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花四喜上前来,扶住了缚小司。

    “龙儿!”张延卿快速把龙龙从火盆里捞了起来。

    张延卿低喝:“让开!” WWW.KanXs.ORG

    张延卿迅速在它的穴位上点了两下,勉强止住了剑伤口不停涌出来的鲜血。

    这时,秦长苏摇着轮椅,赶了过来,指着龙龙,就道:“师兄!那是个怪物!你赶紧松开它!”

    张延卿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就见龙龙卷缩在火盆里奄奄一息。火盆一瞬变成了血盆,胸口上承光的剑伤触目惊心。

    不然,他这只眼睛都有可能不保了。

    石英眼镜碎了落在地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承光飞回剑鞘。

    张延卿快步走来,扶起了地上烧得面目全非的缚小司。他右半边脸,全是密密麻麻的水泡,惨不忍睹。

    幸好他右眼睛带了一枚石英眼镜。

    怕它硌着怀里的龙龙,张延卿便把它取了下来,挂在了一边。

    “唔……疼疼……”龙龙苏醒了过来,挥着四肢爪子,不安分的在他怀里扭动着,嘴巴里不停的喊着疼。

    张延卿灵力渡入过多,导致它终于忍不住了,被他阴凉的灵力冻得五脏六腑都在发颤,呜呜噎噎着,小声哭了起来。

    张延卿手一顿,温声道:“忍忍。

    “呜呜——”奶团子越哭越大声。

    “……”张延卿有些头疼,转着头看了一眼房间,目光最后落在了桌子上。那里有一袋未吃完的酸梅子。

    他伸出手用灵力把酸梅子吸了过来,而后,倒出两颗,递入了它哇哇不止的嘴里。

    没想到,这可比药管用多了。

    酸梅子一入嘴,奶团子神奇的收住了哭声,砸吧砸吧着嘴,细细的品味起了酸梅子的味道。

    张延卿趁着这时收回了输渡灵力的手,由于渡入过多灵力,他有些疲惫还有些头晕目眩,缓了好一阵,才逐渐定回了神。

    一颗哄小孩的酸梅子吃完了。

    奶团子吸了吸鼻子,慢慢的反应了过来。

    好痛呀——

    它张开嘴,“呜”了一声,哭的尾音还未出来,张延卿便眼疾手快的再次往它嘴里塞了一颗酸梅子。

    “……”奶团子又安静了,砸吧砸吧着嘴,睁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似乎在观察他现在的情绪。

    张延卿看了它一眼,放下药杵,拿起了纱布,替它裹着伤口,问:“可是你调皮跳进火盆里了?”

    “……”奶团子没说话。

    “罢了。”张延卿微微叹了一口气,龙龙幼小,话还说不完整,问他也没用。

    他替它盖上了被子,看了一眼竹屋的方向,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待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你师兄。”

    “……”砸吧砸吧。

    张延卿急匆匆走了。

    龙龙艰难的坐了起来,看向了床边挂着的一把灵剑,那便是方才伤了它的罪魁祸首。

    一个简单的词汇从它嘴里奶声奶气地吐了出来,语气里还夹杂着几丝耐人寻味的幽怨。

    “吃饭饭……”

    “……”某剑虎躯一震。

    竹屋里:

    缚小司在哭,哭得很委屈,指着为他疗伤的秦长苏向鹤来峰夫妇告状:“师叔母!是师叔!是师叔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

    这话一出,一屋子人安静了下来。

    秦长苏闻言,笑笑,不语。

    花四喜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她一向和秦长苏走得最近,也颇受秦长苏的照顾,这话一出她肯定是不信的,甚至还有不满。

    她喝道:“你这孩子……说什么鬼话。你师叔怎会害你。你师叔现在还在给你调制去伤疤的药呢!怎的这般不知感恩?”

