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反派王妃不佛系(穿书)

005

  • 作者:久岚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183

她是穿越,所以她肯定不是,故而问得理直气壮。

穆琏此时也逃避不了,淡淡道:“是。”

看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林蕙也有些想不明白,照理就算她行为异常引起别人怀疑,那别人也不可能是穆琏啊,因为他根本不会在意她。

“殿下因何觉得我是妖?”

穆琏不说话,但眼睛却盯着那符纸,它被林蕙抓在手里丝毫没有消融。

林蕙将这东西一扬:“殿下怀疑我是妖?”

这态度有点奇怪,林蕙下意识审视了下自己,很快就在手腕上发现了一样东西——黄色的符纸。

这种符纸她曾在电视剧里看过,貌似是道士用来除妖的,林蕙将符纸拿在手中仔细查看,突然就笑了起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内室里诡异的安静。

语气不自禁带了几分质问。

穆琏对上林蕙的眼睛,只见她眸色黑漆,好像深潭一样,在这潭水里,他难得的感觉到了一丝压迫。但他始终是皇子,就算当场被逮着仍然能保持镇定,平静的直起身。

穆琏一怔,定定地看着她。

眸光在这夜色里好像璀璨的彩钻。

半响他道:“你睡吧。”

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林蕙看着那道背影,心想他这到底是信还是不信啊?这个理由已经是最为合适的理由了,不然怎么解释原主的变化呢?不过他不信的话,也没别的办法,因为她不可能按照原主的行事作风来过日子。

她又不是来走剧情的。

林蕙把这符纸夹在一本书里,高声道:“桂心!”

桂心快步进来:“娘娘有何吩咐。”

小丫头这速度看起来是早就睡醒了,林蕙询问:“刚才殿下来,你知道吗?”

“嗯,殿下说是要取什么东西,让奴婢不要惊动娘娘,故而奴婢没有特意禀告。”桂心垂着头。

原来用了这么一个借口,林蕙严肃道:“下回殿下再过来,不管殿下说什么,你务必要叫醒我。”她真不喜欢睡着的时候被人贴符。

“是,娘娘。”桂心应声。

林蕙才又倒头睡下。

这晚上的事情很快就传到方嬷嬷的耳朵里,早上见林蕙在洗脸,方嬷嬷喜滋滋的盯着她瞧。

感觉到这目光有点刺人,林蕙斜睨她:“你看什么?”

“娘娘啊,奴婢听说殿下昨夜过来了?”

上房许多小丫头,肯定有方嬷嬷的眼线,林蕙淡淡道:“我不清楚,我刚醒来殿下就走了。”

“是吗?”方嬷嬷笑嘻嘻,“可是殿下哪里有什么东西在这房里,要用的一早就带走了。依奴婢看,殿下肯定是偷偷过来看娘娘的,只是殿下性子内敛,不好挑明了说,还得要娘娘主动挽留。”

林蕙想笑。

要是方嬷嬷晓得穆琏是来干什么的,她肯定会大跌眼镜。

见主子不说话,方嬷嬷道:“娘娘不要灰心丧气啊,您想想,殿下之前是不是一次都没有来过?殿下愿意前来,那是有所改观。”

正常的改观会半夜过来吗?他这是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妖魔。

林蕙淡淡道:“嬷嬷话不要说满,等殿下肯搬回来再说吧,反正我是不会去纠缠殿下的。”

这两个人怎么就那么倔呢!

方嬷嬷一阵头疼。

用完早膳,林蕙把原主出嫁时带来的人点算了一下,外院好几个有功夫的,正好派去跟裴景前往雪州。

只是没等裴景那里传来消息,宫里倒是请他们入宫了,说是皇后娘娘想要热闹热闹。

那皇后姓吕,也是个可怜人,本来有个儿子已经被立为太子,结果刚到十五岁却因一场重病夭折,这太子位置没几年又空悬。皇上现在只能在别个儿妃嫔的儿子里面选一个太子,但不知为何迟迟不立,已经引得众位朝臣不满,但皇上积威甚重,谁也不敢开口提议。

故而这七位皇子之间暗潮涌动,纷争不熄,而没有儿子的吕皇后则隔山观虎斗。

“娘娘快收拾下,同殿下去宫里吧。”方嬷嬷催促。

这就是她之前所想到的,不容拒绝的邀请了,林蕙梳妆打扮一番,前去垂花门口坐马车。

扶着姜黄的手,她踏上去,钻入车厢时就看到里面已经坐着穆琏。

昏暗的光线里,他的脸越发的白皙,好像光滑细腻的瓷器,一双浅色眼眸沉静又淡然。

她挪过去,靠窗坐好。

两个人之间隔了大约一个人的位置。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坐马车,比起之前,林蕙要离地比较远,但耐不住她身上的气息时不时的飘入鼻尖。若是往常也罢了,但偏偏情况不一样了,想起昨夜的梦,穆琏的眉头拧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贴符的关系,那梦的内容更加诡异了,她在梦里跟自己说,她很快要回去属于她的那个世界了,让他放了她。

