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以为他弯了

偿命

  • 作者:侧帽饮水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6315

顾耀堂仰起脖子:“那又如何?”

这时候,周锦堂忽然提步,逼近顾耀堂少许,顾耀堂本能地就往后一缩。

周锦堂没有松手,另只手举起那根腰带,望着顾耀堂双眼道:“你就是用这根东西绑了她,再骑马生生踩死的她……”

顾耀堂瞪大了眼,眼底掠过一丝惊慌之色,忽然大叫:“祖父!”

顾云徽厉声:“周锦堂,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祖父!”

周锦堂淡淡地睨着他:“怪就怪你自己穷奢极欲、不知收敛,这根腰带用的是冰蚕丝,当中又有半圆紫玉,而这玉是福源斋特有,每一块都不尽相同。”

眼下,顾耀堂还跌坐在地,眸光恍惚,嘴唇泛紫,呆呆看着周锦堂,竟是一副惊怕心虚之相。

顾成业心头咯噔一下,默默地闭上了嘴。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顾云徽见顾耀堂神色不对,心下一沉。

顾云徽拧眉:“来人,先把二夫人带回红绡院。”

柳氏一滞,顾成业心头微跳:“父亲……”他方开口,乍见顾云徽脸色冷凝,暗下一窒,下意识朝顾耀堂看去。

顾成业大怒,脸登时涨成了猪肝色:“你这混账!”

顾云徽猛地一拍桌子:“都给我住嘴!”

堂内一静。

顾云徽凝望周锦堂片刻,转而看向顾耀堂,深吸了一口气道:“耀堂,你和祖父说实话。”

顾耀堂自周锦堂说完那番话,便有如给打了七寸一般噎住,无从狡辩,心里对周锦堂恨恼交加,此刻听顾云徽忽然问话,竟不假思索道:“不过是个下贱奴才,我就是杀了她又如何?难道还要拿我去官府不成?”

顾云徽眼珠子一突,面孔霎时铁青:“你、你说什么!”

顾耀堂不信周锦堂能将自己如何,事到如今反倒破罐破摔,面露狞笑道:“那个贱人胆敢笑话我不会骑马,我自然要给她点颜色瞧瞧!怪她自己命不好,不过是给马蹄子蹭了一下就断了气……”

“你胡说!”陈璧再也忍不住,上前死死瞪住顾耀堂,“知春姐从来都不会笑话别人!”

几人一愣。

周锦堂刹那间沉了脸:“退下!这儿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陈璧猛然抬头望向他,紧抿着唇竟一动不动。

周锦堂触及她雪澈柔韧的目光,喉头一紧。

他目光一定,神色凌厉:“聋了不成?”

陈璧脸色一白,咬住了唇,垂下眼睫无声地退到了案几后。

她垂首立在那儿,双手握得泛白,微微发颤,像是秋天里枝头上的一片枯叶。

周锦堂的心里竟有些发堵。

顾成业呵地一笑:“大将军真是好大的威风,身边一个长随小厮也给你养得,竟胆敢到堂上和主子叫板……”

周锦堂转头望向他,冷冷道:“连一个小厮都知道是非善恶,可叹这高梁锦秀的英国公府,竟如此黑白不分、麻木不仁。“

顾云徽皱眉,冷眼望着他:“耀堂纵有千般不是,也是你的二弟。你别忘了自己身上流着的是顾家的血。就算是除名更姓,也改变不了……骂顾家,就是骂你自己。”

周锦堂不语,神色间分明是不屑一顾。

顾成业:“耀堂犯错,国公府自有家法处置,你今儿过来兴师问罪,难道还想拿人不成?”

周锦堂:“若顾耀堂杀的是英国公府的人,杀了一千一万,我都不会多说半句,可被他害死的是我将军府的人,今日若没个处置,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语罢,撩起袍子,竟在旁边的椅子上落了座。

他悠悠然道:“你们不愿意处置他,大不了我就带着这些人证物证把事儿捅到天上去,届时闹得满城皆知,这英国公府就会成为京城的一滩烂泥,而且……”

周锦堂看着顾耀堂微微一笑:“那霍观岚是不知道内情,才会派人给你擦屁股,我若将这事儿闹大些,叫霍家也没了颜面,霍家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就让它揭过去。”

顾云徽文人出身,最重清名,顾耀堂纵马杀人,杀的还是身怀六甲的弱女子,一旦此事传出,英国公府势必名誉扫地,连顾云徽自己都会晚节不保。

而周锦堂所说的霍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此等树大根深的名门望族,绝不好轻易得罪,就连皇家都要给他们三分颜面。

若没有周锦堂插手,以英国公府的势力,自然能将此事压下。可周锦堂步步紧逼,根本不念情分,英国公府如今受他挟制,简直如同板上鱼肉。

顾云徽和顾成业都变了脸色,唯有那顾耀堂不知当中利害,仍然面色不改。

静默片刻,顾云徽沉着脸道:“你要如何?”

