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何仙没有姑

    第一年,我路过了一个镇子,里面有不少狐狸精。

    虽然我也不知为何她们身上一丝妖气也没有,但显然,她们各个都漂亮得紧。

    甚至引来不少人朝我们这边看来。

    “你们好,我是萝卜精……” WWW.KanXs.ORG

    我又重复一遍,她们惊叫得愈发厉害。

    于是我开始了我的漫漫寻爱之旅。

    我整日徘徊在附近的村落里,并不甘于当一只萝卜,我想当人,我想谈恋爱。

    可惜萝卜生太短了,我才刚成精两日,就听闻隔壁的兔子精说萝卜只能活过五年。

    我叫何仙。

    可我特么不是仙人,我只是个萝卜。

    哦不,萝卜精。

    我有些无奈。

    “那什么才算生人?我能不能算熟人?”我实在是没懂人类的生熟之分。怎么,难不成还要煮了看看?

    “把你煮了就算熟人。”她一汪秋水似的眼,就这么傻傻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萝卜煮过会是什么。

    只是听说被煮了的萝卜都再也没回来了,也不知是升仙还是娶媳妇了。

    虽然我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她并没有离开,只是站在原地与我说起笑话来。

    她说她最不爱做先生布置的功课,因为她总觉着死记硬背不是好事;

    她说她最爱旁边山上的蒲公英开花,因为漫山遍野的金色和晚霞相映实在太过美丽;

    她说她隔壁人家的公子哥老是与她说些有的没的,她很厌烦,却又不知该如何拒绝……

    于是我告诉她,若是下次再碰着了,我会帮她把那人打发走。

    就这么说着聊着,夜色已至,我瞅着她身后急匆匆赶来的灯笼,匆匆与她道别。

    我可害怕紧了人类,更怕脑门上又被砸几个鸡蛋。

    后来她被她爹接走了,似乎还被骂哭了。

    我遥遥地瞅着她面上的泪痕,心里愈发堵得慌。

    倘若是我,我定不会让你流泪。

    一晃四年已过,她已亭亭玉立,而我的生命亦到了尽头。

    看着出落成大姑娘的她与他人说笑着,我心中却只觉好笑:分明还是那个不爱念书的小丫头罢了。

    我很想与她试试恋爱的感觉,可每每见着她偷跑出来满头大汗的样子,我总是说不出口。

    她那般美丽娇俏,我竟觉得自己舍不得了。

    舍不得把她据为己有。

    直到一次,她面颊红扑扑的:“何仙姑姑,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支吾许久,却忘记了责备她唤我的“何仙姑姑”。

    “那定然是没有了。”她娇俏地咯咯笑着,“还真是可惜呢,我闺中密友们都说,情之一字教人生死相许呢……”

    “胡话!”我生气了,“怎么就生生死死了?情爱不该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么,你莫要听她们瞎说。”

    “那你懂咯?”

    “我不懂。”我琢磨了会儿,还是老老实实道。

    她捧着肚子笑了老半天:“何仙姑姑,你都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未尝试过情爱啊?还真是可怜……不如你给我说说,心仪的姑娘是哪家?我也去帮你参谋参谋……”

    屁话,什么年纪大了,我分明才活了四年。

    但我也只剩一年可活。

    “没什么心仪之人。”看着她凑过来的小脸,我的心思乱了半拍。

    “哦,那便算了。”她面上的懊丧一闪而过。

    我原以为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想到过了两日,我去隔壁家偷黄瓜的时候,听得他们谈论着隔壁姑娘要嫁给楚秀才了。

    我记起楚秀才那玉树临风的样貌,心中不屑得紧:哼,一副臭皮囊而已,谁家姑娘看上,便算谁倒霉吧。

    “你傻不傻,隔壁人家谈论的隔壁姑娘,不就是你那个蒲公英女娃娃吗?”兔子精忽然这么一句,打断了我正在津津乐道的八卦话语。

    五雷轰顶。

    我忽然不明白心中的酸涩之感从何而来。

    直到第二日,她又偷溜出来,满面春风:“何仙姑姑!你觉得楚秀才如何?”

