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奇物贸易物流有限公司

第11章. 小B?鱼人

  • 作者:鉴天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1
  • 本章字数:6833

张小山深深觉得自己对这个名词无限陌生,话说,他现在还在现实世界里吗?还是他其实还是在做梦?

“不会?”那头见他半天不说话,也猜到他不会,语气不禁更加不好,“少爷,就是麻烦!”

而且,现在应该是他质问他才对吧,到底这是给他派了个什么工作啊?为什么一条好好的咸鱼突然就活过来了?

摔!

正常人都不会好吗?

大封印术?

“她活了……”张小山木然地仰头看了一眼欢快地在自己头顶上游来游去,时不时还把他的头发当水草钻来钻去玩儿的鱼干妹子。

半晌,那边似是突然明白了张小山在说什么,顿时爆出一句粗口:“Shit!”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所以,其实那些钱是封口费吗?”张小山摸出手机机械地拨号呼叫,电话接通也不等那边说话,他就抢先问了出来。

“什么?”那边显然没明白他问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冷冷地给了两个字。

“小B?”那头显然也听见了鹦鹉的大嗓门,而且它那个鸟腔鸟调实在太有特色,所以它一开口,电话那头就听出是它的声音了,不过那头还是迟疑了一下,显然对于它会出现在电话这头感到不解。

大鹦鹉被那头的人点了名,下意识地一缩头,急匆匆往旁边跳了两步,把刚刚苏醒过来,再次试图往窗外跑的大猫又一脚踩回了床上,只是嘴里不闲着,仍旧发出不甘愿地小声嘟囔:“小B你妹,你才小B,大爷叫碧落,碧落!上穷碧落下黄泉的那个碧落!”

“你在说什么?”那头的人似乎耳朵也很厉害,即使鹦鹉声音极低,那头问话的声音也瞬间从零度骤降至零下50度。

大鹦鹉对电话那头的人似乎颇有顾忌,那人一开声,它立刻闭紧了嘴巴,整只鸟都趴在猫毯上,再不肯出声。

那头的人却仍旧不解,不过大约也猜到大鹦鹉在躲着他,也不强求,转而直接问张小山:“小B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张小山哪知道这只彪悍的小B为什么会在这儿,他连自己为什么在这儿都快弄不明白了。

但是对面是主任,自己的顶头上司,张小山也不能对领导的问题置之不理,只好凭自己主观臆测说道:“我觉得它可能是路过。”

对于这个回答,对面给予他一阵时间略长的沉默。

沉默之后,那头大概意识到跟这个一问三不知的傻小子没什么好说的,就让他干脆把电话挪给鹦鹉,张小山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他的世界观、人生观还在崩碎重组过程中,所以大脑暂时没什么多余的线程来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鉴天作品独发谢绝转载————

“哦,啊,嗯!”也不知道那头到底说了啥,只听见大鹦鹉哼哼啊啊了几声,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什么情况?”张小山拿回手机发现已经被挂断,只能一脸懵逼地看向大鹦鹉。而他也终于意识到究竟是哪里感觉不对了,貌似他和鹦鹉这一人一鸟之间,作为鸟的那只才是更受到领导的信赖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大鹦鹉没有回答张小山的问题,只是歪着脑袋望着依旧在张小山头顶惬意遨游的美鱼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

张小山被这凝重的气氛弄得有点紧张,下意识也跟着大鹦鹉一起,把视线投向在他头顶舞着纱摆一般飘飘荡荡的极品怪鱼。

“什么?”半晌大鹦鹉才似回过神来,扭头回问张小山。

张小山被问得发呆,“什么什么?”

“什么什么什么?”大鹦鹉声音加大呱呱嚷嚷。

好在张小山还没呆得彻底,总算终结了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傻子话题:“主任说什么?”

“主任?”

“对啊,刚才电话里。”

“哦,哦,你说老梅啊,他让你按原计划把公主殿下送到该去的地方。”大鹦鹉十分淡定地答道。

张小山闻言点点头淡淡“哦”了一声,然后下一秒,他直接抓狂,怒指大鹦鹉、床上的长毛猫毯,还有头顶上追着他一撮头发自娱自乐的“悬空鱼”道:“那么现在,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你你你、它它、还有它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大鹦鹉刷了刷眼皮,歪歪脑袋竟是毫不费力地学起张小山的声音:“你你你,它它它?”

张小山骇然,“你们,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啥?不,不说清楚,我,我报警了!”

