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究竟有几个好徒儿

都说了不收徒了

  • 作者:醉书南飞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419

诈死之时,余笙闭着眼,没能看到展笑天的表情反应。

展笑天临走前磕了三个响头,而后离开三界崖,继续闯荡他自己的人生。

余笙长呼一口气,“怕小展是火葬派的。”

余笙恢复原状,从坟包里爬出来,抖抖土,摇摇头捂住心口,认真点头,“痛得很,而且后怕。”

系统451:“怕什么?”

遗言是,“不要再回来寻我,为师死后别无所求,只愿清静长眠。”

‘不死之身’金手指。

余笙的神情少有的严肃,假胡子随风飘起,负手而立,“得了它,你的体质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自此,再于三界内经历任何风浪,都无人能置你于死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师尊,师尊,”展笑天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也得了那一柄上古剑灵附着的宝剑,命名赤辛,功力与日俱增,却仍然和掉下来没多久那时一样,成天地缠着余笙,练剑要看着,好了求夸奖,错了求安抚求指导,

余笙心里咯噔一下,只有一个想法:要坏事。

“不可。”这一次,他很坚决,“既然拜了师,为师还有最后一样东西要赠与你。”

他想着,这么一来,就算是十个展笑天掉下来,也能接住了。

十年后,第二个主角如期而至。

只见一道黑色的阴风向下飘落,速度似乎并不快,而且很轻,掉着掉着,就挂在了余笙种出来用以缓冲下落力道的树上。

树被施了肥,短短十年就长得高大浓密,上面还爬了许多藤蔓,那黑影掉进树冠,被七八条藤蔓勾着,愣是没有继续坠落,而是悬在半空,随风摇曳。

余笙姗姗来迟,便瞧见了那个快要魂飞魄散的黑影,在晴朗的烈日下被吊着暴晒。

系统451称职地给出资料:主角二号,殷妄之,来自鬼界,反派式暗黑系男主,现发放任务道具‘窥梦秘法’、‘定魂珠’,请宿主待主角痊愈后赠与。

白发老爷爷状的余笙走到属下,忍住心虚尴尬的神色,扬起拂尘,将挂在树上的人……不,是鬼,救了下来。

然后就见那藤蔓断了之后,鬼影落下,掉在蹦床上……又弹起三尺多高,再落下去,再弹起来……

余笙愧疚万分:“对不起……”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次掉下来的会是个鬼,如果是个像展笑天那样的大活人,光是体重就能把藤蔓扯断,掉在蹦床上也不会弹起来这么高,还弹这么多下了……

往常,悬崖底也总是薄雾弥漫,很少会有什么时候会像今天一样,阳光充足,一点云雾都没有。

暴晒之下,鬼影都开始发虚了,俨然是一副随时都会魂飞魄散的模样。

殷妄之浑身的阴气不但挥发着,皮肤呈现没有丝毫血色的灰败模样,一双眼盯着余笙,像是随时会暴起攻击的猛禽野兽。

然而直到余笙以拂尘将他整个鬼卷起,带着离开,这猛禽野兽都始终没有任何动作,鬼魂不用睡眠,更不会昏迷,他只是盯着余笙,许久后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你是谁?”

余笙脚下生风,迅速将人带到洞府之内,放在阴气最重适合养魂的方位,想了想,答道,“一个普通的隐居散修而已,你可以叫我余……闲。”

本想直接报上余笙的姓名,但万一有人知晓余笙是玉央子的本名,就麻烦了。

那鬼影虚弱地像是随时会消散,却仍咬着牙说话,继续问道,“你所求为何?”

“无所求,救你只是顺手。”

这话落下,殷妄之眼里的警惕之色不减反增,仿佛比起各取所需的交易,这样毫无缘由的善意更加可疑,周身气息愈发阴冷危险。

他讥笑一声,虽然一动不能动,却嘴上不饶人,“救我?你就不怕我一旦有了气力,就将你当做进步的药材?”

要知道鬼界弱肉强食,不光是针对其他鬼魂,更是针对活人。

余笙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两声,“好啊。”

殷妄之见他答应得如此干脆利落,眼里稍许困惑。

余笙笑完了,又补充道,“等你打得过我了,可以试试看。”

殷妄之脸色一黑,硬气地‘哼’了一声,不再理他,只觉得这人是故意嘲笑逗弄自己,可恶得很。

下一刻,那个可恶至极的老人,便开始以他为中心布阵,仔细一看,竟是个聚阴阵。

余笙怕他不明白,还特意解释道,“别紧张,这地方灵气、阴气、生气混杂,无论是谁掉下来,都会被影响,我给你画个圈,你恢复起来会容易些。”

就像是在绿豆红豆黄豆混杂的地方,圈个圈,把绿豆单独筛选出来,聚拢在一处。

殷妄之的脸色变了变,感受到了周遭的阴气聚拢,也的确很有帮助,这次不再用警惕怀疑的视线看他了,改用看神经病的眼神,声音沙哑低沉。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余笙退出圈外,找个地方盘腿坐下,笑着回答,“等你快点恢复好来找我的麻烦啊。”

