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修罗场进行时

第125章始知你倾城47

  • 作者:浮世砂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7-09
  • 本章字数:6626

信上写的自然不是什么缠绵的情书,甚至于看起来,真的就像一封告密信一般,上面说的是郁秋上回遇袭之后调查出的结果,以及建安帝对此的态度。

端午那日的刺杀案之后,建安帝一直在派人私底下彻查,然而不幸的是因为刺客都是死士,明面上的证据却完全指向太子魏暄,建安帝直觉这事应该还有德妃母子的手笔,奈何没有实质证据。

挑拨离间?

但这样的处理,显然没有动摇□□和三皇子党的根本,郁秋不信建安帝会把这事就此轻轻放下,他这么做,更多的只是为了稳定如今朝堂上的局势罢了,私底下其实还没放松的让人继续查探。

这些是郁秋从系统那里得到的消息,但是魏昭这封信上,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了,只怕也会觉得建安帝是真处理得轻描淡写,叫人心头生出不平来。

听起来就像是站队联合一般,郁秋有些好笑,若不是之前看出了苗头,恐怕她此刻也以为他只是想和自己联手的,郁秋假作狐疑的沉默了半晌之后,方才把那封信打开了。

没想到就是这样, 香雪还是被魏昭收买了, 当时香雪偷偷趁着郁秋沐浴时给她递信的时候,郁秋差点都惊呆了。

郁秋自己对待宫人虽然很宽和, 但做错事的也是该罚的罚,她连信都没瞧,听了香雪的话, 就先给气笑了“你就不怕我把你直接打杀了吗?”

俗话说,瘦田无人耕, 耕开有人争。果然是十分有道理的。

不得不说,魏昭自打发现自己对郁秋动了心之后, 行动力那叫一个杠杠的。郁秋没过多久就发现, 他居然把自己宫里的一个大宫女收买了。

要知道她总共就四个贴身大宫女,问琴和兰草是她的亲信,而其他的两个里,一个识棋是宫里□□好的,还有一个香雪则是她从侯府那里带进宫来的,底子都查得十分干净, 就是为了避免她们会被宫里的其他人收买。

但太过轻易被设计的话,岂不是显得她太没脑子了些,于是郁秋对魏昭也抱了怀疑之心,平日里也不再让香雪近身,并且魏昭偶尔通过香雪递进来的信,她便是看了,也从不做回复。

魏昭对此不以为意。时间晃晃悠悠的过着,不久又到了夏末初秋。

郁秋早知建安帝生辰将至,便早早筹办起来,她才当上皇后不久,自然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准备,郁秋原本是打算按照往年的章程来,自己在给建安帝准备的礼物上多花点心思也就是了,不想她把后宫诸人召来商议的时候,淑妃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击鞠?”

“是的。”淑妃难得侃侃而谈“此为我燕京贵女和世家子弟们皆钟爱的一项活动,几位皇子皆是个中高手,依臣妾看,组成两个队伍叫他们也热闹热闹,想必陛下也会喜欢。”

郁秋露出几分感兴趣的模样,“德妃怎么看?”

德妃自然是想让她儿子也在建安帝面前露露脸的,毕竟上回郁秋遇刺的事虽没有查到她们,可陛下也找了其他理由发作了一通,叫三皇子颇是损失了些人手。

她道“这主意臣妾也觉得好,娘娘想必不知道,陛下年轻的时候也是击鞠的好手呢。”她到这个时候都没忘刺郁秋一下。

郁秋心下好笑,面上却沉吟了片刻,方才点了头“既如此,那就再添个击鞠的节目吧。”

她其实也对击鞠这玩意儿早有耳闻,这是燕京贵族圈里盛行的一种活动,用现代的话叫“打马球”,只是原身以前却只是听过没玩过,一来她身份低微,连自己的马都没有,更没有能练马术的地方,能出头的时候也少,何况当时原主走的还是乖巧娴静的人设,自然对这些运动不如何感兴趣。

在陛下的寿辰当日添加这么一个节目来,倒也算不得什么难事,更没有什么出格之说,只是郁秋心里,却不免防备几分,哪怕最开始提议这件事的是一向不争不抢的淑妃。

可也正因为她平日里都不爱出头,所以这一次如此积极,叫郁秋总觉得有些违和。

但一来筹备这事本来就是后宫诸人一起商议的,只不过她这个皇后的话语权更大一些罢了,而这个提议又算不得出格,甚至还颇为添彩,她要是给否了,指不定还给人留下话柄。且郁秋心里,也有些好奇,她们会不会想趁机搞些什么幺蛾子。

