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从前满

3、Chapter 3

  • 作者:明月珰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09
  • 本章字数:7772

这地中海是个老总,要在江城四环外的东沙湖开一间民宿,投资不算小,想找人设计园子,沈来也是托了好几层关系才把他约出来的。如果能拿到这个项目,或许就能有个亮眼的代表作打开局面,以后也就不用那么辛苦地出来拉客户了。

沈来回国一年开了间工作室,目前还没有特别亮眼的代表作,倒不是她才华不够,而是拉关系找项目实在非她所长,前几年脾气被周既养得有点儿大了,后来也吃了不少苦头,才修成了今日的道行。

沈来把车钥匙递给小助理,“开我的车吧,你喝了酒别开车,找个代驾,有什么事儿用车也方便。”

只不过流年不利,小助理中途接了个电话,她母亲下楼时摔了一跤,把骨盆给摔裂了,这会儿救护车正往医院送,小助理接完电话进来就眼泪汪汪的。

沈来看了看表,这个时候正是饭点儿,最不好打车,而且全城塞车,连滴滴上都显示前面等待人数还有四十多位,没有半个小时估计是来不了。

沈来虚情假意地敷衍着,这个社会对她来说已经没那么非黑既白了,只要那地中海没什么过分的举动,她也不会强硬地得罪这么个潜在客户。她是做景观设计的,江城的设计圈子就那么大,口碑十分重要。

很难想象以前她会是在凌晨零点,周既不第一个跟她说生日快乐她就要半夜闹离家出走的那种人。周既对人有心的时候,总是很有法子,每年的生日节目都是不重样儿的,不过长寿面无一例外都是他亲手煮的。

记得第一年生日是在斐济,她不肯将意面当做长寿面,周既三更半夜,愣是敲开了三位中国客人的房门,愣是给她要到了一包方便面泡了当长寿面。当时沈来足足笑了一个晚上。

沈来现在则是到了要钱不要人的年纪了。

沈来为了避免喝酒,特地自己开了车过去,等红绿灯时,看到街对面的巨型led屏上正播着男士一生只能定制一枚的那个钻戒品牌的广告,她讽刺地撇了撇嘴,这个品牌只能买一颗,可还有无数的其它钻戒品牌呢,更何况很多时候男人压根儿就用不着买钻戒。

下一个红绿灯时,一个外卖小哥正骑着车子从沈来面前驶过,她才想起来还没给自己点碗长寿面呢,这生日过得真是越来越随意了,随意到仿佛她妈生不生她,她都不在乎了。

不过沈来建工作室只是为了自己对设计的热情,并非真为了养家糊口,这真得感谢她妈,让她衣食无忧,她妈妈如捧明珠地把她养大可不是养来受这种羞辱的。

沈来的手挪到了腰上,吸了口气,准备给地中海来个过肩摔,地中海中年油腻更兼口臭熏人,让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沈来。”

本来沈来没觉得狼狈的,她已经要反击了,可是被来人这么一叫,她的脸顿时烧了起来,只恨早点儿没给地中海一个过肩摔。

周既在旁边已经看了好一会了,从沈来和地中海走到大厅时就看到了。他是出差刚回来,才洗了澡接了蔚每牡缁昂退黄鸸吹模幌氲揭唤沟甏筇图帕四且荒弧

蔚每比灰踩铣隽松蚶矗部吹贸瞿歉龅刂泻t谡忌蚶吹谋阋耍戳丝磁员咭欢欢闹芗龋澳悴簧先グ。俊痹趺此狄彩且灰狗蚱薨僖苟鳌b赖驴敲幌氲缴蚶聪衷诰尤换斓秸庵直挥湍逯心昴腥丝偷牡夭搅恕

周既斜倪了蔚每谎郏澳阆胗12劬让雷约喝グ。团氯思沂前胪瓢刖汀!

