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块砚台

    男人可不听她的借口,清淡地说:“你半个月没练字,我看看你手生了没。” WWW.KanXs.ORG

    纪想满世界拍戏录综艺,只要一回家,沈端砚就一定会逼她练字。

    沈端砚常用的这方砚台是名贵的端砚,石质坚实、润滑、细腻、娇嫩。研墨不滞,发墨快,研出的墨汁细滑,书写流畅不损毫,字迹颜色经久不变。无论是酷暑,或是严冬,砚心湛蓝墨绿,水气久久不干。

    上好的狼毫笔,笔杆冰凉顺滑,捏在手里十分的舒服。

    她往砚台上轻轻蘸取了一点墨汁,直接下笔。

    “不要。”纪想撒娇,“我刚下飞机,累得半死,不想动。”

    纪想:“刚到一会儿。”

    闷热的五月天,两人身上衣料单薄,彼此的热度不断传递。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3块砚台

    他垂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白玉一般漂亮的手,手背上的皮肤莹润光洁,近乎透明。手腕上一圈细细的铂金链子,一颗颗碎钻璀璨明亮,熠熠生辉。

    他任由纪想抱着,把笔轻轻放到笔架上,转了个身,响起不急不缓的声线,“什么时候到的?”

    从十岁就开始当沈端砚的学生,在练字方面这人永远这么严格,一点都不讲情面。

    “还当我是你学生呢?”纪想不耐烦地扔了笔,双手勾住沈端砚的脖子,似笑非笑,“自己的心都不静,还要求我心平气和,沈老师你说你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沈端砚:“……”

    纪想说得没错。沈端砚现在确实做不到平心静气。自从看到今早的微博热搜,他这一整天的心情都糟糕透了。虽然知道事出有因,纪想并不知情,她也是受害者。可男人强烈的占有欲还是让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被人这么直白的戳破心思,男人的脸当即一僵。他正想开口说话,可纪想的速度明显更快。她以最快的速度坐上了书桌,掰下他的脑袋,直接把唇印上去,声音娇滴滴的,“沈老师,我想你了!”

    沈端砚:“……”

    在一起这么久,纪想姑娘可是把这一招先发制人练就地如火纯青。顿时就杀了沈端砚一个措手不及。

    两唇相贴,属于纪想的甜蜜的柔软快速袭来,沈端砚根本避无可避。

    脑子有一瞬间的凝滞。不过他的反应很迅速,一下子就反客为主,捏住纪想的下巴加深那个吻。

    沈端砚是十足的老司机,吻技高超。一个普通的吻,纪想都能被他撩拨得双腿发软,心痒难耐。

    半个月没见面,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然而那团火还没真正烧起来,就硬生生给浇灭了。

    沈端砚停了动作,并没有更进一步。男人敛了敛情绪,响起他特有的低沉性感的声线,分外禁欲,“想想,不要试图诱.惑我,继续练字。”

    纪想:“……”

    这可一点都不像是沈公子的风格。依到过去,两人这么久没见,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铁定可劲儿折腾她。她第二天一般都要睡到日晒三竿。

    唯一的解释就是沈老师心情不佳,他心里藏着事儿,有火气没撒。

    纪想心里门清儿。

    “热搜的事儿你是不是知道了?”纪想小心翼翼地试探。

    “嗯。”沈端砚点点头。

    “我是冤枉的,那天一大群人给周显星庆祝生日,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霍导说悦色是周总的场子,一般人进不去。我哪知道还是有狗仔混进里面去了。都是那些人瞎几把扯淡。”

    男人无比平静,语气波澜不惊,“我知道。”

    纪想坐在书桌上,男人居高临下站在她面前,压迫感十足。她竟然没由来觉得忐忑。

    她抬手去摸沈端砚的脸,讨好地说:“你别生气好不好?这事儿我也是受害者。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呐!”

    “我知道。”男人语气清淡,一字一句道:“正是因为知道你是受害者,所以我才决定让你下半年一直待在家里,就别出去拍戏了。省得那些狗仔一天到晚盯着你。”

    纪想:“……”

    “不拍戏,你养我啊?”纪想一听沈端砚不让他拍戏了,顿时就急了。

    “你觉得我养不起你?”男人挑挑眉,说得无比骄傲,“别说一个,十个纪想我也毫无压力!”

    纪想:“……”

    依到沈端砚如今的身家和财力,确实养得起十个纪想。

    可纪想却不想窝在家里等他来养。她喜欢拍戏,热爱演员这个职业。如果不让她拍戏,就等于是让鱼离了水,活生生扔上岸,她会死的呀!

    “沈老师,我错了,我以后一定跟别的男明星保持距离,保证不让狗仔偷拍。”纪想开始疯狂为自己求情。

    “给你两个选择。”经过想妹子好说歹说,男人终于松口了。

    她面上一喜,忙追问:“是什么?”

    沈端砚慢悠悠地告诉她:“要么和盛时解约来风暴传媒,在我眼皮子底下你可以继续拍戏,我会替你付违约金;要么就乖乖待在家里,安心做你的沈太太。二选一,你选吧!”

    纪想:“……”

    “还有第三个选项吗?”想妹子可怜兮兮地问。以上两个选项她一个都不想选。

    男人冷冰冰地扔给她两个字,“没有!”