    秦长苏摆手:“花师妹,话言重了。”顿了顿,看向缚小司,道:

    “方才有妖物在火中横生,小司是被那妖物吓着了。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出现幻想也说不定。不要指责他。”

    嗡枫鸣拍了拍自家妻子的肩膀,将她拉开,示意让她收敛性子,说道:“长苏说得对,咱们不能怪这孩子。”

    “不是的!不是的!”缚小司泣不成声了,指着秦长苏的手都颤抖了起来:“是师叔把火符贴在了龙龙背上!把龙龙扔进火盆里的!师叔母你信我!”

    “你这孩子!”花四喜本来平复的心,又被激怒了:“你师尊就教你这般为人处事不知感恩吗?!”

    秦长苏悄然伸出手,温柔的握住了缚小司指着他的手,微微一笑,温声道:“小司不必担心,师叔能替你医治好脸上的伤疤,不会留痕的。”

    “你……”缚小司想收回手,却被他微微用力攥住了,方才那温和的笑越来越狰狞,秦长苏微微歪头,道:“小司是乖孩子,会听话的对不对?”

    “唔……”

    他的眼神太过可怕,就如当初竹桥上一般怨毒,是他的噩梦之源。缚小司深深低下了头,不敢在做言语。

    这时,竹屋帘子被撩了开,一抹白影闪进,张延卿从门口迈步走了进来,停步于床边。

    见到张延卿,缚小司从刚开始的隐忍哭泣,憋着的情绪突然爆发,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涌出,唤他:“师尊!!”

    张延卿被他抱住了腰,稳稳站住,不动,任由他抱着。

    缚小司是弟子间最懂规矩的人,也是他最看重的弟子,以前从不会对他如此越矩,除非受了莫大的委屈。

    他眼眸里闪过一丝担忧,将大手覆盖在了他的头上,低声道:“怎么了?”

    缚小司半跪在地,抽噎道:“师叔……师叔他……”

    “你给我闭嘴!”花四喜喝了一声,把他后半句话喝了回去。

    张延卿转过头,看向花四喜,问道:“发生了什么?”

    嗡枫鸣拦了拦花四喜,花四喜这才收敛了一下态度,说道:“这兔崽子血口喷人,满嘴胡话,脑子糊涂了。”

    张延卿语气低了几分:“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在问你,发生了什么。”

    花四喜抿了抿唇,正准备说什么,一旁秦长苏开了口:“没什么。是小司被那怪物吓着了,情绪才这般激动。”

    缚小司红肿眼睛抬头望向张延卿,哽咽着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师尊……呜呜……”

    “来,不哭了。”秦长苏摇着轮椅靠近他,手中还捧着刚捣好的药草:“师叔给你上药,你的脸很快就会好的。”

    不知是不是错觉,缚小司转头看他,竟发现他眼里有几丝慌张,似乎在忌惮着什么,一个劲的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是个何等聪明的人。

    很快看出了秦长苏的不对劲。

    “师尊!”缚小司哭声一顿,抬起了头,看着张延卿,而后,手一指,指向秦长苏,大声道:“是师叔害我!他在龙龙身上贴火符故意害我的!”

    秦长苏双眸一睁,怒喝:“住口!”

    缚小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不但不住口,反而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一字不漏的全告诉了张延卿。

    张延卿脸色有些发黑。

    缚小司躲在他身后,闪躲着秦长苏那怨毒的目光。

    从方才秦长苏露出的一丝忌惮情绪来看,他是害怕张延卿知道的。

    缚小司也是猜到了这点,才敢大声说出来,只要是张延卿,一定有办法替他和龙龙报仇的。

    方才如果不是龙龙突生异象,救了他一命。他很有可能就会被秦长苏这疯子给推下回廊下的万丈悬崖了。

    这等委屈,如何忍?

    不能忍!

    张延卿斜眸审视着秦长苏,那眼神对他厌恶至极,藏都藏不住。

    秦长苏一颗心都凉了个透彻。

    他岂能看不穿张延卿眼底的厌恶。

    从百年起,就这般了,只不过对他有愧疚,张延卿才一直忍着他。他也靠着这丝愧疚,才能一直留在蜀山至今。

    张延卿低声道:“可真?”