蔚每帕苏抛欤胨瞪蚶床幌袷悄侵秩耍幌胱派蚶锤芗却鞯哪嵌ビ醒丈拿弊樱陀植缓每诹恕u饬娇谧拥氖露刹缓貌艉汀

蔚每醪酵镒撸芗热床宦醪剑种缓酶帕粝吕纯慈饶帧

说起来,蔚每灿兴摹10迥昝患蚶戳耍虼铀椭芗壤牖楹螅稻腿チ斯猓幌氲较衷谟只乩戳恕k渌蹬四鄣暮茫瓷蚶从志醯门四昙痛蟮愣埠懿淮恚嗔斯伤挡磺宓啦幻鞯脑衔叮坪醺慈恕

沈来今天穿的是职业套,腰细得估计就a4纸宽,白色桑蚕丝衬衣,七分小西裤,露出纤细雪白的半截小腿,脚上是黑色绑带凉鞋,脚趾涂着酒红色的甲油,衬得脚越发的白,总的来说是很正常略带保守的打扮,但就是莫名勾人,真想看看那鞋带子绑在她身上的感觉。

蔚每毓愣抖矗郧翱瓷蚶矗淙幻赖昧裂鄱崮浚幌裣衷诙嗔四敲垂梢奈兜溃们矣眯0感来形容吧,啧啧,也难怪那地中海脸都不要地大庭广众之下非要纠缠。

蔚每嗫戳肆窖郏志醯蒙蚶瓷砩系哪枪删6坪跤眯愿欣葱稳菀膊磺〉保荒敲吹退祝Ω媒小罢腥恕保腥肆恕

“真不上去啊?”蔚每疃吹氖侄悸en蚶吹难恕

周既斜了蔚每谎郏p酵缣葑撸喙馍u缴蚶吹氖置窖适保蝗痪妥砗傲司洹吧蚶础薄

沈来转身看向周既,地中海的手虽然松了松,但还是死不要脸地搂在沈来的腰上。

周既举起手中的手机,对着沈来和油腻地中海“咔嚓”拍了一张。

沈来的脸由红转白。而地中海也松开了搂住沈来腰的手,气势汹汹地朝周既走过去。

周既慢条斯理地收回手机放入裤袋,唇边扯出一丝笑容朝沈来走去,“好久不见,新男友啊?几年不见没想到口味变这么重。”

沈来和周既散的时候不仅撕破了脸,而且还撕得鲜血淋漓,再见面自然不用期望对方能有好话。

“把照片删了。”沈来也不跟周既废话。

周既又笑了笑,“急什么,等我转发了朋友圈,看看有没有认识你身边这位地中海大叔的,发给他老婆看看也好啊。”

李东来是不怕他老婆的,但是却怕他老婆和他离婚,尤其是在有“证据”的情况下。而眼前这个男人看面相有些眼熟,说不定彼此还真有都认识的朋友,于是李东海有些气急败坏地道:“你谁啊?把照片删了,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周既又笑了笑,“信啊。”然后又掏出手机来,“那我先打个110,再打个120预备着?”

话到这个份儿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面前这个男人显然就是来找茬的,李东来今日为了猎艳,身边一个跟班都没有,见周既后面还跟着蔚每礁鋈硕急人吡艘桓鐾罚词拱阉净欣矗隙t彩谴虿还模嵋埠岵黄鹄础v荒茏匀系姑梗僮咔岸窈莺莸囟灾芗扰紫乱痪渚涮u剩澳愀献拥茸拧!

