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霹雳]BGM决定成败

辣鸡传染病

  • 作者:南陵不醉客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241

安临儿看着清澈的水面上映出自己如今不人不鬼的模样,心中有对生的渴望,也有对庸流萍寓居民的愧疚,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恨。

为什么妖市会有疫病……

听他言辞中颇有怨天尤人之意,身为真·教育家的道御姑娘顿时感觉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开口就朝安临儿怼了过去:“男子汉大丈夫,若当真有凌云之志,便该站起来去与天斗,与天争那一线生机!”在这自闭的算怎么回事?

“是这天,不留吾等生机。”安临儿痛苦地阖上眼,扬手一道掌气打散了水中自己的倒影。

“若整日只会自怨自艾,指望天赐灵丹妙药,还不如现在就自杀等投胎比较实际。”绕了小半个妖市才算找到此地的君雪重远远就听到一阵凄凄切切的喇叭声,心下一凛之际,又往水边走了数步便看见了一脸纠结痛苦的安临儿——虽然有黑布蒙面,但暴露在外的皮肉已有溃烂之势,君雪重当下就认出面前这人应是秋赦之地的疫病感染者无误。

妖市的子民也许无辜,但无辜染病而被放逐的感染者们就该死吗?

但他没想到的是,秋赦之地有一天会面临水源枯竭的窘境。

彼时,正逢妖市正统皇脉回归,战栗边墙倒塌,阻碍他们重返故土的障碍不复存在,身为首领的安临儿看着族地里那条枯竭的河流,想起族人灰败干枯的脸,最后还是咬牙做下了决定——命族人前往离族地最近的庸流萍寓北区水脉取水。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感染者们如今所居住的地方原本只是一块无名的荒地,后因妖市感染疫病者聚集群居于此,加之感染者们只在秋季停止发病,故而得名秋赦之地。

知晓自身疫病会感染他人,在安临儿被推选为首领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感染疫病的人们迁往遥远偏僻的秋赦之地,感染者们自力更生,多年不与外人来往。

他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也就是这样,带着大家一起平平淡淡地在秋赦之地终老,百年之后便将这感染疫病的身躯焚化,疫病根源也将随着秋赦之地居民的死去而被永远埋葬。

“阁下甘于一生受天命摆弄无妨,那阁下的子孙后代呢?他们是否也愿意与你一般永远做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在他避开自己手的那一刻,君雪重在心底叹了口气,把眼前这名危险的感染者打上了“可医”的标签。

由于迷路时间太长,君雪重在来的路上其实做好了两手准备:

最坏的打算便是秋赦之地的领头人是个不好收拾的刺儿头,或者说难听一点,是个心怀怨恨打算报复社会的肖仔,要是安临儿是这款,她也就不需要多费事去给他治病或者画饼了。

在君雪重眼里,所有因为自身不幸便想报复社会让大家跟他一起倒霉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治好了也是祸害,倒不如就地一掌拍死拉倒。

但不得不说,安临儿给了她一个不错的印象。

若刚才对方没有躲开她的手,她其实也不会如何。

她修习的道门清气是世间所有恶浊之物的克星,连八岐本体的邪染之力都近不了她的身,更何况小小疫病。

但安临儿顾念着自身疫病,不愿传染给无辜之人,这样的心性倒是意外入了她的眼。

道御姑娘表示:这个小朋友心性不错,基本可以拉回去给新认识的小伙伴当苦力了,就是这一言不合就自闭的毛病得改改。

安临儿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卖拐的大忽悠盯上,他看着君雪重的语气又惊又怒:“疫病会通过接触传染他人,你不知情?”

连疫病感染者都敢直接上手去摸,这到底是谁家不知事的大小姐跑出来了。

“吾知道啊。”君雪重再次对着安临儿伸出了手,之前紧握的五指再次舒展。“给吾一滴你的血。”

“你到底想做什么。”安临儿看着女人伸出的手,没有动。

月光下,那只摊开的手掌呈现出健康的粉色,与安临儿自己满是血痂疮疤的手掌大不相同。

他从未如此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和一个正常、健康的人的区别。

看着一副如临大敌模样的安临儿,君雪重笑了:“若吾说吾是要救你,你可相信?”

救他?

安临儿看着眼前白衣云冠的女道,又看了看她伸出的手。

一个不属于妖市的女人,说要救他?

“你想从吾身上得到什么。”

除了有所图谋,安临儿想不出眼前的人有什么理由救自己。

可他这副身躯已经破败至此,除却一身还算不错的武功,他还有什么值得被眼前的人图谋的呢?

“吾若说毫无所图,想必你不会相信。”君雪重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复又道:“你有什么可以拿出来与吾交易的吗?”

