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师叔你听我说!

第04章

  • 作者:风白羽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977

顾九卿的失踪,让苏折的两个义弟惶恐不安。他们也不是傻子,怀疑是商不祈所为,于是找上了苏折,想和他一起逃走。

苏折让他们先走,他自己则是留下来应对商不祈,让商不祈误以为他们并没有逃走,替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

坠落悬崖的苏折多半是活不成了,商不祈转而去追那三个义子,也只来得及捉回两个还没有筑基的,最先逃跑的那个已经筑基了的追不回来了。

其他三个义子已经先后逃走了,待到十多天过后他察觉出不对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盛怒之下的商不祈将怒火都发泄在了苏折的身上,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触目惊心的伤口,但不致命。

商不祈的本意是想在吸取苏折灵力前先揍他一顿出出气,结果不慎将他打落了悬崖。

商不祈的恶行,要他们自己察觉才行。

朝阳初升,清曦入户,苏折的两个义弟纷纷起床,正好看到天边的万千祥云,那是苏折筑基成功时聚拢而来的祥云。

苏折筑基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苏折目送顾九卿离开后并没有继续躺下睡觉,而是打坐修炼。在天亮之前他必须筑基成功,这样才能够转移商不祈的注意,让顾九卿顺利逃离。

苏折是神魔混血,在修炼《魔神篇》下阙觉醒了仙族血脉之后,仅一夜的时间就筑基成功,比重生前的筑基时间足足提早了半个多月。

元婴期以前没有雷劫,提升境界十分安全。

殷南渊见苏折声音沙哑,咳嗽不止,于是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喂给他喝,关心地道:“你现在不宜多说话,好好休息吧。”

人醒了,基本上就已经没有大碍了,殷南渊放心地关门出去了,准备将这个喜讯告诉师父和师弟们。

苏折在这里养了半个多月的伤,除了殷南渊,期间也有其他人前来看望他,对他嘘寒问暖照顾有加。

在他们的悉心照料下,他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终于知晓了殷南渊救他的目的是想让他拜入玄天宗。

他心中嗤笑,这些人如果知道他不但是“天生道体”,还是“天生魔体”,大概就会想将他除之而后快了。

《魔神篇》上阙觉醒魔族血脉,下阙觉醒仙族血脉。

这些日子以来,苏折感受到了他们的关心呵护,吃穿用度都是上乘的。他不由得设想,如果重生前的他和现在一样先修炼《魔神篇》下阙该有多好。

谁说功法就一定要从上阙开始修炼?可惜那时候的他也是受惯性思维误导了╮(╯_╰)╭

“这位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万中无一的‘修仙奇才’,有意收你做徒弟。你可愿意入我门下,成为玄天宗的弟子?”顾辞没有机会说出口的话,他师祖楚君清说出来了。

楚君清心里十分清楚,在五十年之内就能飞升的奇才,修为境界很快就会远远超过他们这些年纪一大把的庸人。

殷南渊自叹没有资格做苏折的师父,他又何尝有资格?

只是这等奇才若能入他玄天宗,为宗门争光,该有多好。将来就是飞升到了天界,也能在天界为玄天宗扬名。

玄天宗前前任宗主和前任宗主,苏折是见过画像的。

每个玄天宗的弟子在收徒大典上拜师后,都得叩拜宗主,然后再和宗主、师父,一起叩拜历任宗主的画像。

苏折得知以前的太师祖要收他为徒,满口答应。今生他不再是人人喊打的“魔修”,而是正道栋梁,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其实以前也可以说是,只是没人肯相信他,难得有选择相信他的人也大多死在了所谓正道之人的手上。

楚君清见苏折答应,欣喜地道:“我们玄天宗发展至今共有十代弟子,按辈取字,广智子平如君南逸长元,到你正当‘南’字,给你取字‘南昀’好么?”

苏折说道:“好。”

收了徒弟,楚君清就甩手不管了。人是殷南渊捡回来的,教导苏折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到了殷南渊的头上。

殷南渊也确实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师兄,乐意将自身所学倾囊相授。

苏折毕竟是当过魔神的人,明面上是殷南渊教导他,实际上是他点拨殷南渊。因为修炼了《魔神篇》的缘故,他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成功结丹了。

