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他是神

第 2 章

  • 作者:非木非石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0
  • 本章字数:6853

明月握紧手里的勺子,垂头思索了会儿。

“他、他是我老板,我陪你去恐怕不合适……”王心洁叹了口气,无奈说。

彼时服务员正在做清洁,明月一口气奔到房间,抬起拳头正要砸开门,却突然松了力道。

王心洁担心她单枪匹马受委屈,赶紧小跑着跟上。

她连房间号都已经打听清楚,乘上电梯,直接摸到楼层。

“你叫我过来……是陪你捉女干?”

……

依稀觉得自己坐在酒店对面的咖啡馆,面前的拿铁咖啡搅拌来搅拌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明月被甩出机舱。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光感越来越弱,感觉不到自己哪里痛,也感觉不到自己哪里不痛。

意识抽离,身体不听使唤一般,直接栽倒下去……

她意识的猛然恢复,刺眼的阳光映入眼底,她躺在一大块光秃秃的岩石上与一个男人四目相对。

他攥着她的手腕,看见她醒过来又慢慢松开。抿了抿嘴唇,低下头忙碌。

身体仿佛被碾压了一般,软绵无力,双手恢复知觉,撑在地上那一刻,像正被蚂蚁啃噬一样,一下紧接着一下的疼痛。

撑坐起来,眼前有两个男人。

坐在她身边这位,手里拿了一把军刀,低着头削手里的木棍一端,很快就变得尖利。

明月立马就认出来他就是上飞机的时候撞了自己并且坐在自己座位旁边的人。

他身材修长高大却不粗犷,低着头的时候只看得到下巴、鼻梁和嘴唇,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皮肤虽然比小麦色稍微暗,但也更显得男人味十足。

另一位抱起一堆木柴扔进火堆里,火柴冒出噼里啪啦地声音。

这么炎热的天气,她不晓得他们为什么要升火。

明月慢慢起身,皱着眉打量自己。

衣服在迅速的滚落之中,被碎石粒和树枝划破,血渍伴着污泥,已经看不出颜色。

手背上面星星点点,布满了小伤口,有的是皮外伤,有的却很深。虽然血珠止住不在往外冒,但疼痛却一直持续着,时刻提醒她。

“你醒了?”

明月点点头。

不远处还有几个人瘫坐着,多多少少都受了些轻伤。

刚刚跟死神擦肩而过,明月处于震惊之中,还没有从瞬间失重的眩晕感和颠簸感中缓过来神。

“我们看见你悬挂在藤蔓上,昏迷了过去,就赶紧把你救了上来,你运气不错……”

“谢谢。”明月对他笑了笑,又冲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季先生……”

带着哭腔的女声传来,明月顺着声音看过去。

正是那位母亲,她跪坐在地上,怀里揽着小孩子。

衣服上沾了一些血迹。

明月瞳孔缩了缩。

季知前快步起身过去,皱着眉看她,这位母亲没等他问什么就含泪摇了摇头。

小孩子眼神涣散,除了急促的喘息,几乎没有力气哭闹。

明月立刻就猜出,咬牙站起来,走到母亲身边,缓缓伸出手,“我是医生。”

年轻妈妈抬眼看她。

明月明白她的质疑,郑重地点了点头。

她这才松手让明月检查。

伤口被从衣服上撕下来的布料按压住,看不清状况,但是隐约被血渗透,她轻轻掀开一角,立马有新鲜的血液流出!

明月俯身探查了孩子的瞳孔,反手又按回去,沉默不语。

“怎么样!怎么样!医生,你赶紧救救他,我儿子才五岁——”

年轻母亲抓住她的胳膊,眼里含着祈求的泪水。

其实她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难以接受。

明月看着小孩子稚嫩苍白的脸庞,毫无血色的嘴唇,被汗浸湿了的鬓角处柔软的毛发。

垂下眼摇了摇头。

年轻妈妈难以接受,声嘶力竭地哭起来,贴着孩子的脸庞,懊恼地哭喊——

“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不好……妈妈没照顾好你……好好的,带你出什么国,只要你没事,我宁愿是我去死!”

明月眼眶湿了湿,脚步匆匆地走开。

一直沉默的季知前跟过来,“还能撑多久?”

