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今天也在被老板宠溺

第十六章

  • 作者:归荼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0
  • 本章字数:9051

韩思博秒懂:“哈哈哈我也觉得!”

冼子玉被调侃的抬不起头来,只好干活来转移注意力,摘草莓摘得飞快。

韩思博从两个女孩手里接过装草莓的小篮倒进自己篓里,余光里看见冼子玉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了出去。

半路上雨势突然增大,路边也找不到能躲的地方才开始着急了。

“数个三二一大家一起跑?”

她们意味深长地说,“但我们猜你‘妈妈’肯定很多。”

两个女孩子闻言,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她们对冼子玉的第一印象都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子”,因此也顺理成章地以为他在上学的时候肯定也是被女孩子倒追的那种。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说到这儿,他又想起冼子玉并不相符的外表和年纪,好奇问他,“以前上学的时候谈过恋爱吗?”

应该是没有。

“真的假的?”

“年轻人,多好。跟拍青春电影似的。”

文姚看了眼自己的老朋友,毫不留情地把他跟自己一起拖下水,“你看要是要是换成我们两个老年人,还不给淋秃了。多煞风景。”

邹原生:“高龄老人外出务农惨遭老天爷灭口?确实不合适。”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谁还没青春过啊。

晚上回来大家排队洗漱换了干燥的衣服,吃完晚饭后一起在客厅里玩游戏,录制节目。

冼子玉身体素质不太行,淋了会儿雨有点低烧,在楼下玩了一小会儿就先上楼休息了。

山里昼夜温差大,晚上冷得多。他吃了退烧药也没睡着,披着外套靠在床头看书。

其实脑袋迷迷糊糊的,看也看不进去。但就是不想睡觉。

或许是来时车上短暂的梦境太让人难以释怀。那样的痛苦只有片刻,却能像阴影一样一直缠在心上,极真实又极深切。

他总觉得自己一睡着就又会做那么痛的梦,都有点不敢睡觉了。到这里的两天,每晚都是睁着躺在被窝里,实在熬不住了才昏睡过去。

死撑着翻了几页书,冼子玉摸出手机来刷了会儿微博,又打开微信查看消息。

他还从没给连棣发过微信。上次见面后,连棣陆续问了他几次工作是否顺利之类的。

他都一一回了。但想想连棣的工作应该很忙,所以回话大都短暂,没怎么聊过天。

这时候连棣大概在加班,找他聊天可能有所打扰。冼子玉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有给他发微信。

楼下大家在一起聊天玩游戏,不时地传来欢声笑语。他自己待着有点落寞,又翻了几页书,觉得还是有点冷,打算躺进被窝里了。

卧室的门突然被轻轻敲了两下。冼子玉一怔,“……请进?”

“还没睡吗?”

两个小姐姐敷着面膜,端来一杯热过的牛奶,“我们录完收工了。好点儿没?”

“好多了。”他意外地接过牛奶。双手捧着,手心很快便被焐热了。

“谢谢姐姐。”

“喝掉就快点睡啦,明天再一起玩儿。”

“嗯好。”

“小公子晚安~”

“......晚安。”

冼子玉目送她们离开,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牛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掩着的门被第二次推开了。文姚进来拿换洗的睡衣,见他正对着牛奶发愣,心里叹了口气。

虽然才见面没几天,文姚看他总有种对着自家孩子的感觉。

涉世未深,却对这个世界怀着种天然的敬畏。是好事,但如果比期待还多,就会让人太过小心翼翼,放不开手脚。

虽然能看出他在努力地学着积极跟人相处了。但也能感觉到,他打从心里,不是很愿意跟人交流。

“别怕生,也别把自己绷得太紧。”

文姚说,“咱们这个节目就是怎么待着舒服就怎么来。”

冼子玉回过神来才发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怔忪着点了点头,“......好。”

文姚“嗯”了一声,临出门前,又说了一句。

“放心。这个世界虽然不太完美,但也总能遇上那么几个好人的。”

