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收容所

    沈小莳要带它去哪?

    沈莳准备带崽去吃饭。

    “先生现在点餐吗?” WWW.KanXs.ORG

    开发区有间不错的西餐厅是他朋友开的,味道一流,还能开私人小包,带宠物不会被赶出去。

    沈莳沿着导航路线到达餐厅,可惜朋友今天没在,经理认识他,熟练地给他开了个小间。

    这只是第一波生长痛,转瞬即逝,容白摇摇小脑袋,看向窗外。

    直到车开的完全看不到周晴,容白还没缓过来。

    它还想摸摸沈小莳,以确认这不是个梦,然而爪子刚搭到旁边男人小臂上,就被腿骨突如其来的痛感疼的一个激灵。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容白看着面前的手,骨节匀称,手指修长,甲缘剪的整整齐齐。

    触感温热,是真的!

    一时间激动的尾巴乱颤,容白嗷嗷叫了两声,然后被沈小莳夹在胳膊下,丢到自家车副驾上。

    接着,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帅哥的宠物,左边竖着的小耳朵,竟真的向下抖了一抖。

    服务生:“……”

    这是什么人间魔幻,他感觉自己要疯了。

    沈莳逐条往下念,容白换着抖左右耳,大约十分钟之后,服务生拿着长长一条菜单,摸索着离开包间。

    为什么摸索着?

    因为他已经不相信黑夜给他的黑色眼睛。

    这家味道是真的不错,沈莳自律得很,吃的点到为止,容白就不一样了,一份肉接着一份肉,吃的小肚皮都尖了。

    沈莳静静等他吃完,饭后沈莳想去公司,但是想了想还是调转方向盘去了流浪动物收容所。

    他挺对不起人家周晴的,送了宠物又要回来,所以答应要补她一只宠物。这事迟早都得办,不如早办早利索。

    H市最大的流浪动物收容所在郊区,因为沈莳表姐每年都往收容所捐款,所以所长和沈莳还算熟悉。

    快到收容所之前沈莳给所长打了个电话,等他抱着崽下车的时候,所长已经在门前等着了。

    “沈少,”所长笑眯眯上来握手,“来领养是吗,这边请。”

    沈莳“嗯”了一声,跟他并肩前行。收容所占地面积约三亩,四周是围墙,主要分成猫棚和狗棚两个部分,看上去生活条件并不理想。

    所长把他带到狗棚,边走边介绍,“这里现在有大概五百多只狗,绝大多数都是被遗弃的家养宠物狗。”

    沈莳没想到,“这么多?”

    “不算多,前几天七百五十多只呢。”

    “哦,”沈莳问:“那二百多只被领养走了?”

    他话音刚落,只听所长叹了一口气,“怎么可能。这些狗有的受过前任主人虐待,身体带有残疾;有的经过长时间流浪品相不好,不讨人喜欢,能被领养的很少很少。”

    “那二百多只……”

    “被处理了,”所长说,“安乐死,收容所超过三十天没被领养的都会被送去安乐死。”

    沈莳沉默了。

    所长知道他为什么沉默,“我们也不想……可扩建需要钱,食物需要钱,治病需要钱,这些钱全靠捐赠,根本不够,去年我的房子都卖了,还是杯水车薪。”

    “别说这个了,说点开心的吧,”所长无奈地掐断话头,“你想选什么样的?它这样的?”

    所长刮了下容白的小鼻子,容白大眼睛红彤彤,还沉浸在所长的话里。

    所长刚才只顾着招待沈莳,没怎么注意看他怀里的小家伙,现在看到了,大惊失色。

    “沈少,”所长所长停下脚步,“你知道它不是狗吗?”

    沈莳愣住了,“什么不是狗?”

    “这是狼啊!”所长有点语无伦次,“或者说是一种未知生物!”

    沈莳低头看看怀里的崽,这么瘦这么弱怎么可能是狼?

    未知生物是什么意思?

    沈莳随之停下来,“什么未知生物?”

    “我给你看……”所长掏出手机,调出视频,画面上出现三只鬼鬼祟祟的动物,正在偷吃小鸡。

    所长放大画面,递给沈莳,“前段时间所里饲养的鸡总是无缘无故丢失,饲养员一气之下买了个摄像头,这就是摄像头记录下来的画面。”

    所长咽了口吐沫,似是心有余悸,“刚开始我们一致认为是狼,在鸡舍里下了个捕兽夹,它们很狡猾,好像知道我们放了夹子似的连续几天都没出现。”

    他指着视频,“差不多十天之后吧,他们估计是饿疯了,终于没忍住又来了。”

    视频上,三只动物一只打头,一只望风,还有一只谨慎地接近沉睡的鸡,走到半路,被捕受夹抓了个正着。

    接下的一幕略显惊悚。动物被夹住的脚鲜血淋漓,看着就特别疼,可他竟然忍着没发出一点声音。其余两只扑过来,绕夹子转了一圈,发现无法打开后,果断咬断了同伴的腿,拖着它一起跑了。

    这段视频最可怕的不是断了的腿,而是它们与人类高度相似的行为。

    沈莳看的头皮发麻,下意识观察怀里的崽崽。

    如果放大两圈的话,和视频里的生物几乎一模一样。

    “……”沈莳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它们到底是什么生物?”