可怜从小到大操行一直优良往上的好孩子张小山,能想到的最具威慑力的威胁也就只有“警察叔叔”了。

“哇哦,好怕怕哦!”大鹦鹉面对张小山的威胁,突然爆出一个奶奶的萝莉音,还很给他面子的缩了缩脖子,不过紧跟着他就在长毛猫毯上一边跳一边继续用那奶奶的萝莉音唱起了“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张小山只觉额角青筋直跳,之前心生的那点恐惧感莫名就灰飞烟灭了。

他像是突然福至心灵,猛地朝上一伸手,一把薅住那条在自己头顶玩得不亦乐乎的公主鱼,掐着腰把它拎在手里:“不要装傻,信不信我把她捏哭?”

这个威胁显然比喊警察叔叔有力多了。

大鹦鹉的萝莉音瞬间变成义正辞严的大叔音:“年轻人,有话慢慢说,不要互相伤害嘛。”

“那你快说,你们到底是……是什么?”

总之,他们肯定不是人,但也肯定不是普通的动物,所以,张小山也不知道如何来表达,只能笼统地问道。

“什么叫是什么?真是没有礼貌。看不出来吗?这是一只猫,爷们是鹦鹉,至于你手里的那……条,是鱼啊!”

张小山心里汹涌奔腾万只神兽。

他作势就要掐小鱼,哪知道小鱼甩甩尾巴,突然身子一扭,竟然一下就滑溜溜地从张小山的手里脱了出来,然后,似乎是觉得这样挺好玩,又自己钻进张小山的手心里,又一滑钻出来……

张小山无语。

“说实话吧,你们是不是妖怪?”张小山压低声音小小心心地问道。

大鹦鹉背着翅膀在床上来回踱了几步,继续用那深沉而值得信赖的声音说道,“如果我说不是,你能相信吗?”

张小山目光他和猫毯身上打了个来回,一个纵身就朝门口扑去。

只是,他才刚蹦出去一步,他手上的美鱼突然哇地叫了一声,看那架势似乎又想要哭,于是他只能怂怂地缩了回来。

“哎,不要这样嘛,你怕什么呢?难道你以为我们会吃了你吗?放心吧,要是想吃你的话,早就下嘴了,哪还等得到现在?”大鹦鹉拍拍翅膀飞到张小山的肩头,仿佛安慰一般用翅膀尖拍拍他的脑袋。

“我要辞职!”张小山沉默半晌,就在大鹦鹉以为他已经想通了的时候,他突然憋出了四个字。

大鹦鹉想都没想就断喝道:“不行!”

张小山皱眉:“为啥不行?”

“本大爷不会批准的。”

张小山嘴角微抽,“我辞职为啥要你批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实本大爷是奇物贸易物流有限公司的高层。”大鹦鹉得意洋洋地自炫道。

“那你也管不着我辞职。”张小山想了想,高层又不等于老板。

“我啥都能管!”大鹦鹉跳脚,对张小山质疑自己权力表示不满。

“你,刚才被我们主任挂了电话!”张小山一针见血地指出大鹦鹉装13的破绽。

大鹦鹉张嘴,他居然无力反驳。

重力呢?万有引力呢?阿基米德定律呢?

这不科学,这不科学,这完全不科学好吗?

他可是经过三年幼儿园,九年小学加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学,整整十九年科学教育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他的世界树怎么突然就长成了歪脖子树,而且是说歪就歪到魔幻系,不,或者是玄幻系?我勒个去,管他什么系,反正就是不正常了呀!

活过来就活过来吧,可为什么一条鱼会长出人手和人脚呢?是人鱼吗?可是人家人鱼至少有美丽的上半身好吗?

或者叫鱼人?这大大的鱼头底下伸出一对人手,细条条的鱼身子底下藏着一对人脚,简直是越看越惊悚啊!

得亏得他还年轻,心脏功能健全,这要是换个年纪大点的老人家,非得活活吓死不可,就不知道这万一被吓死了,公司给不给报工伤?

这绝对不科学!

“她都已经醒了,醒的时候是封不住的。”大鹦鹉耳朵灵光,虽然张小山没开免提,还是听见了电话对面的人说的话。

啊,呸呸呸,他在想什么呢?歪了歪了。

他再次抬头看向围着他脑袋欢快打转的小鱼,深深的无力感浮上心头,不管是人鱼还是鱼人,他也不想追究了,可是为什么这货能够连水都不要,直接在空气里游泳呢?

张小山想辩解自己是穷苦人家出身,不是少爷,可是想想辩解也没啥意思,他就算是赤贫阶层又怎么样,还是不会大封印术啊!

张小山被吓一跳,下意识解释:“不是我吵醒的。”

那头无语了一会儿,后沉声道:“会大封印术吗?”

张小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崩溃边缘恢复神智的,他只知道,自己的世界观已经崩碎得拼不回来了。

阅读奇物贸易物流有限公司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