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⑧章

    毕竟我就在隔壁,送过来的时候,汤还是热的。

    她还做猪蹄汤,这个汤做好都是把我叫过去喝的,因为楚尘拒绝喝,辛慈都要说:“猪蹄汤最富有胶原蛋白,对皮肤最好,你看久久,你看看久久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好吧,好吧,我喝!好吧,好吧,我做示范!我笑嘻嘻的端着两碗猪蹄汤中的一碗,看看汤,猛吸一口气,然后昂着脖子,真的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完。这事,必须是一口气喝完,换口气就再也喝不下去了。

    我是来打样儿的。

    我哪有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我明明眉头都皱成了大疙瘩啊。

    有楚尘的份,也就有我的份。

    辛慈说:“久久,我也可以像你一样,自由工作的,我可以做自由律师的呀,楚尘,我照顾他吧,你不是刚接手了一个别墅的装修吗?” WWW.KanXs.ORG

    想想也是,辛慈是楚尘的正牌女朋友,照顾楚尘名正言顺,我也没有再勉强,说:“那你需要的时候喊我。”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楚尘的腿伤好的差不多了,再接下来就是养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楚尘被打断了一条小腿,当然这是小事情,最重要的是他的脸。

    医生说接下来可以手术,可以整容。

    我们把楚尘接回家,他就住我的隔壁,我又是自由人,可以照顾他,但是辛慈,辛慈竟然辞工了。

    一个月后,我和楚尘都胖了,皮肤很好,超好,油光水滑的。

    ---

    楚尘身体完全恢复之后,接下来要做的是整容的手术。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辛慈一定要辞职了,楚尘的身体是一方面,还有他的心理。

    他可以接受疼,但是对毁容这件事实在是接受不了。

    不是说捧的越高、摔的越重吗?楚尘的脸之前带给他多少风光,现在的他便有多失落。

    所以,辛慈想贴身的陪护,用她仰慕的目光,用她满满的爱来减轻楚尘的失落。

    楚尘现在最重要的两个伤痕,一个在眼睛上,一个在脸颊上,美容的医生给出了方案:植皮,用楚尘身上的好皮肤移植到脸上,还要分好几次植。

    所有的手术都是辛慈陪着,陪着手术,陪着拆纱布,陪着护理,说着一些打气的话:“不幸中的万幸,没有伤到眼睛,真是万幸,万幸。”

    进手术室前,楚尘突然问:“辛慈,邵涵怎么样?也要做整容手术吗?”

    辛慈一愣,低头回答:“要的,要的。”

    楚尘又问:“怎么不见他来?和我不是一个医院?”

    辛慈:“嗯。”

    楚尘又问:“邵涵怎么不来这个医院?这个医院不是全国最好的整容医院吗?”

    辛慈:“太贵吧。”

    “哦,”楚尘想确实,邵涵的家庭经济并不太好,但是,ANJA不会管吗?对啊,ANJA给了他100万难道会不给邵涵吗?楚尘还想问,辛慈催促:“快进去做手术吧。”

    手术室的门关了,辛慈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软,顺着墙壁滑下来。

    邵涵不在了啊,需要什么整容啊。

    ---

    楚尘脸上疤恢复到八成了,如果用粉盖着的话、再离着远一点看、看的人又是近视眼的话,他已经恢复以前帅破天际的样子了。

    他心情了好了不少,不像之前不愿意看镜子、不愿意开窗帘了,毕竟有辛慈整天的陪着,还能做点成人动作,能抑郁到哪里去?

    大章教授又来电话了。

    楚尘接了:“喂,妈。”

    “臭小子!你有这么忙吗?三个月了,整整三个月都没有给我打电话了?怎么了?忘了娘了?”大章教授说到这里,突然灵光一现:“楚尘,你是不是…是不是…?”

    你是不是有了媳妇?

    有了媳妇才会忘了娘!大章教授想说:“楚尘,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但是又一想,不对,乐久久呢?

