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反派小师妹

见面

  • 作者:陈橘二两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1
  • 本章字数:5180

来的魔族若是原来瑶台里的护法,近身时很有可能认出她来。一旦被认出,她的处境将十分艰难,魔族几位魔君必然派人追杀,正道铁定也容不下她,她修为提升再快,一时也回不到巅峰,面对那么多“讨命的”,又能扛多久?

如今之计,唯有让他们有去无回,一个不留。仪笙偏头看向裴松,眼里晦暗不明。

火速摆完阵法,裴松拉着仪笙躲进结界里。“这是个迷行阵,生门就是那棵歪脖子长星树。他们从那个方向来势必会经过此处,只要入了我的阵,没两三个时辰是出不来的。”

“他们越来越近,这般飞行实在太过耗损灵力,被追上我们也没有一战之力。”仪笙躲开泛着黑气的箭矢,看着脚下繁盛的长星花林,提议道:“不如我们躲进林子里,你摆个阵法将他们困在原地,说不定还能有几分胜算。”

“我怎么没想到?”裴松调整星盘,两人落入灿如繁星的白色花海。

“所以现在又派人抢回去?”裴松恍然大悟,“东西完好无损,灵石却翻了几倍,好计策!”

“魔族与正道不是有协定?无事不得出水云间外作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这么多?”裴松发了信号弹求救,若是周围有游历的摘星楼弟子看见,定会前来援救。

“天魔令!”仪笙伸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几百个魔修,修为高低不一,元婴修士遇见也抗不了太久。仪笙当即转头,御剑飞回小海岛找裴松。

“闪开。”仪笙剑势一转,避开傻站着的裴松跌落在地上,拽住他手腕,“有魔修,约有百来个,快走。”

海岛不大,根本无处躲藏。裴松乘着仙器星盘,两人疾速奔逃。

她不能死,杀害师父的凶手还没找到!

仪笙手持天魔令,滴血认主后开放识海,澎湃而精纯的灵力如狂风骤雨般涌进来。她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

静思阁派出去追踪天魔令的人分了两路。一拨是明面上的青衣修士,一批是暗地里的黑衣魔族。修士跟丢了,却让守株待兔的魔族捡了漏。

瑶台叛乱后,林护法跟随着殷怜,处处被挑刺,越来越不得重用。他亲眼见过殷怜处置任务失败的下属,内心又惧又怕。这次静思阁掌柜让他带人抢回天魔令,若是任务失败,他不敢想自己会面对什么结果。

进入长星树林,层层叠叠如繁星的花海中,四处不见人影。林护法十分心急,怕跟丢。他修为高,立刻开了神识,终于感知到了仪笙。

他心中狂喜,两步奔过去,却不知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迷行阵中。

仪笙站在树下,肩头落了朵雪白的长星花,她背对着林护法,身腰纤细,看起来似乎不堪一击。

“你若交出天魔令,我留你个全尸!”林护法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站定,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高声道。

“若我说不呢?”仪笙轻笑,抽出寒霜剑挽了个剑花,转过身来。

林护法看着她手里的寒霜剑一怔,再看到她和魔族圣主相似的脸,哪里还不明白,气势顿时就软了三分,“圣、圣主?”

“护法?”追来的魔族全部进入迷行阵,他们中有五个元婴期,十余个金丹期,看着仪笙姿态戒备。他们认不出来,自然就不怕,于是低声问:“直接杀了她吗?”

一语点醒梦中人,林护法腰背瞬间挺直。他抹了把脸,看着仪笙,大着嗓门仿佛在说服自己,“她没了修为,大家不要怕,杀了他少主重重有赏!”

“杀了他!”

“杀了他!”

仪笙抬步走进唯一的生门,和林护法面对面站着。她的眼睛因灵力暴增而泛着红光,手中寒霜一振,澎湃的灵力威压四方,林护法瞬间变了脸色。

“天堂有路你不走!”仪笙面如冷霜,手起剑落必见血。

裴松迷迷糊糊间听到了惨叫声,他眼皮太过厚重,总也睁不开。后来好不容易睁开条缝,便见有白光闪过,紧接着耳边响起一道声音,轻轻柔柔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对他道:“魔族人是你斩杀了,合虚道友是你救下的,天魔令被他们抢走了!”

“我杀的!”

“我救的!”

“抢走了!”

裴松无意识地重复着,只觉得头疼欲裂,脑袋快要炸开了般全是那个嗡嗡响的声音。

一只寻踪鸟跌跌撞撞闯进长星花林,落在仪笙头顶的树上啾啾叫了两声。

紧接着一道亮眼的剑光滑过,陆怀泽倏地出现在仪笙面前。他风尘仆仆,一贯清雅的面容也有些颓废。

而仪笙满身血污,半抱着裴松,一时呆住。看着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完成!

仪笙:怎么办?我该怎么解释?

陆怀泽:呵!

走之前,师父一直叫着仪笙的名字,因为放心不下她而久久不愿合眼,直至魂飞魄散。

仪笙那时修为尚浅,她师父一走,魔域其他几位魔尊必然叛乱。那夜魔宫外厮杀声震天,仪笙站在宫门前望着堆积的尸山血海,看着为了保护她前赴后继的魔侍,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弱小,什么叫无能为力。

她双目赤红,用了曾经最鄙夷的修炼之法,一力斩杀叛乱的三尊,几乎血洗了大半个魔域,一杀成名。从此众魔俯首称臣,存活下来的魔尊们异口同声尊她为圣主,任她差遣调令。

“嗯……到时候你就安全了!”

“不是我,是我……额……”裴松惊愕地转头,们字尚未出口,眼前一黑便瘫倒在地。

仪笙将他挪到安全的地方藏起来,解了寒霜剑剑鞘上丑陋的黑布。盘腿坐在长星树下,取出了天魔令。

当时那么难,仪笙也没舍得动用天魔令,而是用了那个阴邪的法子。如今……她指尖轻轻磨砂着十三路天魔纹,闭了闭眼长叹一口气。

留不住终是留不住!

背后那人之所以拿天魔令为诱饵,肯定知道那东西对仪笙的重要性,也就是熟悉她的人,或者说之前是熟悉她师父的人。因为这天魔令里封印着她师父的毕生修为,不是魔功,而是提炼过的精纯灵力。

当年,仪笙的师父遭人暗算,身死魂消之际,抽出了自己所有灵力注入天魔令里,托人带回来给仪笙,当做她十七岁的生辰礼物。

裴松撑着结界阻挡了大部分攻击,符咒如流水一般洒了出去。然而魔族堪堪折了小半人,他的符咒袋子却已经空了。

“哦,对……肯定是为了这个!”裴松将沾了灰的包裹还给她,“这个东西是魔族圣主的,它怎么会流入了静思阁呢?”

“兴许是这圣主死了吧!手下的人却缺钱就卖了它。”仪笙随口应道,脸上几分嘲讽笑意。

捣鼓星盘准备搜魂的裴松一抬头就瞧见仪笙御剑冲他飞来,他眨了眨眼,喃喃道:“我的搜魂术竟然精进至此?心念刚动,魂魄自来?”

阅读反派小师妹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