    纪想:“……”

    “沈老师!”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眼巴巴地望着他,我见犹怜。

    “先练字吧!”沈端砚似乎不愿和她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冷声道:“我先去烧饭,四十分钟以后我来验收。”

    纪想:“……”

    话音一落,男人便直接出了书房。

    沈端砚离开后,雪茄没过多久就窜了进来。它围着纪想转圈,一双眼睛巴巴望着她,像是在心疼她被罚写。

    不像沈端砚酷爱书法,纪想超级不愿意练字。她没有他那份心性,始终做不到心平静气。学生时代跟着他练习书法的时候,她就很不情愿,而且非常爱偷懒。他一不留神,她就捏着笔半天不写,开始神游太空,想别的事情去了。

    在练字方面,沈端砚无比严苛,近乎不近人情。她一不认真练字,他就开始罚她抄书。而且是抄生僻的佛经,像《金刚经》、《楞严经》、《六祖坛经》这些她都抄过。

    每次她被罚抄书,雪茄都会陪着她。一边同情她,一边给她解闷。沈端砚的这条爱犬可是比主人有人性多了。

    因为她被罚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到了后面,雪茄只要一看到她在书房写字,就会下意识觉得她被沈端砚罚了。

    她坐在地板上抱住雪茄,磨了磨牙愤恨道:“沈端砚那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汪汪汪!”雪茄举起浑圆的爪子拍了拍她肩膀,像是在安慰她。

    纪想陪雪茄玩了一会儿,继续拿起毛笔练字。

    认错的态度还是必须摆正的!

    虽然一时没和沈端砚谈妥。但纪想可不会就此作罢。她太了解她家沈老师,他绝对不可能真的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强行留在家里,不让她出去拍戏。他这人就是太傲娇,需要她耐着性子去好好哄。

    ——

    四十分钟以后沈端砚果然来验收了。

    纪想耐着性子,屏气凝神,专心致志抄了两页《金刚经》。

    沈端砚满意地点点头,“可以了,去洗手吃饭吧。”

    纪想如蒙大释,捧住沈端砚的脸吧唧吧唧猛地亲了两口,“谢谢沈老师!”

    沈端砚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还拥有一手好厨艺,简直就是十项全能型种子选手。他烧的那些菜虽说达不到大厨的水准,但犒劳纪想的胃那是绰绰有余。

    在剧组待了半个月,每天都啃盒饭。纪想都吃腻了,严重缺乏油水,无比想念她家沈老师烧的菜。

    四菜一汤,纪想妹纸吃得倍饱儿,相当的满足。

    有求于人,想妹子的态度那叫一个诚恳。一吃完饭,就主动揽了洗碗的工作,把碗筷收进洗碗机。沈端砚自然乐了个清闲自在。

    纪想姑娘是有任务的,她得好好哄沈端砚。至于怎么哄,任何方法都不如在床上身体力行哄来得有效。

    其实说是哄沈端砚,纪想本身也很想他,毕竟两个人半个月没见了。

    想妹子洗白白,直接把沈端砚往床上带。

    她那点心思,沈端砚心知肚明。他故意不跳她挖的坑,揣着明白跟她装糊涂。

    为此纪想姑娘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爱人之间,欲拒还迎这是一种情.趣,能增进感情。不过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到最后男人大抵是绷不住的。

    纪想姑娘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明明是她先撩.拨他的,到最后受苦受累的还是她自己。男人强悍的体力她根本就招架不住。

    体力透支过度,她沉沉昏睡了过去。

    临睡之前还一直抓住沈端砚的手不放,嘴里不断嘟囔:“沈老师你不能不让我拍戏……我一定要拍戏……我喜欢拍戏……”

    “傻姑娘!”沈端砚看着女孩安静的睡颜,一颗心变得柔软无比。

    她知道他最吃这套,总是投其所好。事实上就算她不这么做,他也不舍得为难她。他哪能真的不让她出去拍戏呢。不过就是逗逗她,和她小打小闹一番罢了。

    没人比他更了解她,她有多么喜爱表演,有多么热爱演员这份工作,她对表演有多少敬畏之心,没人会比他更清楚。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忙着走亲戚,就先隔日更好了。等空闲下来再日更。

    感谢投雷的小可爱,都是熟悉的ID,老读者了。谢谢你们一直陪着我!

    “沈老师我好累……我今天拍了一天的戏了,好几场打戏,老腰根本受不了……”纪想姑娘当然是不愿继续写字的,睁着眼睛瞎编乱造。

    “继续写,你看你半个月不拿笔手都生了。”某人不为所动,丝毫容不得她偷懒,抿嘴轻声道:“你今天和周显星拍内场,哪里来的打戏?”

    纪想:“……”

    沈端砚的名字是他外公傅老先生取的,并将这方名贵的端砚赠与他作为十八岁的成人礼。平日里沈端砚总是十分珍爱它。

    纪想心里惦记着热搜的事情,自然是不能沉心静气写字的。

    她心浮气躁,一个“静”字写得无比敷衍,笔锋飘忽不定。

    这厮竟然这么清楚她的戏份,铁定是程绪大哥透露给他的。

    纪想瘪瘪嘴,又不情不愿地拿起笔写了好几个“静”字。沈端砚却始终不满意,无比严厉,“想想,把心静一静。心不静,字永远都写不好。”

    “心不静,继续写。”沈端砚安静地看着她写的字,略带命令的口吻。

    纪想:“……”

    知道自己躲不过,纪想只能认命地拿起笔写。

    “沈老师你心不静呀,笔画都歪了。”纪想指着纸上那个“静”字,嬉皮笑脸。

    沈端砚轻哼一声,声线平稳,“你来写一个我看看。”

    腰身被人圈住,猛地一紧。沈端砚呼吸一滞,捏毛笔的那只手轻微晃了晃,白纸上“静”的最后一笔就明显歪了。

阅读星星落在你枕边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小甜梨[娱乐圈]》《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穿书)》《极品农仙》《错位游戏[快穿]》《这个快穿有点甜》《这个系统有点坑[快穿]》《大唐从大都督开始到皇帝》《开棺开出失散多年的老婆 [古穿今]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003/7397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