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不一样

    向阳听到女人柔和的嗓音落在耳畔,因为喝了酒,所以比平常更低一点,更沙哑一点:“我好像找到了一点可以活下去的意义。” WWW.KanXs.ORG

    向阳眨了眨眼。此前压着她的某样东西,在这句话音落下后,又变成了沉闷的痛。向阳有病,她经历过死亡,也看到过死亡。在周围的小朋友里,没有人比她更能明白死亡是什么含义,又代表着什么。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下意识的抓紧了晋安。

    这真是孩子气的回答。

    “向阳,谢谢你。谢谢能让我遇到你。”

    仅仅是一句话,向阳就慢慢的松开了手。她转过头,满心都是羞涩的喜悦。这个人需要自己,这真是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向阳笑起来,甩甩手,然后说:“不客气!”

    “因为……我好像……”晋安说话模模糊糊的,向阳转头看着晋安。这一段路很长,笔直坦荡。天空是黑的,只有灯光铺满街面,橙橙的黄色,是温暖的颜色。晋安喝醉了,但是眼睛很亮。被这样一双眼睛盯住的向阳,觉得自己的心里仿佛压着什么东西,让她几乎不能呼吸。

    两个人就着灯光往前走。经过一条不长的通道以后,就到了大街上。她们的家距离地铁站有两站地,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向阳朝车站走,晋安站住了,向阳回过头,看到女人对她说:“今天走回去,我大概有点醉,这样不行。”

    喝醉了,也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晋安没有喝醉,她只是有点飘。在看到向阳后,这种飘似乎达到了某个顶点。向阳抱住了晋安,晋安也没有反抗,更没有大人的自觉。她温顺的回应向阳的拥抱,在看到向阳按掉电话的时候,也没有反抗,还笑了起来。

    “那我牵着你好不好?”向阳问。

    晋安想了想,点点头。两人又变成了以往最常的那种方式。只是这一次,是向阳牵着晋安,她是主导,而不是晋安。

    在得知某一天晋安甚至带了一个水杯去公司的时候。程立雪暗自松了口气,这说明晋安已经认可了周围的环境,而不再处于一种随时都会想要“逃跑”的状态。而这段时间里,晋安的工资也往上涨了五百。

    晋安非常高兴,她打电话给程立雪分享。程立雪自然也为她开心。两个人说说谈谈。

    “最近天气冷得好快,都能哈出白气了。”

    晋安也跟着哈了口气,然后笑起来:“真的啊,以前我们老家只有最冷的时候才能哈出白气呢。北京真冷啊……”

    “是的,所以你要穿厚点。”晋安像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让程立雪笑起来,她回想起两人少年的时候。晋安就对雪啊,白气啊这些东西有着莫名其妙的爱好。她眨了眨眼,“快到过年了,向阳怎么办呢?”

    电话那头只是静默了一瞬间,晋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不回家,向阳跟我一起过。立雪,今年向阳会跟我一起过。”

    程立雪沉默着,她听到晋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抗拒味道。为什么要拒绝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程立雪深吸了口气,她终究又一次把疑问压回自己的心里。

    晋安已经比最开始的时候好了很多,也开朗了很多。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晋安不愿意说,那大概就真的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程立雪垂下眼,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欢快起来:“好的。那今年我可以带你们看看庙会。”

    晋安立刻表示了认可。程立雪缓缓吐出一口气。

    这样也好。

    起码晋安是开心的。

    相比于程立雪,向阳这样的小孩子就要开心很多,也直白很多。天渐渐凉了,晋安给向阳买了新的羽绒服,白色的,配着黑色的裤子和小皮靴,看上去又潮又有范。对待自己,晋安就要小气许多,她买了件棉袄,比羽绒服便宜许多。11月了,晋安第一次感受到了传说中暖气,特别吃惊。

    向阳笑嘻嘻的看着晋安好奇的摸摸暖气管,听里面水流的声音,在融融的暖意布满整个屋子时惊讶的低呼。向阳晃荡着腿,觉得晋安也像小孩子似的,跟自己好像也差不了多少。向阳给晋安讲北京的大雪,讲小时候跟父亲去颐和园滑冰车,讲她记忆中有关于冬天的所有美好。

    喜欢这个城市吧。

    喜欢这个城市的四季。

    喜欢这个城市的小向阳。

    然后就一直待在这里。

    向阳眼睛闪亮亮的,看着晋安。看着晋安因为她的童言童语而露出惊叹又或是欢喜的样子。向阳朝晋安张开双手,将自己窝在这个女人的怀里,然后看着她柔和的面容:“今年冬天一定也会下大雪的!到时候,晋安姐姐就可以看到了。”

    晋安笑起来。

    向阳继续做努力:“我会堆雪人,堆得可好了,到时候,我们就堆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晋安忍俊不禁。她是个地道的南方人,除了小时候记忆中有一场大雪以外,这么多年,就再也没见过雪。向阳描述的场景,晋安并不熟悉,她其实对陌生的环境总是心怀畏惧。但是那些大雪,那些有趣的冰车,都因为这个孩子的关系变得不再那么冰冷,它们急切的朝晋安张开了自己的模样,就像这个孩子那样,对着自己说。

    喜欢这里,留在这里。

    晋安想,她大概还是能有所期待的。这里没有什么人认识她,虽然冷漠,却也不会受到伤害。更何况,还有面前这个暖洋洋的孩子在这里。晋安摸着向阳的头发,想了很久,这才问:“向阳过年要见妈妈吗?我……可以为你传达的。”

    晋安打算留在这里过年,她想自己也不能那么自私。孩子总是倾慕着父母的爱。如果向阳要去找母亲,她也会尽力去满足。

    母亲?