他好像将她关在一个贴满符纸的山洞里……

难道林蕙真是妖精?穆琏心想,这梦要是也成真的话,可就太过荒谬了,她要真是妖,自己留她做什么?送给许无非倒是好,他这辈子不是没见过吗,正好带去青云观。

不过,许无非能降服吗?他深表怀疑。

马车很快在宫门前停下。

二人下车之后前往御花园。

身边女子目不斜视,腰板挺得特别直,穆琏默默扫了一眼,想到她说什么“想明白了,不想勉强他”之类的话,嘴角由不得翘了翘。

这妖精的话,不能轻易相信。

因为留有原主记忆,林蕙对这皇宫不算陌生,就是感觉这地方真的太大了,偏偏丫环扶着,小步小步的实在磨人,本来走几分钟的能走上半小时。等到了御花园,她的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薄汗。

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擦了擦,林蕙刚刚要上前去见见那皇帝皇后,身后却传来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四哥四嫂。”

她回头看去,见是一位年轻男子,他生得剑眉星目,挺鼻薄唇,穿一袭深蓝色卷云纹的春袍,束着鹣鲽带,显得腰身极为劲瘦。

与他目光对上,林蕙心头突地一跳,如果没有认错,那是四皇子穆骁了,也就是后来与原主勾搭,害得原主自绝的罪魁祸首。她不动声色,听到穆琏招呼一声五弟,便也跟着叫了一声。

面前的女子发髻高挽,珠钗堆叠,穿着藕丝对襟衫,下面一条金枝浅叶纱绿裙,粉白的脸颊像雨后的桃花瓣,俏丽动人。

如此模样真是可惜了,穆骁目光在她脸上打了个转儿,似笑非笑:“四嫂,听说你前阵子病了,请了太医……这才成亲没几日就病了,可是四哥欺负你?是的话,可记得告诉母后,母后会替你做主的。”

好像说的是玩笑话,但这穆骁是端王的亲弟弟,跟穆琏素来不合,那不就是挑拨离间吗?

林蕙笑笑:“多谢五弟关心,不过殿下什么性子五弟还会不知?他岂会欺负人,顶多是寡言少语,但总比在耳边瞎聒噪的人要来得好。”

穆骁神色一僵。

怎么感觉这话像是指桑骂槐呢?

他可是在帮她,别以为他不知道,穆琏甚至都没有圆房,那天新婚之后方嬷嬷急匆匆来了宫里,他后来就从一个太监那里打听到了,说元帕还是原样。本来嘛,他这四哥就不正常,宫里十七八岁的皇子哪个没有宫人伺候的,就他碰都不碰。

结果,这林蕙居然还向着穆琏不成?也许是打落牙齿活血吞吧,一个丈夫都不碰的女人,能有什么底气?

他挑眉一笑:“看来四嫂喜欢清静……”

“对,所以我们不要多话了,看你四哥这样就挺好的。”林蕙淡淡道,“走吧,父皇母后还等着呢。”

穆骁无言,他四哥这样还好?

穆琏心想,这妖精又在说什么鬼话?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始正常更新了哦~~今天正好拜财神,祝大家都财源滚滚啊,哈哈,继续发红包^_^

谢谢阿拉蕾,阿纹家的头头鸭,27315704的地雷,么么哒。

在书里他的戏份不多,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折磨原主,催化原主嫉妒女主,最后成为一个不择手段的恶毒女配。可以说,基本就是个打酱油的,给别人留有印象的就是那一张脸还有不愿意跟原主圆房了。

这样一个人,为何要给她贴符呢?

林蕙思忖了片刻:“殿下不愿意说出理由也罢了,不过我希望殿下下回想贴什么符纸可以提前告知,不必三更半夜的过来。这么黑,殿下也看不清楚吧,惊吓到人也不好。”

林蕙把玩着这符纸:“殿下,这东西是贴在身上就会现出原形的吗?”

“不,只会消融。”

“那这符纸没消融,是不是代表我不是妖怪?”她看着穆琏。

这是什么妖精啊,穆琏心想,她要真是的话,十个许无非都不是对手!

林蕙看他脸色有点惊讶,正色道:“其实我真不是,就是想明白了,毕竟这桩婚事是皇上御赐的,殿下不满意,我也不想再勉强殿下。”

穆琏面无表情,半响道:“也可能你道行深。”

听到这话,林蕙噗嗤一声笑了,没想到穆琏还挺幽默。

林蕙又笑了,她看过许多书,还没见过这一穿就被人贴符的,顶多周边的人觉得性格变了些,哪里会怀疑是妖魔?这雍王的脑回路是不是太过清奇了?还半夜过来亲自动手。

笑声让穆琏的脸颊有点发红。

什么叫覆水难收,这种情况就是了,早知道他就不应该听许无非的馊主意!

面对突然出现的男人,林蕙的脑袋是空白了片刻的,紧接着她就坐了起来,沉声道:“殿下,你来这里做什么?”

阅读反派王妃不佛系(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