听起来是意味不明的一句话,冼子玉却突然有想要落泪的冲动。

他来之前是想好好玩的。这么有意思的地方,真正到了以后,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没法像他们那样放松坦然地相处。

并不是不想真心待人。但不知从何而来的防备心总是像道屏障,暗示一样地警告他,离别人远一点。你跟其他人不一样。

面对善意,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慌张。

“谢谢文老师。”

他吸了吸鼻子,说,“你们都特别好。”

“赶紧把奶喝了,收拾收拾睡觉。”

文姚说,“早点儿睡说不定还能再长长个儿。”

冼子玉笑起来,“我知道啦。”

韩思博是第三波进来的。

他来时已经洗漱收拾完了,上了床钻进旁边被子里,也学冼子玉半躺着靠在墙上。见他捧着牛奶若有所思,打趣道,“怎么不喝?漂亮姐姐给的,舍不得喝吗?”

“是有点舍不得。”

冼子玉小声嘀咕了句,也不管他听没听清,终于开始喝掉牛奶。

他捧着杯子小口地啜饮。牛奶刚热好时是滚烫的,这会儿温度正好适口。夜间温度低,能看见杯子上升起白色的热汽,在他细密卷翘的长睫毛上凝结了小小的水珠。整个染得湿漉漉的,垂眼时会不经意的颤动,脆弱又精致的美感。

再配上因为低烧而微微泛红的脸颊,这他妈也太......

韩思博离得近,看他动作跟看特写似的,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

咕咚一声,动静有点大,他回过神来,尴尬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冼子玉也听见了,懵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自己手里的牛奶,终于下定决心般往他那儿伸了伸,“你想喝吗?”

“不不不,不用了。”

韩思博连连摆手,刚想说什么,就见他迅速举起杯子吨吨吨把剩下的牛奶一饮而尽。

......生怕他反悔跟自己抢似的。

“我喝完啦,去洗杯子。”

冼子玉掀开被子下床,“小博哥早点睡。”

“哦。”

韩思博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觉得他的情绪看起来比之前欢快了些。再一想,莫名有点可爱。

就一杯牛奶?

也太好哄了吧。

**

第二天送别姐妹花时,冼子玉已经没有了昨天初见时的拘谨。再见的话说得很顺畅,甚至还非常和谐地交换了微信。

接下来的日子,他也渐渐地,对这里的生活节奏越来越适应了。

在剧组之间奔忙的生活过久了,总是得一个人面对各种状况,总要提着一颗心。在这里真正的放松下来,是意外的享受。

有活的时候认真干活,休息时就自己抱着小黄狗坐那晒太阳,也不用去刻意在镜头前表现什么。

特别真实,就很舒服。

没有活儿干的时候,冼子玉喜欢抱着小黄狗坐在田埂上发呆。

春天就快过完了,天气渐渐炎热起来。撩动衣角的风里有了初夏的味道。闭上眼睛放空,思维好像能飘得很远。

转眼十天过去,节目录制接近尾声,他却有点舍不得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下午时他躲着摄像机,在角落里偷偷跟连棣聊了会儿天,被告知,“明天有一份惊喜给你。”

“是什么样的惊喜?”

冼子玉追问了两句,他却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明天你就知道了。”

不大不小的悬念吊得人心痒痒。冼子玉想了半天,觉得可能是个礼物,还跑去问文姚,“文老师,我们这儿有收快递的地方吗?”

“有吧,不过得到村子里去。”文姚说,“怎么,你买什么东西了?这个节目可不允许的。”

“没有没有,我就问问。”

冼子玉笑着说,“关心一下父老乡亲的生活嘛。”

相处的时间久了,他渐渐也会开些玩笑。文姚眼见自家孩子越来越开朗,心里欣慰,也没多问他什么。

第二天上午,客厅里的电话像往常一样响了起来。

韩思博跟他商量,“今天的嘉宾电话你来接吧?”

