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两斤酒

    “你们这是来叙旧的?”那个光头男人一步一步走向五人,被吵醒的鲁智霖很不喜欢这种被忽视的味道,好像他若有若无一般,同样也觉得这五人有些可笑,显然光凭这五个人,要杀一个男人,要救一个女人,可不是那么容易。

    赵匡乱,狍子的身体同时警惕的弓了起来,恭三儿咬牙切齿的对赵匡乱使了眼神,赵匡乱点了点头,低声对狍子说了一句什么,狍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冲老邪指了指黄大仙,吓的黄大仙往后退了退,黄大仙怎么也想不出跟这两人有什么过节,但想想不该死的孟金龙,黄大仙是真怕了。

    鲁智霖空出来的一只手像是蟒蛇一般,直接盘住赵匡乱的一拳,脸上小小惊讶了一下赵匡乱拳头的威力,不过也仅仅是小小的惊讶罢了,手臂上的肌肉暴起,直接把赵匡乱整个身体压了下去,赵匡乱的胳膊发出啪啪的声音,直接被鲁智霖制服,就这样短短一会的功夫,这两位主力就这样被解决了一般。

    靠近鲁智霖时,赵匡乱直接弯了下身体,狍子跳上上去,两人一上一下,让人觉得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甚至是即将要行动的佛哥恭三儿老邪三人都愣住。

    鲁智霖一腿直接把赵匡乱踢了出去,然后不慌不忙的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扑上来的狍子,从领子顺势拧在了狍子的脖子,狍子的脸瞬间变成紫色,赵匡乱扛住鲁智霖的一腿,再次蹬腿冲了上去,显然狍子那样撑不下去几秒。

    “来杀一个男人。”狍子挠了挠鸡窝一般的头发,可以说两人先站在了一个战线。

    “狍子?”赵匡乱看着这个一步一步往前走着的狍子,青岛的故事又在脑子中翻了一遍,赵匡乱做了一千遍假设,也想不到狍子从这里出现的理由,当然狍子也是如此,谁也想不到他们会如此相遇。

    黄大仙着实被这一嚎惊出了冷汗,心里纳闷怎么什么事都不顺。

    如果说外面世界那是不堪入目的血腥,那么这一局棋则是淋漓尽致的死斗,一追一赶,颇有些逐鹿中原的味道。

    慕迟卛笑了笑,当机立断的往前走了一个兵,那股有恃无恐,连公孙犟都觉得有些奇怪。

    一直观棋的老人叹了口气,是什么让他们走到这种地步?他琢磨不明白,可能是拥有的越多,野心也就越大,野心越大也就越不择手段,甚至是踩着自己的兄弟上位,一切都无可厚颜。

    两斤酒,改变了一个人。

    “上。”恭三儿看着那空空的酒壶,明白了些什么,现在也不是欣赏这一场战斗的时候,冲身旁的老邪说了一句,直接冲上鲁智霖的一帮手下。

    黄大仙当然不是一般的震撼,他是彻底相信王卒栽在了这年轻手上,刚刚那几下鲁智霖要是被逮住,恐怕今晚也会栽。不过现在黄大仙显然不是该担心这个,有两个疯子正向他冲来。

    鲁智霖额头上冒出冷汗,被赵匡乱这么盯着,他竟感觉到一丝不自在,他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在气势上被一个年轻压倒。

    “无论你用了什么鬼东西,光凭不要命,可是还不够的。”鲁智霖直接踏了出去,赵匡乱起身迎上,两人一时战在了一起,鲁智霖的蛇磐手招架本领非同一般,连连挡住赵匡乱如雨点一把的拳头,鲁智霖越打越心惊,他竟然抓不住赵匡乱的手,他清楚的感觉赵匡乱每一次挣开他那炉火纯青的蛇磐手所靠的,不上技术,而是蛮力,甚至是每次都给鲁智霖一种赵匡乱会把他胳膊扯断的感觉。

    一个纯正的练家子,一个彻底激发出野性苍狼,两人究竟谁压谁一手,成了未知数,一个巨大的落差成了这个未知数,到底差了多少,又靠着什么把这一切碾平。

    没了鲁智霖坐镇,剩下的一干完全是乌合之众,被恭三儿老邪狍子三人冲破的溃不成军,佛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黄大仙完全不愿意看着这一边倒,已经慢慢往后退去,没想到刚走向楼梯,一个黑影就冲了出去,一拳把黄大仙打蒙,这人正是从另一边门赶来的佛哥,佛哥不在这黄大仙身上浪费时间,开始在一间间房间中找着青青。

    鲁智霖急了,照这样下去,今晚这点小事恐怕都会被他搞砸,但眼前这个赵匡乱完全就是僵尸一般的存在,这一会儿不知道是挨了他多少拳脚了,不过似乎像是打在了木头上,赵匡乱愣是没一点反应。

