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第四章

  • 作者:律画卿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0
  • 本章字数:7450

至于这个世界原本应该存在的“绿之王比水流”,介于这个世界的混乱以及“同一个世界不会出现两个相同的人”这一基本原则,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

远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也就是说,无色在地下从横滨走到了东京,终于见到了小流在这个世界的基地。

说是基地,其实就是一栋“L”型的和式建筑,非常符合时之政府的本丸局部审美——毕竟在地下,樱花树枫叶林什么的就别想了,最多也就在旁边修建个不知是蔬菜大棚还是植物园的反季节温室大棚。

所以他立即决定了,要把这里变成属于他的世界。

比水流就这样被拐去当了审神者,在不同的时空中见识到了更多辽阔的风景,也逐渐得知了【自己】原本的命运。

那样的【自己】,在如今的比水流看来,太过稚嫩。即使本身的属性是变革,实现梦想的过程也应当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比水流并不是这个世界原本应该在迦具都陨坑事件之后成为绿之王权者的那个【比水流】。

他的命运转折在成为绿之王权者的那一瞬间。

——捡到他的并不是灰之王凤圣悟,而是偶然去那个世界的、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无色之王,自称为【无色】的审神者。

棉被哆哆嗦嗦,仿佛能够看到大小仓鼠抱在一起为逝去的尊严而瑟瑟发抖互相取暖相拥而泣的可怜场面。

“现在看来,是我对你们的生活能力预估失误了。”

棉被内隐约传来了悔不当初的哭腔。

比水流:……

本来想说“没关系我们收拾收拾就好了”,但是由自己说出口可能会更加伤害小伙伴们的自尊心。

比水流思索了一下,悄悄和无色传话。

【你也说点儿什么。】

无色:……

无色露出了“只不过是这么点儿破事儿而已怎么这么麻烦”的嫌弃表情来。

“也就是说,那个蠢呆毛裹着被子出门是因为没衣服穿了吧。”

没有情商的无色之王一语戳中两个敏感小生物的尊严核心!

“我才不是因为没衣服穿了才会穿这种丢人的周边毛衣!”

被讨厌的同龄人指出不忍直视难以回首的死宅生活这件事,瞬间让没有被指名道姓的小仓鼠给炸毛了!

掀飞的被子之下,罗曼穿着与冬季格格不入的魔法☆梅莉T恤短裤棉拖鞋,羞愤至极,欲哭无泪的软绵绵的弱弱的反驳:“呆毛是说谁啊……!而且梅莉酱的衣服哪里丢人了啊中也!”

……似乎提到喜欢的虚拟角色更硬气一些呢,这位绿之王权者。

“就是很丢人!根本没有漆黑的魔王圣剑士更帅气!而且你确实有呆毛!”

小中也叉着腰瞪着猫儿似的大眼睛,理直气壮掷地有声的为了自己的漆黑那啥剑士而战。

罗曼:……

养了一个多月的孩子居然对自己说出这种残忍的话,曾经度过的一起吃泡面烧烤愉快的死肥宅生活……的革命感情小船顿时摇摇欲坠。

各种意义上饱受打击的罗曼选择裹紧小被几……自闭了。

比水流:……

这大概是个假的所罗门王。

比水流将这个软糯青年蜗牛般的模样和对方一个多月前在圣杯战争中的英姿进行了一番对比,完全没发现两者的相似之处在哪儿。

从所罗门王变成绿之王,好歹都是【王】……后者却是这样的性格,真是让人困惑圣杯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不过,在日本境内大概是无缘再见了吧,所谓的圣杯。

毕竟——

冬木市已经消失了。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比水流作为一家之主非常可靠的主持着混乱的场面,“收拾这些并不难,只要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就好。无色,你可以唤醒药研藤四郎了。”

无色从怀里掏出身上唯一的一振短刀。短刀的刀鞘上系着一根绳子,绳上有一枚黑色的朴素戒指。

樱花飞舞的光影中,身穿粟田口标准小短裤军式制服的黑发紫瞳一米五三非常帅气的眼镜小帅哥标志的站着,而后微笑着单膝跪地对唤醒他的小孩子行礼:“大将,看来您已经安全的到达了流放地,真是太好了。请问有什么需要我立即去做的吗?”

“唔,帮忙收拾一下未来要住的地方吧,药研。”

“好的,请放心的交给我吧,大将!”

药研藤四郎信心满满充满干劲儿的顺着自家审神者手指的指向转身,而后呆立当场差点儿去世:“……。”

“……”无色不太懂这个任务的难度是不是有点儿超纲,毕竟本丸里的家务他从来没沾过手。

不过看此情此景……

“能行吗,药研?”

