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玄幻魔法 > 恐怖玄幻世界

第一章 棺材里的异动

  • 作者:妖七OL
  • 分类: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1-10
  • 本章字数:5158

“这事其实有蹊跷的。”旁边一名汉子抽着旱烟,眉头紧锁道,“我觉得秦勇可能是在野外碰上什么不干净的脏东西了。”

“我也这么觉得,如今外面的诡异恐怖之事越来越多了,搞不好会有大祸临头,之前听那些过往商贩提过,说是有一个村子里的人全都离奇失踪了,饭菜还在桌子上摆着,可人都没了,肯定是鬼祟作乱。”

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老汉脸色一变,当即喝道,“你个老小子嘴里没个把门,这世道可不敢瞎胡说,言通鬼神懂不懂,你这是犯了忌讳,也不怕要了你的贱命!”

“怎么是瞎说呢,就说秦勇这事,那天傍晚他从野外回村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一道黑漆漆的影子跟在他的身后,结果我一眨眼就看不见了,肯定是脏东西盯上他了,说不定已经摸进咱们村子里了。”

“程老三!”

几人蹲坐在屋门口,围成一圈,一个坐在门槛上的汉子看了一眼草棚内的棺材,忍不住摇头道:“秦老弟走的冤枉啊,年纪还不到四十,可以说是正值壮年,怎么连一场小小的风寒都没撑过去,说没就没了。”

村子里在几天前搭起了一座简陋的草棚,四下漏风的草棚上挂着白幡,地上散落着一些纸钱,一口黑漆漆的陈旧棺材摆在草棚内,烛火微弱。

草棚内除了这口棺材外还有一名披白挂孝的少年。

寒风凌冽,夜色漆黑如墨。

更有不知名的怪叫从漆黑无比的夜幕深处传来。

在山脚下有着一个上百户人家形成的村落,名为北宿村,以黄泥糊墙,茅草覆盖房顶的屋舍比比皆是。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少年独自一人,漆黑的夜里守着一口棺材,微弱的烛光在冷风中摇曳,像是随时会熄灭掉一般,平添几分阴森的气息。

“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了吧。”

秦泽在心里暗自道。

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青年,几天前睁开眼睛后便发现自己莫名来到这里,眼前的事物物是人非,成为了这个十几岁的守灵少年,将原本的少年取而代之。

这让秦泽很慌乱,疑神疑鬼,怀疑这是否是一场记忆骗局。

但几天的时间过去,秦泽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一场梦,也不是骗局,只能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确实是穿越了。

这具身体还没有起大名,村里人都叫他秦小二,上面还有一个家姐叫秦玉,去年嫁到邻村一户猎户人家。

穿越倒没什么,前世的秦泽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而且父母早逝,没什么牵挂,穿也就穿了,但问题是这个世界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融合了少年的记忆后,他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模糊的认知。

这是一个类似华夏古代的世界,但却似乎充满了诡异和神秘。

村口有一座小庙,供奉着祭灵,庇护一方,保护着村民的安全,野外则是极其危险的地方,凶险莫名,很多地方都是禁地,天黑之前村民必须返回村子里,因为黑暗笼罩的野外似乎有害人的邪祟四处游荡,被它们盯上就会发生不详的灾祸。

村子里的人都很忌讳,很少有人在野外过夜,听这些村民们讲,似乎他的‘父亲’秦勇似乎就是被某个不干净的东西盯上,给害死的。

想及此处,秦泽默默看了这口棺材一眼,棺材里躺着的正是这个身体的父亲秦勇,在他穿越过来的同一天咽了气,秦泽当时迷迷糊糊地跟着村里人操办了丧事。

死者是这具身体的父亲,秦泽既然接收了少年的记忆,两者也就不分彼此,跪孝为其守灵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他是真的哭不出来。

好在原本的秦小二也是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并未有人发觉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之前程老三也只是信口开河,满嘴胡咧咧而已。

秦泽心中感叹,既然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那就要好好活下去才行,至于能否走出这个村子是以后的事,他首先要搞清楚的这个世界的状况,没有人想落得半路横死的下场。

“嗯?什么声音。”

然而就在他低头沉思的时候,忽然抬起头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棺材。

他刚才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棺材里怎么会有声音发出呢,是我听错了还是有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偷偷钻进去了?”秦泽一脸狐疑,竖耳细听。

吱吱!

又过了一会儿,抓挠的声音再度响起,秦泽听得真真的,这个声音绝对是从棺材内传出来的!

就像有人用尖锐的指甲抓挠木板一样,令人很不舒服。

“难道棺材里的秦父只是假死,又活过来了吗?不,这不太可能,这都已经停丧好几天了。”秦泽冷着脸想道。

想到这个世界的种种诡异,他心中的无神主义动摇了!

棺材内的抓挠声不断响起,秦泽摸不清里面装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可不敢上前开棺,就算里面当真是秦父活过来,在里面多待会儿也憋不死,毕竟棺材还没入土。

草棚内只有秦泽一人,正在他准备起身喊人的时候,棺材盖突然砰地一声被一股力量掀开了。

呼...

阴风四起。

黑漆漆的棺材内,一条僵硬,冰冷的手臂从里面伸了出来。

“孩子毕竟还小嘛,大概是受了刺激吧。”有人帮腔道。

“十五六了还小?我十六岁那年都当爹了,要我说,说不定就是有脏东西附在这孩子身上才害死秦勇老弟的...”

“程老三,早晚你会死在自己的这张破嘴上,你信不信?”

听到老汉的话,程老三那张被晒得黝黑的糙脸上似乎也有些忌惮,蹲在地上不吭声了。

忽然一阵阴风从门外的黑暗中吹来,让他不由缩了缩脖子。

“别怕,村子里有祭灵庇护,别的东西进不来的。”旁边有人安慰道。

“好了,你们俩也别争执了,马上这就后半夜了,咱们也早点回家睡觉吧,不然明日爬不起来,别说送葬,连农活也干不了,守灵的事就交给他家娃吧。”

几名庄稼汉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各自散去了,走之前有人给棺材前的少年打过招呼,但少年并没有太大的回应。

一阵寂静无比的沉默过后,几人岔开话题,随口说着话,不知不觉中就谈到了跪在棺材旁的那名少年身上。

“秦勇家的这孩子说来也怪,平时不爱说话也就算了,连他爹死了哭都不哭一声,实在是不像话。”程老三愤愤不平道。

“可不敢瞎说。”

少年脸色苍白,神情木然,跪坐在棺材旁一语不发,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黄土怔怔出神。

不远处的地方是一间屋舍,里面点着一盏油灯,昏暗的火光下映出几个身影,那是几名粗衣麻布,衣服上打满了补丁的庄稼汉子,他们是今晚负责守灵的人。

外界被一片幽深冰冷的黑暗笼罩,大多数人家已经睡下,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如同摇晃的鬼影。

阅读恐怖玄幻世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