回头李东来又对着沈来放狠话道:“让他把照片删了,不然老子有你好看的。”说完这些狠话地中海才甩着啤酒肚愤愤地上了外头等他的车。

李东来刚一出门,天上就响了个炸雷,看来一场雷雨是跑不掉的了。

沈来看了眼周既没再说话,夫妻一场,她知道周既有些拗脾气,有时候你越是不让他干的事儿,他就越要干。比如眼下,如果她真让周既删照片,指不定这人就真能发朋友圈。

反正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沈来活到三十岁也管不了太多流言蜚语了,她索性转过身拿出手机来开始真的在app上叫车,刚才说司机到的话都是忽悠地中海的。

只是外面已经开始落雨滴了,今日天气预报早就推送了橙色暴雨预警,即使是过了饭点儿,app上依旧不好叫车。

“去哪儿,我送你吧?”周既走到了沈来的身边。

沈来头也没抬地道:“不用,我叫车。”

“去年那个空姐的新闻你没看啊?现在晚上还敢用打车软件?”周既道。

沈来微恼地抬起头,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个新闻一出,晚上叫车的单身女性的确减少了不少,尤其是自认漂亮的单身女性。

周既故意在沈来面前晃了晃手机,“走吧。”

蔚每醋徘懊嫱芬膊换刂怀恿嘶邮值闹芗龋盍司洌拔臆常一挂晕阏婺苋套〔簧先ツ亍!币郧爸芗扔卸嗷ぷ潘掀牛赖每侵赖模裁簧傧翠讨芗人邓梢员旧鲅莅缘雷懿昧恕

沈来看着李东来那双明显被情0欲浑浊的眼睛道:“今天大家都喝多了,还是改日我去李总的办公室谈吧。”

李东来借着酒劲儿走过来搭上沈来的肩道:“改天我可就未必有空了。”

沈来往旁边让了让,第一次没甩开李东来的手,第二次用力地甩了甩才脱离魔爪,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我叫的车来了,李总。”

小助理千恩万谢地走了,留下沈来一个人对付地中海。沈来自然无心恋战,因为地中海的咸猪手已经从她肩头落到了大腿上,项目再好也犯不着她用身体来换,所以推说时候不早了,起身叫了服务员买单。

李东来其实也看出沈来的不情愿了,心里骂了句biao子不识抬举,不过骂归骂,但沈来脸蛋绝佳,气质出众,身材火辣,这样的极品美人,跟杂志上精修的模特差不多,就是电视上也不多见,让他就这么放过怎么也有些不甘愿。

所以走到饭店门厅时,李东来道:“沈小姐,你的车被助理开走了,不如我送你吧。”

李东来酒意上了头,他今天之所以一个人来,其实就是心里有想法,身上燥得厉害,脸皮就有些不管不顾了,反正他喝醉了,所以借着酒劲李东海又欺了过去,这次直接搂上了沈来的腰,“我投资的民宿可不止一家,翠海的海上云天听说过吧,最近我正打算翻修,沈小姐对那园子的设计有兴趣吗?”

翠海是江南省的一处4a级景点,海上云天是湖边上的一处网红客栈,沈来调查客户背景时自然知道李东来也是海上云天的老板,如果真能接手海上云天翻新的园林设计,的确是个很大的诱惑。

沈来笑了笑,“我住城南,李总你住城北,实在不顺路,就不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这个人只怕美女不来麻烦我。”李东来露骨地暗示道,“我和沈小姐一见如故,还想进一步了解了解,关于园子的事情,刚才光顾着喝酒了,等上了车还想请沈小姐再详细说说你的设想。”

席间一直是沈来的小助理在帮她挡酒,她借口开车,只肯饮果汁。那地中海颇有些不悦,但沈来情知如果不想出事儿,这酒能不沾就最好不沾。

现在想起来也忍不住会发笑,身后传来鸣笛声,原来是绿灯了,沈来回了回神甩甩头,松开刹车,踩了油门。

客户是个中年油腻男人,顶着一头地中海,却因为手上有点儿钱,错觉自己自带春0药的魅力,席间颇为明显地暗示沈来用身体换合同。

今天是沈来三十岁的生日,微信里,企鹅里有不少人送出系统提示的贺卡,然而都是毫无意义的空话,张秀苒女士倒是打了一通电话让她回去吃饭,不过沈来早忘了今天是她生日了,前天就已经约好了客户,没必要为个生日就推。

阅读从前满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