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今天开始做不良女主角[我是大哥大+热血高校]

全世界唯你我二人

  • 作者:十文字C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9199

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时生前倾身子将手臂搭在双腿,说话时的语气很轻,藏不住个中的疲惫,以及不可遏制倾覆而来的无力。智司坐在他身旁,别过视线看向面前不知名的角落,半晌依旧没能回以一句话。

想起来,上一次她挡在伊藤身上而被相良用酒瓶直接砸中后脑,当智司赶到时,她不顾一脸的血污还爬着过来向他求饶。然而却只是向开久这些家伙求情放过伊藤。

恰时护士过来通知,时生起身之际,转头看过来让智司也一起去。

意识到时,智司才发现自己抬起手,将掌心放在身旁男人的肩上。时生的白色衬衫此时有些起皱,手臂上绣有他名字的标识。看起来相比上班族,他依旧那般学生样。

时生回眸看过来笑了笑,多少藏不起苦涩与无奈。

在辰川知子躺在病床上休息之际,片桐智司听她的哥哥辰川时生提及关于她的事。

——她很少跟我提起在软高的事,认识了哪些朋友,上课怎样,都没怎么提。不是上次被砸中头部出事,我都还不知道,她会为了朋友做到这种程度。

——但是、但是啊……她上次和我聊起你的时候,看上去很开心,却又无比失落。我很担心她,再次为了谁不顾一切豁出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知子从小就是个比较安静的孩子,但是一着急紧张就会整个人很慌乱。闹出过不少笑话,也吃过教训。

——父母问过我,会不会觉得知子有些刻意与别人保持距离。起初我以为是经常转学导致她没有安全感,但父母说就算对着他们,知子也同样如此。似乎,除了我之外。

——所以我才想一直和她在一起。毕业之后我努力找能养活我们两人的工作,不再依赖父母,也能够继续和她生活在一起。她听我说来千叶能和多摩雄还有源治天天在一块,高兴得不得了。

“作为一名医学工作者,这种话我不应该说。但是,知子小姐她、像是变得如那些迷信说法那样,这个世界排斥着她的存在。”

那是比身缠重疾更为可怕的惩罚,毫无来由地被判了死刑还无从上诉。宁可就此杀死,亦远远胜过如此被彻底否定存在。

时生霎时站起身,却只能停在原地无法说出一句话反驳。智司眄视过去一眼,意识到自己放在口袋里的手,和他一样握成拳死死地捏紧。

护士冲进来急匆匆说出的话,将两人再多思虑的时间尽数夺走。

“医生!知子小姐她……她人不见了!”

几乎出于本能地冲了出去,白衬衫与浅灰制服的身影在医院惨白的回廊里奔跑。时生不减速度,拿出手机一遍又一遍摁下同样的号码。放在耳边只听到正在接通的提示音长鸣,一向看上去面相温和的他,禁不住咒骂一声。

截停下脚步气喘吁吁,时生转而拨通别的号码。

“多摩雄吗。知子、知子她有回家吗?……她从医院离开,不知去了哪里……我去问问源治、”

快速停止通话,时生又一次接听。

“源治,知子有去店里吗……她在家里晕倒,我刚带她来医院,但是现在人不见了……你认识她的同学?那你帮我问问她在不在,拜托了……”

想起时生十几分钟前才提过他不清楚知子的在校情况和朋友关系,想必眼下担心得不行。再加上刚刚医生那番越想越后怕的话,智司皱紧眉宇,忽然间想起她上一次受伤住院后,也是这么逃出医院而跑去开久找他。

这次,该是他做什么了。

他得主动为了她做什么。

——我有想让智司看到的东西。

那时她自信满满,期待十足的笑靥,浮现在他脑海中。

随之各种剪影,关于软高文化祭,以及魔法少女的舞台剧。

端坐高空俯瞰一切的她;来到他面前故意挑衅,拿走他用来变装的眼镜的她;孤独地在舞台与观众席间流转表演的她……

以及下雨的午后。他的一只手抱着装了猫的纸箱,另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在雨中奔跑。

