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梧

    “他最近恼着呢。”楚旭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道,“他不是心慕王家的小姐么?可是王家门第太低了,勋贵八姓与之通婚会受人耻笑。爹的意思是纳王小姐为妾,而正妻自然是要从八姓中找的。譬如李家的那位小姐,叫什么李莞,年十五了吧?” WWW.KanXs.ORG

    楚昭哼了一声,有些不满地说道:“爹也真是顽固。”

    楚昭轻笑了一声,应道:“定下的这门亲事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有什么好怨的?再者这件事情又不是爹爹您能决定的。”

    楚昭回来,将军府定然要庆祝一番,可是暗处有不少人盯着,自然不敢大张旗鼓。这一杯酒敬上苍,一杯酒敬列祖列宗,一来是从刺客手中、悬崖底下死里逃生,二来则是从深宫中平安归来。因着楚昭有伤在身,府中的人也不敢大肆闹她,只不过次日一早,她便被自己的父亲大将军楚行天给喊到书房中去了。

    “我们父女讲一会儿体己话吧。”年近半百的楚行天不见老态,换下了铠甲后便像一个斯文儒士,面上足以见年轻时候的丰神俊朗。“你还在因为与公主成亲的事情埋怨爹么?”

    “自然是说明成为驸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咯。”楚昭轻哼了一声,面上不见往日的厌恶情绪。她的脑海中不期然浮现了宁玉瑶的面庞,国色天香,若她男儿身,这皇朝的明珠自然是愿意摘得,可偏偏她们都是女子,在一起只会引来世俗的哄笑。楚昭她自问不是重声名的人,要不然京中也不会将她给传成那般模样,可是一想到跟女人成亲,心中浮现了几抹奇怪的感觉,可能是超越了她的承载力了吧。“二哥呢?怎么不见他?”这时间点,也是下朝的时间吧?

    不回去难不成是留在这昭阳殿?若是只有昭阳公主还好,可偏偏有无数的人,让她坐立难安。总结起来,便是一句深宫内苑不是正常人能住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变态。毕竟,没有自由的人呐,有什么价值可言的?楚昭心中暗忖着,穿好了衣服,这才打量宁玉瑶强塞给她的小玉瓶。里面的膏药是外邦进贡的,极为难得。她对自己背上的伤痕倒是比自己还上心,生怕留下什么印记。

    轿子一离开宫城,楚昭唇边的笑容便压不住了。只不过在离开前,还是回头张望了几眼,红柱白墙琉璃瓦,巍峨的宫殿在朝日下散发着明亮的光彩,她看见了宫女和小黄门甚至是几个下了朝的臣子们走着,可是没有瞧见她想看的那道身影。这是在期待什么呢?她撇了撇嘴,将这么点小失落给压了下去,能够离开勾心斗角、步步为营的宫城回到将军府中,自然是一件好事情。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在宫中无事,楚昭自然是一觉睡到天明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也不可在院落中大肆练刀。这日清晨,楚昭是被宁玉瑶给晃醒的,睁着一双惺忪的眼,脑子中一片空茫,好半晌都没想起,自己是哪一处招惹了这小祖宗。要知道,昭阳公主平日里很少管她,更别提亲自唤她起来这档子事情了。

    楚昭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忙不迭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胡乱地套上衣衫,口中则是念道:“想,自然是想的。”这可是她近些日子最记挂的事情,怎么能够如此轻易便忘了?说起来都怪夜梦香甜,那一道绰约有风姿的身影太过勾人。

    宁玉瑶一看楚昭这模样就生气,满腹的牢骚到了唇边又咽了下去,她总不能在楚昭的跟前表现得太小家子气,有所她堂堂昭阳公主的气度。视线在那细嫩的肌肤上停留一阵,冷不丁瞥见了她肩上淡淡的伤痕。宁玉瑶在清漪的耳畔吩咐了一声,等她将一瓶子伤药取过来,她才向前一步,胡乱地将东西塞到楚昭怀中,冷哼一声道:“你只管回去吧。”说完这句话,她扭头便走了。

    楚行天的面容顿时僵住,半晌后他才敷衍道:“都不在了。”现在觉得二儿子看上了寒门的姑娘,不合礼数。可说到底,他与妻子才是最离经叛道的吧?人确实如传闻中那般,是从战场上带回来的,至于其他的秘密,就让它们永远烂在心中。不能被那边的人知晓,也同样不能被楚昭知晓。“你快去准备准备吧。”楚行天开口赶人。

    楚昭掀了掀眼皮子,将疑惑深藏在了心中。娘亲去世已经快满一年了,她也确实有很长时间没有去墓前坐坐。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娘亲和父亲之间的感情,但是她始终不明白,娘亲为什么总是向南方张望。“你的模样酷似南人。”这是昭阳公主在不久前说得话,难不成娘亲便是晋国人?

