心。

就像,席書泽永远会陪着慕笙晞。

但终究,事与愿违。

病房门口,席舒雅听着慕笙晞微弱的抽泣声,握在门把上的手松开了。她知道,在人前伪装坚强的她只要自己待着就会情绪崩溃。。

能哭就好!哭总比笑好!

这样才像活着。

有人说,如果你不懂我内伤,就别识破我伪装。

慕笙晞的脆弱大家都知道,只是谁也不敢拆穿她表面上的没事。就怕她会脆弱到连表面的假装都没有。

那样的话大概就是对生活无望的表现了。

事实,慕笙晞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是依靠着什么在支撑活着的信念。

活着的信念,是他吗?

慕笙晞输液完后,病房里多了个人。黎宴清,席舒雅的男朋友,在席氏集团担任总裁身边的一把手,也就是席書泽的助理。说是助理,其实黎宴清和席書泽是从小玩到大的,说白了他俩即是上司下属也是铁兄弟的关系。

总裁不在,他这个助理就得忙死。好不容易今天腾出时间和席舒雅过二人世界,殊不知慕笙晞又出情况了。

他撇下一堆工作,和舒雅说好今早带他去马场转转。可鉴于某人的嘱咐,舒雅每天要“监督”慕笙晞吃饭。今天他和往常一样载着舒雅往慕笙晞住所去给她送她爱吃的早餐。

车抵达慕笙晞楼下,她和他说在车里等就好,他没意见。的确,有些时候,不适合他在场。

在楼下等了好久,怕舒雅忘了约会的时间,他就给她打了个电话算是提醒。接通电话却听见舒雅在电话那头哭泣着,她说慕笙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当下他也吓到了,赶忙冲上楼抱着慕笙晞就往医院去。

现在,他看着坐在病床边穿鞋的慕笙晞,不禁感叹到:所幸她没事!

不然某人得把他吃了。

“笙晞你要长高了呀!啧,啧,啧,又瘦了!你想愁死多少胖子呢。”黎宴清嬉皮笑脸的说着。

慕笙晞扯动嘴角微笑算是给予回应,她攸的起身用带在手腕的皮筋扎起了马尾,想着这样能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

看着面前两人眼中的担心,她心里有些自责。

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我饿了。”慕笙晞说。

“得了,餐厅我已经订好了。走吧!带你们去填饱肚子,让灵魂升华。”

黎宴清逗趣的话缓解了病房里安静的氛围,舒雅也因为黎宴清的到来,眼睛亮着光嘴角不自觉上扬。他回着同款笑脸,宠溺的摸了摸席舒雅的头。但碍于某人的现状,他没有顺势往下和席舒雅继续亲热,怕触及她心里的伤。

他顺手拿过席舒雅手上的包,好让她方便搀扶着病殃殃的慕笙晞一同走出医院。

午饭过后,慕笙晞就以想休息为由要先离开,不放心的两人坚持要把她送回公寓。离别之前席舒雅嘱咐了一番要慕笙晞注意的事情。

有认真在听的慕笙晞,微笑点头并抱了抱舒雅才开口说着:“知道了,别担心!”

舒雅看着脸上有了气色也恢复了精神的笙晞,还是有些不放心。正想开口说要留下陪着笙晞,身旁的黎宴清却抢先开口说到:“照顾好自己,别让大家担心。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给电话。”

“会的,谢谢你们,路上小心。”慕笙晞露出一副我很好的表情回着。

黎宴清拉着依依不舍的舒雅走向了电梯,笙晞看着他俩的背影,想着自己也曾和某人十指紧扣着,心里某些情愫开始在窜到。

电梯内,舒雅挣脱黎宴清紧握的手,板过身子带些脾气的开口到:“我想留下来陪笙晞。”

“小雅你要明白,笙晞的伤只有她自己能治愈,不是旁人安慰就能好的。我们能做的是给她时间,给她空间,让她好好的和自己相处。”黎宴清无奈的板正舒雅的身子,轻轻抚摸上她白里透红的脸。四目相对下,黎宴清缓缓开口到。

