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宁为宦妻

第 20 章

  • 作者:草莓酱w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4678

大夏朝民风开放不假,但梁明泽已经娶妻却还当街与未婚女子拉拉扯扯,实在是不像话。

秦绵低头不语,如果上一世不知内情或许她还会伤心难过,但如今,她只想将父亲救出来,尽快脱离侯府。

她思虑着开口:“督主,还请您将妾身送到西边角门,侯府的人并不知道妾身今日不在府中。”

“顾劲,还等什么,继续往前走。”

他们停在这里的时候,邵思岚的马车已经走远了,秦绵抬头,只能看见孟长安冷凝的侧脸。

“你那夫君可真有本事。”孟长安冷冷一笑,讽刺之意不言而喻。

一条帕子落在她的怀里,秦绵止住动作一看,上面的花样素淡得很,只绣了点梅花。

“哭什么?软弱。”孟长安的训斥声在耳边响起,秦绵张了张嘴想解释自己是迷了眼睛,对上他一双冷眸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许是顾劲的反应实在奇怪,孟长安竟然好奇地撩开车帘往车窗外看去,也不知看到了什么嘴角竟然勾起了一丝冷笑,秦绵跟着看过去,只见一对男女正站在侯府门前做依依惜别之态。

梁明泽把邵思岚送上马车后就转身回去了,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对邵思岚的柔情蜜意都被别人观赏了去。秦绵本来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戏,谁知这时一阵狂风扑面而来,她反应极快地闭上眼睛,但还是有微尘吹进了她的眼睛,那种灰尘摩擦的不适感让她控制不住的落泪。

秦绵忍不住用手去揉,一双眼睛顿时通红,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

她微微抿唇,欲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还给他,手刚刚碰上绳扣,就被孟长安一声呵止了:“披着,你若冻死了,本督岂不是白忙一场。”

这半日来,秦绵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冷言冷语”,因此也不以为意地放下了手,只低声道了句谢,就与冬枝和青桃一道从角门处进了侯府。

孟长安瞥着她的背影,想到那袅娜纤弱的身躯正裹着他的披风,目光中又多了几分热度。

马车驶出很远,直至看不见影子的时候,角门边上的窄巷中走出一个鬼鬼祟祟地身影,身材瘦小,佝偻着背,正是陈氏一直派来盯着秦绵的刘婆子。

刘婆子并不知道今日秦绵出了府,她前两天捡了一只水头不错的镯子,今天傍晚偷偷溜出去卖了,回来的时候碰巧遇上了孟长安送秦绵回来。

刘婆子认得东厂的装束,慌忙躲进了墙根处的干草堆里,这才没被发现,不过秦绵从孟长安的马车上下来,她可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离的太远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天色漆黑秦绵从一个太监的马车上下来,又偷偷摸摸的,想来两人必是见不得人的关系。

刘婆子兴冲冲地到了陈氏的荣辉堂,说自己发现了秦绵的秘密,果然很快就被陈氏唤了进去。

“你说秦绵是坐着那阉,孟督主的马车回来的?”陈氏本来张口又想说“阉人”两个字,但想起上次兄长告诫她的话,又咽了回去。

“正是,夫人,奴婢亲眼所见,孟督主待少夫人极为亲厚,少夫人身上的披风一看就是男子的,应该就是督主给的。”刘婆子为了让陈氏相信自己,把披风的事拿出来说。

陈氏咬牙切齿道:“好你个秦氏,真是个狐媚子,连个无根的人都能被你勾得怜香惜玉起来了。”

宋嬷嬷在一旁道:“夫人,看来这秦氏真是搭上了孟督主这条道了,往后恐怕要欺到您头上来了!”

陈氏冷哼一声:“她敢,听说秦家今天已经被抄没了,她一个小小的罪臣之女,还妄想霸着泽儿正妻的位子,我看她也只配伺候一个太监了。”

宋嬷嬷应和道:“就是,听说太监都有那些个折磨人的嗜好,就让她好好受着吧。”

陈氏脸色阴沉:“就算如此,我也不想让她整日碍我的眼,更何况若真让她搭上了孟长安,只怕我们侯府就要遭殃了。”

宋嬷嬷迟疑:“夫人,您是说……”

陈氏令她附耳过来,低声吩咐了一句,宋嬷嬷脸色惊骇道:“夫人,万一被那位孟督主知道了?”

“怕什么,不过是一个玩物,能有多上心,太监又没那物事,还能动真感情不成?你就照我说的去做,谨慎些,别露了马脚。”

见陈氏主意已定,宋嬷嬷只得应声出去了。

听说孟长安最忌别人盯着他的脸瞧,尤其是女子,秦绵此举可谓是犯了大忌讳。

孟长安看着她的发顶神色晦涩难明,半响他轻吐一口气:“罢了,回去吧。”

秦绵如同得到了赦令,立刻起身扶着冬枝的手下了车。随后站在车边对马车里的孟长安微微一福:“督主,今日的事给您添麻烦了,等妾身找好了宅子,就将家人接过去。”

孟长安果然转过头目光森然地盯着她:“下不为例。”

见秦绵乖乖点头,他才又对外吩咐了一声,马车绕过了侯府正门向西侧角门而去。

秦绵看着他带着薄怒的俊脸,也许是错觉,她总觉得孟长安似乎对她极为有耐心,就在她心神恍惚盯着孟长安发呆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西侧角门处。

车帘掀开寸许,露出孟长安俊逸非凡的侧脸,他声音微冷:“随你。”

秦绵摸不准他的态度,继母和弟妹住在孟长安的私宅中也不是长久之事,更怕给他沾惹什么不好的谣言,是以她才会有刚才那一番话。

“看够了吗?”一身低沉微哑的问话让秦绵瞬间回了神。

她连忙低下头;“督主恕罪。”

见她又难过的低了头,孟长安不耐烦地一甩袖子。

“多谢督主。”秦绵用帕子揩了揩眼泪,眼睛好受了许多。只是用脏了的帕子她却不知该不该还给孟长安。

“不必了,你留着吧。”孟长安见秦绵听了自己的话神色一松,把帕子收进了衣袖中。也不知为什么,刚才看见她的眼泪时,心头那种焦躁不耐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

邵思岚今日本来是受了梁婉华的邀请来长宁侯府做客的,正好碰上梁明泽下午也在府里,就在梁婉华的“撺掇”下与他见了面,诉了诉衷肠。在侯府逗留了半日,眼看天色渐黑,梁明泽亲自送她上马车,还在马车前对她温声细语,痴缠了许久,弄得邵思岚一张俏脸都染上了春色。

阅读重生之宁为宦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