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

小姑子

  • 作者:甜甜的汤圆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6973

明里暗里,孙秋月是在说小姑子贪心不孝顺。

每次回来的时候,陆美云买的东西都给她娘的,也就巴掌那么大的袋子,孙秋月也眼红,虽然比起陈美丽来,她还是拿过小姑子的东西的。

王春花气得脸上肉直颤,“你,你们,”

哪个有工资的姑娘,城里工作后一分钱不往家里拿,还从家里往外拿东西的。

陆卫国碗里的饭已经扒拉了一半,面上没什么表情,通过他们几个的吵闹,对陆美云的评价确实不怎么样。

孙秋月也没想到她妈会因为小姑子的事这么闹,她也心疼她男人被打,啪地放下筷子,“妈,卫星说的是对的 ,小姑都领工资了,该她孝顺我们了,怎么还往我们嘴里扣东西,搁我我也不愿意。”

陆卫星嘀咕了几句说他只会拍桌子 ,“本来就是这样,妹妹都吃城里粮食了,怎么又回来往她哥哥嘴里扣东西,搁谁谁乐意,她又不是没饭吃。”

王春花气得胸口疼,一巴掌直接飞过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老大还没说完,王春花就插了一嘴,“老大说的是,美云可是你亲妹妹,你妈省口吃的给她怎么了……”

他这会口水不向着他娘溅了,转向他大哥,说,“大哥你这是装什么好人,你要是想省东西给小妹吃,那你自己省,我看你吃的比谁都香。”

老大啪地拍了下桌子,桌上的饭碗和盆震了几震,他脸黑了,“老三,”

听弟妹这么骂,陈美丽觉得好畅快,被王春花骂的气差不多消一半了。

吃饱了,她开始出来做好人了,让吃完饭的孩子先散了,接而说,“三弟妹,大晚上的,别气妈了。”

孙秋月不服,“你倒是出来做好人了,”说着她将视线转向当了一下午哑巴的李静,“二嫂,你觉得怎么样”

李静莫名奇妙被祸及,抬起头来,顶着好几个人的视线。

王春花目光尤其渗人,

李静慢搁下碗筷,说,“我站三弟妹这边,”

按实说,那个小姑子她也不喜欢。

陆美云估计知道她以前是知青的身份,总觉得她身上有什么好的东西。

好几次回到陆家她都空着手进她房间,一双酷似她婆婆的眼睛四处转。

到处看看没关系,关键她喜欢顺手牵羊,这习惯也不知跟谁学的。

她下意识看向王春花,脑中一闪而过。

王春花拉着一张脸,盯着她们说,“你们要是这么觉得,明天美云的东西你们也别想拿了。”

孙秋月急了,“妈,这怎么行。”

小姑子可是答应了给她带一条丝巾回来的,不给她还能给谁。

陈美丽倒是乐见其成,她没拿到,三弟妹也别想,到了妈手上的东西,以后还不是他们大房的。

李静禁了声,她觉得无所谓,反正陆美云回来,一次东西也没给他们二房带过。

王春花扳回一局,说,“怎么就不行了,”

孙秋月,“这不一样,”

陆卫国听得头疼,桌下碰了李静一下。

李静疑惑看过去 ,陆卫国黑黝黝的眼睛与她对视,下巴微抬指了指房间,示意他们回房间去。

轮到谁煮饭,那就谁洗碗,这里也没她的事了。

看懂他的暗示,李静懂了,悄悄起身走了。

陆卫国随后离开,

一时饭桌前还剩大房两口子、王春花和老三家的。

又黑又窄的房间里,李静安安静静坐在木床上。

她叹了一口气,有些烦闷,她从心底里是不喜欢小姑子的。

忽然想到什么,她站起身赶紧收拾房间去,可别再让她顺走什么了。

家里可没人向着他们二房的,

陆卫国一推门进来就看见她在摸黑收拾,他走到破木桌边点了灯,问她在干什么?

李静,“我把还有用的东西先藏起来,可别让小姑子再顺走了。”

说完,她愣了一下赶紧看她男人脸色,没看到什么破绽来才蹲下去继续收拾。

屋子外吵吵闹闹的,隐约还能听见孙秋月在和王春花斗嘴,陈美丽隔在两人中间劝……

陆卫国挨着桌边坐下来看她忙活,

李静从柜子里翻出一条大红色毛巾,她结婚的时候买的,用了几次没舍得用,然后又拿出了一条洗脱了色的围巾……东凑西凑的,整个柜子都快被她搬空了。

关键是屋子这么小也没其它地方藏啊,

陆卫国忽然说了一句,“我晚上出去一趟,”

