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乾第一国公

认错了人

  • 作者:落月无痕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5900

他眯起眼,自个儿念了一遍:“呵,原来有这个意思。”他也才知道。

“过了这里,就快到景泰宫了。”小太监热心地告诉元霄。这位太子没有其他皇子那般矜贵高傲,还会说笑话,他觉得挺好。

直到肩膀被人抓住。

便在这时,听一道声音说:“这是哪家小姐,深夜了还不出宫,莫非迷了路?”

元霄恍若未闻。

“自然是殿下。”

小安子。元霄笑了:“你们宫里的人真是怪,喜欢叫小什么子。嗯,那我若叫小元子,似乎也挺好听。”总不能叫小霄子。他这么想着,就笑出声来。

小太监是又想笑又不敢笑,愁着一张脸:“殿下别取笑奴才,您是天之骄子,大乾国姓元,纵云霄天河。可不是与我等一样叫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好不容易从太后那里逃出来,天色都暗了。太后本要留他吃饭,元霄明着暗着委婉拒绝了。他情愿一个人去啃一条蹄膀,也好过对着‘霄长霄短’的祖母食不下咽。

元霄看了看身边的小太监:“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是太后派去给元霄带路的,怕他夜黑不认得。突然逢此一问,吓了一跳,谨慎道:“回殿下,奴才是小安子。”

小太监:“……”

元霄没有愤恨的意思,他是真的觉得关他屁事。一来大皇子叫的是秀女不是他,二来他又不认识人,没这个义务要当好人。但是看小太监的样子,似乎他该做些什么?

“真麻烦。”元霄啧了一声,将人从地上拉起来扶好,方才这里还有人在巡逻,现在倒一个人都没有,这是得送他回房间的节奏啊。

元齐盛还有些迷糊,雪地厚重,他并没有被摔痛,酒倒是稍醒了一点,还没醒透。此刻略垂下眼看元霄,低低笑了起来:“这位小姐哪里的,知府的?挺主动的嘛。”

元霄:“……”

小太监看了他一眼,原来出仪安宫前,太后怕元霄冻着,故硬给他塞了一件披风。披风是女式的,大兜帽一戴把人遮了个严实。这么黑灯瞎火,喝醉了的元齐盛认错也不足为奇。

太子的性格其实不大好,就听他在凉州外号‘小霸王’就能猜出来了。

酒气喷人,这人又重,还被人认错,路还那么长,元霄有些暴躁。

他一暴躁,心情就更不好。

小太监还摸不准太子的脾气,只见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兜帽中露出的半张脸阴恻恻一笑:“最近的宫殿是哪里?”

小安子不明所以,看了看地方,如实回答。

“六皇子的清仁宫。”

很好。

元霄得了回答,说:“你在这等着。”

用脚走实在太慢。

说着还没等小安子反应过来,元霄拎着元齐盛的领子,脚尖一点,几下蹿上墙就上了宫墙。他站在宫墙上左右一望,看到了亮着灯火的院落。便往那方向疾行而去,快近时,一把将大皇子扔在了清仁宫。

元齐盛被一摔,清醒半分,他从地上爬起来,嘟哝着揉着脑袋,自顾自推门进去了。

元霄这才几个纵跃回到小安子身边,说:“好了,可以走了。”

小安子看得目瞪口呆,当下别的什么也不敢说,只闭嘴当照明灯。

一夜无事——对元霄而言。

至于第二日温仪进宫,听宫人盛传说大皇子喝醉酒摸到六皇子宫中喊知府小姐之类,那就是别人的闲话,听来好笑,不足挂齿了。

今日已是腊月二十六。

温仪在早朝上听元帝取问神官,定下了替太子福祝的日子。

因着最近逢年关,又后天连着三日祭祀大典,过后就是新年。故将日子安排在正月十五。正月十五从传统意义上来说,也确实是个好日子。

下了朝,温仪在元帝有如实质的盯迫下,不得不改变路线,往景泰宫去。他原本还想直接回府的,看来翘班是翘不成了。或许他可以问皇帝要点奖品,加班工资总要的。

要去景泰宫,必过御花园。

温仪不大想过御花园,这意味着他遇到六皇子的机率会非常高。元齐安不知道脑子有什么毛病,特别喜欢在花园内堵他,而他被堵到过好多次了。温大人拉高了毛领,这回不想赏花,也不赏雪,想悄摸摸穿过这片园子。

