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小蜜蜂

    不过他就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就大步跟了上去。

    小姑娘跑得又快又急,这里虽是平地,但遍地都是枯黄的草,他怕小姑娘被草里的石子绊倒了要摔跤。

    裴琼看到赵启恒,想到自己刚刚太兴奋,没等阿恒哥哥一起,自己一个人就跑来了,有些不好意思。

    裴琼不认识他们,她见到陌生人,下意识回头去阿恒哥哥。

    赵启恒已经走到她的身侧。

    赵启恒垂下的眸子里是模糊的笑意。

    小姑娘看到马厩里的马,十分喜悦,朝着赵启恒指了指那个马厩,“阿恒哥哥,好多马啊,我们快过去看看!” WWW.KanXs.ORG

    说完她自己便等不及了,挣开赵启恒还虚虚环在她腰间的手臂,往马厩跑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到了。”

    她怕风吹得眼睛疼,刚刚一直把眼睛闭的紧紧的,现在乍然睁开,眼前还有点模糊。她懵懵地抬头看了看阿恒哥哥,又转过去朝四周看了看。

    他们所处的地方四面环山,不远处有一个马厩,里面大约有十几匹马,正在悠悠闲闲地吃草料。

    小姑娘学着他的样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摸枣红大马的鬃毛。好舒服!小姑娘又伸手摸了摸。

    这里每一匹马都很可爱,裴琼喜欢得不得了,同每一匹马儿都玩了一小会。

    她同许多匹马玩过,又看到一匹漂亮的白马。那匹马通体雪白,四肢矫健,生得十分神气。

    不过这匹马很傲气,裴琼递给它草料,它蹶了蹶蹄子,看也不看草料一眼,仿佛对此不屑一顾。

    边上一个马夫见状,盛了一碗蜂蜜来,恭敬道:“这匹马已经吃饱了。不过它最喜欢吃蜜,您可以试试。”

    裴琼听马夫这么说,下意识看了赵启恒一眼,见他点了头,才接过蜜碗,放在白马面前。

    白马闻到了蜜的味道,眨着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把头伸出来舔裴琼手上的那碗蜜,它几口就吃完了一碗蜜。

    马儿吃了裴琼的蜜,就不像刚刚那样高傲,裴琼摸摸它的鬃毛,它也没有反抗,还在试图舔裴琼手里的空碗,企图再尝出点甜味来。

    裴琼很喜欢它:“阿恒哥哥,碗里没有蜜了。我能不能再给它吃一点?”

    “好。”

    赵启恒亲自给她拿了一碗蜜。

    正是午饭时刻,蜜的味道那么香甜,裴琼闻着味道,都觉得有些饿了。她眼巴巴地看了赵启恒手里的蜜一眼。

    那匹白马也看着赵启恒手里的那碗蜜。

    马儿最有灵性的,蜜碗在裴琼手里,它就伸着脑袋过来喝,但蜜碗在赵启恒手里的时候,它就只是看着,并没有动作。

    赵启恒把蜜碗递给裴琼,看着她把蜜喂给白马。

    “糖糖,我们先去用午饭,待会儿再来玩。”

    裴琼刚刚闻到蜜香,也感到有些饿了,她点点头,跟着赵启恒去吃饭。

    马厩后面不远处,有一间屋子,虽然地方不大,装饰也不奢华,但打扫得很是干净。

    屋内的摆设都恰到好处,很雅致。裴琼看到屋里有几个用竹子编的花瓶,里面插着山里的野花,十分有趣。

    屋里很暖和,裴琼一进去就觉得热,她想把斗篷解了。

    不知怎么,斗篷上打了死结。小姑娘低着头,开始解斗篷上的结。结绑得乱,她蹙着小眉头,指尖在正红绣金线的蝴蝶结上穿梭,努力想解开斗篷。

    赵启恒吩咐外面的小丫头去倒一盆温水来,又吩咐传饭。他一回头,就小姑娘低着头,一脸认真地拿白嫩的手指在蝴蝶结上绕来绕去。

    蝴蝶结的位置绑得高,小姑娘一直抬着手臂在解结,解了一会儿,结没解开,手先酸了。她抬头,见阿恒哥哥正看着自己。

    “阿恒哥哥,你快来帮我看一下。你看这结怎么解不开?”

    赵启恒应了声,上前轻轻拿起小姑娘领口前的结看了一眼,他修长的指尖灵活地在小姑娘的结带上翻飞。

    小姑娘见阿恒哥哥这么厉害,结仿佛马上就要解开了,她呼了一口气。之前她在书局楼下随手一系,没想到现在这么难解,还好阿恒哥哥厉害。

    赵启恒低头一道一道地飞速解着结。之前他怕小姑娘没系好结,斗篷掉了会着凉,随手帮她多系了几个结,没想到居然系出这么多死结来。

    为了方便阿恒哥哥动作,小姑娘一直乖乖仰头,一时间两人的脸离得很近,她甚至可以看清楚阿恒哥哥的每一根睫毛。

    赵启恒解完解,帮小姑娘把斗篷脱下。他一抬眼,就见小姑娘有点呆呆地看着自己。

    “糖糖?”

