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3

    思考,思考,思考。

    到底该怎么做——

    爱花缓缓地在阴影处站起身。

    大楼广播发出宣布战斗开始的声音。

    欧尔麦特已经走进大楼。

    她必须,必须要……

    她的个性本身就有一定的距离限制,而比赛唯一的胜利条件——

    说明她肯定要与欧尔麦特打近身战。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和欧尔麦特战斗的地点和前几场对战的地点相似,都是在一座大楼内。

    敌人有提前进入大楼准备的时间。

    爱花坐在某一楼层的阴影里,低头思考。

    不能太过放纵,那反而会限制她的行动空间。

    对欧尔麦特来说略显狭小的走廊里,厚厚的冰层将他脚踝以下的位置彻底冻住。

    无法行动。

    得快些了。

    爱花哈出一口冷气,用尽全力冲了过去。

    只要拿到那个白绢——

    ...被躲过了!!

    果然。

    爱花微微半蹲,闪过了欧尔麦特袭来的手。

    那冰气缓缓地往她脚下聚集,然后消失不见。

    逃。

    等到魔力吸收到一定限度时,爱花咬了咬牙,用尽一切力气往前冲过去。

    前面是迷宫。

    为了这个地形的便利,她是特地把欧尔麦特引到这里来的。

    她的【冰】需要手指或肌肤触碰到才能实现。

    而目前,与欧尔麦特近身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前面的迷宫,或许能给她第二次机会——

    “明智的选择,浅川少女哟。” WWW.KanXs.ORG

    脚下的冰层显然已经不能给他太多束缚了,欧尔麦特踢开那些冰渣子,追着爱花跑去。

    他的速度太快了。

    爱花冲进迷宫,闭眼回想了一遍她刚刚记住的地形图。

    身后渐渐传来来自欧尔麦特的脚步声。

    有些沉重的,沉稳的。

    冷静,冷静下来。

    爱花深呼吸了两下,慢慢地走过了下一个拐角。

    不能发出一点脚步声。

    爱花站在阴影处,静静地等待着他的来临。

    “哦?”

    走过一个拐角处,欧尔麦特低下头。

    有些冰冷的雾气顺着墙角的缝隙透进来。

    他咧嘴一笑,抬起头:“原来是这样——”

    !!!

    他跳到了围墙上。

    爱花瞳孔微缩,紧接着,她毫不犹豫地往另一个方向发出一个火球。

    “哦?”

    欧尔麦特微微朝那个方向看去。

    吸引到视线了!

    爱花纵身一跃,勉强跳过了对她来说有些高的围墙。

    这个位置应该是他的视觉死角。

    她稍微呼出了一口气。

    时间已经差不多过去一半了。

    两个方案都宣告失败。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爱花习惯性地咬了咬手指:“贪狼。”

    庞大的兽出现在欧尔麦特的视角内。

    “去阻挠他。”

    爱花往欧尔麦特的方向一指,接着往阴影处跑去。

    庞大的躯体向欧尔麦特袭来,他闪身躲过。

    从这个方向走的话,没错...

    就是他的正后方。

    看着与贪狼搏斗着的欧尔麦特的背影,她冲了过去。

    蓝色的眼睛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

    !!??

    小腹被猛地撞了一下,接着,爱花便被那冲击波甩到了墙上。

    痛...!!

    爱花撑着地站了起来,颤抖着看向正前方的男人。

    他的反应太快了...

    “呜——”贪狼冲了过来,挡在了她的前方。

    “【炎】”爱花的手中出现一团火球,然后驱动着贪狼朝着欧尔麦特攻了过去。

    侧身躲过那团火球,欧尔麦特闪了闪身,绕过了向他扑过来的贪狼,叹了口气:“真是缠人啊,浅川少女。”

    “缠人一点会讨人喜欢嘛。”

    只是那么浮光掠影的一瞬间,少女的声音从背后出现了。

    爱花沉下身,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欧尔麦特左手上的白绢上。

    摸到了——

    指尖触碰到柔软丝绸的一瞬间,有点点欣喜的情绪在她心底泛开。

    抓住它!!!

    可欧尔麦特并未给她机会。

    凌冽的拳风从她耳边擦过,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又被一手肘击倒了。

    “——!!”

    爱花被那一手肘打得几乎要呕出酸水,趴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好痛...肚子肯定青了...

    她用指甲掐了下手掌,挣扎着站了起来。

    没有时间了!!

    猛然冲上来的少女让欧尔麦特愣了愣。

    她的这幅姿态,和之前他见过的任何一面都不同。

    他之前看见的少女,漂亮柔软得像朵莬丝花,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看向人的时候,温顺得像只毫无攻击力的幼兽。

    而此刻,她的那双眼睛就如同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所见的火焰一般,锋利耀眼得能将人灼伤。

    ——她渴望着胜利。

    就是愣了一下的时间,少女已经窜到他跟前了。

    因为疼痛,她的动作有些迟缓。

    从思考中回神,欧尔麦特却没含糊,又痛快地给了她一个手肘。

    ——女性是需要呵护的,柔软的。

    尽管这是大众所认为的,但欧尔麦特认为雄英的这群学生,每一个都不应当以性别来判断,因为性别而放水。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少女。

    时间快要接近尾声,少女的眼睛灰暗了一瞬,接着又亮起了比之前更灼眼的光辉。

    她的眼神...还没有放弃。

    她像是赌气一般地,继续拿着一团火球挥来。

    知道火球威力的欧尔麦特躲过那团火,腹部便吃了少女正面的一记直拳。

    ——对他来说不痛不痒。

    而在吃了这记直拳的同时,宣告战斗时间结束的警鸣在他们头顶上空响起。

    少女像是突然泄气一般地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鼻尖与眼尾微微泛红,在瓷白色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明显。

    糟糕,她不会要哭了吧。

    八木·不知道怎么哄人·俊典在一瞬间慌了起来,并且迅速表现在脸上:“少少少女啊,那个...呃...”

