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古代宫斗考试

杀意

  • 作者:赵十一月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735

【Emmmmm......】

.......

【其实,关于皇帝,还能再加一句“干得比驴多,吃得比猪差”......昨天晚上一声不吭吃了个蛋饼,今天都要去上朝了还不忘吩咐人给厨房送食材(PS.特意点名了要肉,要排骨)】

【哈哈哈,皇帝果然都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生物——小姐姐睡得时候他还没睡,天不亮的时候,小姐姐还抱被子睡,他就要急吼吼的换龙袍去上朝,哈哈哈】

【大家都住直播间的吗?居然真的从天黑看到天亮......】

【其实,我现在想的是:要是月底小姐姐还不知道肃羽身份,我们要不要弹屏告诉她啊】

【可惜月底答卷的时候,小姐姐才能看见弹屏......不过等月底,估计都能猜到肃羽身份了】

【......憋说了!对着这种说谎不眨眼的演技帝,小姐姐又没上帝视角,月底也不一定猜得到身份吧?】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在那一声“陛下”出口之后,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10086直播间忽然沸腾了——

【真·演技·帝】

【各位学霸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月考试卷吗?我宣布:第四题的A选项已经可以被排除——皇帝他吃葱的呢~】

其实,这还真怪不到余晚晴——毕竟她昨晚上半夜三更被那么一番折腾,受惊又受累的,也确实是累到了,非常缺觉。

这一日的余晚晴遵循客观规律,一觉睡到巳时方才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当她看清床帐上绣的牡丹花纹,这才反应过来:哦,我还在考场!

这个念头就像是游魂一般的一飘而过,余晚晴一手攥着被角,一手抓了抓头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从窗棂折入的金黄阳光,长长叹了一口气:唉,居然把早餐都给睡过了,这个时候起来估计也就只能做午餐了吧?亏她昨晚上还想了半天要做什么粥呢!

懒洋洋的躺了一会儿,她感觉自己已经是半个废人了,不想动也不想起床。

眼见着余晚晴眯着眼睛又要睡过去,忽而听得有人隔着门板轻轻敲了一下。

余晚晴:“......!!!”这破地方还有人?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肃羽清淡的语声:“醒了没?”

余晚晴:“......嗯,醒了。”差点忘了考场里还有个杀人魔!

肃羽便紧接着道:“我刚去厨房看了一下,好像有人送东西过来了......”

“真哒?”余晚晴听了这个也有了点兴趣,不由开口感慨道,“虽然你说这是冷宫,但我还真没想到:冷宫待遇也这么好,送个东西也还要挑我睡着的时候,一点也没吵到人。”

肃羽:“.......”你他妈睡得和猪一样,早上外面摆了半幅天子仪仗都没吵到你,送几块排骨哪里又会吵到你?

余晚晴全然没有感受到肃羽内心蠢蠢欲动的吐槽欲望,动作迅速的从榻上翻了起来,然后趿着鞋子,自力更生的寻了一套新衣服换上。

至于那一头乌发——余晚晴又不会梳髻,簪子钗子什么的再好看也弄不到头上,索性便在梳妆台上寻了一把篦梳,将自己睡乱的长发重新梳了一梳。

亏得考生身体数据几乎是完全照搬模拟,甚至还年轻了几岁,余晚晴一头乌发生得极好,乌黑泽亮,柔顺丝滑。虽眼下有些乱,但是她拿着篦梳胡乱梳了两下,丝发便松垂两肩,柔滑黑亮如丝缎,衬得她一张小脸雪白娇嫩。

梳妆台上出了篦梳还摆着许多东西,余晚晴打开妆奁翻了翻:里头的东西虽小了些,但每一样都是极精致的,便是装东西的瓷盒、玉盒都是上等物件,各有用途.........

只可惜,余晚晴并不很懂这些。她一个个的打开看了看,有些粉状的还要嗅一嗅,险些打喷嚏,直到打开一个白玉盒子看见里头那半透明的脂膏才点了点头:这个应该就是涂脸的东西了。

当然,余晚晴脸都没洗,牙也没刷,现下自然不是涂脸的时候,只把东西往怀里一揣准备迟些再用。

肃羽正站在外面,长身玉立,仍穿着昨日那身玄色衣袍,腰间佩剑,但他身上已经闻不出昨晚上的血腥味了。

而此时,站在廊下的他俊美冷漠如同一尊玉像,全然看不出昨晚上那杀人埋尸的凶残模样,反倒更像是传说中能引得满楼红袖招的翩翩公子。

余晚晴看在眼里,心中暗暗腹诽:有些人啊,看起来光鲜亮丽,人模人样,背地里杀人埋尸做得都溜溜的........

当然,心里这么想着,对上这等带剑的凶人,余晚晴还是不得不挤出笑脸来打招呼:“早啊~”

年纪轻的姑娘总有贪懒的资格,哪怕余晚晴方才起身,还未来得及擦脸抹粉,一张脸蛋仍旧是雪白娇嫩,好似奶油一般,仿佛都能掐出水来。

因为才睡醒,她一双杏眸水亮清润,瞳仁乌黑,眼里好似蒙着薄薄水雾,朦朦胧胧的。玉颊上还带着未褪的红晕,朝人微笑时,墨画的眉眼弯弯,颊生双靥,全然一副柔软天真,毫无攻击性的模样,实是惹人爱的很。

肃羽却没看她,反到是抬眼看了看天色,不给面子的应道:“不早了........再过会儿怕就要午时了。”

余晚晴只好干巴巴的笑着含糊过去:“哈哈哈。”

看了眼仍旧站在门槛边傻笑的余晚晴,肃羽不得不提醒她:“你还没净面吧?”