    我一时语塞。

    “他待我挺好的,相貌也俊……”她说着说着,面颊通红,“……声音也好听。”

    好听个屁。

    啊,那倒也是。毕竟他之前偷亲的王家姑娘,也这么说的。

    可我舍不得告诉她。

    她就这么絮絮叨叨地拉着我说了老半天,见我不怎么理睬,才乖乖回了家。

    我一宿没睡。

    在一个夜黑风高杀……咳咳……夜,我偷偷翻进了楚秀才的屋子。

    可他不仅没有接受我的提议,反倒扬言要杀了我。

    我惊惧之下,本想拉窗逃跑,却把柜头的花瓶拉了下来。

    哗啦一声,直到我反应过来,我才发觉了地上的黏腻。

    这人死得忒冤。

    但我也冤。

    因为他们都以为我是个杀人的萝卜。

    百口莫辩之时,我看见了挤在人群里的她。

    这是我第二次见她惊呆的样子。啊,第一次是在给她毛毛虫做礼物的时候。

    我挣扎了老半天可也挣扎不过人类的铁索。

    沮丧地看着满天繁星的夜空,我琢磨着明日我这萝卜生就该到了尽头。

    “你是妖精?”她的声音细若蚊蝇,但我还是听见了。

    在右后方的小灌木丛里。

    “是。”

    她的声音消失不见了一会儿,却在一炷香后又补了一句:“楚秀才是……”

    “是……”我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本就与王家小姐有私情。

    语塞之下,我补完了整句话:“……是我杀的。”

    我个傻子。

    果然,听罢此言,她再没了声。

    直到第二日正午,他们说要煮了我。

    我这才知道原来煮萝卜并不是升仙更不是娶媳妇——是活生生地被煮熟。

    他们说这是一种刑罚。

    我害怕极了却使劲往旁边打着眼色。

    兔子你可别来,你来你也得被煮。

    但是她来了。

    她今日很美,虽然平日里也很美,但她今日穿了一件红衣。

    她说她来送我一程;她说她相信我;她说她其实并不爱蒲公英花,只是觉着蒲公英圆圆的脑袋很像我。

    啊呸,我又不是圆溜溜的。

    说一只萝卜圆溜溜的简直就是对萝卜的一种污蔑!

    但我还是没有骨气地哭了。

    因为他们说她被妖精迷了眼,要把她一起煮了。

    听着她哭喊着“何仙姑姑”,我那个悔啊……

    我本就只剩一年寿命了,被煮成萝卜汤也算不得什么。但她还有大好年华,怎么能如此放弃?

    我拼了命地喊着她认错了人,喊着我只是一只深山里的普通萝卜,喊着兔子带她走……

    于是她被将将赶来的家人连拖带拽的拎下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缓缓地迎接着萝卜汤的到来。

    ……

    我飘荡在一片虚无之间,脑子空荡荡的。

    就好像,连同记忆和灵魂也一同在这个世间慢慢消散了。

    可我不想忘了她,我拼了老命地去记得她的音容笑貌。

    “撕拉”一声,我感觉自己伸了个懒腰。

    竟然是久违的阳光?

    我勉强睁开了眼,却被清晨的阳光给刺了个花。

    “……萝卜、萝卜,快快长大……”小调儿伴着流水声轻快优美。

    嗯?

    感受着细细密密的水珠自我的叶片滑落,我闻声抬头,却在氤氲的日光下,看见一个弓着身子浇水的身影。

    于是我再次启程,在生命的第二年,遇见了自己的真命天女。

    这是个人类小丫头,看样子才十六七岁,正是人类的娇俏年华。

    我尾随了她许多月,每日看着她精巧的面庞和若有若无的桃花香,我总能羞得满面通红。

    我有些懵圈了:怎么,你们不也是精怪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当然,这句话我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一群人围着撵出了村子。

    我抱着刚刚被鸡蛋砸中的脑门,一股子蛋清味儿弥漫,我差点被自己恶心吐了。

    这次学乖了的我,手捧了一束山上刚采下的野花,施施然来到她面前:“姑娘,可否认识一下?”

    “不可。”她调皮地冲我眨眼,“娘亲说不可与生人说话。”

    罢了罢了,不与那些没妖气的狐狸计较了。

    我的生命可短得很,哪里能随意浪费。

    我流着哈喇子跟在她们后头,本想找个机会好好自我介绍一番,却在刚开口的那一瞬,被她们的惊叫声吓了个跳。

    心里有句卧槽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是没关系,我总归还是有五年可活,听说蚊子精只能活一年呢,好歹我还能过五个诞辰,是吧?

    对,何仙没有姑的那个何仙。

阅读何仙没有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快穿)肆意人生》《夏凉[种田]》《海上华亭》《和离我是专业的》《轻狂》《反派女配洗白日常[穿书]》《成为岛主》《慢慢喜欢你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698/7191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