建安帝听说这事后,果真也没觉得意外,郁秋故作吃醋道“她们都说陛下年轻时就是击鞠的好手,可惜我不能得见,如今想想还有些遗憾呢。”

建安帝一直都因为没能把上回刺杀郁秋的幕后黑手处置掉的事有些愧疚,两个人相处间就不免带出些意味来,以至于这阵子似乎不如刚开始成亲时那般浓情蜜意,可建安帝心里还是想着郁秋的,只不过一直没能找到好的解决方式罢了,如今郁秋先表现出了醋意,倒是让他十分欣喜。

“你若是想看,我到时候也上场耍一耍。”虽说和儿子们一起玩有些丢脸,但建安帝是不觉得自己会输的,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因此兴致勃勃的提议道。

郁秋露出一副有些向往的模样,但迟疑了下还是摇了摇头“还是别了吧,按照淑妃和德妃的意思,这回太子和七殿下一队,三皇子和六皇子一队,你个做父皇的掺和进去,站哪一边都不好。”

建安帝想想确实如此,虽然说就算他真参加了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可谁知道有没有人借此揣摩圣意,借题发挥呢。

想罢,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郁秋哪里见得他这样,便说“我以前还没学过打马球呢,待你寿辰过了,找个时间也教我一教。”

建安帝早就知晓她以前在侯府的日子过得不如何,闻言也没有多问,只是伸手摸了下她的头应承了下来“好。”

虽然不是大寿,可建安帝身为皇帝,哪怕不是大寿也得搞得热热闹闹的才好,郁秋让底下的人筹备起来,自己只做最终决策的那个,不过有时候也会多问问建安帝的意见就是了,因此大家也有条不紊的忙活起来。

击鞠是一种团队运动,自然不可能只有几个皇子参加,只是按照原本的意思,四个皇子分作了两个队伍,其中又加了好些国子监的学生,都是皇子们各自玩得来的,又因为魏曜和魏昭还没娶妃,其中贵女们也能趁此机会露露脸。

这个态度传到魏昭那边,他便忍不住轻笑了下,再恩爱的夫妻,被人挑拨久了,也难免生出疑心来,何况,他也不信建安帝与郁秋之间,真的无缝可钻。

魏昭性格浪荡桀骜,他半点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有什么不对,他既然动了心,想要的,自然就是对方的身心,眼下虽然不能和他父皇正面抗衡,可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能做,何况有时候,越危险,越让他觉得刺激而愉悦。

作为正在被挖的墙角,郁秋也演得很配合。

郁秋眉头挑了下,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只是看向香雪的时候这丝笑意却已消失无踪,反倒有些怔楞的看着她,沉声又问了一句“这是他让你送来的?”

香雪把信送进来,从头到尾却都不曾看过一眼的,虽说她自己也识得一些字,但魏昭的手段,想到还在他手上的弟弟,香雪也不敢冒犯。

“是。”她又补充道“殿下有言,若娘娘有心,日后随时可找他相助,若是娘娘……”她声音顿了顿,还是咬了咬牙继续,“若是娘娘不愿有所牵扯,只管把这信烧了,便是下令打杀奴婢,奴婢也绝无二话。”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郁秋开始表现得有些郁郁寡欢,只是在建安帝面前并不多言,而后者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就故意显出几分落寞来。

这一点一点的,自然也传到了魏昭的耳中,自然也觉得她确实是对建安帝生了隔阂。

人都想活着,可七殿下答应她,便是娘娘就此杀了她,殿下会保她弟弟一世平安富贵,香雪想到年幼时相依为命的弟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有这么个信鸽在,郁秋才不会傻傻的放过,于是她假装沉吟了许久,最终把那封信烧了,却没有发落香雪。

建安帝虽说对这个太子有诸多不满,但始终还没到就此放弃他的时候,尤其是此事疑点重重,建安帝因而没把这事宣扬开来,只是另外找了个由头,把太子和德妃母子都敲打了一番,很是发落了一群他们各自的朋党。

香雪能成为大宫女之一, 素质也是没话说, 在地上跪得端端正正,头伏在地上,声音诚恳“奴婢万不敢对娘娘不敬,殿下并没有让奴婢监视娘娘的意思,他说只会给娘娘递些消息,若是娘娘需要助力,也可通过奴婢传信出去,殿下说他一定义不容辞。”

郁秋沐浴的时候不喜人在身旁站着,香雪还是趁着进来收换洗衣服的功夫才近的身,故而此时浴池旁只有她一个,说起话来也十分大胆。

郁秋想, 要不是她选择了嫁给建安帝, 怕是现在魏昭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而如今呢, 光是看这两回魏昭对她的态度,她就知道这人已经动摇了。

阅读修罗场进行时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