    向阳眨了眨眼,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想起自己的母亲了。除了最初的时候。那时候的妈妈总是伴随噩梦出现。但渐渐的,母亲的印象就变得稀薄起来,最后彻底没了踪影。向阳抓紧了晋安的衣服,使劲摇头:“我要跟晋安姐姐一起过年。”

    “那好吧。”晋安捏了捏向阳的小鼻子,“立雪说过年的时候带我们去庙会呢,向阳也一定喜欢的。”

    向阳皱皱自己的小鼻子。她想自己要是再大一点就好了,这样她也可以带晋安去庙会,去各种各样的地方,才不要其他讨厌的人呢。

    时间啊,能过得快一点就好了。

    向阳默默的想。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大家慢慢看~

    我的天啊!!!!大家太热情了,真,真开心!!

    ===================

    感谢名单:

    长堤一痕扔了1个地雷谢谢!!!

    小垃圾扔了1个深水鱼雷大佬,请问你缺腿部挂件吗?

    弗谖扔了1个地雷谢谢!!

    鲜衣怒马少年时扔了4个地雷实在太感谢了!

    蓋比扔了1个地雷谢谢!!

    弗谖扔了1个地雷谢谢!!

    清和扔了1个地雷谢谢!!

    周一一扔了1个地雷谢谢!!

    读者“长堤一痕”,灌溉营养液+10谢谢!!

    读者“猫.”,灌溉营养液+5谢谢!!

    读者“华哨”,灌溉营养液+20谢谢!!

    读者“我勒个去”,灌溉营养液+10谢谢!!

    向阳的想法,晋安并不知道,乱宋的“成功”,算是让她在公司里站稳了脚跟。此前喝酒吹牛里出现的智能机,晋安并没有得到做这个机型的通知。他们面对的还是大量的传统机型。

    当时的玩游戏的人员的组成,跟之后完全不同。他们大多是低端工作的从业者,比如说工厂里封闭式的,重复劳动的工人,物业公司的保安,工地上的体力工作者,又或是军队里的军人。这些人才是他们面对的主要付费对象。他们的手机机型也不会特别好。

    因此做完一个“大”项目需要花费一个月,而此后大约有好几个月的时间都在不停的适配新的机型,力求铺满整个市场。

    但是晋安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或许她真的喝醉了也说不定。她也满是孩子气的甩甩手臂,跟着向阳一起。两个人的身影被灯光拉得很长,两个人手牵手握在一起,带动着黑影忽上忽下,似乎融在了一块。

    第二天,晋安醒过来的时候,回想起昨天干的傻事,她羞涩的捂住脸,先跟程立雪道了歉,再装作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的给向阳做早饭。她庆幸向阳起床比自己晚,否则的话,自己这张老脸就没地方搁了。

    但老天并没有放过她。在端出早饭的时候,向阳已经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了,冲晋安露出一嘴白牙,显然是精神极好的模样:“晋安姐姐早呀。”

    晋安也很忙,她忙,程立雪也忙。那天晚上的事情到底在程立雪心里发了芽,但她没有时间去管晋安,现在晋安开始工作,自然也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去将就程立雪的时间来找她了。她们唯一的联系只有偶尔的电话。

    晋安变得开朗了,她会主动的说笑。环境渐渐的熟悉,让她不再对陌生的环境抱有警惕和警戒。

    “……早。”晋安把早饭一放,然后急匆匆的套上外套,“我先走了,向阳你吃完再走,碗筷就不要管了。”

    向阳眼巴巴的看着晋安跟逃难的一样的跑走了,她摇摇头,叹气:“大人都是要脸面的。”向阳低着头吃了一口小米粥,又叹气,“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但向阳还是个小孩子,哪怕是用力,这样的力气对于一个成年人,还算不上什么。晋安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笑得那样柔和,让向阳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醉意。

    向阳点点头,晋安就又笑起来,温顺的,乖巧的样子。向阳也不自觉跟着笑,她一高兴,就忍不住甩甩手臂,带动着晋安的手也跟着上下晃动。

    “晋安姐姐为什么那么高兴?”向阳问。

    “晋安姐姐你要多笑笑。”向阳一本正经的说,她扶着晋安走了几步。晋安走了几步,又推开了向阳:“不行,你不能扶我,我太重了。”

阅读向阳gl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八零年代来捉宝》《深深喜欢你》《恋爱反面教材[快穿]》《高攀》《霸总的病弱白月光[穿书]》《到我怀里来》《大唐八岁小食神》《民国大军阀之路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705/7192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