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两个

    男人点点头。

    这是聂德在网上经过筛选之后最后敲定的一家。阿杜影视专做的是追踪第三者,替老公或者老婆提供拍摄出轨证据的服务,阿杜很擅长找人,并且挖出他的底细。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给足了费用。

    聂德一脸苦闷的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在阿杜面前。

    聂德拉开椅子,坐了上去。

    “老婆出轨?”阿杜开门见山的问。

    “你就是阿杜吗?”聂德问。

    聂德站在门口往里看了看。门口有个类似前台的一米高的柜子,柜子的立面上贴着“阿杜影视”几个字。聂德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一间屋子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46

    聂德沿着破损的水泥楼梯爬上二楼,楼梯间的窗户很小,只有一小块光亮透进来。楼梯旁的扶手上都是灰,楼里弥漫着潮湿、腐败的气味。

    二楼左手边的那户人家开着大门。

    聂德走出楼道,一时适应不了外面刺眼的阳光,他伸手挡了挡,大口呼吸外面清新的空气。

    他左右看了看,低下头,沿着石板路面往大路走去。

    走上大路之后,他掏出手机。

    “小雪,今天按时下班吗?”聂德对着电话问,“我请你吃饭。” WWW.KanXs.ORG

    聂德选了一家吃泰国菜的餐厅。

    “哇,我从来没吃过泰国菜。”小雪刚刚坐下,就感叹道。“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土。”

    聂德笑着摇摇头,“你不是土,你是难得。”

    小雪不明白聂德在说什么,她疑惑的看着他。

    “我是说现在这种年代,有你这么单纯的姑娘很难得。”

    小雪听完开心的笑了起来。

    聂德点了冬荫功汤,咖喱虾还有空心菜,又要了两杯泰式奶茶。

    点完餐,聂德帮小雪倒了一杯柠檬水,“我今天约你是想看看你工作怎么样,还适不适应。”

    “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汇报我的工作状况的。”小雪说,“我本来想等这个月拿了工资,再约你。”

    聂德笑了笑,“是我太心急了。”

    “这几天一直在熟悉工作流程,还有些手忙脚乱,不过我学得很快。”小雪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放心吧哥,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你看看,你以为我是来监视你,怕你毁了我的名声?”聂德说,“我根本不担心这个,你这么聪明,做事情肯定没问题。”

    两人聊着天的功夫,点的菜已经上齐了,小雪毫不客气的大口吃起来。

    “那我们换个话题,给我讲讲你男朋友的事情吧。”

    “不是什么男朋友啦,是我单方面喜欢他。”小雪低着头,害羞的笑,“而且像他那样的人,应该看不上我这样的姑娘。”

    聂德摇了摇头,“这可不像我认识的小雪,喜欢就要说,不然以后会后悔。”

    小雪喝着最后一口奶茶,两眼放光。“你也这么觉得对吧,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看来你也支持我了。”

    “这样吧,”聂德把一只剥好壳的虾放到小雪碗里,“以后你和他有什么消息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参考参考。”

    47

    岳凡走出报社,林振兴站在路边的绿化带旁。看到岳凡,林振兴迎上去。

    “我们接下来需要盯着聂德。”林振兴迫不及待的说。“现在开始必须跟着他。”

    岳凡拉着林振兴往报社另外一边走去,他不想在报社门口谈论这件事情。他们前脚刚走,刚进报社的戴义恒偶尔转头,瞥见了他们消失在转角处的背影。戴义恒摇摇头叹了口气,走进楼里。

    “聂德应该没问题。”岳凡说,“可能是我之前太多疑了。”

    “你怎么知道钱不是聂德取的?”林振兴说。

    “取钱的人根本不可能是聂德。”

    “你怎么知道?”

    “我们那天看监控录像的时候,警察就说过,根据拍摄到的视频推测,那个人的身高,应该在1米83左右,聂德根本没有那么高。”

    林振兴不说话。

    “如果他要取岳月卡里的钱,只要去银行提供相关的证明就可以了,根本不至于要用这样的方式。”岳凡说。

    “你跟我来。”

    林振兴和岳凡站在之前出事的那条小巷的入口。

    “为什么来这里?”