    所长摇摇头,“断肢我们送检了,实验员从血液里提取出一段类似于狼的DNA片段,这种DNA在基因库里从未出现过,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

    沈莳小臂不由收紧,容白被这力道挤清醒了,从悲伤情绪中脱离出来,骨头又开始抽疼。

    刚才沈莳和所长说的话,容白一句都没听见。它抬眼正巧看到所长的手机屏幕,诧异地歪歪头。

    这三位怎么也出来了?

    所长还欲再说,沈莳摇摇头阻止了他,气氛沉闷的诡异。

    他抿着唇选了一只小型犬,这只狗疫苗齐全,所长让饲养员给它洗了个澡,沈莳牵着它上了车。

    他没直接给周晴送狗,而是先把崽崽送回了家。

    所长的话一直在他脑子里徘徊,狗送过去后,他把车开了到江边,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么软的崽崽怎么能是狼或者什么未知生物呢?

    就在沈莳思绪纷乱的时候,家里沙发上,容白正经历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

    骨节一寸一寸拔长,细软的毛缩回毛孔,变成白嫩的肌肤,容白咬牙撑着,疼的浑身是汗。

    夜风拂过,沈莳从车上取出一包烟,吸没半盒之后,心绪才平静下来。

    既然崽能听懂他的话,他决定回去跟崽好好谈一谈。

    如果崽是狼,想回到丛林的话,他就放崽回去。如果崽想留在他身边,那他就继续养着,反正他也养得起。

    沈莳往嘴里丢了两颗口香糖,踩油门驱车回家。他打开门后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已经把沙发圈成专用领地的崽。

    可他没看到崽,打开灯疑惑地往里走。

    只见一位□□的少年,喘着粗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狗子炒蛋、我还能继续学习、蓝思追、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西棠几位小天使的营养液,大家终于把容白灌掉马了。不过他身体很虚,如果想承受……的话还需要大量营养液。

    感谢:思知小天使的地雷,你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

    其实在写所长和沈总对话的时候我很犹豫,犹豫要不要加安乐死那一段。

    加了我怕你们嫌弃我水文,因为那一段确实和情节没有多大关系。

    可我又好想让你们知道流浪动物的现状。

    其实一个月后安乐死我说多了,有很多收容所都是一星期没被领养就安乐死了,而且安乐死的针很贵,如果没条件的话……可能会用其他方式弄死这些小动物。

    所以希望宝贝们,如果养宠物的话千万不要遗弃,如果有养宠物打算的话,尽量以领养代替购买。

    好啦,比较开心的一章里就不说这种沉重的话题啦!

    至于上章小剧场里容白说了什么……以后你们应该能猜到哒!!

    精神有问题吗……动物能回答他怎么的?

    容白:“唔……”

    想吃肉。

    服务生送来菜单,沈莳脱下外套,把崽放到他对面的凳子上。

    这家的招牌菜是什么来着?

    沈莳翻开菜单,容白好奇,扒着桌沿向对面看。

    “我念菜名,你想吃就动动左边耳朵,不想吃就动右边耳朵,”沈莳知道自家狗子挑食的德行,把菜单摊在桌子上,“战斧牛排?”

    服务生目光里饱含同情,好好的一个大帅哥,年纪轻轻就疯了。

    沈莳余光瞥到崽的动作,挑起眉毛,“你想吃什么?”

    服务生以为顾客在跟自己说话,低头看看,意识到他在跟宠物说话。

    他俩早上都没吃饭,又折腾了这么一出,沈莳饿了,估计崽也该饿了。

    生拉硬拽一般的疼,这感觉每个狼人都体验过,是化形前必会经历的生长痛。

    因为沈小莳喂养及时,以及今天情绪波动太剧烈,容白知道它终于能化形了。

    它缩回指甲,小心翼翼地用肉垫触了一下,然后迅速收回来。

阅读昨夜我竟哔了狗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江公子尬撩日记》《圆满人生(快穿)》《都市之神级干妈系统》《心尖宠爱》《重生1999》《贫穷人设说崩就崩[娱乐圈]》《亲爱的小戏精》《快穿之神[GL]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5/365953/7396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