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朕就是这样的暴君

第二十二章

  • 作者:花亦之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237

“他就干嚎几声让大家听听他来过,过会儿自己就回了!”说罢,混若无事般在榻上打了个滚。

温寂忱噗嗤一声轻笑:那你可真是个小机灵呢!

一个华丽丽的台阶递在眼前,孟邵秋哪里还会再在这里死熬,敷衍几句,顺着阶梯便出溜下去了。

大概也就只半盏茶的时间,福禄走了过去,“孟大人,陛下卧病,现在太医嘱咐还起不得榻,您看这……”

福禄道:“大人的话,奴会代大人转达的。您身子骨也不好,还是先请回府,陛下若好一些,自是会传您见驾的。”

“嗤,传就传!”谁怕谁啊?元奕只顾着嘬糖,闻此骄矜矜蹙了下鼻头,“朕还不了解他?”

外头孟邵秋还跪在等着皇帝传召,但是皇帝也是很沉得住气的人,任他在外如何嗷嗷,也都始终没理。

关键是他两眼星星,嘴巴里还甜的要死,哪里还有功夫找不开心。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元奕还是挺怕老师一个厉光横扫过来,要看他的彩虹色肚皮。

好在,没有。

温寂忱掐了一把他被糖果顶起的一边脸颊,便不说话了。

“你啊什么啊,”元奕抄起一软枕就砸了过去,“那么大声!”

福禄:……

他自我怀疑扯了扯浮尘,强行平复良久,才作一副洗耳恭听状,“……陛下恕罪,陛下您请继续吩咐。”

元奕白了他一眼,略微思酌片刻,道:“你就说,朕与皇祖母商议过了,自今日起,调他去楚州,任朔风军都尉。朕想让他历练历练。”

“历练?”福禄一时还是不怎明白,他再去看帝师,帝师面无波澜地在一边坐着,也根本就没有反对的意思。

“那奴这便去了?”福禄正询道。

“急什么?”元奕往后靠了靠,慢慢地眯起眼睛,“朕赏了孟钰,罗塑也不能落下……”

仔细地想了想,“欸,老师?”

元奕探了脑袋,看着温寂忱,略有犹疑,“您说,朕要降他职位,您会怪朕吗?”

温寂忱被他问地一怔,继而轻声道:“怎会。”

“那就好!”他放心了,吩咐福禄:“顺带着,也去一趟罗将军府上吧……”

他顿了一下,“罗塑……将两级。贬去南军东城巡卫营,待伤好之后,去南军训练营报到。”

“还有,”元奕道:“别忘了去西宫挑些好的药材,再拿百两金银送去太尉府。孟将军还受着伤,要去楚州,朕总不能小气!”

温寂忱:……

他在心里又夸了一遍小皇帝:机灵鬼!

明的来说,孟钰是连升了两级,君恩厚重,还任了一方都尉,只要不是草包,权职稳握指日可待。而另一个与其相比之下,降职革带,是要彻夜巡防,护卫怀安的。

可是……楚州安定,朔风军深居内山,孟钰一去,再升迁建功,几乎难于登天。

巡防卫就不一样了。它属于南军卫尉掌管,为百余营其中之一,又在怀安,不必远行。

都是眼皮子底下的,皇帝若想再用人,不过一道旨令的事。

温寂忱侧眸看了他一眼,不由地勾了唇角。

“时辰不早,陛下该上课了。”他道。

元奕正心中计量着大事,一听,当即就生无可恋了,“朕还病着呢!”

他苦兮兮地扎在榻上,“都病了也还要上课吗?”

“自然,”温寂忱说罢,就要去取书册,“读书有益养病。”

元奕:……唬谁呢!他瘪瘪嘴。

“陛下不愿意?”温寂岑沉声道。

“当然不是!”元奕立马绷脸,作一副上进好学样,“朕是那种病了就喊痛、连学业都要荒废的人吗?”

温帝师很满意。

元奕自己也很满意。

温帝师道:“那臣去取书?”

元奕哪敢说不,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事实上,心里的小人儿那个抓狂的呦!

他眼瞅着温帝师说去拿书就去拿书了,躲不过避不开,便一脸愁容,软绵绵斜在枕头上。

刚沾上,一个激灵……

“老师?”他清凌凌唤了一声。

那边,福禄一离开,小宇子便顶了进来,将高台上那册书递在他手里。

“嗯?”温寂忱一边应着,草草翻过书册,还有几页未读。

元奕却不说话了。

过了一阵,他又换,“老师。”

温寂忱:“嗯?”

“老师?”

温寂忱:“嗯?”

又停了片刻,“老师?”

温寂忱:……

他甚感无奈地倾了倾身,在窗台边的一摞书里翻找,应道:“嗯。”

内室里,小皇帝仿佛不厌其烦,“老师……”

温寂忱:……

他叹气,“何事?”

