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自从我脑壳儿中了一箭……

第七章

  • 作者:乔泊砚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782

魏惑:“你当我眼瞎?你这眼睛,还有刚才嗖的一声飞到天上,还变成了一只蝙蝠,有点违反物理常识吧?”

靳司眨了眨眼睛,别说,紫金色的眼眸其实还挺好看的。尤其是在夜景之下,好像里面泛着淡淡的雾气,眼波流转,迷人极了。

靳司反驳道:“那女神的事儿?”

“房东,你……”靳司试探的问了一句:“你不知道我是什么吗?”

“我TMD哪里知道?!”魏惑骂了一句:“我活了二十四年,接受唯物主义教育,就没见过这么不科学的事情!”

靳司一愣:“我?我没怎么回事啊。”

靳司仗着和魏惑认识,开口道:“房东你别让这条大狗进来!他就是来骗吃骗喝的!你放心,如果他要抢咱们的肉,我帮你揍他。”

狼人兄弟手搭在膝盖上,往前一扯身子:“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三分钟后,近视眼狼人兄弟和蝙蝠房客端正的坐在方桌两侧。

靳司倒不太爱搭理他,坐的也离魏惑近些。就算刚从蝙蝠变回来,他依旧坐姿端正,下颌微收,低垂着的紫金色眸子,显示出他对狼人依旧提防。

“咳。”魏惑清了清嗓子:“谁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哪个等级?”魏惑问道。他约摸着靳司就是个普通血族,毕竟故事里的吸血鬼,从来不会和一只狼人当街对骂。

“我啊,我是高阶血族。”靳司扬了下眉,十分自傲。

“屁!你这个魔族,装模作样!”狼人兄弟愤怒的反驳。

魏惑点了点头,虽然他和靳司只接触了一天,但他可以肯定,靳司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

至于是谁给他的勇气这么认为,就当是梁静茹吧。

“系统!”魏惑把手机拍在桌子上,压低了声音:“这怎么回事?女神为什么会安排一个高阶血族住到我这里?”

“咦?”系统经过今天魏惑的调】教,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直到魏惑亲自发问了,他才开口:“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魏惑反问。

“请你走到门口,看看院子外面的门牌号。”

魏惑按照他说的,走到门口扫了一眼:“东阳街1号啊。”

“哦哦,忘记给你开权限了。”系统说道:“好了,你往下看。”

魏惑这次再看,发现下面有三块金色的匾额,分别是:a-233-666-hx-帕迪山蒂-葬爱-东大驼子分理处、伊伦神族东大屯食堂(暂时未营业)、东大屯子濒危生物救助站。

“看最下面那块。”系统提醒道。

魏惑沉默片刻:“这是什么?”

“如你所见,就是濒危生物救助站啊。”系统回道:“我以为女神都和你说清楚了呢。伊伦神族最近正在进行拯救各处濒危生物的活动,你这里就是活动点之一。”

这么说起来……

魏惑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听到嘎嘣脆女神提了那么一句,但当时她着急去炸什么六分仪星,没说完就跑了。

“濒危生物指的是什么?”魏惑问道。

“嗯……这个定义起来有点难。但总而言之就是你身后的那个狼人,还有他身边的血族,这种。”系统琢磨了一下:“就是异形生物,简称怪物。”

魏惑:“……”

系统好心提醒道:“女神好像打算把你这里变成濒危生物救助站的示范点,最近要考察业绩,所以直接就给你塞了个血族过来。”

魏惑:“……”

魏惑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狼人兄弟:“那他是看到伊伦神族的救助站招牌来的?”

系统:“应该是吧。听说这个救助站的招牌有点像蟑螂屋,就是会不停的吸引异形生物来的。”

魏惑转头看向狼人兄弟,指了指门口的牌子:“你是看见这个来的?”

狼人兄弟眯着眼睛,走到牌子边上,闻了闻:“这又不是肉!我为什么要看见它来?”

“那你是?”

“我当然是闻到肉味来的!”

魏惑:“……”行吧。

系统连忙解释:“偶尔也会有失灵的时候,比如说狼人的嗅觉可能会比视觉好一点,尤其是这个狼人还是个近视眼。”

魏惑转头看向狼人,对方身上的腱子肉和头上面的白耳朵是在太违和了,他有点看不下去,便提议道:“你能不能,先把耳朵收一收呢?”

狼人表示:“这样的形态表示我很愤怒,到时候万一这个血族要攻击你,我能反应过来。”

狼人说的理直气壮,却盯着桌子上的食物,嘴角疯狂的流着口水。

魏惑沉默的递上去两张纸巾,示意他擦一下嘴角。“这位狼人兄弟,该怎么称呼?”说着,他递上去一串肉串,就像递烟似的。

“我叫沈杓。”狼人接过肉串,一秒钟把上面的肉全都啃光,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沈杓。”魏惑重复了一遍:“来,讲一下你的悲惨经历。”

此刻的魏惑颇有点□□好声音导师的威严。

至于为什么这么问,因为站的近了他才发现,这位沈杓身上的衣服,根本不是灰的!而是白的!是太脏了才看起来像灰色!

衣服都穿成这样了,比当初路边趴着的靳司还要落魄,经历能不悲惨吗?!