仔细瞧他眼睛眯成一道月牙,含着笑说话的模样,竟让人看不出是认真还是玩笑。

画完法阵,余笙又把手伸进怀里,摸出一个个药瓶,隔空丢给殷妄之,“拿去。”

法阵加持,外加各种对魂魄有益的丹药滋补,殷妄之再没别的废话或意见,闭上了眼睛潜心恢复。

鬼魂不似活人,一旦伤到了想要恢复,并非易事,殷妄之在崖底,哪怕借助着余笙的各种阵法、丹药、法器支持,也用了一个多月才算恢复,身形总算凝实许多,肤色也只是惨白,没那么像尸体了。

期间几次遇到瓶颈、难处,余笙便捧着瓜子盘腿坐在一旁,各种激将□□番上阵,“这样可是八百年也没法把我当补品吃啊”,“认输之前先写个欠条,我看看找你亲朋好友把你用掉的丹药法器都算成钱还我”,“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救你了,大概是崖底太无聊图个乐子吧”。

三言两语之后,殷妄之便会小宇宙爆发,化羞愤为力量,迅速跨过难关,然后得意地一扬眉,神气十足地等着余笙鼓掌。

被鼓掌夸了之后还不承认自己想被夸,一定要‘哼’一声表示不屑,若不是瞧见耳根泛红余笙几乎要信了。

等到殷妄之恢复完了,想邀战时,余笙又丢给他一个功法,一个宝贝。

都是系统给的,功法是‘窥梦秘法’,练成之后是个既能瞧见他人梦境、发现各类隐秘,又能以此在战斗时使用,扰乱敌方心境,制造破绽。

定魂珠,用系统的话来说,是本就属于殷妄之的东西,有了它,殷妄之便能阴气不散,魂魄永固,效力相当于‘不死之身’。

殷妄之皱眉,凶巴巴地问他这又是玩得哪一出。

余笙笑呵呵地摸胡子,“给你点宝贝提升实力,否则就算你现在超常发挥,也抵不过半个我呀。”

殷妄之抿唇,垂眼思索了片刻,又生硬表示,“非师非友非亲非故,我不能学你的功法。”

他鹰隼般的眼睛盯着余笙,努力露出一个不那么凶狠锐利的神情,“不能白白受你恩惠,前辈,今日我便拜你为师。”

余笙刚要拒绝,心想这次绝不能再心软了,结果殷妄之压根没给他选择的余地,说完话就行了拜师礼,态度强硬,再之后不管他说什么,都一口一个师尊地叫了起来。

不但如此,还以不击败师尊绝不离开为理由,直接赖在崖底不走了,每天捧着那本秘法修习,还三天两头汇报自己修习的进度。

终于某天,殷妄之像往常那样顶着那张不苟言笑、看哪儿哪儿变冷的脸来找余笙时,系统出声提醒:不能让主角再这样赖着不走,会影响主线。

“师尊,若是我哪天当真赢了您,可否……”

余笙抬手,无论殷妄之想要立下什么约定,他都不能让其说出口,“不会有那一天了。”

殷妄之话语一顿,微微蹙眉,“为何?”

余笙长叹一声,闭上了双眸,“因为我快死了,你走吧。”

就在这时,风起了,花雨般的亮黄色自悬崖上空飘洒而落,竟是铺天盖地的纸钱碎片。

对抗通货膨胀的办法,囤积灵石?黄金?这个不太靠谱,余笙想了想,还是直接都花出去比较好,趁着积分没有通膨到更可怕的地步。于是到积分商城转了一圈,买了一堆以后也许会用到的东西。

其中一个便是空间口袋,花费了他一半多的积分,买了之后变成了一道呈现三角形的纹身,停留在了左手手背上,仔细一看像是首尾相衔的蝌蚪,余笙试了试,一挥手就能自由地取出、放进去东西。

剩下的积分则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玩具、道具,反正平时在崖底呆着也无聊,没点娱乐可不行。

系统451:“……”

此后每年的这一天,天空都会洋洋洒洒地飘下纸钱雨,黄黄的一大片漫天飞舞,等到落地时早已被上方空间交汇处的罡风绞碎。

余笙盘坐在自己洞府门口,张开个小结界,把那些碎纸钱都挡在外面,顺便不时地挥动拂尘,把门口清理稍许。

在没事的时候,余笙甚至可以放出神识,以神识和灵力操控那些特殊的玩具进行消遣,四舍五入就是玩AR、VR游戏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余笙早早在悬崖底部靠近峭壁附近安置了大量的蹦床,又种植了各种能缓冲下落力道的树木、藤蔓。

主角一号走了,带着他一次还没叫出口的外号‘笑天犬’一同离开,换来了第一笔庞大数额的积分。

余笙不禁怀疑,系统451的积分制度会不会有点通货膨胀,就像非洲某国家的货币一样,看起来后面跟了很多个零,其实一点也不经花。

系统451:“良心痛不痛?”

系统451曾说过,这一副不死之身的体质,本就该是主角一号的,只是世界出了点问题,才需要经由余笙的手还给主角。

宝剑和金手指都赠送过后,余笙顺势诈死。

“师尊,等我大功告成,您与我一同离开此地吧。”

阅读你究竟有几个好徒儿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