余晚晴只好继续干巴巴的笑着:“哈哈哈,这就去.....”

因为一时也不知道净室在哪里,心里又惦记着厨房里新送来的东西,余晚晴索性便先去了厨房。

牙刷什么的也不知搁哪儿,余晚晴懒得为这点小事寻肃羽求助,先用盐和才烧出来的温水漱口净牙——孙思邈便曾在《千金方》有载:“每旦以一捻盐内口中,以暖水含……口齿牢密”,据说古时没牙刷就是这么过日子的。

剩下的温水则用盆盛着,将她殿里拿来的素色帕子投入盆中,打湿了帕子擦脸。

等着简单洗漱过后,余晚晴这才将适才捎出的那个玉盒打开,舀了勺花脂抹在手上,用手心的热度将脂膏化开,然后才往自己的小脸蛋上抹。

不得不说,余晚晴这一连串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简直没有半点磕巴,涂完了脸、脖子和手,立刻就合上玉盒子准备去查看食材做午饭。

双手抱胸站在门边看着肃羽都不由陷入沉默,许久才道:“这就好了?”

余晚晴耸耸肩:“你不是说这是冷宫?人家送饭都送得偷偷摸摸,可见平时也见不着什么,何必折腾这些......”

要是她不是在冷宫,是能面圣的正经妃子,还能呼奴唤婢,那当然是怎么折腾怎么来,肯定要涂脂抹粉,花露漱口......

可如今都沦落冷宫,身边也只剩下个杀人魔,连午饭都得自己做,她又何苦折腾自己?

肃羽若有所思:“.....你做这些,倒是很习惯嘛。”

余晚晴警觉的呵呵道:“我也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哪还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

各怀心思的说了一会儿话,终于又回到了正题:午饭做什么。

余晚晴看着那送来的排骨,忍不住上手捏了捏:排骨的骨肉呈粉红状,按压时还能感觉到弹嫩紧致的肉质,显然十分新鲜。而且,这还是已经切块的肋排,无论是炒、烤、炸、蒸、煮等都是可以的。

所以,余晚晴顺口问了一句身边的人:“你想吃糖醋呢?酥炸呢?还是清蒸呢?”

说起吃的,她一双乌黑的眸子也是亮亮的。

余晚晴先前夸海口说是做排骨都能有一百零八种做法,如今确实也有些犯难:会的太多,选起来也麻烦呢......

肃羽一时没有应声。

余晚晴原也就是顺口一问,见肃羽不答,索性便撩起袖子:“算了,不问你了,我还是自己看着做吧~”

这种连鸡蛋饼都不会吃的傻瓜又知道什么!

肃羽:“.......”

他并未出声,只双手抱胸站在门边,看着背对着他的余晚晴。

余晚晴此时正低着头,嘴里不知哼哼着什么,手上则摆动着那些排骨,洗净沥水,动作迅速流畅。

随着她的动作,披在肩后的乌黑丝发不知不觉间也跟着垂落下来,露出一小段玉白纤长的颈部,白得有些晃眼。

就像是新抽芽的花枝,太过纤细、太过娇嫩,仿佛稍微用力就要被弄折了。

看着看着,肃羽眸光转深,如结冰的海面,藏着无数波涛暗流:虽然,看她现今的样子,的确是半点也不记得自己身份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可再怎么不记得也不至于一句也不问吧?而且,仅仅只是失忆,真能性情大变到换了魂一般?甚至连厨艺上都开了窍?

不觉间,肃羽眸中掠过一丝杀意:又或者,她仍旧是在做戏,想要借此降低自己的警惕心?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肃羽:想杀人....

余晚晴:开饭啦

肃羽:...算了,就当无事发生过

求收藏求撒花求么么哒

【人家都快下朝了,小姐姐居然还在睡!给跪了!】

【头好秃.......】

*********

【哈哈,可以想象你小姑子起床后看见厨房忽然多了东西时见鬼的模样了】

【话说,我还是搞不懂啊,皇帝他究竟是图啥?这sao操作简直要sao断腿——半夜提剑杀人闯宫;任由别人误会自己是刺客;抛下三宫六院来住冷宫;换个龙袍上个朝还要暗搓搓......有技术帝或者学霸出来解说一下吗?】

【这次的人设背景可能会有什么问题吧。而且,冷宫什么的也都是皇帝自己说的,不一定能信吧】

余晚晴并不知道在自己抱着被子睡成一团的时候,昨天还欢欢喜喜玩梗的直播间里已经溢满了担忧的情绪。

许多人都心焦如焚,恨不得伸手掀开被子将被窝里的余晚晴给揪起来——至少先把背景人设捋清楚了再睡啊!现在这样糊里糊涂的吃吃睡睡,说不定没到月底答题就要死了,还是连死因都不清楚的这种......

【虽然是Easy模式,硬是被弄成Hard模式的感觉。真的是处处都有坑,好担心啊......】

【巧者劳而知者忧,欧皇者无所畏】

【居然就这么天亮了】

【他也没说谎吧?是小姐姐自己猜他是刺客的,他只是没否认而已。】

【.......细思恐极】

【卧槽!!!!围观掉马现场】

阅读古代宫斗考试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