境界越高,想要提升就越是困难。苏折哪怕是修炼了《魔神篇》,想要从金丹初期提升到金丹中期,少说也要半年的时间。

苏折担心义兄和义弟们的安危,等不起。

楚君清和他的大徒弟殷南渊,二徒弟穆南枫,三徒弟许南铭,都是大乘期修士,半只脚踏进仙界的人,潜心修道,非大事难以惊动。

苏折已经有了对付商不祈的实力,是时候离开了。

离开之前,他的师父和三位师兄每人都送了他一样宝物。殷南渊还热心地送了他一程——从哪里救回来的,再送回哪里去。

悬崖之下,绿草如茵,生机盎然。

苏折当初在这里留下的触目惊心的血迹,早已经被大自然洗刷干净了。重新出现在这里的苏折已经是今非昔比,只见他足尖轻点,踏着崖壁纵身而上,轻轻松松的便攀至了崖顶。

顺着记忆中的路,苏折找到了商不祈。

嚣张得意的商不祈直言不讳,告诉苏折只有顾九卿一人逃脱了,另外两个都被他捉回,吸尽了灵力之后折磨致死。

苏折尚未来得及为两个义弟的死而悲痛,危险即刻到来。

商不祈见只有“筑基初期”的苏折独自前来,起了歹念,想连苏折的灵力一起吸取,这才有了顾辞所看到的这场战斗。

苏折年仅二十三岁,就已经是金丹真人了。

穆南枫怕他锋芒毕露,招来祸端,所以在苏折离开时,赠送给他的宝物是能够掩饰自己修为境界的,有了它也能够看出高于自己的修士的修为境界。

苏折对上商不祈,其实是金丹初期的修士对上金丹中期修士。这种程度的越阶战斗并不BT,符合顾辞在文中的设定。

若非修为比商不祈高出一个境界的顾辞突然出现,给了商不祈压力,商不祈很有可能就会因为轻敌而错失最佳的逃跑时机,栽在苏折的手上了。

顾辞不方便问苏折为什么不想去玄天宗见顾九卿,但是可以问别的。他装作关心族弟的样子,向苏折打听顾九卿这几年来是怎么过的。

在商不祈眼里,他的义子不过是能积攒灵气为他所用的“灵石”,又怎么会善待他们,平日里非打即骂,最喜欢用鞭子抽人取乐。

顾九卿被抓来的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他这个作者如何会不知,只不过是为达目的明知故问罢了。

按照书中的时间线,他最多有五年的时间劝说苏折去紫云峰一游。不一定要拜他为师,也不一定要成为玄天宗的弟子,只需要取走功法。

的大背景都差不多,奉行以强者为尊,社会秩序极差,杀人夺宝的事再正常不过,不比法治社会。

这里的人对陌生人的警觉性很高,不像打网游,随随便便遇到个陌生人就能加好友组队一起玩。

顾辞想要跟在苏折身边,和他成为好友有一定的难度,不过眼下就有一个能够拉近关系的好机会摆在眼前——并肩作战,消灭共同的敌人商不祈。

苏折感激顾辞能前来救顾九卿,据实以告。

顾辞听苏折讲了一段顾九卿在商不祈这里的悲惨经历,义愤填膺地道:“不能放任商不祈逃脱,我们去追。”

苏折摇头,“他已经逃走多时,现在去追也已经晚了。”

“不晚,我有灵舟代步,乘着它去追一定能追上商不祈。”说着,顾辞从储物袋中取出灵舟,只见一叶小舟凭空出现在了眼前。

他邀请苏折上了灵舟,飞速地向商不祈追去。

顾辞之前将剩下的灵石全用上了,灵舟灵力充足,马力大开,可以说是一下子就追上了在荒野疾行逃命的商不祈。

堵住了商不祈的去路,顾辞和苏折两人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动手。

顾辞的佩剑在另一个自己手中,手中只有一柄玉骨扇。他以扇子充当武器,和商不祈周旋同时化解商不祈对苏折的攻势。

有修为高深的顾辞守护,苏折放开手脚和商不祈兵刃相交,攻势比之前更猛,逼得商不祈连连后退,招架不住。

两人一守一攻,配合默契。

金丹修士之间的战斗威力巨大,堪比大炮轰炸,一时间地动山摇,沙石满天,尘土飞扬。面对两人的围攻,有伤在身的商不祈明显不敌,正节节败退。

就在此时,一团黑色魔气乍现,紧接着出现了一个全身上下都隐藏在黑色披风中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救走了商不祈。

“魔气”,不难看出,救走商不祈之人,乃是魔修。

只是事情有了变数,他醒过来的时候并不在悬崖之下,而是在一间风格典雅的房间内。房间里还有一位仙风道骨的修士,看起来还不到不惑之年,此刻正坐在他床边,关怀地看着他。

“你终于醒过来了。”坐在床边守着的殷南渊见苏折醒了,面露喜色。

他见苏折一面迷茫的表情,主动为他答疑解惑,“我叫殷南渊,是玄天宗的弟子。这里是太初山,我和师父师弟们隐居的地方。你受了重伤,晕倒在悬崖峭壁之下,是我救了你。”

悬崖底下的苏折还有一口气在,被恰巧经过此地的大乘期修士殷南渊救下,带回了他们师徒四人隐居的地方。

殷南渊是玄天宗宗主林逸尘的师父,前任宗主穆南枫的师兄,前前任宗主楚君清的首徒。

他见苏折满身是血,受了极重的伤居然还活着,好奇地上前探查了一番,结果发现苏折的体质十分特殊,乃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天生道体”。

莫欺少年穷,床上躺着的人是惊世奇才,他可不敢在奇才面前摆出大乘期大佬的架子。

苏折听到殷南渊的名字里有个“南”字,猜测他在玄天宗的辈分不低,恭敬地道:“多谢前辈相救,咳咳……”因为伤势过重,他现在还下不了床。

这样的体质在五十年之内飞升不成问题,殷南渊惊喜之下就将人给救下了。

苏折是有意往悬崖的方向跑的,那是他唯一的生机所在,被打落悬崖虽然是会伤得很重,可怎么着也比被吸尽灵力丧命要强。

商不祈了解苏折,未曾想过向来不会说谎的苏折居然会欺骗他。

商不祈的关注点都在刚刚筑基的苏折身上,对顾九卿就没有之前那么在意了,当务之急是帮苏折稳定境界,吸取顾九卿灵力的计划只能延后几日。

顾九卿已经逃走的事,苏折不光瞒着商不祈,连两个义弟也没有告诉。因为他们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相信他的话。

回到了过去,修为不在记忆仍在。

阅读师叔你听我说!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