顾耀堂闻言大惊:“祖父……”

顾云徽怒不可遏:“闭嘴!

周锦堂:“他杀了人,自然就要拿命来抵。”

顾成业一愕,随后咬牙切齿道:“周锦堂,你不要得寸进尺!”

周锦堂挑眉:“老子就是要得寸进尺,你能耐何得了我?”

顾云徽强压下怒气道:“此事的确是耀堂不对,可也不要忘了,他是你的二弟,那女子不过是个奴婢,你莫非是要为了一个下人屠戮自己的兄弟?”

周锦堂微微一笑:“此等猪狗不如的兄弟,我若杀他,便是为民除害,到时人人都要夸我是大义灭亲,我又何惧之有?”

顾成业紧紧抓着轮椅的扶手:“绝对不行!你要杀耀堂,除非是我死了!”

此时,堂外突然传来下人的通禀声:“老夫人来了。”

周锦堂神色不变,顾家三人却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这周锦堂不管再怎么强硬,对着顾家的这位老太太、他的亲祖母,态度总要缓和几分。现下顾老太太赶到华明堂,自然不会任由他取了顾耀堂的性命。

陈璧抬眸,望见一位老太太给仆妇搀扶着进到堂内。

她鬓发银灰,给梳得光洁无漏,头戴一条镶翠的宽幅抹额,身穿深褐色绫袍。虽上了年纪,却没有丝毫佝偻老态,眸光清明,步伐从容,从头到脚都透着端庄大气。

顾老太太方才早就到了堂外,她被柳氏派人请过来,自然先从柳氏那儿听了一耳朵声泪俱下的“实情”。

可顾老太太知道周锦堂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如今对英国公府弃之如敝履,根本没有把顾耀堂放在眼里。柳氏口口声声说是周锦堂欺凌算计顾耀堂,老太太半分也不会信。她有意在堂外听了一会儿,才晓得大概。

一进堂内,也不必二房父子争相多言,顾老太太抄起手中的拐杖,就朝顾耀堂的后背狠狠地打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更送上~

谢谢大家的评论,这一章评论有红包~爱大家~么么!

陈璧的眼前,又浮现出……知春临死前的模样,想起知春那个拼命要她救下孩子的眼神。

她紧肩膀发颤,用尽全身气力,才能压下心底的悲恸汹涌。

周锦堂手一松,转身直视顾云徽:“只要将腰带佩玉的浮痕,与我那丫鬟胳膊上的淤青相对照,便知真假。”

堂内几人闻言皆惊,陈璧骇然倒退,抬手扶住身后的案几才稳住身形。

本以为知春姐给人纵马伤害是一桩意外,却没有想到竟会是如此……

怎么会这样?

顾成业见顾云徽面容发青,暗道糟糕,立马道:“谁知你那丫鬟身上的淤青是不是你故意捏造?你对二房记恨已久,想必是成心算计。”

周锦堂轻轻一嗤:“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语罢,目光往他下摆轻轻一扫。

胸口不由自主地上下起伏,有一股寒气从她的脚底心直窜上来,似乎要将她的天灵盖冲破,令她又冷又疼。

她几乎可以想见,知春给此人绑住时,眼睁睁看着马蹄朝自己肚子上踏落时的惊惧和绝望。

周锦堂伸手揪住顾耀堂的衣领把人略微提起,目光如寒刀一般,嘴角却轻轻扬起:“我猜,你跑去求霍七帮忙的时候,没有和他说实话……他还以为你纵马伤人是一桩意外,殊不知,这根本就是你丧心病狂、蓄意为之!”

顾云徽发了话,柳氏自不好再胡乱哭闹,只含泪退了出去。她走出华明堂几丈之外,脚步蓦地顿住,对身侧的丫鬟道:“速去明泽堂,把老太太请来。”

华明堂内,顾耀堂稍定心神,只盯着周锦堂道:“你说是就是?”

此时那柳氏还搂着顾耀堂在那儿兀自啼哭不休,口口声声喊着要顾云徽替他们做主。

阅读将军以为他弯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