“说来话长。原本我是修□□的一个剑修,白衣潇洒,玉树临风,一代女修的梦中情人,门派的扛把子。结果就因为这个血族,我才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

“怎么说?”

“这个血族以前曾经是我们那个修□□的魔君,荒淫无道,杀人如麻,性情暴戾,奢华无度!于是,我们几大门派决定联手剿灭他!”

魏惑:哦,好的,知道了。嘎嘣脆女神男朋友说的,喜欢到处爆人菊花的剑修。

“谁知道在一次打斗当中,他突然消失了!空中还有个洞,我跟着追了过去。落地的时候就到了你们这个世界,变成了一只狼人。”

他说着,觉得自己十分委屈,又恶狠狠的盯着靳司:“都是因为你!我才沦落到现在的这个地步!还是个近视眼狼人!”

靳司耸了耸肩:“你们剑修真的很烦啊。我就想好好的旅游一下,放松一下心情,你们天天追在我后面喊打喊杀的。你以为我很开心吗?正巧我在一次机缘巧合当中,遇到了天道,我和他诉了一下苦。谁知道天道对你们,和我有着同样的心情。他就替我向上级打了个报告,帮助我来到这个世界。

他说他这辈子是不能摆脱剑修了,除非以后升职加薪。但是他希望能看到我代替他,摆脱剑修,好好生活。

我到了这个世界,也畸变成了高阶血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每天追着我跑,烦不烦?”

沈杓一拍桌子:“我能满意吗?!你变成了高阶血族!天天住在城堡里,家里有几个管家你说!”

“最多的时候有六个。”

“对啊!你有管家,还有仆人!还有party开!我呢?!我在外面吃糠咽菜,餐风饮露,以前还有剑气,现在只有指甲!你和我说凭什么?!凭什么魔君在我们那个世界就吃香的喝辣的,住殿宇,好东西随便你挑。我们剑修为了抢一个法宝,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脑袋都要秃了!

然后穿越到这边,你还是吃吃喝喝。最重要的,还不是近视眼!凭什么?!”

魏惑想告诉沈杓,大概就因为你是个剑修。从你们那个世界的神口中,就能感受到对剑修有多大的不满了。

但他还是没说,他觉得这样的话说出去,对沈杓的伤害太大了。

于是,他试着安慰沈杓:“其实我觉得吧,你的白耳朵和白尾巴,和剑修的形象挺般配的啊。”

“是吗?”沈杓转头看向魏惑,尾巴在身后扑腾扑腾的扫着地,显然十分开心。

魏惑抿了下嘴——真的惨,要换做是自己,自己也会心里不平衡。一代剑修,如今在这里摇尾巴。

这么想着,他再度递给沈杓一串肉:“来,多吃点,可怜的,几天没吃饭了?”

“七天。”

“哦,七天啊。”还没饿死呢……

沈杓在这边吃东西,魏惑转头看向靳司,顿时大惊失色:“你在吃什么?!”

靳司咬了一口大蒜:“蒜啊,再不吃要糊了。”

魏惑:“你们不是怕这个的吗?”

靳司舔了下嘴唇:“穷的时候什么都吃过了,哪里管什么大蒜。虽然我确实不太喜欢大蒜。”

魏惑:看看!都把这群异形生物逼成什么样了!一个两个的都饿了好几天。吸血鬼连大蒜都吃了!

靳司继续说道:“味儿太冲了,生吃容易胃疼。”

魏惑:“……”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仔细想想,这人之前还在梵蒂冈当神职人员呢!他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吸血鬼?!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吧!哈哈哈哈

魏惑灌了一口啤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

怪不得之前靳司说什么,自己是飞过来的;怪不得靳司这么白;怪不得他说鸡肉不是他的主要食谱;怪不得他说自己以前请过几个管家!

“你是个吸血鬼?!”魏惑终于反应过来了。

魏惑振振有词:“没错!她也是反科学的!但是她是我工作领导!工作上,永远不要质疑领导!”

靳司对魏惑说道:“其实我就是想找个地方安安稳稳的生活,没别的意思。”

狼人兄弟冷笑一声:“血族都是骗子,而你,就是骗子中的骗子。”

“说我是吸血鬼,也没错,毕竟你们人类是分不清吸血鬼的内部阶层。我们有五个高等级,三个低等级,高阶血族是最高等级,蝠翼脑魔是最低等级。”

靳司认真的给魏惑讲解道:“不过现在活着的都不多的,所以统称血族也可以。千万别叫我吸血鬼,太难听了,我一听就贫血。”

靳司用那双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翻了个白眼:“你跟着我跑了这么远,腿还没断呢?!有完没完?!”

好的,这一刻魏惑知道了,这两个人之前就认识。

魏惑心里暗骂:“凭什么一只蝙蝠的眼睛,比狼人的眼睛要漂亮啊?!”

靳司嗤笑一声:“看来你挨得揍还不够。”

魏惑摆了摆手,示意狼人安静。他瞥了一眼靳司,问道:“你是怎么回事儿?”

狼人兄弟一条腿踩在凳子边上,仗着自己从口袋里掏出的近视眼镜,凶巴巴的瞪着靳司。

阅读自从我脑壳儿中了一箭……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