是呀,笙晞心里过不去的坎是她自己。

“我知道,可是……”话还没说完,黎宴清就俯身吻住了舒雅的红唇,汲取她的温热。圈在腰上的手也收了收,好让怀里的人和自己贴的更近。

生活爱情都一帆风顺的舒雅,有些不太理解笙晞的固执,她的固执让她失去了很多。说到底也还是心疼,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希望他们俩能有个好结果,毕竟笙晞这个嫂子她是真喜欢。

看过这么一段话,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过不去的人。人对于生活只有放得下,才能提得起,放是潇洒,放是美丽,放是智慧。唯独开心快乐,才能坦然地面对生活,坦然地迎接生活的挑战。活得糊涂的人,容易幸福;活得太清醒的人,容易烦恼。不要太刻意去寻找,最好的东西往往出现在不经意之间。

席書泽是慕笙晞过不去的人,没了的那个孩子是慕笙晞过不去的坎。慕笙晞活的太过清醒,清醒的记得所有让她自责的事。她一心扛着自责在惩罚自己,却忘了这也是在折磨席書泽。

沉浸在悲伤的人要如何向阳而生?慕笙晞不知道,她唯有假装没事让身边的人放心着。

就如她说的那句:放心!我没事。

“宴清你说,笙晞和我哥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虽然笙晞错失芭蕾梦,也痛失了孩子但不是还有我哥在吗。怎么就非要分开?”等红绿灯的间隙,舒雅转头问向黎宴清。

黎宴清知道舒雅很担心这事,一个是亲哥哥一个是好朋友,无论哪一方有所受伤她都心疼。他也实在不忍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和兄弟陷入悲伤中。可人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旁人除了安慰还能做些什么。

握着方向盘的手转而紧握着身边人的手。眼眸深情的望着说到:“为什么非要分开我不知道,至于有没有挽回的余地,你觉得你哥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嘛。”

舒雅心里有些不安,反握紧黎宴清的手好感受他的存在“可我哥真的离开了。”

“有些事情当下不能缓解,是因为心里注满悲伤。虽时间不能完全治愈但终究可以冲淡,人总会在生活点滴里明白自己心中要的是什么,喜欢着什么。从而在喜欢中看见无尽的希望,有了希望还怕什么悲伤。”黎宴清缓缓到来了番话,听的舒雅也像看到了希望似的。

有人说,人总是在遭遇一次重创之后,才会幡然醒悟,重新认识自我的坚强和坚忍。黎宴清相信席書泽,相信他和慕笙晞都能熬过悲伤开出花的。

“丫头,放心,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黎宴清话落。车内两人相拥而吻,直到喇叭声响起车子才继续行驶。

公寓里,慕笙晞把门关上就木纳的走到沙发上趴着。眼睛一闭晶莹的泪珠就落下,脑海里那些记忆源源不断的在向她疯狂袭来。

她思绪回到了初遇见他时。

慕笙晞曾和席書泽说过,如果有一天席書泽惹她生气了,就带她去长满向日葵的地方看看,那样她就会很开心了。

席書泽也宠溺的告诉过慕笙晞,向日葵他们随时可以去看,但希望不要是他惹她生气才去的。

她问为什么?

哥哥!慕笙晞怎么会不知道席舒雅口中的哥哥是谁,毕竟她就是她口中喊的嫂子。

想到这些,她觉得身上某个地方疼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她木纳的点了点头。

他说,因为他舍不得让她难过。

向日葵的花语是忠诚,爱慕。向日葵始终绕着太阳转动。

护士收拾好手头上的东西就离开了,门一关。病房里安静的只听到慕笙晞微弱抽泣的声音。

她压抑多天的情绪,终于在看到他发的“带她去看向日葵吧”的信息中,崩溃了。

护士以为慕笙晞是因为生病不舒服,才会这般毫无生气着。她便没有过多打扰自顾自收拾着手头上的东西,不经意间看见桌面上的手机亮屏了。她就向笙晞热心的提醒到,“慕小姐,你手机有信息。”

护士换好药水后拿出体温计让她测体温,她伸手接过夹在了自己的腋下。

几分钟后。护士接过体温计看了看,开口叮嘱着:“378°,还有些低烧,多喝水注意休息。挂完这瓶还有一瓶,一会快没药水了记得按铃让我们给换。别又回血让血管肿起来了。还有要注意饮食清淡,别……”

席舒雅看慕笙晞还在熟睡便出了病房去上洗手间。病房门一关,床上的人就睁开了眼。

阅读此生负梦一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