“好。”

冼子玉态度自然地答应了,走过去拿起听筒,“喂......您好?”

“你好。”

冼子玉:“?!”

作为爹不亲娘不爱又没什么朋友的小白菜,他接过的电话实在寥寥可数。几乎在声音响起来的一瞬间,就把熟悉的音色辨认了出来,语气中带着难以置信的惊喜,“你......?!”

“是我。”

背景有些嘈杂,连棣的声音却含着清晰的笑意,“本来应该下飞机之后再打给你的。怕你着急。”

“我不着急,不着急。”

冼子玉双手握着老式电话的听筒,激动得小奶音都快飙出来了。

“你是今天的嘉宾啊?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在哪儿啊?什么时候起飞?那个,你想吃什么菜?文老师什么都会做......”

他说着说着直接在矮桌旁盘腿坐下了,大有陪人唠嗑的架势。韩思博在旁边看的啧啧称奇,等他挂了电话才问,“是谁啊,你朋友要来?”

冼子玉骄傲地点了点头,“我朋友。”

作为星二代中的一员,连棣的国民关注度不低。本来节目没想过能邀请到他。但既然对方主动抛出橄榄枝,哪有不接的道理。

只是橄榄枝来得不太顺畅,航班延误了好几个小时,最后还被取消了,最快也要第二天到。

冼子玉期待了一下午,最后得到这个消息,开心的情绪肉眼可见地低落下去,整晚都有点闷闷不乐的。睡觉也睡不着,裹在被子里眨着眼跟房顶眉目传情。

韩思博见他一脸郁闷,自觉地捡起知心哥哥的担当:“你跟连棣关系很好?”

冼子玉一阵猛点头。又一想,大家的朋友都常来,也没像自己这样激动。于是又低调地改口道,“还行吧。”

“那还挺神奇的。我没见过他,不过听说他对朋友很好。”

韩思博说,“他现在在自家公司里工作?大概以后是要继承下来吧。”

“嗯。特别辛苦,每天都加班。”

冼子玉说着,忍不住地皱眉,“有家业要继承的人真可怜。”天天工作,都不给睡觉的吗?

“......”

可怜?

“估计也就只有你会这么想了。”

韩思博哭笑不得,“那像我们没有家业可以继承的人是不是要先睡了?”

“别皱着脸了,像个小朋友一样。委屈巴巴的。”

他说,“睡觉吧,明天中午肯定就能到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连棣:那么请问今天的我可以拥有姓名吗?

作者:可以,梦里见好了(安排小公子钻进被窝

连棣:......(一个人在候机室孤苦伶仃地想媳妇儿

韩思博露出个老父亲般的欣慰表情,跟冼子玉跟在后面,四个人哇呀呀呀地往家里冲。

一起跑过泥泞的小路。踩得水花飞溅,一路欢笑。

“你看你看。”

“衣服湿了,会被拍到的。”他解释说。

快到夏天了,白天的温度不低,大家都穿得单薄。两个小姐姐只身上有一件长袖T恤,韩思博甚至只穿了件短袖。

他们淋点雨没什么,但女孩子衣服湿了会贴在身上,旁边摄像大哥还兢兢业业地扛着镜头,被拍到确实不太方便。

小院里,老年二人组正站在高处赏雨。往下看,蜿蜒的小路上四个人正你追我赶的快速接近,隔得老远都能听见笑声。

“这帮小孩儿真有意思,淋着这么大雨还直乐呢。”

是个体贴的小公子呢。

两个小姐姐道了声谢,接过外套一起遮在头顶,率先往前跑。

回家时淅淅沥沥地落了小雨。摘草莓的地方离小院儿不远,一开始大家还是不慌不忙的,一边聊天一边走。

大家都对他此前过的清贫小日子一无所知。

“其实没谈过女朋友倒也不算什么。”

冼子玉脸微微红了,在记忆里搜索一番后轻轻摇了摇头。

阅读今天也在被老板宠溺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