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阮新文。

    吓一跳,阮袖袖赶紧接通电话,心里忐忑不安,怕被对方察觉到不对劲。

    在原小说中,阮新文现在贺琛所在影视公司掌门人,后面阮家出事,他车祸变成植物人,人生好不凄惨。

    阮袖袖吓的啊,手忙脚乱卸下三层枷锁,闭眼对着外边人喊:“哥!” WWW.KanXs.ORG

    阮新文压着眉头,走进来,目光凌厉的在房间里搜索。

    阮袖袖连忙拿出手机,看到上面写着哥哥。

    这大爷这么难伺候,阮袖袖可不想跟他沾上关系。

    把盖子盖回去,阮袖袖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大清早喝到这么纯正的芒果汁还是让人高兴的,阮袖袖眉目舒展开来,门铃却突然咚咚咚的响。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巴西龟还活着。

    阮袖袖本来不想那啥贺琛,现在都涌起了那啥他的情绪。

    不过……也就敢想想而已。

    好不要脸。

    这下,轮到阮新文囧了一下,两兄妹在房间里相顾无言,用眼神交流真诚度。

    阮袖袖真跟贺琛什么都没发生,一脸坦然。

    半晌,阮新文也不知道信还是不信,表情却和缓很多,说:“袖袖,不是哥哥要干涉你的感情问题,但你不能拿这个当儿戏,还潜规则人家。”他说着,顿了下又道:“再说我妹妹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没有,没必要吊死在这颗歪脖树上。”

    阮袖袖觉得阮新文所言极是,低着头装孙子道:“没错,哥,我想通了,以后跟姓贺的就没关系。”

    阮新文一时惊奇,也不好详细问昨天发生了什么,心道难道是贺琛牌品不好,影响了在妹妹心目中的人品?

    不管怎么样,反正以后不再跟人家这么乱来就行。

    阮新文老怀安慰:“那样最好,收拾一下,我来送你回家。”

    阮袖袖其实特别想原地躺,不过碍于跟阮新文还不熟悉,怕被他看出什么破绽,便忧郁点头。

    她去换衣服。

    回来正准备离开,阮袖袖突然想起巴西龟还在餐盘上,她心中有些犹豫,觉得当着哥哥的面拿乌龟怪怪的,可要是把它留在这里,也不知道巴西龟未来命运如何。

    还是把它带回去炖汤喝吧。

    阮袖袖硬着头皮把餐盖子打开,在阮新文的注视下尴尬把乌龟弄进口袋里。

    阮新文眯眯眼,不知道妹妹跟贺琛玩什么。

    两人下楼,阮新文这个哥哥好,把妹妹嫖男人的房费给结了。

    阮袖袖尴尬的不行。

    现在已经不早了,按理说阮新文应该去上班,不过他不放心妹妹,把会议跟客户推了,自己开车送阮袖袖。

    路上,两人诡异沉默。

    阮袖袖现在就是阮家人,她穿越过来也没有系统也没有任务,要想回去估计很难,所以阮新文就是她的亲哥。

    阮家就是她的家。

    这样的家庭,将在未来不久遭到毁灭性打击,阮袖袖知道剧情,当然要帮着自己家渡过难关,至少不弄到家破人亡的下场。

    快到阮家别墅时,阮袖袖终于想好一套说辞,小声道:“哥,爸爸最近身体好吗?”

    阮新文睨她一眼:“终于知道关心爸爸了?我还以为你被贺琛迷的五迷三道,都不知道你爸爸跟大哥了。”

    原小说中,阮袖袖确实是个恋爱脑,直到自己爸爸死,哥哥植物人,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咳一声,阮袖袖道:“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哥,其实我今天这么问,是觉得戚叔那个儿子不对劲。”

    阮新文没想到妹妹突然说这个,开着车挑眉:“戚叔?”

    想要打下一片江山,绝对不是靠一个人两个人,阮爸爸那边就有无数元老,而戚叔就是颇受信任那种。

    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

    在阮爸爸不知不觉下,他最信任的戚明不动声色联合几个老股东,以一次公司亏损为契机发难,甚至用下三滥手段气死阮爸爸,把阮新文弄进医院。

    阮袖袖:“反正我觉得他们家不对劲,我有次去会所玩,发现戚从商私下底跟好多人放话,说要……”她故意欲言又止。

    阮新文皱眉,催促说:“说要怎么样?”

    阮袖袖脱口而出:“说要把我们家取而代之!”

    阮新文脸色变得不好看,他比阮袖袖更明白戚家在集团里什么位置,如果真的出问题,那是大问题。

    而戚家兄弟平时在他面前表现的非常恭顺,戚明长辈慈眉善目。

    “说不定只是年轻人喝醉在一起好玩。”阮新文道。

    阮袖袖牙酸:“反正你多留意,我觉得他口气不是瞎说。要不然哥你侧面打听一下,他绝对说过这种话。”

    小说里,阮袖袖确实听到过这句话,不过那时她是恋爱脑没管这事,又觉得戚哥哥对她很好,所以心里不愿意相信他们家有问题,也没跟家里人提过。

    阮新文听到妹妹说得煞有其事,也不知道放在心上没,刚好车子回到别墅,他便停车道:“这些事你交给哥哥处理就行,你就开开心心做你的小公主,不过……昨天这种事以后都不准发生了。”

    阮袖袖面色尴尬,再三表示我知道了爸爸,然后赶紧下车。

    阮新文直接掉头离开。

    阮袖袖只能希望他听进去了,要是这次没听进去,那她得抓到一点把柄,让阮新文相信吗?

    心中叹息,阮袖袖把口袋里巴西龟拿出来,交给家里阿姨,让她们晚上炖汤喝。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晚上开始高烧不退ORZ,所以来的比较晚

    痛苦

    如果有错别字的话,等我退烧了再看看

    阮新文一愣,神情震惊:“人家不愿意就算了,你还打人?”

    阮袖袖:……

    她囧得不行:“不是,就是抽王八那个抽王八,扑克牌抽王八。”

    这个哥哥对妹妹非常不错,阮家爸爸工作忙,阮新文长兄如父,几乎是带着阮袖袖长大。

    察觉到房里没有别人,阮新文回头看向阮袖袖,厉声问道:“贺琛呢?”

    阮袖袖就知道他是来抓奸的,心里又害怕他发现自己不对劲,赶紧说:“哥,他去上班了,你放心,昨晚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阮新文本来不信,可看阮袖袖一脸真诚,将信将疑道:“你没骗我?”

    阮袖袖道:“哥,长兄如父,你就是我爸爸,我怎么会骗爸爸呢?”

    阮新文目光看向她,大概是没想到平时乖巧伶俐的妹妹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他的语气急促,恨铁不成钢:“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你把人家带来干嘛?”

    阮袖袖斩钉截铁:“抽王八。”

    阮新文却只说了两个字:“开门。”

    总不能又是服务员吧?服务员也不会急成这样。

    心中迟疑,阮袖袖慢吞吞走到门边,从猫眼看到外边有个男人,她脑子里迷茫一秒,还没想到对方是谁,手机铃声大作。

    感觉阮袖袖揭开盖子,它吓得把脑袋一缩,片刻后好像察觉不到动静,又把脑袋伸出来,小心翼翼转动脑袋观察世界。

阅读穿成玩弄男主的前任[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我的梦境通洪荒》《恋爱反面教材[快穿]》《江海照余生》《[综武侠]渣尽男神》《站住,小胖子》《六零之极品爸妈》《她似救命药[GL]》《向往的生活之我从天庭来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001/7397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