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常昀是褚皇后所喜爱的人,她应该不会容许常昀出事。

    果然,当褚谧君赶到时,褚皇后正为常昀的事焦头烂额。她以为外甥女是来催她惩治常昀的,还想要在褚谧君面前为常昀说几句好话。

    “说说。” WWW.KanXs.ORG

    褚皇后一愣。

    “谧君之前与广川侯之间确有种种误会。但谧君更不想放过那个真正想要在背后暗害谧君的小人。今日我去见过了广川侯,也拜会了宗正卿,觉得这一案还有诸多疑点。”

    这样很不合规矩,但皇后就是一个不愿讲规矩的人。她若是憎恨谁,会让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若是她偏宠谁,她便会将那人捧到最高处。也不管旁人会怎么看。

    宦官的话不一定足信,至于车辕受损之事……褚谧君很怀疑常昀那样的人,是否真的知道该怎样正确的破坏一驾马车。

    清河王府穷得连像样的车驾都没有,常昀去赴宣城公主的宴会都需要徒步走过去,常昀真的会熟悉马车的构造,并且还知道该怎么不动声色的破坏它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与常昀道别之后,褚谧君去见了宗正。

    证明常昀有罪的是两个负责马棚的宦官。

    她的马车经查验,是被人为的损坏了车辕。

    “姨母既然已经查明,那宦官是楼贵人的人,难道不能从他们口中审问出些什么?若是他们招出,是楼贵人指使他们诬陷皇亲,这样的罪名不正好可以被姨母用来……”

    “没那么容易。”褚皇后重复这句话,她并不是永远都那样志得意满,比如说现在,她看起来就颇为无奈,“楼贵人做了我十余年的对手,她如果是那么好对付的人,你早就见不到她了。当年楼氏送进宫中的女孩一共有三人,她是其中最不起眼的那个,也是在掖庭暗斗之中活下,并爬到了贵人之位的女人。她是个可怕的对手。”

    这是褚皇后第一次在晚辈面前露出无能为力的模样,往昔的骄傲被敛去,她此时的话语中带着浅淡的怅然,“谧君,你的长辈们,也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无所不能。即便是我,有时也不得不做出妥协。”

    “可……”可常昀就要成为妥协的牺牲品么?

    褚谧君叹了口气,“我还以为姨母不会忍心让广川侯获罪的。”

    “的确不忍。那孩子的性情我很是喜欢。但这世上我喜欢的东西很多,不是每一样都能护住的。”褚皇后用一种很坦诚的态度对外甥女说道:“不过你放心,我能保住他不死。”

    只是不死而已,可蒙上了罪名,毁掉的是他的声誉。

    褚皇后是个心冷的人,她若是打算放弃什么,褚谧君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褚谧君灰心而去后,褚皇后却又轻轻笑了起来。

    贴身服侍她的婢女无可奈何的看了眼她,“那份要送给褚相的信……”

    “当然得送。”

    “您方才为何要说那样的话?”

    “因为有趣。”褚皇后轻摇团扇,“我这外甥女,自小为人冷漠,凡是只愿利己,做事只尽七分力。我倒是很好奇,她为何忽然转了性子要帮云奴那孩子,也好奇,她为云奴究竟能做到怎样的地步。”

    ***

    姨母不能与身后站着皇帝的楼贵人直接对抗,那么外祖父总可以了吧。褚谧君是这样想的。

    回到家中,外祖父尚未归来。

    她吩咐侍女守在前庭,过了却又坐不住,亲自跑到了前庭等着。

    一等就等到了深夜,更深露重的时候。这时还是初春,天气寒冷,然而她竟懵然不知。

    最后是卫夫人听说了,叫人将她带去了自己住的院子里。

    “你辛辛苦苦等你外祖父,是为什么呀?”卫夫人慢条斯理的喝着一碗药,动作优雅得如同是在品茶。

    “外祖母的病情如何了?”

    “不过是靠汤药吊着罢了。”久病的老人味觉或多或少都有些不灵了,卫夫人其实尝不出什么苦味,却还是在喝完药后,将一枚蜜饯丢入口中,细细品味,“你不好好养伤,怎么就跑出去了?”

    “我……”

    褚谧君正想解释,卫夫人直接打断了她还未出口的谎言,“我知道你是为谁奔走去了。真是难得,还以为你这样的性子,是不会对什么人上心的。”

    褚谧君身边的侍女全是她安排的人,足不出户的外祖母的想掌握外孙女的动向,简直不要太容易。

    “外祖母,那个想要杀我的,或许是楼贵人。”褚谧君说:“我去见了姨母,可姨母却说,她拿楼贵人没办法。”褚谧君避开了常昀不谈,只以一种晚辈控诉不公的口吻同卫夫人说道。

    “所以你想见你外祖父?”

