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不归人

    让他觉得魏肖身上的秘密太多,甚至有些可怜。

    歌声停了下来,魏肖似是才注意到宋林出现,慢慢将视线从残月上收了回来,转而面对宋林,轻声笑道:“师兄,你又来了。”

    她等了二十年,守了二十年,疯了五年,哭了五年,最后却发现她等的只是一场梦,那个人早已身死,她心爱的人永远不会来救她。

    宋林只觉喉咙发紧,说不上来是不是心疼,但他看着这样的魏肖,就是觉得难受。

    这次魏肖没有叫宋林过去,只自顾自地陈述着:“我以前觉得我娘又疯又傻,唱着一首温温软软的情歌,等的却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人。

    绝望、孤寂、寒冷。

    像现在这样一身红衣,唱着女子所唱的软调,晃着女子所坐的秋千,反差太大,且艳丽地不可方物,叫宋林被其美貌所折服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诡异。

    这次魏肖的脚下并没有那日的淡红阵法,想来应不是对方主动将他唤来的,那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次魏肖没有束冠,如墨的长发染上层皎洁的月光,与冷玉簪相衬,披散在宽松轻薄的正红色衣袍上,半敞的衣襟露出形状好看的锁骨与修长的脖颈,再往上看,眉眼如画,目光流转间,竟带上了些男女莫辨的媚意。

    宋林呆立在二十米以外的距离,单手按着狂跳的心脏,被震撼到说不出话。

    他见过魏肖几次了,每次看到的都是这人一身黑衣,顶多挂点儿金色滚边,即便衣着华丽,颜色上也甚是低调。

    这句话如重锤砸在宋林的胸口,看着眼前落寞悲凉的魏肖,似乎自己的全部情绪都在被对方牵动,让他的心脏跟着钝痛起来。

    他来不及细想对方话里透露出来的庞大信息,鬼使神差地向前走了一步、两步,直到走到魏肖的身前。

    然后伸出了手,对着魏肖的脑瓜顶重重地拍了一下。

    在对方错愕的视线下,问他:“疼吗?” WWW.KanXs.ORG

    就像在刑堂的牢房里打小孩儿一样,此时的宋林胆子肥了,对大魏也下了手。

    一身红衣,妖孽的不得了,刚才还是忧郁青年的大魏被宋林这一下子给打懵了。

    疯病都打没了,此时此刻清醒的不得了。

    魏肖眨眨眼睛,左右看了看,最后才敢将视线凝聚在宋林身上,生怕这就是一场梦,转眼就是梦醒。

    眼前的男人依旧穿着熟悉的月白道袍,高挑的身材,清俊的脸,是宋林没错,是他之前亲到的那个没错。

    “疼。”魏肖揉脑袋,眉开眼笑。

    “疼就不是幻觉。”宋林指了指自己的脸,对魏肖道:“你看我活的挺好,也没死,所以你也别老把自己搞的这么落魄,活的上进一点儿,别这么悲观。”

    宋林说出这番话只是凭借了一腔热血,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好像是多管闲事了。

    这可是魏肖啊。

    那个眼睛眨都不眨就灭了凌云剑派的人,那个实力强绝到七峰长老联手都打不死的主角魏肖啊……

    即便再落魄再可怜,也是名副其实能够掌握整片大陆生死的魏肖啊……

    想到这里,宋林咽了口唾沫,把打了魏肖的手背在身后,暗戳戳地往后退了半步,生出了跑路的心。

    不过半步之后他就再也退不动了。

    原因:他被魏肖抱住了。

    拦腰抱住的那种。

    非要举个例子的话,可以自行想象小女孩儿双手抱大熊玩偶。

    宋·玩具熊·林腰腹间贴着魏肖的脑袋,对方的手在他的腰间盘住,扣的特别紧,力道十足。

    “师兄,我好想你。”抱着宋林的腰,魏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上次发动阵法受的伤需要至少半年才能恢复,本以为这段时间都见不到师兄了,今日却是撞了大运,碰到了对方自投罗网。

    简直幸福。

    “可是……”我并不想你,这句伤人的话,宋林到底也没说出来。

    宋林并不是同/性/恋,也不认为自己会比喜欢女人更喜欢男人。

    但他这人容易心软却是真的,而且这一点在对上好看的人时表现的更为明显。

    如今的魏肖把可怜和好看两点全占了,他这手也就推不开对方了。

    不仅推不开,还附赠一般地在魏肖的后背上拍了拍,表示安慰。

    被拍的大魏眨眨眼睛,突然抬起脑袋看着宋林,说道:“师兄,我竟有些庆幸你没了往日的记忆,不然此时的你怕是早已与我拔剑相向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老林和大魏从前的故事可是十分曲折呢哈哈哈,黑化的大魏可不是盖的!

    感谢温诀的地雷!

    会想见他,会想与他说话,会想牵他的手,会想永远和他在一起,不论生死。”

    魏肖的神色过于认真,叫宋林感到心悸。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只要我与娘做一样的事,唱一样的歌,你就会出现。

    梦醒时分,她选择了断性命,抛下尘世的一切,包括我……”

    秋千已经不再晃了,夜里无风,寂静的禁地里只余魏肖清清冷冷的倾诉声。

    容貌艳丽的青年对宋林轻轻柔柔地笑:“但如今,我却有些明白了。

    “可是,师兄你明明……”魏肖将头抵着秋千的细绳索,遥遥地望着宋林,苦涩道:“已经不在了啊。”

    你明明已经不在了啊。

    若是真心爱上一个人。

    即便明知那人不会回来,也不能停止自己的想念。

    他那笑很温柔,但一双暗红的眸子中却毫无神采,仿佛流失了很重要的东西,只剩空洞寂寥。

    自那日被魏肖强吻之后,宋林就一直心神不定。

    嘴唇相贴的那瞬间他感受到了太多对方的情绪。

    他坐在秋千之上,轻轻晃着,淡红的薄唇开开合合,吐露出凄美的歌句,竟似与周围的花草美景融为一体,好看的叫人不忍打破。

阅读绑定了陷害主角系统后我哭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那个套着鹤丸壳子的审神者》《七十年代甜蜜蜜》《大老师的青春物语》《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快穿韩娱]她貌美》《说好的高冷禁欲呢》《我真的是个反派[穿书]》《我的重生女友们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5/365941/7396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