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清颜笑

    顾辞凑得进,也只听到几句碎话,听不真切。作为医者,顾辞有责任对临安负责,作为朋友,顾辞更有责任。

    手夹三枚银针,在辉煌的灯火下飞了过去。临安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了鲜血。

    “受教了,哥哥能帮我斟杯茶吗?”少年撑着桌子,放下玉佩,明显心有余而力不足。

    “哥哥这三针,够狠,毫不留情。” WWW.KanXs.ORG

    “不狠的话,怎能一招根治?”

    “没,没……不,我……”

    然而顾辞查觉的这股阴寒却是被一种极其霸道的彻冷之气狠狠的压制,这时,临安倒是不经意间的抬起了手,抚了抚额前的碎发。打断了顾辞的诊断。

    晚上的时候,临落出了趟门,顾辞也就趁机进了萁越阁。

    顾辞和简听雨在追查那只渡时,翻阅过临安的宗卷,上面只有几笔记载。

    当时的顾辞因为要查那些关于渡的宗卷,所以对于那些凡尘宗卷只是匆匆一瞥,并未深究。

    可是这穷极关遇到临安一行人时,不说惊讶是不可能的。顾辞探过临安的脉,脉象呈现一种阴寒的症状,也许这在其他大夫看来对于风寒之人很正常。

    “哥哥没入,怎知甚多?”临安小口小口的品着将冷的云雾茶水。

    “临安可曾见过唐门唐茉之子,盛无双?”顾辞突然不提穷极关了。

    “盛无双?”临安虚弱的笑了笑。“我曾问剑唐门十八主,我曾剑挑唐家堡。唐门唐茉,有一剑——朝花夕拾。名彻南北。但,唐门唐茉之子,不曾听闻。”

    听着临安的一席话,顾辞仿佛又忆起了年少轻狂的时节,也难怪宗卷上说临安性子狂妄。

    不过这少年自跟他相处,都是一种清冷孤傲。

    “盛无双,一个极其轻狂的江湖少年。使得一手好剑。闻名于世的‘大生梦起’便是他所创。”

    “嗯嗯,曾闻一句‘大生梦起,天下无双。’门外的朋友,你,还有补充的吗?”临安看着破窗而入的少年,一身红袍,是上好的千蚕锦。

    少年手携长剑,一笑,“北门未动,看来,是位朋友。”

    “是叫你盛无双呢,还是盛无双呢?”临安看着来人。

    盛无双垂剑,“你若是临安,我便是盛无双!”

    是的,盛无双,临安最为熟悉!但,盛无双,临安也最不熟悉!

    顾辞插了一句,“临落回来了,天色已晚,再会。”

    “哥哥小心些,风大。”临安朝顾辞一笑。

    顾辞一走,盛无双就压剑桌几,“当然,你。或是那南安,我,更是那盛无双!”

    “可惜,我不是,你,更不是!”临安一脸邪肆,一双惨白的手抚摸过压在桌几上的剑,“好剑,不愧是‘晚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当临安的手划完剑身,桌几应声而折。

    “来来来,算算帐!这是第几张了!”临安扶额,叹息一声,“真好,纵观百年,这一点,你还真改不了。”

    盛无双气红了脸,“不,不就几张桌几嘛!我还不差那点钱!”这话明显底气不足。

    顾辞站在门外,一墙之隔,看了眼倒映在窗帘上的身影,神色晦暗不明,终是离开。

    在回古刹院时,撞见了临落。临落身后有两个仆从,押这着一个少年。

    少年身上有种孤冷之气,顾辞回头看了眼,只是擦肩而过。

    “你不能在拖了。”盛无双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初闻不知曲中意,在听已是曲中人。现知词意唯落泪,不见当年陪孤人。既然亦是曲中人,为何还听曲中曲。曲中思念今犹在,不见当年梦中人。”临安想起了一段词,那是离开时一个醉汉道的。

    盛无双走了。没有惊动任何人。像北门的风,不曾刮起。

    “茶冷了啊。”临安看着那杯云雾,还是端着茶盏,一饮而尽。放下后,就收起了玉佩。

    时间悄然无声,无息止的流逝……

    ——

    眨眼间,少年已长大,而顾辞也的确错过了少年最无助的五年……

    顾辞看着眼前身着白衣的少年,少年的眸色很好看,是凄凉中的肆意。肆意中的惊喜。

    “临安,你告诉我,这五年,你,怎么过的!”顾辞手搭在少年肩上,摇晃着少年。

    “过的是什么?不都过去了吗?”临安微微一笑,转过身去,指着太阳,道“有时候,它真不公平,不,本就没有公平可言。都是我咎由自取罢了。”

    顾辞看着头顶的太阳,很亮,很亮……

    顾辞突然想起来了一句话,曾经叱咤风云江湖的一句话——天下无双南安城,醉生梦死清颜笑。

    临安又坐了下来,整个人都不好了,趴在桌几上,喘着粗气,“哥哥,对不起……我…不该不告诉你的……”

    顾辞抚了抚衣袖,“穷极关,少去。”

    少年诧异的抬起头,枕在手上,“穷极关?慕世子今日就从那里出来的啊!”

    顾辞也痛快,执杯的手隐隐带着点药香。配着云雾茶香,让杯茶极其诱人。

    托杯的手从桌几的一头越过,直抵临安手旁。快递到时,顾辞的眼扫过少年手边的玉佩,正要递到时,茶水却溅了出来。

    少年抬眼一笑,“可惜了杯好茶!”但还是接了那半杯水的茶盏,“哥哥所赠,岂有不收之理?”一说完,又咳嗽得厉害,只好将茶盏又放在桌几上。

    顾辞看向窗外,“聚阴死地。方为穷极末路。”

    临安听了,还是有点意外,毕竟自己当时和百里浔遇到了鬼打墙。当时就觉得这地方不对劲,原来竟是聚阴之地。

    抬手掩唇,嘴角遗留的血迹染红了上好的锦缎。

    顾辞看得很清楚,那是瘀血才会有的暗红色。

    搞得顾辞大惊,还以为是自己的医术出了问题,一靠近,就听见少年的话语。

    少年没有躺在床上,而是趴在桌几上,手里紧紧的攥着半块玉佩。这些凡间的东西顾辞并不感兴趣,自然就不识得那半块玉佩。

    少年的脸没有下午那么红,却是惨白的,额间还有些细汗。

    临安,长安城主,与百里浔将军交好,行事狂妄,尽量避之。

阅读云安辞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小蜜罐》《和死对头互换身体后》《离婚之后我还穿着你的外套》《生于66年》《明月照大江》《武庚纪之最强神兵》《我有特殊的打脸技巧[快穿]》《黑帝惯宠:强娶勾心小娇妻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595/7189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