    “是的。”

    卫夫人半睁半阖着一双眼,她年轻时想必是个美人,到了老了,眼波中依然有残存的风华,随顾盼流转。忽然,她微微笑了起来,“你很喜欢那孩子么?”

    “啊?”

    别人家的长辈,会教导自家的女孩要含蓄,要知羞耻,可褚家的老夫人,一张嘴就能把外孙女吓个半死。

    喜欢?喜欢是什么鬼?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褚谧君瞠目结舌,半天脑子都没转过来,脸倒是不自觉就变得灼烫,偏生卫夫人还觉得这样逗外孙女很有趣,大笑了起来,“你脸皮怎这么薄,这可不像我,也不像阿淮。”

    ……你们夫妇俩脸皮厚是什么可以值得夸耀的事么?

    “你要是不喜欢常昀,那为你考虑夫家时,我就不把他算在人选之中了。”卫夫人倚在榻上,用一只手撑着脑袋,“既然如此,你外祖父也没道理帮他了。”

    褚谧君抿紧双唇。

    “你生气也没用。后宫之中,你姨母同楼贵人争锋相对,朝堂之上,高平侯等人亦处处掣肘着你外祖父。需知褚家人单力薄根基浅,虽有你外祖父之才,可要与那些百年世家抗衡,也不是易事。他耗费了半辈子的功夫,也无法做到生杀予夺,大权独揽……外人将他传得风.光无比,你别胡乱信了。”

    “所以——”卫夫人遗憾的摇头,“他愿意去救常昀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常昀同他非亲非故,不值得他花费时间同高平侯楼孟霁斗一场。”说来也奇怪,卫夫人长年养病,却对许多事情了如指掌,包括朝政之事,想来是因为褚相同她感情好,什么都愿意说与她听的缘故,“除非他常昀是我褚家的女婿,那就算你外祖父想要置身事外,我也不答应。”

    又说起这羞人的事来了。褚谧君差一点跳起来。

    “你为什么要管那孩子呢?”卫夫人有时好奇心还挺重的,“楼贵人要害你,你委屈,想要让她付出代价,这可以理解。但你从来不是拎不清的人,若眼下长辈们有难处,你就会老老实实把委屈咽下去,等到日后再寻机会。常昀能否脱罪,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重要么?当然不重要。

    非亲非故这四个字用的还真是好,她和常昀本来就没有什么牵连。

    救他做什么?让他背负一桩罪名不好么?这样他就没有登基为帝的资格了,皇帝和百姓不会容许德行有失的人入主东宫。几年之后的新帝或许会是个脾气好性格软的傀儡……啊不,仁君。多好啊。

    可是,可是她答应了常昀,会救他。

    一句承诺而已,很重要么?心底另一个声音这样反驳道。她又不是什么一诺千金的君子,就是出尔反尔,那又怎么了?

    可是、可是……

    可是,次日,褚谧君还是踏上了前往宗正狱的道路,怀揣着满心的愧疚。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没有段子

    春节太浪,我最近头疼眼花,亲戚家的孩子太熊……总之,我已经耗完存稿了

    感情线什么的让我酝酿酝酿,明天停更一天,后天十点二十五我再回来

    “楼贵人?”褚谧君讶然。

    常昀才入东宫不过一个月,什么时候与楼贵人结下的仇怨?

    还是说,尽管皇帝看起来寿命还很长,但储位之争已经开始了?

    褚谧君将自己的怀疑以及常昀在狱中说的那番话悉数告诉了褚皇后,然后便安静的等待皇后发话。

    以皇后的性子,就算不当即命人将常昀从狱中放出,也会下令着人前去详查此事。

    但最终褚谧君等到的只是一阵沉默。

    “那么恭喜姨母。”褚谧君思索片刻后,对褚皇后道,她将声音压得很低,神情中带着十三四岁少年不该有的阴沉,“姨母一直想要铲除楼氏在宫中的势力,这不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么?”

    褚皇后垂眸淡淡的瞥了眼外甥女,“没那么容易。”

    褚谧君疑惑的抬起头望着姨母,陡然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两个宦官,我已经查过了,是楼贵人派去的。”

    “姨母的意思我知道。”打断长辈的是极其无礼的,但褚谧君也顾不了许多了,“我来这里,是为了请姨母为广川侯洗刷冤屈。”

    褚谧君转而又往皇宫里跑了一趟,连休息都顾不上。

    随意进宫的权利是她七岁皇后赋予她的,因为怜悯她无母亲照拂,所以允她时常进宫和新阳为伴。

    负责审理这一案的是廷尉,但因为常昀是宗室的缘故,宗正也参与了此案的调查。褚谧君没费多少工夫便假借外祖父的名义将有关案情的调查记录弄到了手。

阅读十年后我死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他是明月光》《不可以这样欺负鬼灵精怪》《施主,请自重(娱乐圈)》《尸体今天又跑啦》《贫穷人设说崩就崩[娱乐圈]》《绅士之王》《七零年代小甜椒》《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015/7398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