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又叒叕嫁人了

4.豪门娇妻有两副面孔

  • 作者:狩心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07
  • 本章字数:9042

另外那个人,乔焕认为他没有地方能够争赢他自己。

郁周把烟头给摁灭,在外面待了些时间,该回四叔那里了,谁料到刚一转身,视线里一张熟悉的冷漠脸孔逐渐靠近。

甚至还在思考,郁周是不是在跟踪他。

盛延黑沉沉的眼眸盯着郁周,看郁周惊讶中又有些难以掩饰住的惊喜,不免在心里想,难道真的是巧合。

可泞州这么大,酒楼这么多,先入为主的观念,让盛延下意识觉得郁周这是有备而来。

不过他对自己足够自信,他以前就清楚盛延暗恋他,这不他一个电话,盛延就出来了。

“你先过去,我一会到。”盛延示意乔焕先到包间里等着,他不想郁周和乔焕有什么接触。

乔焕顷刻间对郁周起了点兴趣,但既然盛延都开口了,他温柔点点头,转过身快步离开。

盛延神色沉沉地看着郁周那里,本来还在走动的步伐也因此停了下来,身边乔焕走着走着发现盛延没跟上,转过身想看看怎么回事,意外里瞧见盛延盯着一个地方表情凝重。

乔焕敏锐察觉到盛延神情里的异样,分明就和那名青年认识。

正当乔焕想说点什么时,盛延回头看过来。

四叔身边空了个位置,郁周走过去坐下。

“怎么抽这么久?”四叔正打算让人去找郁周。

郁周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遇到一个朋友,和他聊了几句。”

郁周没说遇到的是盛延,要是真说了,估计今天这个场面将很不好收场。

四叔是知道郁周朋友多,所以没细问对方是谁。

“叫过来一起吃饭啊。”四叔道。

“我叫了,不过他说下次。”

这个临时小插曲就算是这样直接揭过去了。

吃饭间大家觥筹交错,都算是一家人,饭桌上就不讲什么虚的,大家都知道郁周酒量好,这次盛延没来,众人心里对盛延的印象更加不好了。

碍于郁周喜欢对方,亲朋们也就不多说什么,但酒是肯定要喝的。

也没人帮郁周挡酒,他向四叔寻求帮助,四叔也只是那么看着他,不插手帮忙。

一顿饭吃下来,郁周醉醺醺的,走路都走不大稳,被人扶着上了车。

在车上眯了会眼,到家的时候郁周感觉自己好了点,对送他回家的人道了声谢谢。

人走了后,郁周从沙发那里起来,摇摇晃晃走上楼梯,走两步停一下。

意识倒是还比较清晰,就是身体不太受控制,脚踩在楼梯上,跟踩在棉花上没多少差别。

不知道自己这一脚踩空,摔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郁周头昏脑涨中想了一下。

“对了,盛延和他白月光怎么样了?”郁周还没忘记他‘老公’背着他和其他男人见面约会。

“正在逛公园。”嫁人系统追踪到盛延的位置,向郁周报道。

“花前月下,挺好的。”郁周笑了出声。

系统回复:“你头顶的绿帽子也快稳了。”

“稳就稳吧,反正盛延现阶段不会提出离婚。”只要不离婚,郁周还真不在乎盛延在外面做什么。

哦,不对,他差点忘了,这顶绿帽子他不能戴。

郁周在兜里摸了半天,才把手机给摸出来,打开通话记录,郁周给盛延打了一个过去。

电话刚响了三声,那边就接了起来,郁周还以为对方这会正和心上人你侬我侬,不会接他电话。

“什么事?”电话那头声线冷硬,听不出一丁点感情色彩。

“你晚上回来吗?”郁周脑袋里本来想的不是这个,但一张嘴巴,直接就脱口而出了。

盛延眉头拧紧,完全不想和郁周多谈的态度。

“有事说事。”

“如果你不回来,那主卧我就睡了。”既然都已经开了那么一个头,郁周脑袋里酒精发挥作用,他也懒得再找其他借口。

“那是你的房子,你想睡哪里都可以。”

想睡主卧就给他打这个电话来,盛延不信真的是因为这个理由,他这时还没听出来郁周是醉言醉语。

“谢谢。”郁周感激地道谢。

这边盛延听到那边忽然传来的忙音,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一边同行散步的乔焕连唤了盛延好几声,盛延才回过神。

因为就在旁边,隔得很紧,乔焕听到盛延和电话那头的谈话了。

他问得比较小心,同时也有着试探的意味:“是季潼吗?”乔焕知道盛延的新婚妻子是季潼,不过两人结婚那时他在外地,并没有见过季潼本人。

盛延眉峰微锁,怎么看都是一副不想听到季潼名字的表情。

而乔焕好像没注意到此时盛延的不悦,乔焕仰头看着天空闪烁着的晨星,他笑容轻飘飘,随时要碎掉一样。

“你结婚都没和我说,我还是从他们口里知道的。”

“盛延,我们难道不是朋友?”