    秦长苏在他面前始终不会撒谎,所以那双凤眸总是在心虚时,闪躲着他质问的目光:“师兄……”

    秦长苏说不出来,花四喜接话:“大师兄,怎么?咱们师兄弟这么多年,你还不信长苏的为人,去信一个兔崽子……”

    张延卿冷冷打断:“我在问他。”

    秦长苏似乎有些急了:“师……师兄……你不信我么?”

    张延卿不语,只是冷眼注视着他,似乎在等他给一个回答。

    看来他是不会放过这件事了。秦长苏咬了咬唇,扯开一个不淡定地微笑,将罪责都推在了龙龙身上:“师兄应该去问问那条龙,而不是责怪我。师兄也看到了不是吗?那妖怪浴火重生了。”

    张延卿收回了审视他的目光,将半跪在地上的缚小司扶到了床上,大袖一挥,低喝:“全都出去。”

    众人皆一愣。

    嗡枫鸣和花四喜对视一眼,拍了拍秦长苏的肩膀,推着不甘心的秦长苏出去了。秦长苏还想说什么,但是这个节骨眼,也只能忍了,以免越说越多事。

    他们走后,缚小司连忙拽住了张延卿的衣袖,委屈地道:“师尊……你信我的是不是?小司一直都很乖,我不会撒谎的。”

    张延卿拿起了桌上的药碗,坐在了他的床边,为他涂药,温声道:“先休息。为师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缚小司心里一阵感动:“师尊……”

    张延卿:“下次有什么急事,记着,先回元阳殿等我。”

    缚小司点点头:“弟子下次不会到处乱跑了。”

    脸上烧红的地方被敷上了冰冰凉凉的药汁,缓解了一半的疼痛,缚小司乖巧的躺下休息了。

    张延卿收拾着药碗,安慰道:“不用担心,蜀山灵草甚多。为师过几日去调配草药,为你去伤,祛疤。”

    “嗯,谢谢师尊。”

    没过一会,外头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人,面露急色,跑到了张延卿跟前,气喘吁吁道:“师尊!不好了!不好了!龙龙……它它它……”

    “说。”

    “它把承光剑吃了!”

    “……”

    张延卿抬掌,将裹满灵力的手掌轻轻覆盖在它的身上。他丹田里运转的灵力源源不断输入它的体内,为它强行愈合着体内的重伤。

    好在龙龙不排斥他的灵力。

    输渡时,一切都很顺利。

    “师兄……”秦长苏被喝得一愣一愣的,表情甚至还有些委屈,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张延卿要这么袒护一个怪物。

    “……”张延卿皱了皱眉,沉着一张脸,绕过了轮椅,来到了花四喜跟前,说道:“四喜,送小司去元阳殿疗伤。”

    花四喜毫不费力的抱起了缚小司,为了避免擦到他的脸,便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好。师兄不必担心,我这就带他过去。”

    张延卿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望着怀里紧紧拽着他的龙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抽疼得厉害。

    他低了低头,看向剑鞘里安静下来的承光,有些疑惑:好端端的,承光怎么就突然之间失控了呢?

    张延卿点点头,抱着龙龙走了。

    龙龙胸口上有承光的剑伤,伤口颇深,几乎是贯穿了过去,若是常人当场就死了,幸亏它是妖,还能坚持到他赶过来。

    它还尚存一丝意识,见到是张延卿来了,无力的摇了摇尾巴,虚弱地唤了一声:“师尊尊……”

    “小司?”张延卿唤他。

    缚小司先是一愣,过后张了张口,伸出颤抖的手指向火盆,哭泣道:“师……师尊……火盆……龙……龙龙在里边……”

    张延卿和花四喜一众人,在半空中降落,衣决翻飞的落在回廊上。

阅读师尊奶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有霸总光环》《锦绣满堂》《心字罗衣[综](独孤天下同人)》《皮皮攻黑化史gl(快穿)》《超次元网咖》《七零年代童养媳》《大魔王重生啦》《向往的生活之我从天庭来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5/365958/7397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