    被唤了一声名字,裴琼回过神来。她抬眼对赵启恒笑了笑,“阿恒哥哥,你真好看。”

    她是发自真心地觉得赵启恒生得好,并未有旖旎心思。可她离赵启恒离得近,赵启恒听她说这话,只觉得无限暧昧。

    看着小姑娘纯真的眼神,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糖糖去洗手吧,洗完手我们吃饭了。”

    听到吃饭,裴琼忙点头。待她洗完手,饭已经摆好了。

    因为在山里,今日的菜有好几道是山里的野味和野菜,有的裴琼并未吃过,但也不知怎么的,每一道菜都很合她的口味。

    裴琼偏爱吃甜,总嫌菜里有一股苦味不肯吃,今日倒是吃得香甜。

    桌上有一道糖醋排骨,做得最得她的喜爱。做糖醋排骨不难,只要把排骨炸得外酥里嫩,再调好酸甜的酱汁就是了,难的是做得合裴琼的口味。她喜欢吃很甜的排骨,最好要做得甜味完完全全地盖过酸味,但又不能吃不出酸味。

    她满满吃完了一整碗的米饭,赵启恒又给她盛了一碗汤。

    屋子里十分暖和,裴琼喝了几口汤之后,感觉有点热。她这会儿心满意足,又想起夏天的冰碗来。

    牛乳里要多多地加糖,用冰块把甜甜的牛乳冰好,再往里面放蜜饯荔枝樱桃等。夏天吃一碗冰碗,最能降热意的。

    不单是夏天,冬天在暖暖的屋子里,边烤火边吃冰碗也很过瘾。

    裴琼这会儿就有些热,满心里都是冰碗子。

    她放下手里的勺子,巴巴地从赵启恒的对面跑到他边上的椅子上坐好,朝赵启恒笑得很甜。

    “阿恒哥哥,你这里有冰块和牛乳吗?”

    赵启恒不知道这小姑娘又打什么鬼主意。

    “有。”

    “太好了!阿恒哥哥你等着,我给你做一个好吃的。”

    也不知是做给谁吃。

    赵启恒看她的样子,像是要做冰的东西,大冬日里,刚吃过热热的就吃冰的,对脾胃不好。

    他一问,小姑娘果然是要做冰碗。赵启恒知道冬日吃冰的不好,可他看着小姑娘的笑颜,还是答应了。

    “只许吃两口,而且现在刚用过饭,要待会儿吃。”

    裴琼听到能吃冰,就已经很高兴了!要是换做在家里,她要是敢说自己冬日要吃冰,娘亲肯定要骂她的。

    用完午饭后,赵启恒和裴琼先去了马厩。

    裴琼很喜欢刚刚那匹白马,觉得它又漂亮又威风,在去马厩的路上问赵启恒,自己能不能选那匹马。

    这个马厩的马都是为她找来的,她想骑哪匹自然都可以,赵启恒当然不会不答应。

    两人到了马厩那里,赵启恒把那匹白马从马厩放出来。

    因为刚刚裴琼给那匹白马喂过蜂蜜,白马挺喜欢她。她摸了摸白马后颈漂亮的鬃毛,白马也让她摸了,不过被她摸的时候有几分不爽地蹶了下蹄子。

    赵启恒冷冷地看着马,也伸手摸了摸它,那匹白马很快就顺从地站在那里,任裴琼玩弄。

    裴琼见阿恒哥哥也喜欢这匹马,看样子这匹白马也很喜欢阿恒哥哥。

    “阿恒哥哥,这匹马叫什么名字呀?”

    “它没有名字,糖糖想给它取一个吗?”

    取名字啊,裴琼想了想,道:“既然它这么爱吃蜂蜜,就叫它小蜜蜂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啊啊啊噢噢噢呀的手榴弹,谢谢fox和宿烟城的营养液。么么哒~

    她面前的枣红色大马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温顺地吃了她给的草料。

    裴琼喜欢得不得了,她回头朝赵启恒笑:“阿恒哥哥,它好可爱!”

    “糖糖可以摸摸它。”

    她卖乖地喊了一句:“阿恒哥哥。”

    赵启恒倒没说什么,只是对她说:“这里的马都可以选,糖糖选一匹喜欢的,我带你骑马。”

    见阿恒哥哥没有怪自己,还要带自己骑马,裴琼很是高兴,跟着阿恒哥哥一起去挑马。

    “真的吗?”裴琼很期待。

    赵启恒示范性地轻轻摸了摸这匹马的后颈。马儿很顺从地任他抚摸。

    这十几匹马都是赵启恒根据小姑娘那日的要求,费了心思给她挑的。

    小姑娘看着马儿们在吃草料,觉得很有趣,她从边上抓了一把新的草料,想试着喂给马儿。

    马厩里,那十几匹马十分悠闲,晒着太阳吃着草料,还有几个穿得灰扑扑的马夫正给它们添食儿。

    刚刚小姑娘在赵启恒怀里埋了许久,他的衣襟被小姑娘的气息染得温热。冬日里风冷,此刻她一跑远,赵启恒的衣襟片刻之间就凉了。

    小没良心的。

    听见阿恒哥哥说到了,小姑娘把埋在他怀里的脸抬起来,睁开了眼睛。

阅读糖宠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七零小当家》《春色满园关不住》《五零六零~我是锦鲤》《恐怖游戏,在线直播》《对你何止心动》《抖音之点赞能刷钱》《重生后我跟小狼狗HE了》《三国之超神建筑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459/7187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