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下)

    “叩叩叩……”敲门声耐心的持续着,节奏缓慢而平板,在安静的夜晚中显得出奇的诡异。

    这下张老头彻底的惊醒了,酒意也消了三分。

    拎着灯笼出去开门时,他觉得腿肚子有点打颤,已经走到大门的位置,他还是忍不住从门缝往外看。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深夜中的敲门声,并无人作答。

    心里的恐慌一瞬间被放大,他安慰自己兴许是误入深山的路人,毕竟守了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事,这一片也没什么野兽。

    这荒郊野岭的怎么可能有人大晚上来敲门?张老头觉得自己许是喝酒有些上头,便不曾理会,想要接着闷头休息。

    张老头是个管家。

    这座老宅在很久之前曾是朝中一位重臣的避暑别院,但这位重臣不久前却不知因何缘故下了狱。这座老宅又因为地处偏僻,周围并无任何居民,加上古林环绕,阴气森森,以致将价压到最低也无法变卖。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明明是夏日闷燥的夜晚,明月当空,整个林子却都异常安静,不似以往般虫鸣蛙叫。

    守宅子的张老头起夜的时候听见了一些动静,出去挑着灯笼绕着老宅走了一圈,也没什么发现,又摇着头一脸莫名的回了房。

    难道是天显异象?

    “老人家,”前方传来一道不急不缓的男音,像水滴轻敲寒玉,带着凉薄质感,门外的男人终于说话了,“我们确实要借宿。” WWW.KanXs.ORG

    张老头压下心底的惊骇,瞧着门外的男人。

    他怀里抱着的,是个小姑娘,看着才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手已经松松垂下,头也在他怀里偏下去,怎么看,都不像个活人的样子。

    他的心再一次提到嗓子眼里,“这姑娘……”

    “她吗?”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唇角弯起,再看他时,好看的眉眼里笑意幽深难测,莫名让人心底生寒,“她怎么了?”

    似乎只要他说错一个字,就会引来杀生之祸。

    明明是闷热的仲夏,老张头却生生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窖里,他咽下了死人两个字,摇头说:“是睡着了吧?没事,进来吧。”

    手里的灯笼早被烧毁了,张老头摸黑带他们进去。客人从外进门的那一瞬间,透过屋檐下的两个灯笼,张老头看清了那个年轻男人眼底一闪而逝的表情。

    那是一种看见猎物的表情,但又是挑剔而不满意的。怎么说呢,有点像挑食的纨绔贵族看见了不喜欢的食物。

    真是诡异的错觉。

    匆匆收拾好一间卧房给他们,张老头没有多待,回到自己东边的屋子睡下。翻来覆去几个来回,他还是睡不着,脑海里总是浮现那个看起来没什么生机的小姑娘的影子。

    又过了一会儿,他终究还是按讷不住,起身偷偷去那个卧房门外观察里面的动静。

    将窗户纸轻轻捅破一个洞,他看见屋里的床榻上交叠着两个人影,姿势暧昧。

    两人都是衣衫完整,虽然看起来亲密,但显然并没有在做什么让人浮想联翩的事情。

    床上的小姑娘还是毫无生气的样子,那个年轻男人俯身看着她,一手撑在她枕侧,一手温柔的轻抚过少女肤若凝脂的白腻侧颈,表情极其冷淡,不含一丝感情,“翅膀硬了就不听话了是么?”

    昏暗的烛火下,他看见年轻男人忽然低下头去——寂静的仲夏黑夜里,似乎传来血的香气。从张老头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男人那一双狭长的,泛着暗红色血光的眼睛。

    看清那个年轻男人在干什么后,张老头的瞳孔陡然一缩,捂着嘴差点叫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眼神幽暗的移开身子,微微抬头。他嘴唇是一片艳色的殷红,血珠顺着他唇角滚落。

    小姑娘的侧颈多了两个可怖的血洞,男人的手轻抚过去,血洞瞬间愈合,他紧接着就用随身匕首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刀口极深,瞬时血如泉涌。

    他微微抬起她下颌,迫使她张嘴,另只手的手腕覆在她唇上,她被迫吞咽。

    空气中蔓延着一股说不出的馥郁香气,莫名让人渴望。

    然后张老头就目瞪口呆的看见奇迹发生了。

    那个小姑娘的手似乎动了一下,毫无生气的脸渐渐泛起血色,然后她睁开眼,死人般涣散的目光聚集在那只手腕上,孩子呓语似的伸手抱住他的手腕,更大口的吞咽。

    “就是这样,”男人露出满意的表情,弯唇说:“好孩子。”

    似乎还嫌不够,小姑娘猛地起身,瘦弱的身子将男人压在身下,瞳孔流转着暗红色的光波,低头拂开他的长发找他的脖子,一脸迷途,就像溺水的人在找绳索。

    “要……我还要……”哀哀低唤的细弱女音,像猫儿一样几不可闻的叫,“不够……”

    男人顺从的偏过头去,露出玉一样洁净无瑕的侧颈,狭长的暗红色眼眸看向窗户,目光越过那扇窗时,眼神更暗了。

    张老头心里一个咯噔,猛地发觉自己动不了了。

    那姑娘专心致志的趴在男人身上,低头咬住他的脖子,夜色中血香气更浓,腥红液体顺着她唇角流下来,滴滴落在床上。

    男人眼中的暗红色血光渐渐变得黯淡,很久才问:“够了吗?”

