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他开始学大陆上更多的那些普通人一样,去买一些炼制好的药鼎,还有各种样式包君满意,但发现每次都炸自己一脸的情况下,他还是不得不放弃了。

    于是他开始走旁门左道,比如说练剑、耍暗器等,这是被人所看不起、甚至见了都要吐一口的修炼方式,前者是他想以武入道,后者这是他用来跟顾家那些庞大寻仇团队斗智斗勇的。起初十几年是顾行止最难受的,前面都说了沧澜大陆有个别称叫做药修大陆,这也就说明其他修行方式是绝对比不上炼药的。

    这破玩意儿是哪里来的?

    这些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用任何药鼎都会炸锅。

    “要是我的专属药鼎没有消失该多好啊!”顾行止感叹了一声,然后身体像以往千万次那样熟练的召唤了一下,然后,顾行止看着自己手里的破碗发呆......

    顾行止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吗?那绝对不是啊。

    顾行止是在四岁时召唤出自己药鼎的,专属药鼎都是成长型,主人越厉害,药鼎品质越好,而顾行止的药鼎,它长的就跟旁人的不一样,看着就很人间精品。

    顾行止和他娘可算是一步登天,顾行止是个小心眼的,把之前欺负他的人都给狠狠欺负回来了,还把人当大马骑,他爹还乐呵呵的护着他。所以说做人不能太顾行止,一周后,他的药鼎开始不听使唤,又过了一段时间就彻底哑炮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在沧澜大陆,凡是修为高深者、飞升者几乎都是能召唤出自己专属药鼎的人,一般而言,在十二岁之前大家都比较注重理论知识,等到十二岁左右,凡是有天赋之人都能从自己的身体里召唤出独属于自己的药鼎。

    越早召唤出的人,修行人越出众,无一例外。

    唯一出了一个奇葩,就是顾行止。

    说实话张楚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用,他知道顾行止一直都没放弃学习炼药的手法等,现在顾家的圣典也在顾行止手里。

    看这破碗里的人没有回话,顾行止轻笑了一声,“你好像一直都没有叫我主人吧?药鼎成长到高阶的时候会蕴生器灵,但修士和器灵是绝对的从属关系,对修士是绝对的服从,而你......,我甚至都不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WWW.KanXs.ORG

    有自己这个穿越时空的存在,顾行止并不觉得自己会是唯一的例外。

    “我的药鼎,从那之后就一直召唤不出来,是因为你吧。”因为回忆起那段难堪难过的时间,顾行止的声音染上了丝丝冷意。

    张楚身体发冷,明明知道顾行止看不到自己的实体,但总觉得自己的存在完全被锁定了。

    “对、对不起。”张楚不由自主的道。

    这就没了?顾行止的手收紧。

    感受到破碗有些承受不住压力了,张楚有些惊恐的道:“你、你要干什么?你该不会要把药鼎毁了吧”他现在可是完全是药鼎绑定了。

    “你现在的腿可还要靠药鼎来治呢,这个世界不同于沧澜大陆,没有人会炼器,没有药鼎能承受那些药力。”

    “你觉得呢”顾行止轻描淡写的道。

    张楚却觉得这个疯子绝对做的出,顾行止是个对敌人狠,对自己更下的了手的人,所以前世张楚后来完全不敢现身,他觉得顾行止在那个压抑的环境里都心理扭曲了。

    可他实在是受不了一个人没人说话了,到了这个世界的顾行止似乎脾气也变好了不少。

    这一次的会面他想了很多,最好的就是瞒住一切,可是事到临头,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想好的那些话也全部都忘记了。

    “我、我说。”张楚把自己的底细全交代清楚了,说着说着他还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用处,“这个朝代是我们历史上存在的,我知道谁会当皇帝,有哪些名人,还有一些现代的思维,这些说不定都可以对你有用的。”

    “而且,那个顾二郎所说的小姑,我怀疑那个人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个人明显就是穿越过来,而且过来的应该不久。一过来就和极品......呃......”意识道顾行止目前的身份,张楚改口道:“一过来就分家,简直就是穿越者的标志性操作。”

    顾行止把药鼎收回随手撞到自己的包袱中继续赶路,他没想着真的毁了药鼎,至少也得等他把腿治好再说。

    赶了一个月的路,顾行止终于到了交阳城。

    在城里找了个地方把马给卖了,顾行止又花了五个铜板请了个马车把他送回柳树村。

    到了村口的地方,顾行止就拿着他的拐杖下了车,拄着拐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走。

    村里来人了,正在田里干活的春花嫂看了一眼,有些不确定的问着自己的当家的,“当家的,你看那边那个是不是顾大河家的老二?”