不合身的白衬衫套在她小个子的身上,看到她为了救爬到架子上的小猫而摔倒时,他想都没想就冲过去接住她。

彼此紧贴的皮肉。沾着水汽的碰触。

他抓住她的手腕,没有丝毫松开。

他说:我会保护你。

——我会保护你,辰川知子。

再是她留下来的,没有署名的信。类似诀别。

他想过给她回应,却一直没有。甚至没组织出言语。

他想说他不在乎她说的东西有多难懂,多难以理解。

他想说他不清楚她到底知道多少,又有多少关于他。

如若真有神明,真要为此惩罚或诅咒。

那不该由她一人去面对乃至承受。她不会孤身一人。

害怕做了什么让事情变得更糟,那就什么都不用做。

不会有人责备你。那与什么自满傲慢无关,更不是逃避。

多去依赖信任重视的人,撒撒娇也好。

多向他说那些令他琢磨不清的话也罢。

就让他当作和她从未接触过?

他怎么可以。她怎么能这样。

——从你闯入我的世界开始,这个世界谁都不能否定你的存在。

哪怕是所谓的神明。哪怕真有惩罚或诅咒。

不管是什么,要来的话,我们就一起背负。

骤然想起舞台剧那没能交代清楚的结局,关于第三名少年的身份及与之相关的故事,甚至是与少女接触后的点滴。

——孤独的神明大人。

片桐智司下意识地呢喃。

“……在神社、”

话音刚落,他冲了出去。

他的推断不过是自身一时闪现过的猜想,依旧化为现实于此时上演。

站在古旧神殿中,知子看着高悬的天花板,空荡无人的建筑内令她的声音也显得远近不定。

若是所谓的重新选择,这种类似轮回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每一次倒回到最初的间隙里,她是否看到过类似荒凉无人的风景。

翕动嘴唇自言自语之际,连她自己都无法克制战栗。

“那,现在是第几次了……”

无人回应。死寂萦绕。万籁俱静。

连亲身经历这一切的她亦无从找到答案。

她已没法知晓,如今这所有,究竟算是惩罚,还是诅咒。

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成拳,她低下头,任由发丝垂下。泪水自垂发的漆黑间滴落,溅在她赤.脚而沾满尘土的趾边。

“能不能让我稍微知道、之前的我真的阻止过智司被利用……哪怕一次、也好……”

这样,至少不会那么绝望吧。

至少告诉她,她做过的那些蠢事,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价值。

倏尔听见木地板被踩着的细微声响,知子抬眼瞥见过去,看见一个穿着和服的男子站在那。离她不远,戴着的面具令她无法看清来者是谁。

她用手背胡乱地抹了抹眼泪,努力抑制住哽咽,依旧带着哭腔问了句。

“您是这里的人吗。像是神社之子,把自身奉献给神明之类的。”

迷信的说法在这种氛围下,却有着极大的说服力。带着白狐面具的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耸了耸肩表示否认。

知子略略低眉垂目,自嘲道。

“要是你有天能看到神明,麻烦跟他说,他降下的惩罚和诅咒,都应该只和辰川知子有关。”

话罢,她转身准备离开,却一下子着实撞在什么坚实的东西上。既视感强烈到她一时间不敢抬头,终是无法遏制地仰头看过去,顷刻间如坠深渊。

片桐智司努力克制住喘.气,抬手将掌心搭在她的肩上。

身旁,时生亦喘着气,没有责怪或抱怨,只是无奈地揉了揉她的额发。

啊……让他们担心了……

她到底,都在做什么。

认错似的地低下头,知子本想说点什么为自己私自从医院跑出来道歉。怎料智司的话令她的心一下子悬空。

“够了,相良。”

顺着智司的视线,知子回头,看到那名带着白狐面具的男子满不在乎地摘下面具,底下是将亚麻发色换成漆黑的相良猛。

他轻笑一声,举起手表示乖乖听话。

“我什么都没做,智司。”