    这句话似乎让她清醒了一些,趴在他肩上的小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一下子从他身上跌落,歪向一边,差点掉下床。

    她爬起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瞥自己身上那处致命的箭伤,已经完全愈合了,她又摸了摸嘴角,却发现了一手的血迹,终于露出极其惊慌绝望的表情。

    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血色深渊,而她显然已经坠入其中了。

    “为什么把我变成这样……杀了我还不够?”

    “死多容易。”男人微笑,有淡淡讽意,“你是羌无的孩子,我还没有折磨够他,怎么能放你回去。”

    少女蜷缩在床角,瞳孔泛红,她捂着嘴和鼻子,拼命的试图抑制自己内心某种狂热的躁动。

    男人披衣下床,推开门说:“初拥的第一天,你需要食物。”

    她红着眼说:“不,我不要。”

    眼神倔强凶狠的像山里掉进陷阱里的小兽。

    还带着股无处宣泄的仇恨。

    男人只无声一笑,也不说话,他伸手把窗外的人一手拖进来,锋利的指尖划开他血管。

    “你不需要,他也要死,考虑好再说话。”

    少女脸色漠然的看着他,死死抿着嘴。

    她感觉喉咙像火烧一样灼烫,那些血液的香气无孔不入的渗透她的每一处感官,但她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她是神的孩子,怎么能杀人呢?

    只要一次没有忍住,往后就是无尽的沉沦。

    她攥紧手,依旧朝他露出一个孩子气的,十分轻蔑的微笑,“我不需要。”

    张老头感觉血液一点点离身,早已骇的面如土色。

    男人也笑了,“也对,这样的货色怎么会合你的胃口?”他松了手,看着外面渐渐发白的天色,就要天亮了,正顺他心意,“我去找些新鲜的食物给你,别往外逃。”他轻声说:“阳光就要出来了,我劝你听话。”

    ……

    天光渐渐透亮,深山密林中,这座老旧的宅子被巨树笼罩。少女捂着鼻子从床上翻下来,迈过脚下那具年老的尸体走出门。阳光从斑斑树影中落下来洒落在她身上,她皮肤立刻发红、撩起水泡,灼烫的疼痛钻心入骨。

    她脚步微滞,看了看山下那一片人气兴旺的地界,夏日的阳光温暖刺眼,却又充满无限杀机。少女咬唇忍不住想,他一定以为她不敢,所以才会放心离开。

    幸好。

    凡世的空气自由而鲜活,她看了看手背上已经接近溃烂的灼伤,即便是在路上化作焦灰,也好过再受他操控摆布。这世上没人会愿意被人利用来报复自己的父母。

    只要能逃脱,死活都是一件幸事,这点疼痛又算什么。

    毫不在意的穿进了那一片下山的密林幽径,她知道,只要能在入夜前躲起来不被他找到,天高海阔,他就再也找不到她。

    他五官完美,轮廓像是最精美的画师细细勾勒,肤色苍白,无瑕的像玉。他的长发要比夜色更漆黑,便衬得那张脸比月光要苍白。

    想到月光,张老头愣了下,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林子里原本惨白的月光变红了。

    刚刚因为屋檐上红灯笼的原因,他一直没有发现。

    门外屋檐下挂着两盏红纸糊的灯笼。

    就着这点昏暗不清的烛光,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一个颀长的身影,好像怀里还抱了个人。

    原来真的只是路人。

    此刻他下意识抬头看时,便看见了夜空上悬挂着的月亮,它变红了,赤红色。

    张老头惊得往后退了两步,手里的灯笼也一下子掉到地上自己燃烧了,声音沙哑,“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老头松了口气,把大门打开,他人一直心善,忍不住问:“这么晚了,两位是来借宿的吗?”

    门外的轮廓清晰了些,是个极俊美的男人。

    “谁啊——”他忍不住出声。

    张老头想着这些事情,有些烦闷,喝了几口酒又躺下了。

    夜半的时候,他却被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惊醒了。

    今天晚上似乎有那么一些不寻常。

阅读月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 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推荐阅读:《招蜂引郎》《好久不见gl[娱乐圈]》《为你着魔》《太傅》《晚安,不遇》《快穿之神[GL]》《九零之女配富爸爸》《傲雪苍穹

本文网址://www.kanxs.org/kan/366/366027/7398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kanxs.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