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得,没说一样。

    **

    唐欣沉默了一瞬,然后说:“我想张云雷了。”这话歧义太重,忙又补充:“我的意思是,想他腿上的伤,挺严重的哈。” WWW.KanXs.ORG

    “我没喝酒!”

    “那是怎么了?突然这么蔫?”

    张云雷想了想,真的,真的,就像小时候学京韵大鼓时那样极其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摇头:“不知道。”

    “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张云雷看着窗外飞逝的街景冷静地说。

    “什么意思啊,这辈子不打算找媳妇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杨九郎不知道张云雷是真生气还是装的,仔细想想,两种情况倒都算正常。说生气,是因为张云雷还没谈正儿八经谈过一场过恋爱,虽然之前也有过女朋友,但在杨九郎看,那些就是两个半大孩子闹着玩,比过家家强不了哪去,离“恋”离“爱”都差好远。而说他“ 不生气”,完全是张云蕾没有生气的理由啊。首先他不愁找不着对象,只要他想,下一秒就能和单身saygoodbye。

    不过吧,张云雷那脾气就算放在封建社会,也绝不是没有主心骨任人摆布自己人生的主儿。

    汽车安静地在街上行驶了一阵,杨九郎还是想趁这个机会和他家角儿好好谈谈。毕竟二十郎当岁的年纪,不谈恋爱,总觉生命不完整。伸手过去摸摸某人后脑勺,逗猫似的语调:“生气啦?还是忽然觉得人生有些孤独?”

    “估计是我媳妇儿,帮我看看。”杨九郎很自然地说。打从认识那天起,他就没拿他当过外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过不过,媳妇还是他的。

    张云雷笑了,语调阴阳怪气:“不太好吧,万一发些你们夫妻俩的秘密,我是看还是不看?”

    “你不是没看过!”杨九郎嚷一嗓子,“张云雷,你别在这会儿装君子啊,赶紧的,看是不是我媳妇,如果不是就扔一边。”

    张云雷看着眉梢眼角都带笑的九郎,忽然想,这么晚了还被一个人惦记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拿过九郎手机,却看到微信对话框来自一个叫“乒乓小唐”的人。

    乒乓小唐:杨九郎哥哥,您送张云雷回家了吗。

    张云雷噗嗤笑出声。

    “笑什么?”杨九郎忽然紧张了,不会是他媳妇真没心眼儿的发来一些“秘密”图片吧?

    “不是你媳妇。是那个小丫头。”

    “噢噢,唐欣啊。” 杨九郎哼哈着,心里还是不放心,直到张云雷把手机举过来,看见真是唐欣发来的,这才彻底放松,“你看,人家小姑娘多懂事,还问你到家没有。肯定是你后来没给人家好脸,还以为自己惹到你了。赶紧的啊,跟人聊会天,心胸开阔一点,好歹也是个角儿。”

    “你贫不贫?”张云雷给了杨九郎一个脑瓜崩。脸上不耐烦的,可手机没放回去。

    想了想,拇指轻敲屏幕:放心,到家了。

    点完发送,总感觉差了点儿什么。又补充一句:你呢,到家了吗?

    很快,那边回复了消息。

    乒乓小唐:我到家了,谢谢您关心。还有件事得麻烦您。

    张云雷:什么事?

    乒乓小唐:麻烦您替我和张云雷说声抱歉。

    张云雷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努力憋住笑,拇指敲字:怎么?你惹到他了还是……

    乒乓小唐:我惹到他了……{流汗}

    张云雷:怎么惹到他了?他脾气好,轻易不生气,一定你是说了什么特别过分的话对不对?

    刚要点发送,又觉不妥,一字一字又都删了。

    想了会儿,他发过消息:他今天玩的很开心,没因为什么事生气,回家早点休息,有时间一起出来玩。

    乒乓小唐:嗯嗯,谢谢哥哥,么么哒。

    张云雷盯着这个“么么哒”看了几秒钟,也不知为什么,哈哈笑起来。

    “你笑什么?”杨九郎一脸懵逼。

    “没什么。”

    “是不是和小姑娘聊天特别开心?”

