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那一篷水花

    小姑娘停下脚步,歪着脑袋看过来,大眼睛眨呀眨的像只小猫咪,她道:“小杂种,叫我吗?”她用小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林漫漫道:“你是哪家小孩,好没教养。”

    林漫漫道:“我就不放,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小杂种。”说完又狠狠地在小喜儿手臂上拧了起来。

    林漫漫更气:“你,你……你还有理了?”说完就上前一把揪住小喜儿的衣袖,在她手臂上拧了一下,“小杂种,我今天非要教训你不可。” WWW.KanXs.ORG

    小喜儿使劲往回扯,可她一个九岁孩童怎么可能摆脱掉。她急了,骂道:“老杂种,快放开我,你放开我。”

    林漫漫气急,娇喝道:“小杂种,站住。”

    正当此时,林漫漫即感臀部一紧

    ,心尖仿似触电,心跳加快,抱紧手臂,微乳紧压兄长。

    林家有女漫漫,芳龄十六,性娇貌美多才艺,喜诗会戏剧,追求者众,入幕者少。少女心事,不可捉摸,其唯爱堂兄林峰,英姿不凡,文采斐然。

    林峰负手而行,身姿挺拔,衣袂飘飘。林漫漫手挽堂兄胳膊,曲线玲珑,小鸟依人。

    如此美景,才子佳人,羡煞旁人。林漫漫春心荡漾,不能自已,哪还有心思去欣赏戏曲,直想与堂兄二人独处。

    刘海没有心思理会这个恶女人,他正在给小喜儿解开上衣,准备看一下手臂上的伤势。

    林漫漫骂道:“你是哑巴啊,问你话呢,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当刘海终于解开了小喜儿身上厚厚的棉袄,看到她白嫩嫩的手臂上全是青紫一片,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之后,突然就感到一阵揪心的疼,这是他是看着长大的小侄女儿啊,平时虽然喜欢欺负这个小家伙,但刘海却最是喜欢她了。

    紧跟着就是愤怒,咬牙切齿的愤怒,自家的小孩就算犯了错,也不应该由别人来管束,而且还这样狠心肠的毒妇,对,就是毒妇。

    “毒妇,你真是个恶毒的女人。”刘海蹲在地上瞪着林漫漫说道,眼睛里凶光大盛

    林漫漫被瞪得心里发慌,又往堂兄身后缩了缩,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好不讲道理,我还没有追究你们的责任呢。”

    刘海慢慢的帮小喜儿穿好了衣服,又在她身上摸出一张手帕,仔细的将小喜儿的脸颊擦干净,一边哄着小侄女,“好了,没事了,我的好侄女,我的小心肝,二叔一会儿就帮你出气。”

    小喜儿不停的抽噎,都快喘不过气了,却还是停不下来,“大……嘤……坏……嘤嘤……蛋,好嘤嘤嘤疼,我好痛。”

    这时刘顺与顾雁青也挤了过来,顾雁青看得眼泪也跟着下来了,忙要去把小喜儿抱过来好好安慰一番,可小喜儿死死的搂着二叔的脖子不松手。

    刘顺气得浑身发抖,他也不与那恶女子说话,目光直视那气度不凡的男子,道:“阁下,还未请教大名,敢问小女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对她下如此狠手。”

    林峰风度翩翩,神色郑重回了一个稽首礼,道:“在下江州林家嫡子林峰,这厢有礼了。事情原由是这样的,你女儿无礼在先,行那龌龊之事,舍妹不勘受辱才对嫒小惩大戒。你若明事理,当知道子不教父之过的道理,还请先向舍妹道歉为要。”

    刘顺被这番话说得一楞,然后直气得七窃生烟,怒指青年:“你,你好不讲理,一个小女孩怎么行龌龊之事,令妹又哪里算是受辱,反而是她,对一个小孩下如此重手,简直是丧心病狂。今日你二人非得给我一个交待才行。”

    林峰不以为然,摇头道:“非也,非也。殊不知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弟子规》有训,冠必正,纽必结,袜与履,俱紧切。刻薄语,秽污词,市井气,切戒之。”

    林峰侃侃而谈,一副温文尔雅之态,他接着道:“反观令嫒,言行无度,举止荒唐,岂不闻不知礼无以自立。你不仅不该怪罪舍妹,反而应该感谢她才是。”

    围观之人俱是有头有脸之辈,先前还觉得林漫漫太过恶毒,现在听这位公子一说,不少人登时附和起来,有人已经开始相互讨论,研究《弟子规》对教导儿童、启蒙养正的现实作用。

    刘顺虽然懦弱却也不是迂腐之辈,自己的女儿伤成这样,谁心疼谁知道,他怒道:“你,你简直是强词夺理,今日我必不与你善罢甘休。”