就听宫女小声传笑,说大皇子那档子事。

温仪边走边听了一耳朵。

怪不得今天没碰见六皇子,合着是在和大皇子吵架呢。

元齐盛这个人么,温仪知道的。花花心肠花肚皮,虽然是老大,比起手下几个能谋会算的弟弟,简直是傻白甜,且他母妃非皇后,在宫中受宠程度也一般。但其实宫里算得上受宠的真没几个,元帝这个人对子嗣并不是很看重,儿女在他眼中一视同仁。

——都挺菜,是这样认为的。

至于太子之位么,眼下既然有现成的,他暂时也没考虑换。虽然他的儿子们已经把现成太子踢除在外,自个儿争来争去想当下一任了。

温仪听着八卦,心想,但是这么晚了,跑到清仁宫找知府小姐,这大皇子怕不是傻的。

于是就这样到了景泰宫随口当笑话提起的时候,就听元霄说:“哦,我干的。”

“哈哈哈——咳。”

温仪的笑呛在了喉咙口,不停地咳嗽。

元霄道:“你激动什么。”他想了想,“是不是觉得我做的特别好。”

“好屁。”温仪缓过劲,喝了口水清嗓子,“宫里也干这种事,若是被他二人晓得,你现下还能好端端吃饭?”说到饭,他一把将盘子抽走,“第二份了,够了。”

被打断吃食的元霄很不满:“我还在长身体,吃多点怎么了。又不要钱。”

庸俗,太庸俗了。

温仪无语地看着他,索性坐到他身边口苦婆心:“你一个储君,张口钱闭口钱。能不能志向高远一些。这天下都是你的,谁敢问你要钱。”

元霄歪歪脑袋:“民以食为天。黎民百姓敢问。”

——真高尚。

高尚的太子将盘子取了回去。

他在吃梅花香饼。

倒不是因为这如何好吃,而是这是他在来福茶馆吃到的第一份比较贵的点心。人么,总有点初恋情节,太子对大饼也有。他一边吃着饼,一边说:“大皇子眼神不好,认错了人。我本来想扔他在雪地上清醒一下,可是太监不愿意。他不愿意,难道我就愿意拖他回宫?”

“反正清仁宫就在旁边,让他们兄友弟恭一下也不错。”

认错人?

温仪扇子一拢,在桌边敲了敲:“他说什么了?”

元霄想了想,放下饼,走到温仪身侧,像模像样地挑上他的下巴。

“夜黑风高,小姐独自赏月未免可惜,不如我们做点有趣的事情?”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大皇子:别他妈乱给我加词!

大皇子?

元霄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

他下意识一个反手就将来人摔在了地上。

小太监提着灯笼,吓地差点叫出声来。

元霄抢过他的灯笼往地上一照,映出醉醺醺一张脸来,陌生的,不认识。

没等到下文的小太监有些懵逼,然后,然后不是应该要么送大皇子回宫,要么唇枪舌剑骂一顿,明天再和皇帝哭一哭。这么多年来这些兄弟间都是这么过来的。但是太子这么一问,他忽然就有些不确定,只能小心道:“大皇子是皇上的大儿子,您的叔叔。”于情于理,就算不骂一仗,也不能把人随便扔在雪地上吧。

但是元霄:“关我屁事。”

他把灯重新扔给太监:“走吧。”

小安子已经将来人认了出来,他道:“这是大皇子。”

元霄哦一声。

云霄天河?

元霄道:“你说我的名字?”

虽说血缘至亲,但从未有过相处,真的论起感情,还不如凉州近邻。

阅读大乾第一国公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