李静动作停下来,转过身看她男人,陆卫国神色隐在一晃一晃的灯火中不明。

她应了一声说好,

陆卫国在晚饭前就已经找到了装鱼的破篓子,修了修,好歹能装鱼。

这回他有去城里的经验,相信他也会比上次早点回来。

李静收拾的动作小了许多,她忽然停了下来,半蹲着,看着收拾出来的东西,对啊,拿出来了她也没地方放啊。她又一股脑塞了回去,重要的东西塞里面。

陆卫国也叹了口气,见李静在发呆,心中一点点坚定,陆家着一天天闹的,看来是该早点搬出去了,没完没了的一个个的。

听见外头终于没声了,李静利落干脆地关了橱柜,转身往外头去。

农村没那么讲究,天天洗澡那太奢侈了,她去厨房端了盆热水回来,当然免不了正在洗碗的孙秋月的白眼。

她端水给她男人洗,陆卫国就拒绝说他自己出去冲澡,李静想想也是,她男人很爱干净,每晚都是洗澡的。

她就干脆自己泡起了脚,仿佛一天的疲惫都没了。

她盯着黑乎乎的木门,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他男人会不会带东西给她吃。

肉包子的味道,她现在想起来还会忍不住咽口水,她觉得这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想着想着,她狠狠摇头,家里因为她欠下的债还没还呢,她男人都这么辛苦了,她怎么还想着吃的呢。

一盆洗脚水都快跑凉了,陆卫国冲了个冷水澡进来,看她盯着大门又摇头又皱眉的问她怎么了。

李静说洗脚水凉了没什么,

陆卫国了然,问她,“我帮你端出去倒了,省得你再下来了。”

李静哪能让他一个大男人干这种事呢,忙说她自己来。

陆卫国三两下端起盆就走了,

李静一只脚刚穿上鞋,有些愕然,又笑了笑,有些感动。

两口子今天睡得早,李静知道她男人半夜要起来,特意放轻了动作,免得吵醒他。

入了秋的夜晚比白日里要凉好多倍,碰上上下弦月,村里到处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也幸好今天是圆月,银色的月光洒满了路。

天气一冷,路上的虫子都少了。

三点不到,陆卫国背了个破篓子,脚下飞快,但里面鱼可一点都不轻。

他这回比上次早,到县城的时候,杀猪场的人正在那杀猪。

猪凄厉的惨叫声直击耳朵,有点渗人。

陆卫国站在一棵树后,一眼就认出了钱志勇,他上回还穿了件不合身的围裙,这会倒好,估计是长了肉,戴在前面的围裙是被撑出来了。

陆卫国哑然,也就这么些日子没见,他就胖了那么多了。

两人见上面,都快到凌晨四点了。

钱志勇黑了不少,还是那般笑嘻嘻的模样,“陆老弟,这会带的是什么”

他视线频频看向他背后的篓子里,

陆卫国带东西来了,他也开心,他再拿去倒卖,还能赚好些钱。

陆卫国四处看了看,确定没问题了才放下篓子,里面会漏水的洞都被他堵了,半篓子水足够让这些鱼活着。

“鱼,你要吗?”陆卫国问。

钱志勇诧异地看过去,“这,你是打哪来的”

陆卫国看懂了他是要的,具体怎么来的他也没说,就解释是自己打捞来的。

这番话说了等于没说,钱志勇搓搓手,“要的要的,”

那些个刚生完孩子的妇人可最需要这个了。

最后钱志勇将这些鱼都收了,他手里有钱干脆一次性给付了。

陆卫国没有马上就离开,反而拐去了卖包子的铺子,一口气给他买了五个大肉包作为感谢。

别人乐意帮你那是情分,不是本分。

钱志勇没想到他会回来,乐呵呵的。

王春花拦住他,质问他,“这么晚了你又去干什么去”

陆卫星吊儿郎当的,“都要吃不饱了,我去兄弟家讨两口饭吃,”

王春花在后面叫都叫不住他,她啪地放下碗,“反了这是一天天的,老三家的,你就不管管。”

陆卫东又出来展示他作为大哥的威严了,“老三家的,你们住嘴,没看见把妈气着了吗?”

王春花脸色又青又白,看起来简直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孙秋月两口子悻悻地,翻了个白眼,不再说什么,心里不服气得很。

孙秋月偷偷翻个白眼,趁机夹了好几筷菜,吧唧地开心。

她说,“妈,这我可管不着,美云是你女儿又不是我女儿,再说腿长卫星身上,又不长我身上。”

总之,对于第二天小姑子的到来,这么一闹,大家心情都不怎么好。

陆卫星扒拉完饭撂下碗,起身就要走。

当然回去的时候,大包大包往城里揽。

陆卫星差点没跳起来,“妈你怎么打人,”

王春花一嚎,“我就打你,打死你这个不孝儿子。”

陆卫星两耳装聋,

阅读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