    “我和你聊天也挺开心的。”张云雷把手机放回原处,然后转头看向窗外。杨九郎撇撇嘴,心想能一样么。很快就到了玫瑰园,张云雷下车的时候,杨九郎没忍住,又说了句:“找对象的事,你往心里去。”

    张云雷下了车,先点起一根烟,对着车里的杨九郎说:“那我说一件事,乒乓球队管理严,小姑娘打到现在不容易,别毁了人家。”

    杨九郎笑了:“张云雷,你是真没谈过恋爱啊,你以为一男一女吃了顿饭就能谈婚论嫁了?谈恋爱没那么简单。”

    “你和你媳妇就挺简单的吧,当初在西四一饭馆吃了顿饭,然后你就非她不娶了。”

    张云雷自己都没发觉说这话时,口吻竟然是羡慕的。

    “是啊。”杨九郎点点头,尽量不让自己露出骄傲的神情,只是眉毛挑着,脸上的笑也温柔了,“一见钟情没那么容易,几千个人里也就那么几对吧。”

    张云雷呼出一口烟:“万一大林和她也一见钟情了呢。”

    杨九郎一愣,继而说:“那不挺好吗,一眼就喜欢上,多浪漫。”

    张云雷动动唇角,想说什么,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见他掐了烟转身就走,杨九郎不明白咋回事,冲着黑暗中离去的背影喊:“如果大林也有女朋友,你就真孤独了。”

    张云雷回头:“还有阎鹤祥那!”

    “你喜欢阎鹤祥?”

    “去你大爷的!”

    杨九郎哭笑不得,指着张云雷大喊:“说吧,你丫是不是早看上阎鹤祥了?背着我好了多久你们俩!”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春节快乐!!!

    唐欣摇摇头,便秘表情加剧。姐姐,我是欲哭无泪,还想去和他道歉。

    “其实哭也正常。南京那事出了以后,为他心疼的姑娘不止你一个。”奇佳表示自己完全读懂妹妹此刻的难过,然后开始长篇大论,什么女人心最软,母爱大发,恨不得自己替张云雷受过云云。却完全没注意到表妹已偷偷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联系人对话框。

    **

    “当然严重了,别说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就是三层台基上往下蹦,身体柔韧性不好的都容易扭到脚。反正啊,张云雷真是命大,采访视频里不也说了,医生建议他转幕后,想站起来除非发生奇迹。”说到这里,奇佳连连叹气,瞥眼看唐欣,发现小姑娘特别落寞,抿嘴一笑:“听到这里,是不是特别心疼张云雷?”

    唐欣点点头,是的,这就是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刚才就站在她面前,一伸手便能摸到他雪白的T恤衣袖。

    当然,还有内疚和懊恼,为刚才口不择言开的那个玩笑。

    滴滴。

    “你手机响了。”张云雷瞥一眼杨九郎手机,提醒道。

    到现在唐欣都没闹明白自己当时为啥要说那句话。弯的,弯的,唉唉唉唉!

    看唐欣闭上双眼,表情类似便秘,奇佳忙推她一下:“你不会要哭吧?”

    往另一个方向奔驰的轿车里,唐欣情绪有些低落,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的欲望,只顾玩着自己的手指,嘴角一会儿往左撇撇一会儿又往右动动。奇佳瞥了她好几眼,总觉哪里不对,表妹这人虽然不活泼,但也不会这么闷。“唐欣,怎么不说话了?喝多了?”

    “找吧。”说完这话,张云雷自己都吓一跳。找吗?这一生必须要结婚吗?

    杨九郎却忽然兴奋起来,车速都提快了。不容易啊,他家角儿终于松口了。“想找就行,打算找一个什么样的?”潜台词是,我可以帮你介绍。想嫁你的姑娘真不少呢。

    但是,他不想,这就没办法了。如今不是封建社会,婚姻可以包办。

阅读[张云雷]来,给爷笑一个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风起时想你》《[火影]别再揭我棺材板啦!》《黑化嫡妻撩人日常》《金钱时代:特权神豪》《金大腿的甜宠之路(穿书)》《将军她暗恋成瘾》《说好的龙凤胎呢》《学渣很忙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007/7397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