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快穿后我虐渣无数

被抛弃的黄脸婆(3)

  • 作者:七月不噘嘴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1
  • 本章字数:7008

秦牧羽沉着脸对下人吩咐,另一首搂过旁边女人的腰,又命令侍从道:“找几个眼神好使的婆子,去夫人房里搜一搜,看有没有男人用过的荷包。”

“讨厌。”司安雪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身体往男人身上贴了帖,故作委屈的道:“我姐姐才不会做出这种事请来,你要相信他。”

失了宠也是活该!

说着,他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站在大厅前准备执笔写字的臃肿妇人,鼻子里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

不过是吃了几年哭,就开始变胖,还不是因为好吃懒惰?

“上笔墨,给夫人执笔。”

那双眸子清澈、明亮,如古井里的秋水一般毫无波澜,结满寒霜。

他愣住,太阳穴莫名突突跳动了两下,快到嘴边的嘲讽忽然说不出口了,轻咳了两声,改口道:“若是冤枉你,我便替你查出幕后债脏你的那人,替你做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若是冤枉我呢?”

“怎么会是冤枉?”

秦牧羽嘲嗤笑一声,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还要继续嘲讽两句,却无意间撞进她漆黑幽深的眸里。

他怎么不记得有教过她写这样的字,还有那一行诗,寓意深刻,也是她自己想出来的吗?

想到这,秦牧羽忽然有些郁闷,要知道这宣纸上的字迹看起来龙飞凤舞,实际上是毛笔字中最难的杂体,糅合了楷体和草体,尤其是那力透纸背的感觉,即便是现在的他都难以达成……

他忍不住问道:“你的字变化怎么这么大?”

司妤苦笑一声,道:“丞相已三年没看过我的字,上百天的人都会有变化,何况是字呢?”

闻言,秦牧羽一愣,心道,已经这么久了吗?

这时,去搜查的婆子回来了,刚跪在地上,旁边脸色越来越差的司安雪忍不住开口问道:“查到了吗?证据拿出来。”

“回主子,奴才查过了,大夫人房间了……什么都没有。”

婆子一脸为难,躲闪的移开目光,怯懦的道。

“什么都没有?”司安雪抬高了声音,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轻咳了一声,语气温温柔柔,还带着点欣喜的道:“真的什么都没有吗?太好了我姐姐是清白的!”

听见没有两个字,秦牧羽的思绪被移回了现实,他有点失望,只听那婆子又继续道:

“确实什么都没有,奴才将书房卧室翻了个遍,连暗层也找了。”

“别说荷包,就是个针线都看不见。”

“怎么会没有针线?”

秦牧羽怀疑其中有诈,可他又隐隐约约响起司妤似乎得过劳痛,一碰针线就会发作,很久没做过绣活了……

婆子都这样说了,看来是真的没有,

司安雪盯着司妤上下打量,露出匪夷所思的样子,旁边的男人发出一声叹气,摆了摆手道:“都下去吧。”

脸上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司妤看在眼底,却没有要走的迹象,认真的问:“你冤枉我了。”

秦牧羽不想再提此事,他心里忽然莫名觉得窝火,还有一丝丝丢脸,只摆了摆手。

“你答应我的呢?”司妤又重复了一边的,漆黑的眸光中流露出倔强的神色。

“知道了,我会查出诬陷你的人!”

秦牧羽语气带着一丝不耐,现在他多看一眼这个丑陋的正妻就觉得头疼。

“骗人的是狗。”

司妤做了个鬼脸,转身离开,这一个鬼脸差点没把秦牧羽气死,他是堂堂丞相,还没见过谁敢这样挑衅!

回到初云阁,绿萍正着急的在园子里来回踱步,看见夫人回来,她兴冲冲的追了上去,一脸后怕的道:“夫人,你没事吧?刚刚有侍卫带了好几个婆子进来就是翻屋子……”

“幸好那些东西提前烧掉了……”

她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又上下检查将司妤检查了一遍,还好自家主子没受伤。

司妤看着她傻模傻样的,轻轻笑笑,道:“让你买的药材买了没?晚上我要亲手下厨。”

“都买了,夫人您亲手下厨?”

绿萍有些吃惊,连忙阻拦道:“那怎么行,您是夫人,这些粗活只要吩咐我们这些下人做就好了。”

“你们做的不是我想吃的味道,还是自己来吧。”

说罢,司妤看了眼天色,撸起袖子扎进了厨房,开始清洗小米,放进锅里,添了南瓜、红枣,党参等食材,吩咐绿萍帮忙烧火,她又去菜篮里找了几样菜,有丝瓜,平菇,还找了块新鲜的猪瘦肉。

她将丝瓜放在案板上,慢慢切成细丝,放一小勺猪油进锅里,等油热了,蒜末爆锅轻炒,随后添水清煮,很快厨房里冒出了油烟,伴随着丝瓜清淡的香气 充斥在空气中。

一旁添柴生火的绿萍,忍不住用力吸吸鼻子,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按照司妤的吩咐,她帮忙用清水将平菇,瘦肉清洗干净放在案板上。

有了上个世界做菜的经验,这些对司妤来说根本不是难事,何况后期又参加了几档美食综艺,她还因此看了不少菜谱,各类菜系简直是手到擒来。

系统:“宿主,不是让你报仇吗?你又在作哪门子妖?”