元奕默了一阵,突然夹着嗓音,比起之前要婉转许多,道,“老师?”

温寂忱的手登时就一抖。

啪啪哒哒几下,手里没拿住的书洒了一案不说,把那疏理的格外整齐的一堆书册也弄得一团乱。

他呼吸陡然凝滞须臾,忙撩起袖子去捡。就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动作里居然有了些许的慌乱。

他阖眸平复片刻,方才矮身,去捡落在案角边的一本《百家集》。

就在这时,“哗啦”,有一叠白纸,从里头滑了出来。

书本是不厚不薄,却夹不住这纸张,显然是太厚了。所以待温寂忱再去捡拾时,那里头的字迹便狠自然而然地摊在了眼前。

他隐约看到几个相熟的名字,疑惑地将其打开……惊着了。

竟都是名字。

裴、孟、郑、王、陈……但凡在大梁露了些头的世家里,无论男女,都标注了年岁列在上面。

有些名册前头还打了个红色的勾。

“老师在看什么?”

温寂忱刚翻了几页,单传一件单薄里衣的小皇帝,便从他右边探了颗脑袋。

不过也就只瞬息,他的后背就僵住了……

元奕瞪大了眼睛。

他看着那熟悉的字迹,头皮骤然一紧绷,“老、老师……”

这时候,温寂忱出声了,问他,“这是什么?”

“这、这是……”元奕心虚,上手就要去抓,却被温寂忱轻松地给避开了。

他抬起手,严肃道:“到底是什么?”

元奕:……朕要能说,还会去抢吗?

他伸长了胳膊,拽着温寂忱的长袖去够,奈何太短,累得一头闷汗。

元奕就很气了,心一横,“朕、朕要练字的!”

温寂忱眉峰一动,显然是不信,“是吗?”

“是啊!”元奕一咬牙,掂了脚尖继续去夺,“你还我,以后还要用!”

温寂忱淡淡地低了下颌,看着矮了自己很多的孩子把住他的肩膀垂死挣扎,每次都是差了一点儿,到最后还得硬着头皮重头再来。

他突然就想笑了。

“还要用?”温寂忱压下即将上扬的嘴角,问道。

元奕额上渗了薄汗,揪着温帝师的衣领,差点儿就成猴子攀挂上去了。

他慢慢放手,使劲儿地点头道:“嗯,要的!”

温寂忱便禁不住笑了。

然后,看着满面希冀的小皇帝,不紧不慢退后几步。轻松容易地,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博古架最顶端。

最顶端!

元奕都想咬人了,不带这么欺负矮子的!

“老师!”他忿忿然撸起袖子,伸长手臂要去够。

可是……

人小胳膊短,是没办法的事情。任他怎么蹦跶,就是够不着。连个边儿都扫不到那种。

这就很气人了!他发育比起旁的孩子要慢,前一世,撑死成活的长,最后还要比老师矮上几寸。现在他才十二岁,根本就没开始长好吗?

元奕后槽牙都啃碎了,第一次,叉着腰子狠狠地瞪了一眼温帝师。

而温寂忱,隐着几分笑意,转身便吩咐死咬着嘴巴不敢笑的小宇子:“去把藏书阁的《百家姓》取来。”

还在爬高高取纸的元奕,猛地一踉跄,

元奕:……你想干什么,朕真会咬人的我告诉你!

小宇子还只顾着偷乐,一事没反应,“啊?温帝师要这个做什么?”

温寂忱漫不经心将案上的书册拿起,一本正经道:“陛下说要练字!”

元奕:!

温慎你站住,你跟朕说清楚了,谁要练字了?

谁、要、练、字、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皇帝:朕被帝师欺负地要自闭了……

小肉包:皇兄冲鸭,长个子,你可以的!

于是,接下来……

日常啾大家!

感谢:读者“司徒清离”、“横戈马上行、“无聊的该隐”、“”,灌溉营养液。(有一位小可爱后台不显示名字,请举起手手~)

他看了看帝师,道:“是,不能。”

犹自沉默了一阵,“这样吧!”

福禄:“嗯?”

连停都不带停的。

“看吧?”殿里,元奕挑了挑眉梢,“朕就知道他!”

福禄也是无言以对,干瘪瘪笑了笑,“那陛下接下来要如何处置?”

元奕利索地爬起来,“你现在去,去宿卫军训练场传朕口谕,西营中郎将孟钰,封正三品平西将军。”

福禄猛地一睁眼,“啊?”

“能怎么处置?他都请罪了,清楚朕现在奈何不了他,做样子也勉强算是做过的,朕能揪他起来砍一刀?”

福禄:……

果不其然。

“陛下不去见见?”

温寂忱丢了糖纸,见小皇帝乐得跟只松鼠一样,缩在榻上笑得直发抖,便掐住合适的时机,提醒了一句,“孟太尉这一来,怕是不久便要传开了。”

他还真挤弄不出来。

阅读朕就是这样的暴君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