“是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大将。”下意识回答了这么一句的短刀少年突然意识到这话有点儿奇怪,矜持的低咳一声,颔首优雅的推了推眼镜,“咳,抱歉失礼了。请您稍等片刻,在下这就为您献上能够让您满意的战果。”

目睹着自家极化短刀撸起袖子气势凛然的走向直接焚烧更合理的和室,其他三人包括虚拟3D状态的比水流,都露出了目送国家烈士前往战局紧张死伤惨烈的战场前线的敬佩神色。

敬仰之情溢于言表。

“所以,小流你说的齐心协力就是让药研一个人解决所有问题吗?”

无色冷不丁的甩出了盲点。

比水流:……

“如果我们之中有谁会做家务的话?”比水流第一个举手,“目前我的状态只是电子体,切换成幽灵状态也可以,但那样太耗能,划不来。罗曼和中也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不会做家务这件事是肯定的。”

被点名的罗曼和中也羞愧的低下了头。

比水流对着无色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还是说,无色你其实很擅长做家务但我完全不知情?那可真是太惊喜了。”

白发小正太思索了一下。

然后开始解斗篷挽和服的袖子,抽出腰间的太刀轻轻的放在斗篷的布料上,手机也被正面朝上的放在了三日月宗近的旁边。

“……你做什么?”比水流调整了一下投影的角度,讶异的看着无色的背影。

“既然你说要让我学会生活,那么从做家务学起也不错。”

比水流:……

震惊了。

这义无反顾仿佛要去掉剑的气势居然还有点儿小帅气。

“太狡猾了!”中也冲了上去,撸起毛衣袖子,“我才不会输给你!只是平时没有尝试罢了,一定会比你做的更好!”

罗曼裹着小被几站在比水流身边,他们望着三个正太收拾垃圾的模样,仿佛两位感慨着“孩子长大了终于懂事儿了”的欣慰的父母。

“……Master,我有一种使用童工还不给钱的罪恶感。”

“……真巧,我也是。还有,你可以不喊我master了,毕竟你已经是新任的绿之王权者,罗马尼·阿基曼——是个人类了。”

“绿之王什么的……”罗曼苦笑着,“我……我努力试试吧。”

“辛苦你了。”比水流的虚像伸出手来戳了戳罗曼的脸颊,微笑着,“不过有一件事我很好奇——那条白蛇的尸体是怎么回事儿?我觉得很眼熟,很像是某位重要的盟友的通灵兽。你可以向我解释一下吗,罗曼?”

罗曼:……

罗曼再度绝望了。

——要凉了。

——小被几都救不了的那种凉凉qwq。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仍旧是信息量巨大的一章!

无色:好了,该整理仓鼠窝了。

药研藤四郎,绿组幼儿园最可靠的男人,参上!

中原中也仍旧不知道自己才是唯一的真·小孩儿。

说到通灵兽,我觉得你们已经猜出来是谁了23333

——律律今天也在卖萌求收藏求评论!!!努力给小天使们比心心!!!

不知道多久没晒过的榻榻米上,以被炉为罪恶的源头,电脑、柑橘、臭袜子、不知道穿没穿过的各种衣物、手持魔法杖的魔法☆梅莉和一看就是中二病的大剑少年手办、浴巾、拖鞋、锅碗瓢盆、吃剩了一半的甜点……以不分高低贵贱不分干净肮脏的混乱有序状态,堆满了整个开着暖气更加入味儿的最大的和室房间。

无色也被这两个人的生活能力所展现出的惨烈场景给震惊了。

一时之间,谁都没能说出话来。

是的,远看。

走近了就会发现,算作是L型建筑庭院的地方支着灰烬完全没有处理的烧烤架,旁边丢着像是白色蟒蛇蛇皮和蛇头的残余物,散发着丝丝腐臭的腥气;除此之外,吃剩的泡面碗、零食包装、速冻食品的袋子、瓜皮果屑、剩饭剩菜、脏到看不出原型的抹布……以一种非常草率的丢弃方式零零散散的堆积在距离建筑物较远的位置,散发出让人难以忽略的奇特臭味。

中原中也已经羞愧的钻进了罗曼的被子里,两只生活不能自理的仓鼠逃避现实的意味非常明显。

最终,比水流身为这里原本的主人,苦笑着以安抚的语气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沉默。

“你们之前对我保证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我才撤走了所有的刀剑付丧神……”

比水流沉默了。

而当他看到房门大敞的和室内部时,那种难以言喻的心情似乎已经通过微微颤抖的电流传递给了无色——

出于“尽量接近石板”和“灯下黑”这两种考量,比水流的基地中心就在东京七釜户御柱塔的正下方。

换言之,他还相信着人类的可能性,却不觉得所有人都能接受石板带来的力量。

这个世界是最好的试验场——混乱的多重力量体系交织,无数的可能性在此展现。

那个普遍意义上的平行世界的【比水流】会在失去心脏后被灰之王凤圣悟收养,经过十年蛰伏最终得到石板——然后解放石板,在三个月后被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兹曼反将一军,石板破碎,身死道消。

阅读[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