    林峰轻笑起来,道:“呵呵,不知这位兄台,想要怎么样才能甘休,又能将我如何处置,哈哈哈。”

    刘顺道:“你,我,我这就将你抓去县衙,请县尊老爷作主,我这兄弟正好就是本县捕头。”

    林峰一闻此言,笑得更是畅快,一脸无所谓,他已经不愿与这些下贱之吏多作分说了,去一趟县衙又有什么关系,凭自家的人脉,本县县令想来会给几分面子的。

    哼,真是可笑,一个区区县捕头而已,若是在江州,哪个捕头见了自己这个林家大公子,还不得笑脸相迎。

    林峰正了正衣襟,道:“请便。”

    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将刘顺拉到了后面,将哭累了的小喜儿交到他爹怀里,才重新走到了林峰面前。

    刘海一直走到林峰身前一尺之地才停下,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他,这给了林峰很大的压力,不自觉的后退了一小步。

    为了显得自己不怯场,林峰干咳一声,问:“这位捕头,可是想动手?你可要考虑清楚后果,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刘海摇头道:“对不起,我今天还不是捕头。”

    林峰道:“你想怎么样?”

    刘海道:“你让开,不关你的事,我找的是这个恶毒的女人。”

    像是看到了刘海的顾忌,林峰仰起头,强势的回道:“不可能,我林家的女儿,受到了侮辱,做出一点惩戒是理所应当的,你们这些粗鄙的武夫根本就不懂得圣人的道理。”

    “我去你妹的道理!”

    刘海终于忍不住了,再与这个酸人说下去,他会忍不住杀人的。一个巴掌就糊在了青年的脸上,打肿了他的脸,打散了他的发髻,打得他倒在了地上。林漫漫被这一下吓傻了,痴痴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你这个……”林峰摔在地上还想说话,刘海一步过去,揪起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嗖地一声,将他丢进了湖里。“傻比,去水里清醒清醒吧。”

    “噗通”

    映月湖,溅起了一篷水花,惊飞了戏水的野鸭,惊呆了看戏的众人。

    其实在刘海心里,认为小喜儿能受点教训也好,自家老爷子实在是把她惯得无不无天了,自己家人舍不得,就让外人来帮忙也好。

    可当他看到小喜儿的一刻,一下就心疼了,多可爱的小姑娘,疼得眼泪鼻涕糊满了一脸,脸都有点青了。那女子还在小喜儿手臂上拧着,一点也不知道心软。

    “住手。”刘海远远的就暴喝出声。然后也不管那么多,直接以蛮力将人群分开,向前冲去,将小喜儿从那恶女子手中抢了回来。

    小喜儿吃痛,越来越痛,被衣服包裹住的小胳膊上,早就青了不知道多少个地方。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哇哇哇,大坏蛋,大坏蛋快来救我,有人欺负我。”

    林峰颇有兴致地站在一边看着,并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不管小女孩为什么惹表妹生气,都得让她发泄出来,不然这股怨念就得转移到自己身上。

    小喜儿一下就扑到了刘海怀里,哭得更加伤心了,一抽一噎的在刘海怀里不停地抖动着。

    林漫漫居然还没有消气,但看到高大的刘海又不敢上前,退回了堂兄身边指着刘海骂道:“喂,这小孩儿是你家的吗?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到处摸人的,摸人的臀部。”

    他也不担心,林家耕读传家,底蕴深厚,即使在江州府,也少有人能望其项背,何况此地。

    刘海听到了小喜儿的哭喊声,急忙往前赶去,这个小坏蛋平时里可不会轻易哭,看来这次是真受到教训了。

    小喜儿道:“你是哪家姑娘,好不羞羞。”

    堂兄总算明白人家的心思了,还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我的一番痴情总算没有白费。她熏熏然的想着

    可事实的真相却戳破了她的美梦,一个小屁孩从身边跑过,小手一伸,又在另一个胖妇人臀部抓了一把。

    适闻邻县盛事,罗家班入驻,遂邀堂兄共游,其嫂有孕,得与林峰二人独往。

阅读蛤蟆就是蟾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情敌非要和我谈恋爱[娱乐圈]》《招蜂引郎》《我!陪玩界钢铁直男》《向往的生活之少年大宗师》《满座衣衫不整[穿书]》《开局一只神级火灵》《所有人都知道我暗恋boss[穿越]》《正经鱼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5/365940/7396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