    现在的楚昭也觉得自己算作是幸运的,至少是昭阳公主,而不是另外两位骄纵的、飞扬跋扈的殿下。她又想到了回府时候兄长提起的事情,思忖了一阵,问道:“二哥的婚事,你是打算与李家结亲么?”

    楚行天一听这个便来气,按理说三个孩子中楚晖是最懂事的那个,可偏偏婚事上他死活不肯松口,非要取一个寒门的女子,倒不是他楚行天看重这些,他的妻子不也不属于高门大户么?可如今到底比不得以前,身为将军府的子弟,他必然就得扛上一部分的责任。“我也不是不同意他喜欢的姑娘进门,只是按照咱们大宁的律令,娶她做正妻不符合礼数。你二哥会不晓得么?偏生在这事情上执拗。”

    “您也不能全怪二哥,只能看造化了。”楚昭叹了一口气,“至于李家的姑娘,二哥不喜欢她,将她娶进门也是害了她,谁不想有个夫君宠爱、儿女绕膝的生活呢?我看这婚事还是算了吧。”

    楚行天看着自己这与妻子面貌酷似的女儿,眸中闪着点点的光芒,他一时沉浸在了回忆中。半晌后才挣脱出来,低叹一声道:“为了将军府,委屈你了。”

    “爹您找我也不是为了说这个吧?”楚昭找了条椅子坐下,她挑了挑眉,佯装轻快地开口道。

    楚行天一颔首,面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楚昭是他唯一的女儿,就算要尚公主,他也要为楚昭做好万全的打算。想了一会儿,他问道:“你与昭阳公主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她如何?若是日后你有欢喜的,公主她能容得下么?”在天子决定赐婚之时,他无法抗旨不遵,可后来也在这等问题上做过商讨,而天子的的意思,只要不丢皇家的脸面,便任由她们闹腾。如果昭阳公主那边同意了——

    “罢了罢了,不提你二哥了。”楚行天有些不耐地挥挥手,转了个话题道,“你得空闲了去你娘的墓前坐一坐吧,能够平安归来也算是她庇佑着你。”

    楚昭颔首,又低声道:“我娘亲她那边没有亲人么?”别的人都有舅家,可偏生她娘亲那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平日里听人谈起,说她娘不是京中人,是被父亲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可她又是哪里的人呢?以前只见父母之间恩爱美好,背后的故事从来就没有深究过。可是现在猛然间升起了几分好奇心。

    “比之另外两位公主好了千倍万倍,昭阳公主会是一个好妻子,可惜啊。”楚昭叹了一口气,可惜她不是男儿身,给不了昭阳公主什么。

    楚行天点了点头,叹声道:“这便好。”

    楚旭一听小妹的话,无奈地摇摇头道:“你也别怨爹,现在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呢,要是楚晖娶了个寒门女子为妻,指不定会被各种弹劾。”北朝原先也不重门第,可在入主中原后,偏生也学了这些个风气,大整流品,明辨姓族。“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楚昭沉默了一声,低声应道。到底是不自由的,不只是她,还有二哥。说起来还算楚旭这家伙最为幸运,身为大将军的嫡长子,几乎不曾遭遇挫折。

    将军府中早便得到了昭阳公主传来的讯息,知晓楚昭会在这一日回来,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楚旭匆匆忙忙地放下了手中的长剑,便出门去迎接。窄袖深衣,袖子挽起,再加上那一副灿烂的笑容,虽没有楚晖的清逸,可也有着别样的不羁和潇洒。

    “咱们的云阳侯回府了。”楚旭打趣道。自那日从葛家村归来后,天子便依功封了侯,虽说本朝只是虚封,不领封邑,可到底是一个县侯,说出去也颇为威风。谁不知道这是借了昭阳公主的光呢?楚旭扶着楚昭从轿子上下来,低着头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喃,“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如果可以,他们将军府一家都不愿要这殊荣。

    初醒后,湿漉漉的眼睛就像是秋深时的湖泊,笼着一层忙忙的冷雾。宁玉瑶盯着楚昭看了半晌,不满地哼道:“你昨日不是说回将军府去?轿子已经给你备好了,怎么还在榻上躺着?难不成不想回去了?”

阅读公主又逃婚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好猪拱了白莲花》《那个套着鹤丸壳子的审神者》《医手遮天,冷王别放肆》《江海照余生》《今天他也很可爱》《她只是个算命的[古穿今]》《在逃生游戏和老攻奔现后[星际]》《戏骨之子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5/365979/7397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