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打

    待齐父齐顺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反常的很,一点儿都没有往常欢乐的气氛。对的,在儿子结婚当天齐顺还去上班了,只在午饭时间回来和亲戚喝了一杯就回到岗位继续上班了。

    中午被亲戚拉着劝酒根本就没吃多少东西,齐顺的肚子已经跟他闹腾了一下午,家里虽然反常他也没有多想,放下放工具的背包便去厨房找吃的。

    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人回应他,齐顺回到客厅还是没有动静,无奈先回自己房间看看媳妇在家没。

    败家玩意连盘子都不会洗!

    “人呢?”齐顺大声喊道。

    齐柱默默低头盯着地上一大盆脏盘子,嘴角一抽他才不会洗盘子,又脏又累的,随之转身也出了厨房。

    “我这些打算是为了谁,你们有谁来体谅我的辛苦,这么多盘子没一个人帮我,遇到事情反而埋怨我了,好,我什么也不管了。” WWW.KanXs.ORG

    怒吼一番发泄之后,柳翠玉扶着自己僵硬的站起来,怒气冲冲出了厨房直奔自己房间。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妈,那个村姑住我房间,我住哪啊?”齐柱负气也到厨房跟柳翠玉抱怨,说着忍不住埋怨起她来,“妈,当时你说那个村姑到咱们家肯定会听你的,现在呢,我的房间都被霸占了。”

    她有点后悔为了保险起见把齐轼迷昏这步棋,不然还可以命令那小子来洗盘子。虽然齐轼最近的反应怪怪的,但是她不相信从小心疼她这个娘的孩子会突然变化那么大。她自认为自己虽然有点偏心,但她是他娘啊。

    柳翠玉正在懊恼着跟一堆盘子战斗,听到蠢儿子不进不体谅她的辛苦,反而跑到厨房里来埋怨她的话,心里压着的火“哗”的窜出来,手中的盘子随着怒气一起被甩出去,落在地上摔了稀碎。

    “你妈没做饭,今天吃剩菜。”齐顺夹起鸡腿的手一顿,抬眼瞄儿子们一眼。

    “那我也吃鸡腿。”年龄较小的齐栓盯着他爹手中的鸡腿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不行,你妈生气了,你吃鸡腿她会更生气的。”齐顺一想到媳妇生完气发现存着的鸡腿一个没剩,他害怕到时候招架不住。

    “爸,想吃。”

    齐顺看着小儿子渴望的眼神,一时把持不住将鸡腿递给了他,看着两儿子来回争夺那根鸡腿连忙道:“分着吃,别抢。”

    父子三人正在吃晚餐的时候,苏桂菲从房间里出来路过三人径直奔向厨房。

    齐柱愤恨地盯些苏桂菲的背影,回头后道:“爸,我住哪啊?”

    “住你弟房间吧。”

    “不行,我的房间只能我自己住,再说我又没有双人床。”齐栓想起双人床刚买回来的时候,他哥那副炫耀的嘴脸,他立马反驳道。

    “为什么不行,爸都同意了,我就去那睡。”

    “不行。”

    “好了别吵了。”齐轼看着两人吵得没完,连忙阻止道,眼光瞄到苏桂菲似是端着一碗东西出了厨房,连忙出声道:“桂菲,齐轼还在那个房间里睡着呢,你把他带回房吧。”

    “好。”苏桂菲闻言一愣,淡淡留下一个字,接着端着饭碗回了屋。

    “爸,我不住厕所!”齐柱没想到他爸想要安排他住齐轼现在的房间,光是想想里面的环境他都不想住。

    “忍一天,明天就好了。”齐顺劝道。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支持

    “怎样啊,没事的,等齐轼醒了让他去管教媳妇,他当兵这么多年肯定能打得过苏桂菲。”齐顺听完后立马安慰道,他现在已经饿到肚子打结般发痛,还是先吃饭要紧,软声哄道:“生气也要吃饭啊,咱们今晚吃什么。”

    “吃什么吃,我累死了,不吃饭。”柳翠玉下午刚被儿子埋怨,现在丈夫也催她干活,难道她只是他们家的佣人吗,完全没人体谅她的辛苦,说完柳翠玉再次一言不发埋进被子里。

    百般劝导之后,发现柳翠不会去做饭,齐顺只好自己在厨房找点能吃的。

    推开门,他就看到柳翠玉半趴在被子上眼睛通红,眼神犀利地看向他。

    “怎么了嘛,这么看着我。”多年来的习惯让齐顺首先语气软了下来。

    “我要被新媳妇欺负死了,还有你儿子居然怪我。”柳翠玉悠悠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缓冲她已经不生儿子的气了,她儿子就是那个德性,跟他生气能气死她,不过苏桂菲那个村姑不能忍。

    在厨房里一番搜刮以后,他找到一些剩菜剩饭总算能填饱肚子,为了犒劳自己还翻出一根鸡腿放到碗顶。

    他端着饭从厨房里出来时,两个儿子也推推搡搡的出了房门。俩儿子一看到鸡腿立马两眼发光,紧紧盯着它不放,抬头对齐顺说道:“爹,今晚吃鸡腿啊。”

    还有人能欺负你?齐顺听后首先想到这句话,看到妻子通红的眼才略带疑惑地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村姑不仅打人,还凭着蛮力抢占了齐柱的屋子,那可是我精心准备给儿子结婚的。”柳翠玉咬牙切齿地一句一句陈述道。

    一进厨房门就发现地上到处是盘子的碎渣,齐顺反射性心疼得皱起眉头,这些盘子都是成套租来的,现在碎一个不知道要赔多少钱。

    齐柱发怔地看着自己老娘发疯一般吼叫了一通冲了出去,一时有点会不过神来,在他心目中老娘一直是无所不能的,见到她发疯的样子有点接收无能。

    所以,他到底住哪啊?

    柳翠玉坐在小板凳上,下着腰机械地做着清洗盘子的动作,感受着腰间穿来的阵阵酸痛,手也被冰水泡的发胀。

阅读七零书生从军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八零年代来捉宝》《死亡游戏[无限]》《吻你比蜜甜》《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NBA之神级球王》《质女》《LOL之最强莽夫》《成为岛主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720/7192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