    林振兴不说话,拉着岳凡往前走。走到那一段排水沟前,林振兴躺在地上。

    “你来做抢劫的人。”

    岳凡蹲下身。

    “感受一下,你戴着头套,我根本看不清你的脸,你抢走了我的包。”林振兴在地上边挣扎边说,“路的两边都有住户,既然钱已经到手,为什么你还不赶紧逃跑,非要杀了我呢?”

    岳凡仍然蹲着,“也许如果我不杀掉你,你就会呼救,我就会被人发现。”

    林振兴站起来,拉着岳凡走出小巷,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天空飘起了小雨。

    出租车在沿海公园门口停下,林振兴拉着岳凡冒雨往女神雕像前的草坪走去。

    林振兴坐在草坪上,泥水立刻打湿了他的衣服,“这次你还是抢劫犯。”

    林振兴又指了指四周,“我周围也有人,而且四周很空旷,大家一眼就能看到我。”

    岳凡看着林振兴。

    林振兴指了指远处,“你从那边跑过来,目标很明确,抢我手上的包,我挣扎,大叫。”

    说着,林振兴躺在草坪上大力挣扎着,用尽全力喊着救命。

    路过的人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纷纷看了过来,岳凡觉得非常尴尬。

    “神经病吧,干嘛要这样。”冒雨走过的路人说。

    林振兴仍然旁若无人的挣扎大叫着,泥浆四处飞溅。

    “我呼救的声音这么大,周围也有人,为什么你不杀了我?让我不要发出声音。”林振兴停止挣扎,他坐起来,“更何况,一男一女躺在草坪上,又是夜晚,你即使用手掐着我的脖子,别人也有可能认为是男女朋友之间在打闹。”

    岳凡不说话。

    林振兴大声问道:“为什么不杀了我?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岳凡仍然愣在原地,但他紧锁的眉头,明显暴露出他此刻正在思考。

    林振兴起身站在岳凡对面。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他伸出两只手指,“是两个人。从不同的行为来看,是两个人。一个胆小,只贪钱。一个凶残,要人命。”

    雨渐渐停下来,西边出现了一道彩虹。

    林振兴站在原地,一手指着彩虹哈哈大笑,“你看,连老天都告诉我找对了方向。”

    岳凡看着林振兴,他的衣服湿透了,头发上和衣服上都沾着泥水。

    林振兴对着彩虹欢呼着。

    岳凡似乎也受到感染,脸上露出了笑容。

    “真是高兴,”林振兴叫着,“今晚我请你吃饭,我要先去接我老婆,一会把地址发给你。”

    48

    林振兴和李飞羽一前一后走在餐厅过道里。这是一家不太起眼的路边餐厅,距离林振兴家不太远。餐厅不太大,但是已经坐满了人。餐厅的氛围很好,每张桌子都铺着西式桌布,餐桌中间放着一支新鲜红玫瑰,旁边还有一只小小的烛台,烛台上点着蜡烛,烛火伴着微风摇曳生姿。

    餐厅老板看到林振兴,迎上来招呼,“林老师,好久不见。”

    林振兴点点头,径直走到最里面的一张桌子旁,岳凡已经坐在那里,他朝林振兴挥了挥手。

    “坐这里太闷了。”林振兴说。

    他转头叫老板,“老张,帮我换去天台。”

    老张笑着点点头。

    林振兴带着岳凡走上天台。长发披肩,穿着棉布长裙的李飞羽跟在两人后面。

    天台上只有一张桌子,沿着阳台边缘铺着一排彩色的小灯,桌子上方是玻璃穹顶,应该是为了预防南方多雨的天气。沿着玻璃穹顶的边缘,也有彩灯。

    “只有熟客才能上来这里的。”林振兴得意地帮李飞羽拉开椅子,李飞羽坐进去,一脸幸福地看着林振兴。岳凡看着像正在进行无实物表演一样的林振兴一脸疑惑,他缓缓坐下。

    “老张,给我们开瓶红酒,上什么菜你定,你知道我老婆不吃牛肉。”林振兴扬起下巴指了指李飞羽的方向。

    老张拍了拍林振兴的肩膀,看了看他身边那张空着的椅子,“知道了,我来安排,包你满意。”