“又是你……”

时生认得这张脸,要不是上次知子阻止,在医院他早就揍得这家伙至少住院三个月别出来害人。

没理会智司的忠告与时生的敌意,相良将拿着面具的手垂在身侧,声线低沉说出的话语回荡在整个神殿里。

“你发誓过会奉陪到底吧,辰川知子。”

话中只有彻骨的冷,直接在她脸上碎了一地的冰。

“那么就算是死,也只能在我们两人之间。”

时生显然被这句话激怒,但知子抬手横在他身前阻止他。下一秒,她不管不顾迎上去,愣是一把扯住相良的衣领。

相良神情不改,敛起所有的笑意,俯瞰着就在跟前的她。

只有这时,她的眼中才肯多少容纳他的身影。

即使依旧残缺破碎。仍无法拼凑出完整的他。

他一字一句顿挫道。

“就像我亲手杀掉你之后,你也会杀了我一次。”

攥紧衣领的五指骤然松开。

上前踮起的脚跟踏回地板。

知子往后退了好些距离,直到身上的力气顷刻间完全卸下,而一下子不支倒地。

赶紧上前扶着她的智司和时生,听见她用难以置信的语调呢喃道。

“这个世界上,唯一和我有共用记忆的人……为什么偏偏是他……”

唯一与她一样知道轮回的人,与她为敌,曾经亲手杀死过她。

她为之轮回保护着的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曾经重复过多少次。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写到一半,自己被智司的话感动了。

也被知子那种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孤独感给虐到。

当然,结尾处点出她和相良的联系,有糖的成分当然也是刀子。

不过这是相良和知子关系改变的契机。

也是智司决定主动做什么保护知子的开始。

算是两条线的进一步开始吧。

智司真机智,这下把铃兰俩大佬给攻略了。

芹泽挺喜欢他,时生哥也认为他会对知子好。

果然打通家庭关系才是正道。

相良你看看你,会不会攻略的啊。

感谢喻文州的小仙女和哈哈哈的营养液投喂,Mua~

继续乖巧等评论留言【乖乖坐好】

最近评论留言有点少了,是剧情不好看了吗。

在想要不要存下稿,看看评论再慢慢更新吧【蹲角落】

无法对准的线条像是从内到外将辰川知子剖.开割裂,她本就摇摇欲坠的身影眼下更是支离破碎。

“这样无法探明她忽然昏倒的原因。”

“上一次入院明明没这样、”

诊室里的医生是上次给知子处理头上伤口的那一位,他清楚时生是知子的哥哥,但看到智司这样的不良模样,还是有些警惕。时生先开口问及知子忽然昏倒的原因,医生转回注意力,举手示意两人坐下。

“该不会真的和我之前的病一样、”

“目前暂时不能这么确定。”

“辰川先生,对此我们也没办法。”

医生再三申明宁可是医疗器械出了问题,然而在他特地借了部相机来验证自己的猜想后,无法对焦的成像给予其最真实有力的回答。

时生上一次就问过医生这事,医生摇摇头,这次却不像之前那样给出明确回应。智司皱了皱眉,看着医生站起身,将会诊后的情况直接呈现成两人看。

无论是x光照,还是入院时拍下的照片,全部都无法对焦,尽数失真。

如果说时生害怕同样的重病在知子身上出现,智司想,他或许不想看到的,是知子像挡在伊藤身上那样保护他。毕竟,他记得,她坚持他羡慕三桥和伊藤这点。

——她曾经因为我的重病而失落很久。如果现在轮到她患上跟我当年一样的病,我真的……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曾经差点被这病从她身边带走……这次,它不能把她从我身边带走。绝对、不行。

——她一直喜欢跟着我,母亲说她像只小动物那样黏着身为哥哥的我。大概因为这样,我才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

阅读今天开始做不良女主角[我是大哥大+热血高校]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