司妤:“???”

系统快气死了道:“你现在是丞相夫人,你可以使唤奴才!!!干嘛不去报仇要浪费时间做饭?”

司妤将瘦肉切成丝爆锅,又将平菇掰碎了放锅里炒,扬起白眼道:“你说什么?报仇?现在这副尊容怎么报?”

系统语塞:“呃……那也不应该去做饭吧……”

司妤不理他,翻炒的同时,先放了咸盐,酱油,最后快出锅时又抓了一撮孜然扔进锅里,顿时就有诱人的香味散发出,蘑菇的鲜味,还有肉荤的味道混在一起,闻了就让人忍不住肚子咕咕乱叫。

系统憋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追问道:“做饭和报仇有什么关系?”

司妤让婢女把盛出来的菜盘端进屋里,又查看南瓜粥,最后放了几粒冰糖,淡淡的道:“接收记忆时,我发现裴珩喜欢吃美食。”

“这样啊。”

系统了然的点点头,不过很快它就察觉出一丝丝的不对劲,想明白了后,它震惊的道:“卧,卧槽卧槽卧槽,你该不会是要去勾引裴珩吧?”

“我屮艸芔茻,这不是真的的!!!!!”

“勾引裴珩,不可以吗?”

司妤很是淡定,此时她已经坐在饭桌前,气定神闲的吃下一口南瓜粥,慢吞吞的用帕子擦了擦唇角,随后扬起尖细的眉。

系统太阳穴跳了跳,好声好气劝道:“这不符合规矩吧?你都丞相夫人了哎……”

“我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了,可没说一定要符合规矩吧。”

司妤又拿起筷子,夹了两口小菜细细品味,总觉的今天这蘑菇炒太烂,丝瓜太淡,米粥又不够粘稠,还需要多试几次练习才行。

见旁边的绿萍,已经咽了好几次口水,她招了招手示意道:“这些我吃不完,你拿双碗筷坐过来一起吃吧,省的浪费了。 ”

绿萍愣了一下,紧张道:“这怎么行呢?您是夫人,奴婢是下人,不能坏了规矩!”

又是规矩……

司妤皱了皱眉,望见绿萝谨小慎微,低眉顺眼的模样,只好又叹了口气:“那你撤掉去吧,我吃不下了。”

“是,夫人。”

绿萍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端走了剩菜剩饭,最后眼神充满不舍的,将菜全都倒掉。

看她的模样,司妤决定明天做饭时单独留出一份给绿萍,这样想着,她坐在了梳妆镜前,对着自己枯败的容颜发呆道:

“都说操劳的女人老的快,这话还真不假!”

系统冷不防的冒出来:“所以你要去吓死裴珩吗?”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欢迎大家收藏、提建议、作者算是新人小白啦~

小剧场:

裴珩:“阿嚏,听说有人要勾引我,在哪里在哪里?”

“不会吧 ?”

司安雪原本志得意满的表情出现了裂痕,她不确定的往迈了几步,拉着秦牧羽一同来看,只见宣纸上的自己遒劲有力,入木三分,一笔一划中都透着洒脱的气息。

若不是亲眼看见,还以为这是个性格粗犷的男人写出来的,再反观那封信上的字迹,柔弱无力,好像一吹就到,别说出自同一人之笔,更是像都不像。

司妤站在大厅中,小厮很快就搬来了桌子,准备好笔纸,她耐心研了一会墨,执起狼毫毛笔,思索了片刻,洋洋洒洒在纸上写了一首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结尾处,署上了自己的闺名——婉婷。

“这是你写的字?”

秦牧羽盯着那一行字,心里的震惊难以言表,不过他身为丞相,这些年早就习惯了喜怒不言语表,他不动声色看完了字,又不着痕迹的上下打量了一遍司妤。

“这才是我写的字,那封情信根本就是有人恶意伪造。”

司妤放下狼毫,指着桌子上的宣纸,又抖了抖手里那封信,义正言辞的道。

看她娇软的样子,秦牧羽目光柔和几分,宠溺的捏了捏她水嫩的脸蛋,低声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长得漂亮,又心思单纯。”

“好。”

司妤语气笃定的答应,随后朝下人伸出手,掌心向上,似乎在等什么东西。

司妤忽然仰起头,一字一句的反问道。

阅读快穿后我虐渣无数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