    一个个倒下,整场已经是完全的一边倒,即便是有着这真正的守关大将。

    “恭三,人不在这儿。”佛哥撂倒几个残兵败将,冲杀红眼的恭三儿道。

    “怎么可能?”恭三儿咬着牙,满脸的不甘心。

    “不过我找到了另一样东西。”佛哥冲恭三儿摆了摆手,恭三儿跟了上去,在走廊尽头的房间,同样有着一个女人,一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植物人。

    “这是?”恭三儿疑惑道。

    “别动她,否则你们会彻底的后悔。”鲁智霖注意到了恭三儿两人,发疯一般的冲了过来,赵匡乱紧跟其后。

    佛哥勉强扛住鲁智霖这一击,不过还是被震了出去,鲁智霖刚想出手解决掉恭三儿,追上来赵匡乱已经跳到了鲁智霖的后背,把鲁智霖这如铁一般的坚硬的身体直接按在了地上,骑在鲁智霖的身上就是一阵暴打。

    鲁智霖是真急了,直接把赵匡乱甩了出去,没想到直撞向恭三儿的匕首,在腰间硬生生划出一道大口子。

    鲁智霖的动作稍稍迟缓一下,不过怒吼一声,一掌把恭三儿拍了出去。自己一人堵在了门口,捂着腰间不停流着血的伤口。

    恭三儿好不容易爬了起来,赵匡乱已经准备再次冲上去,佛哥也被激发出了战意,三人就这样对着大口喘着粗气的鲁智霖。

    老邪直接被蛮横的鲁智霖撞了出去,恭三儿手中的匕首还没甩出去,就被鲁智霖一记干脆利落后鞭腿踢到了墙壁上。

    “就凭你们,也想掀起什么风浪来?”鲁智霖居高临下的看着恭三儿,似乎觉得不解气,又给恭三儿一脚,突然感觉后背一凉,然后是刺鼻的酒味。

    鲁智霖侧身躲过一个飞扑过来的身影,不过扑空的赵匡乱如有着弹性一般,双脚蹬着墙再次扑向鲁智霖,比起那些恐怖身手的练家子,更是像是一头山中的猛兽,没有任何感*彩,没有任何伟岸和震慑力,却让人觉得碰不得。

    黄大仙呼出一口气,开始笑了起来,有了这个鲁智霖绝对的存在,再来五人又何妨,很解气的看着恭三儿,想象着恭三儿被打垮的模样,黄大仙不是一般神清气爽。

    剩下的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甚至佛哥都失声笑了起来,这哪里是来救人杀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有这个鲁智霖坐镇,这个小宾馆是何等的坚不可摧。

    “蛇磐手,也就这点本事。”恭三儿咬牙切齿道,摸出匕首,直接迎了上去,有句话说的好,生活就像是逃亡,不能坐以待毙,放到这里仍然管用,把用来惊叹的功夫,用在使一把劲,虽然可能改变不了大局,但怎么说也有点作用。

    鲁智霖再次后退着,他清楚的感觉到赵匡乱的变化,同样也清楚现在跟这赵匡乱硬上好像有点不理智。

    “什么鬼东西?”鲁智霖盯着弓着身体的赵匡乱,在赵匡乱的眼中看到的全是空洞,像是个战斗机器一般,更像是个疯狗。

    跟在恭三儿身后冲出去的,是同一脸上没有什么惧色的老邪,或许狍子老邪两人,所抱着的觉悟要比恭三儿赵匡乱还要高的高。

    鲁智霖很有快感,说实话他很憋屈,没能参加上今晚的这一场博弈,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这小宾馆里待着,不过有人送上门来让他过过手瘾,鲁智霖也不想这么快就结束,把半死不活的两人扔了出去,迎头冲向恭三儿与老邪。

    赵匡乱狍子两人同时窜了出去,鲁智霖嘴角轻轻扬起,似乎觉得这冲上来的两个年轻人不是一般不自量力。

    “你们来干什么?”赵匡乱与狍子两人同时问道,也不知道这从未说过话的两人竟然有着这种默契。

    “来救一个女人。”赵匡乱看了看恭三儿,替已经到状态的恭三儿道。

    “慕迟,徐州一直都会在,闺女你可只有一个。”公孙犟敲打着棋子,看着这棋盘,好像自己已经被慕迟卛逼到了死地,但也正是真正可以起死回生的地方。

阅读登摩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神曲》《穿成霸总的花瓶小姑姑》《旺夫命》《小妖怪》《秀爷渡劫失败后[星际]》《烛台切的捞刀计划[综]》《星际小宝贝》《大唐之我爸是程咬金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641/7191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