    李飞羽温柔的看着林振兴,林振兴也面带笑意。然后像忽然想起来什么,林振兴抬手指了指李飞羽。“忘了给你们正式介绍,我老婆李飞羽。”

    岳凡看着林振兴手指的方向,那里空空如也。

    服务员拿来红酒,岳凡接过来,帮林振兴倒了一杯。在林振兴的杯子上空停留了0.1秒之后,岳凡帮坐在林振兴身边的李飞羽也倒了一杯。

    李飞羽笑了笑,“谢谢。”

    岳凡没有反应。

    林振兴看着岳凡,“我老婆说谢谢。”

    岳凡看着李飞羽空空的座位,象征性的点点头,“不谢,应该的。”

    街上传来华尔兹舞曲,林振兴看着李飞羽,“老婆,这是我们以前经常跳的曲子。”

    岳凡看着林振兴。

    林振兴对李飞羽做了个请的手势,李飞羽伸手搭在林振兴手上,两人在天台上伴着音乐翩翩起舞,林振兴一脸陶醉。

    岳凡看着独自一人在天台踩着华尔兹舞步的林振兴,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歌曲结束,林振兴把李飞羽送回座位,转身走下天台。“我去洗手间。”

    老张端着盘子走上来,岳凡正拿着手机对着李飞羽的位置拍照。

    “你看得到她啊?”老张问。

    “什么?”岳凡一时没反应过来。

    “林老师他老婆,我看你刚才帮她倒酒。”老张指了指李飞羽的位置,“现在……又给她拍照。”

    “哦,没有,不想扫林老师的兴。”岳凡摇摇头。“不是都说拍照有可能拍到吗,我试试。”

    老张笑着摇摇头,岳凡收起手机。

    老张把盘子放在桌上,叹了口气。“我这家店开了十多年了,林老师和他老婆是我这里的常客,他们感情很好的。不过,大概从五六年前开始,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来,我们都以为他老婆去世了,我也不敢问。”

    “这几年他还好吗?”

    “你知道的,他有点……”老张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他说自己能见到鬼。”

    岳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过,我很久没看他这么高兴了。”老张说。“你应该是他很好的朋友吧。”

    岳凡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笑容也渐渐僵硬。

    林振兴端着一盘虾走了上来,“老张,今天的虾很新鲜啊。”

    “老张的菜包你满意。”老张拍了拍胸口,打了个招呼,走下天台。

    林振兴把盘子放在桌上,用手拿起一只虾放进李飞羽碗里,又拿起一只递给岳凡。

    晚餐就这样,在街边传来的音乐声和林振兴爽朗的笑声中进行着。

    “时间太紧了。”阿杜摇摇头。

    聂德伸出两根手指,“我给你双倍。”

    阿杜看着聂德。

    阿杜拿起照片仔细打量,接着视线又在照片和聂德的脸上来回交替。

    “你老婆口味真重,跟这样的人出轨,真是难为你了。”阿杜一脸可惜的表情,边说边摇头啧啧叹息。

    聂德苦笑,“你一定要帮我找出他到底是谁,查清楚他的底细。”

    聂德继续说道:“海港又不大,以你的本事很快就能做到。”

    阿杜撇撇嘴,“看来被你老婆伤得够深啊,”阿杜打趣着,挥了挥手,“等我电话吧。”

    “我的收费你知道吧?”

    “费用好说,但我有个要求,我只能给你两天的时间。”

    阿杜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吧。”

    聂德走进去,开着门的一间卧室里放着一张宽大的写字台,刚才说话的男人坐在写字台后面。男人身后沿着墙壁搭的架子上乱七八糟的堆着各种东西。

    男人蓬头垢面,眼睛小而细长,留着一圈络腮胡,头发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洗过,一缕缕的搭在头上。

    这是一栋样式老旧的三层楼建筑,斑驳的外墙爬满了青苔,使用的还是双开的老式窗户,木质的窗框已经出现裂痕,这栋楼的建成时间至少也有三十年了。这样的建筑和远在三公里外的商业区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阅读你心里有鬼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八零年代来捉宝》《恋爱反面教材[快穿]》《甜文女配(穿书)》《战国千年物语》《重生后我跟小狼狗HE了》《农家好老攻》《网游之时停6小时》《错位游戏[快穿]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417/7186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