“孩子失血过多,恐怕……”凶多吉少。

她十指交握,话只说了一半便低下头。

季知前走到妇人面前,低声安抚了几句,明月也跟过去,抓住小孩子柔软的小手握紧,希望他走的时候不要害怕,安详一些。

飞机出事不是一件小事,她相信国内肯定已经派出了搜救队,国际救援队也肯定会马上动作起来。

但是茂密的森林树冠丛生,根系发达,藤蔓遍布,根本看不到多远,搜救起来困难重重。

被困将近四个小时,在这种潮湿度高达90%,气温逼近37°的热带雨林地区,空气闷热,失水是很快很迅速的。

孩子最终还是没撑住,年轻母亲情绪失控,接近崩溃状态。

明月靠在一颗枯树上,看着她的方向沉默,小孩子清脆的歌声似乎还回荡在耳边。

人生中还有许多美好的事没有尝试,明明含苞待放,却突然这样陨落。

天色很快暗淡下来,在原始森林里,夜晚来的比较早,太阳照射不进来的时候即是黑夜降临之时。

从太阳消失的那一刻,气温骤降,以皮肤可以感觉到的速度,空气立马飒爽了许多,但也很快感觉到阴冷……

夜晚是狩猎者出没的时候,在深山老林里,人扎堆在一起才有求生的机会,落单最容易被当做食物。

然而他们暴露在荒野里,多少受了伤,血腥味躲不过那些毒蛇猛兽。

光着膀子,身材有些臃肿,头发原本是三七分,现在凌乱不堪的男人走过来,“我们不能在这待着,你们听见狼叫没有?原地不动喂狼吗?”

听到“狼”这个字眼,他身后年轻的女人瑟缩了一下,抱着膝盖紧张地说:“胡志,你听到狼叫了?这里真有狼?”

剩下的人立马就慌乱起来,紧张地四处打量。

李凡胜看了季知前一眼,提声说:“不瞒大家说,我刚才去找水源,在附近看到大型动物的骸骨……”

“什么意思?”“是被什么吃剩的?”

“可能是生老病死,也可能是我们不小心进入了捕食者的地盘。”李凡胜说。

立马传来一片哗然。

胡志说:“看嘛,我怎么说来着!我提议,咱们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最起码寻一个视野开阔的地界。”

有人赶紧附和,“对,最起码接近水源,不然不被吃了也被渴死了。”

明月的脱水症越来越厉害,嘴唇干裂起皮,嗓子干涩到几乎不能发声。

她顺着粗壮高大的树木,隐约还能看见太阳燃起的余辉,吊坠着小西天,影影绰绰,被茂密的枝叶掩映。

收回视线就看见季知前微眯着眼睛打量她。

似乎是觉得一个柔弱的女人跟一群鱼龙混杂的男人被困荒野,在大家都慌乱惊恐的时刻,却像个局外人一样漠不关心,实在淡定过了头。

明月不明白他的心思,撇开头,垂下眼睛看自己的小腿,被碎石划了一下,还有些发疼。

高跟鞋子早已经不知去处,窄裙尚好,但是丝袜都勾破了好几处,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

男人还在商量接下来的去处,跟胡志同行的女人却挪了过来,碰了碰她的胳膊,“哎。”

明月回头看她。

“你怕不怕?”

明月点了点头,“你不怕吗?”

“害怕,”她眼神慌乱地扫视着四五个男人,低头说,“我之前看过一部电影,核污染了整个地区,几个人躲到地下室,但是随着被困的时间越久就越暴露出来人性,男人开始会在女人身上找乐子……最后为了争夺食物相互残杀。”

明月脑仁嘣嘣地痛,有些毛骨悚然。

“别害怕,那毕竟是电影。”她笑了笑,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在自我安慰。

明月有些不安,不由自主地往季知前那边看。

他似有感应一般,竟然回头锁住她的视线。

明月深吸了口气,转过来身:“他未婚我未嫁,我拿什么身份去捉女干?况且这么多人,我丟不起。”

王心洁松了口气,安慰说:“对嘛,女人这一生少不得遇见几个渣男,你还得谢谢我老板这么早就原形毕露……谢他不娶之恩……”

明月醉醺醺回去,还没尽兴,跑到酒柜,抬手去拿酒瓶子,隐约觉得酒柜倾倒,她下意识护住头去扶柜子——

王心洁吃不准,“进还是不进?”

明月侧头看她。

“进去了怎么办?你说吧。”她撸起来袖子,也不管什么毛爷爷,更不管上司不上司。

“小心。”

手腕被温热的手掌攥住。

明月举着手站在门口,却突然想通,转头就走。

对方不明所以,“哎——我这都准备好打人了——”

明月不等她说完,率先推开门,径直往马路对面的酒店奔去。

闺密王洁心姗姗来迟,皮包都没来得及搁下,皱眉问:“你、你确定?没看出来是这种人,他一直对你不都是……”

明月沉默了很久,把朋友拍下的照片推到她眼前。

挂在悬崖峭壁一侧的藤蔓交织而成的网上。

阅读他是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