    当时我就在楚尘家里,楚尘看章教授说不下去,把话接过来说:“妈,我交女朋友了。”

    “呀!”章教授听儿子的语气,很是郑重,觉得这女朋友另有其人,但是她还做最后的挣扎:“是久久?”

    楚尘看了我一眼,对电话里说:“妈!久久是我妹啊,这么多年了,您就别乱牵红线了。”说完又看了看辛慈,说:“妈,我女朋友您见过的。”

    辛慈削苹果的手一停,竖着耳朵在听。

    楚尘说:“是辛慈,您口里的辛律师,您上次来不还夸她做饭好吃的?”

    听到这里,辛慈的手又快速的削起苹果来,脸上也露出又开心又羞赧的笑。

    “呀!”大章教授又惊讶了一声,心里暗暗的说着:女人的直觉就是准!上次去的时候就觉得那个叫辛慈的女人不正常,慌慌张张的,看来他们俩个那时候就已经好上了,还瞒着她呢!

    辛慈…章教授在回想着,小姑娘长的也不错的,挺讨喜的,脸上挺有肉的,眼睛爱笑,一看就是个善良孩子,又是个律师,职业也不错的,但是,但是,怎么能和她儿子比呀!

    大章教授心里有一股气,但是憋着,问:“辛律师,我看着,岁数比你大吧!”

    楚尘支吾的“嗯”了一声。

    “比你大几岁?”大章教授厉声追问。

    说还是不说?不说不行,说谎话也不行,楚尘说:“大四岁。”

    “呀!”大章教授又叫了一声,“大四岁!岂不是快三十了!你才多大!找一个三十岁的女人!……”

    楚尘忙站起身来,走到阳台那边去,但是刚才的露出来的话音还是被辛慈听了去,削苹果的刀子猛的滑下去,一股血红就殷了出来。

    “啊!”我惊叫,忙去看辛慈,还好,只是皮肉之伤,我去拿了创口贴,帮她包扎。

    但是又无法安慰辛慈,楚尘不是妈宝男,但是心里给妈妈留得位置很大很大,想成为楚尘的媳妇,大章教授是一道高高的槛。

    两分钟,楚尘从阳台走进来,通知说:“辛慈久久,大章教授要过来。”

    大章教授风风火火的,肯定会买当天的飞机票的。

    我说:“那,那晚上我去接章教授。”

    楚尘点点头。

    啊,啊,啊,难道我就需要吗?其实我想辛慈比我还需要,毕竟她还大我四岁呢。

    她既然说不需要,我就送她需要的。

    我送了她全身特别是脸部的防护罩,厨房的油烟对一个女人的皮肤伤害尤其大,既然她必须下厨,至少要让自己的脸隔绝油烟。

    我将一滴汤都不剩的碗给楚尘看,给辛慈看。

    辛慈便端起另一碗汤给楚尘,楚尘很绝望的看着汤,又看看辛慈,辛慈那是一脸的坚定,他又再看看我,我做了一个猛吸气然后昂头的动作。

    寻求不到任何帮助的楚尘,只好,也猛吸一口气然后昂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辛慈还学做各种的蔬菜,她买了一本做菜的书,照着做。

    每天变样的做。

    喝完,看都不看那碗的将碗推给辛慈,辛慈乐颠颠儿的接过碗去刷,我突然想起:“辛慈,辛慈,为什么只要我们两个喝,你不喝?”

    辛慈一顿,说:“我不需要啊。”

    啊,啊,啊,原来是叫我来做示范的。

    辛慈点头。

    辛慈好像整天都在忙吃的,早上五点钟就去菜市场,她要买最新鲜的菜,最新鲜的牛肉,最新鲜的骨头。她要熬一百天的骨头汤给楚尘喝。

    落疤了。

阅读覆水难收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穿书之恶嫂手册》《温良》《重生后我成了这条街最渣的崽》《所有人都对我求而不得》《秀才家的小地主》《物以稀为贵》《神雕之此生不换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5/365985/7397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