    少女没有回应,把脸埋进了膝盖里,看不清表情。

    他蹲了下来,健硕的身躯衬得面前的少女更加娇小了一些:“没事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不会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尤其是这种jk少女啊!!!

    他错了!!是他错了!!!对不起!!!

    听到他的话,面前的少女似有所觉地抬了抬头,眼中闪现出一丝迷茫:“啊?”

    她抬头看向他,然后站了起来:“那个...我刚刚在思考。”

    少女神色如常,脸上没有任何难过的模样。

    “少女啊,你要不要去恢复女郎那里看看?”

    毕竟他刚刚下手虽然收敛了一些,但总归是会造成一些伤害的。

    “啊...你说这个啊,”少女摸了摸腹部,然后吃痛地吸了口冷气:“还真的会有些痛呢,哈哈。”

    说着,她有些行动迟缓地朝出口走去。

    欧尔麦特:这突然的愧疚感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不敢说话的欧尔麦特静悄悄地跟在少女身后。

    一直到训练场的街上,走在前面的少女突然回头,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我刚刚是不是要再等等好一些的时机会更好呢...”

    她原来是在想这些吗?!

    “不,我觉得刚刚你做得其实很好...”为了弥补心里那点愧疚感,欧尔麦特尽职尽责地为她分析了一通。

    走到出口处,一直安静地听他说话的少女突然扯了扯他的披风,露出了一个与刚刚一般的小心翼翼的表情,讨好似地笑了笑:“谢谢你,欧尔麦特。”

    她的头发与眼睛都是与黎明前一般的黑,可当时的阳光就好像是特别眷顾她一样,为她的轮廓都镶起一圈毛绒绒的金边,她仰头看他,好像是那些光点都洒进她的眼里,彻底驱散了那阴郁的颜色。

    能让人在一瞬间看呆过去。

    ......

    ...

    放学后,爱花拿着热腾腾出炉的欧尔麦特亲笔签名,有些美滋滋地坐上了回家的电车。

    回家一定要找个相框裱起来!!

    说起来,爆豪胜己的表情从那门课程结束后就有点不对劲...

    绿谷还去找他了...

    但是绿谷出久都伤成那样了,他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吧。

    嗯嗯。

    爱花点了点头,抛却心中的那点担忧,下了电车。

    天色将晚,在家前的一个拐角处,爱花停下了脚步。

    一个熟悉的人影靠在墙上,他低着头,表情有些晦暗不明。

    “...荼毘?”爱花慢慢地走近,仰头看他。

    不知为何,此时的他带给她一种毛骨悚然的危险感。

    而且他是怎么找到她家的...?

    自从她考进雄英之后,他们就不怎么联系了。

    但出于对他的信任,她还是走到了他的身边。

    鼻端萦绕着一股有些浓郁的烟草气息。

    从她这个角度看去,能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

    他冰蓝色的眼睛眸色渐暗,像是在幽夜里燃起的磷火,又像是被打碎的一团玻璃。

    这种深又浓的颜色在他眼里泛滥,有股之前从未感受过的恶意朝着她席卷而来,让她不禁后退了几步。

    看到她的动作,他低低地嗤笑一声。

    接着,男人扯了下她的手臂,一下子将她按在了身后的墙上。

    后脑传来一阵钝痛,她有些懵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雄英的学生?”他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点喑哑:“你真的是英雄志愿啊。”

    冰冷的手指触碰到她脖颈上的肌肤,有些留恋般地摩挲着,她有些不适地躲了躲,耳畔却又响起他的声音:“别动哦,会被灼伤的。”

    爱花闻言抬头,直直撞进了他的眼睛里。

    ...他想杀了她。

    为什么?

    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

    脖颈上的冰凉手指就好像是蛇的鳞片一样滑过,带着一种冰凉的战栗感。

    有种无力感从她心里升起。

    “雄英的学生,”他看着她,语气轻描淡写:“如果被发现死在自己家门前,会怎么样呢?”

    这句话像是个开关,面前的少女在这一瞬间颤抖起来。

    她看着他,眼里溢满了无措。

    为什么?

    “这位先生。”

    独属于少年人的清朗声线从巷口传来,爱花闻声望去,只见蓝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喝着什么,逆着光站在那里。

    “请你放开她,我已经叫警察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荼毘:你猜我是过来干嘛的

    爱花:草(中日双语),你马的,为什么!!

    好想对欧叔下手(震声

    我看上欧叔很久了!!!!

    读者“茗生若梦”,灌溉营养液

    バタフライ扔了1个地雷

    感谢你们!!

    轰焦冻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喂!快看!她冲过去了!!”

    “这难道也是冰的能力??”

    ……

    监控室内。

    “和欧尔麦特...怎么想都不可能打赢的啊...”

    人群中爆发出惊叫,让他抬头望去——

    在这个空间里,这种深度的冰层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加油啊爱花酱...”

    众人看着屏幕上的画面,神色各异。

    “最后一场战斗训练正式开始!!!”

    而欧尔麦特的近身战…

    她和欧尔麦特,就好像一个刚刚会走路没多久的孩童与搏击世界冠军。

    比赛的规则是——在15分钟内夺得欧尔麦特手上绑着的白绢,就判定她胜利。

阅读[综]神之祝福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七零小当家》《[综英美]全世界都在吸熊猫》《我罩着你呀》《我对世界抱有恶意[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为你,甘之如饴》《斗罗大陆雨浩穿越重回万年》《傲雪苍穹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024/7398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