    张长住头也不抬,“你顾家二小子不是去打仗了吗,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啊,那么容易就能随便回来。”

    “哎,我说你就看一眼咋的。”朱春花不满的用手肘了一下张长住,“他家那孩子长的又高又壮,在这村里多好认啊,看那样子好像是腿受伤了。不行,我得去告诉赵秀兰一声。”

    朱春花把手里的杂草一扔,就跑远了,张长住拦都没拦住了,他往前瞅了一眼:“好像还真是顾家的二小子,这下子顾家可要热闹了。”

    顾家最近很热闹,顾家的二儿媳最近很是不安分,说是实在受不住家里白养一个闲人,前几天顾家又爆发了一场争吵,当然最后是被老太太给强力镇压。

    也不知道一个丫头片子,怎么这顾老太太当个金元宝似的。

    顾青青就是顾老太太的老来女,不止老太太把她当眼珠子疼爱,就是几个已经成了亲的哥哥也是对她宠爱不已。穿越到这个家里,除了几个嫂子对她看不顺眼之外,她几乎没有任何烦恼。

    不对,有一个。

    她的二嫂很是针对她,经常指桑骂槐的骂她,就连二嫂的女儿也常用一种恨恨的眼神看着她。虽然顾青青也觉得老太太实在有些太偏疼自己了,但对二嫂这种极品搅家精她也是觉得心烦不已。

    她原本手里有些法子能让家里过的更好的,可她实在不愿意让赵秀兰这种人占便宜。但当她看到门外出现的人的时候,顾青青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门外的人身形高大,脸部轮廓深邃,神情阴郁中带着一丝说不清的忧郁,是她前世走大街上小姑娘看了都会暗自脸红的对象,但这个人是她二嫂的儿子,一年前朝廷征兵被到了西南那边打仗。

    现在这个人的腿瘸了。

    忘了说,当初征兵并不是强制性的,是她这个身体的原主悄悄填了顾二郎的名字。

    所以之后小顾行止试着召唤药鼎时,张楚都死命的压着不让药鼎出去,然后使尽各种方法加强和药鼎之间的联系,每当他和药鼎之间的联系越加强,他就眼睁睁看着药鼎变丑一次,直到变成现在的破碗。

    这个成长型药鼎似乎是因为他退化了。

    “其实我是你的药鼎的器灵,可能就是因为药鼎生成了器灵,所以才退化了这么一点点?”张楚小心翼翼的道。

    破碗在顾行止的手心里晃了晃,顾行止皱眉,“你是?”

    但没想到破碗真的回应了,“我是你的药鼎啊。”张楚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话音刚落,又有些后悔。

    顾行止的脑海里一瞬间闪过千万种思绪,但他仍旧笃定的道:“我的药鼎不长这样。”他可还记得小时候看到的那个精致的小鼎,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乞讨都嫌寒碜的碗。

    顾行止垂眸,眼神平静:“所以呢?你有什么用?”

    张楚:......

    “呃......”张楚被他这肯定的态度噎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作为顾行止药鼎消失的当事人之一,当然是知道顾行止的药鼎不是长这样的。

    他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不知为何醒来后就在小顾行止的药鼎里,小顾行止四岁那年召唤出药鼎后还试着炼过两次药,那时张楚感觉自己浑身都在被火烤着,痛苦不已,但当他清醒后却发现自己和药鼎产生了一点联系。

    往往顾行止终于精进了一点,敌方队伍炼药中突然灵光一闪,修为就跟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噌噌噌的往上涨,他还是得挨打。好在药修后期的进步就会愈加困难了,给了顾行止一些缓和的时间。

    他多灾多难的受难史就由此重新拉开了序幕。

    拜他之前小心眼的报复所赐,天堂有多美好,地狱就有多残酷,这回还来了个普拉斯版本。

    有专属药鼎的人修行天然比普通人要强。

阅读漂亮表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似是风雪故人归》《别想老子当炮灰[快穿]》《你继续装[重生]》《我罩着你呀》《东宫侍妾(重生)》《我的世界多了一个你》《我的元首不可能是个女孩》《你呀你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55/355729/7192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