这孩子在绝望里已经徘徊得太久,若他人不图回报地投以善意,以安临儿对外人的防备程度未必会信,倒不如与他做个交易,这样等银货两讫,便谁也不欠谁的了。

君雪重想得挺好,安临儿也确实放心了一些,但面对她提出的交易,安临儿又想自闭了。

安临儿染病之前出身怪贩妖市的庸流萍寓。

妖市阶级明确,富豪和皇亲国戚们都住在天厦名流,会在庸流萍寓定居的基本都是身无长物的平民百姓。

而在做了秋赦之地首领之后,感染者们都在秋赦之地自力更生,有什么资源都是整个族地共享的,就更没有什么需要用到钱的地方了。

综上所述,总结一下就是:

安临儿,是个首领。

首领他,莫得感情。

首领也,莫得珍宝。

首领更,莫得钱。

于是君雪重就看着安临儿沉默了很久之后,才从牙缝里憋出一句:“……吾只有一条命。”

“吾要你的性命做啥……”语毕,道御姑娘看对方似乎被自己一句话打击到了,思考一下,又改口道:“算了,只有一条命那就一条命吧,大不了吾亏本一点。”

看出君雪重对自己的命不感兴趣,安临儿也不太想占一个弱女子的便宜,于是出声:“若你有其他条件,可以一并讲出。”

“弱女子”君雪重毫不心虚地瞪过去:“吾刚刚忽然改主意了想要收个终身保镖耍一下,怎样?不可以吗?”龙戬好友你们妖市的孩子怎么回事,让他占便宜都不会占?

受妖市传统教育长大的老实人安临儿:“……可以。”

“那现在可以将你的血交吾了吗。”她这样伸着手让别人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要债的→_→

“如你所愿。”安临儿解开手上黑布的动作很慢,像是在留给她反悔的时间:“有一事吾要提醒你,若直接与皮肤接触,吾血中的病菌也许会进入你体内。”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年纪轻轻废话真多。”实在看不下去对方磨磨唧唧的动作,君雪重两步上前,在安临儿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抽出了他腰上的刀。

眨眼血溅。

“你……”安临儿呆呆地看着行动力超强的女人用正在流血的手指往自己胳膊上被匕首划出的伤口一刮,而后才满意地将匕首插回了自己腰间。

从来没见过这种肉食系女子的秋赦之地首领整个人都惊呆了。

痛快地把妖市中人视若虎狼的疫病之血按到自己伤口上,对自己十分自信的君雪重连眼都没眨就开始继续忽悠小朋友:“吾哉你对外人不甚放心,如今你吾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若治不好你们的疫病,那吾也同样活不成。”

“小子,现在可以放心了吗?”

被眼前一言不合就起肖不要命的女高人吓到的安临儿沉默了一下:“秋赦之地就在不远处,前辈请。”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秋赦之地惨是太惨了……安临儿当年也是个有志青年来的_(:3∠)_

道御表示:吾觉得秋赦之地还能抢救一下。

她以为自己没有率领族人和疫病抗争过吗?

在起初,他们曾经试过无数种方法,找寻过无数妖市的名医,甚至去找过灵符派的灵符,但最后得到的结果都只是冷冰冰的四个字——无药可医。

除了静待死亡,他们还能怎么样?

濒临自闭的安临儿上下扫了她两眼,发出一声冷笑:“与天斗?与天争?”

“姑娘真是好大的口气。”像你们这种一身完好的人怎么会懂他们感染疫病后的绝望?

闻言,君雪重也笑了。

像她们这样活在阳光下的人,又怎么会懂他们染病后便只能蜷缩于黑暗之中的绝望?

“吾知晓你也许失望过许多次,但你绝望得未免太早。”君雪重伸出手,似乎想要拍拍这个年轻人的肩头,可安临儿反应却很快,几乎是在对方伸出手的同时,他就闪身避开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掌心的断纹,而后缓缓将五指收紧成拳:“阁下大可以当吾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吾想阁下应该明白一件事——若不去争,你便永远只能是天道掌中棋子,他要你生你便生,他要你死你便死。”

安临儿垂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右眼:“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被疫病感染的是他们……

安临儿在没有患病之前曾是庸流萍寓中最杰出的青年俊才之一,他也曾怀抱得遇明主一展长才的梦想,可如今,就算他明知道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许会导致更多无辜的人患病,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他是感染者们的首领,肩负着秋赦之地所有感染者的存亡。

战栗公执政之时手段残忍暴戾,普通平民尚且人人自危,染病的平民自然就更得不到妥善安置,昔年曾有无数染病百姓被放逐在战栗边墙之外,这其中就包括了秋赦之地如今的首领安临儿一家。

阅读[霹雳]BGM决定成败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