乔焕慢慢低下头,目光显得哀伤。

“你现在知道了。”乔焕确实是盛延暗恋的人,这不假,包括现在,乔焕在盛宴心里都有着别人不能取代的位置。

但很多事,发生了的就是发生了,眼他结了婚,和一个处心积虑设计他的人,他再喜欢乔焕,做人的底线和准则还不至于丢了。

不可能家里有新婚妻子,外面再彩旗飘飘。

盛延的回答令乔焕神色一滞,这不是他预料中的发展,他以为盛延会向他低头,向他道歉,解释他为什么明明喜欢他却和另外一个人不喜欢的人结婚。

可盛延没有那样说,反而就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

乔焕笑容有点不自然,他拳头紧了一下又快速松开。

“是我知道了,我也知道你根本不喜欢他,你们会离婚吧?”乔焕选择退一步,他应该清楚盛延的性格,当初就是因为他有男友,导致盛延选择放弃,现在他和男友分手了,他也逐渐认识到盛延的好,他想要得到盛延。

盛延眸光瞬间锐利起来,被他沉甸甸的目光盯着的人,不由得陷入紧张里。

“会。”盛延斩钉截铁,可不等乔焕松一口气,接下来的话,让乔焕错愕不已。

“但现在我还没离婚。”

乔焕顿时懵了,没立刻明白过来盛延话里的意思。

盛延低头看了下时间,差不多了,作为朋友,乔焕刚回来,他陪他吃个饭,逛一逛,怎么说都是有家室的人,他不喜欢郁周归不喜欢,但婚内出轨这样的事,盛延没兴致去做。

“不早了,我送你回酒店。”盛延转过身就走。

乔焕呆呆地看着盛延高大挺拔的身影在他眼前逐渐走远,眼看着好像要彻底消失一样。

乔焕奔上去,一把抓住了盛延的手腕。

“盛延,我……”他嘴唇张了张,想和盛延说他喜欢他,他可以等,现在做朋友也没关系。

不过当盛延回头,深黑的眼眸注视过来时,乔焕刚鼓起来的那么点勇气,瞬间就没了。

盛延另一手握住乔焕的手,乔焕涌上喜悦,可紧跟着盛延只是把乔焕的手给拿开。

“最近天冷,出来多穿点衣服。”

一桶冰冷的水把乔焕给从头淋到了脚,他无法相信的同时,又在心里暗下决心,他的东西他一定要抢回手里来。

从公园出来后,盛延驱车送乔焕回去酒店,乔焕多次想邀请盛延到上面坐坐,话到嘴边在盛宴冷凌的表情里,选择吞了回去。

送了乔焕后,盛延转道回去,屋里玄关的灯依旧亮着,盛延脱了外套径直朝楼上卧室走。

走到主卧外面,盛延想起来郁周说他要睡主卧,盛延推门进去,打算拿了睡衣去旁边睡。

卧室里的灯开着,床被铺得平整,一点被人动过的痕迹都没有。

盛延本来还疑惑郁周没在屋里,然后就听到浴室那边传来一道声音。

寻找声音找过去,盛延推开浴室门,往里一打眼,看到浴缸里坐着一个人,那人身上衣衫全部湿透,本来是绀紫色的棉衫,被水一泡,直接变得透明起来,湿漉漉的衣服黏在那具瘦削的身体上,青年头发也湿透了,几缕湿发搭在额头,滴落下的透明水珠在他那张微微泛红的脸颊上蜿蜒出一条条水痕,脆弱无助中又无端有股旖旎风情在里面。

似乎有点难受,郁周咬着嘴唇,于是那些水痕,就像泪痕一样。

体内的酒精到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蒸发了出来,郁周这时候脑袋里一片混乱,混乱中他听到系统和他说又得到了四分,也就是说他故意把吃饭地点和盛延他们的重叠在一起,其目的已经达到。

盛延没有和他的白月光在外面过夜,而是赶回了家。

意外获得四分,郁周显得很高兴,高兴的结果就是他仰头朝盛延笑,不仅笑他还从水里站了起来。

郁周抬脚跨出浴缸,但外面地面淌了水,他刚走了一步,咚一声仰面摔倒在地。

变故来得太快,盛延就那么看着郁周把自己摔倒。

似乎摔得很重,郁周蜷缩起身体,痛苦呜咽了一声。

那声音听着就知道他很难受,盛延并非真的铁石心肠,至少眼下这幕场景,他相信郁周演技再好,也演不出这一切来。

盛延不想和郁周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在地上躺一晚上,应该不至于要郁周的命,盛延今天刚见过乔焕,这个他曾经爱了多年的人。

之前他还下定决心,但今晚忽然的,他觉得和乔焕之间应该结束了,或者是他该单方面结束对乔焕的暗恋了。

盛延本来没打算管郁周的,他退出浴室,还将门给顺手带上,拿着睡衣正要去隔壁,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里面的人又呜咽了一声,伴随着一道更重的响动。

明显是郁周想自己爬起来,结果没成功,让自己再次摔了回去。

理智让盛延尽快离开,但个人情感上,又生起点同情的心来。

毕竟浴室里地面铺的瓷砖,郁周这么连续摔两次,说不准就摔伤了哪里。

盛延犹豫片刻,放下睡衣,转身回浴室。

到了浴室里,盛延蹲下身小心翼翼扶郁周起来,郁周动了一下,张嘴就唔了一声,一张本来红润的脸,这会疼的发白。

掌心下扶着的肩膀因为疼痛而颤抖不已,盛延脸色堪称阴沉,他眉头拧成了川字,询问郁周伤到了哪里。

“腰,我腰疼……”郁周说着伸手去碰自己的腰,力道没控制好,大了点力,然后他疼得啊了一声,泪水滚落脸庞,砸到盛延的手背上。

盛延手背微颤,只觉那滴落下来的泪异常得滚烫,烫得他的心也跟着震了震。

盛延微微收紧眼瞳,试图从郁周脸上看出演戏的成分,不过并没能看出什么来。

“不是,我和朋友来的。”盛延这话一落,郁周脸上的笑淡了点。

“哦,是吗?我进去了,不然一会他们得出来找。”郁周笑容勉强,明明一副非常想知道盛延和谁一块出来吃饭的模样,却始终都克制着。

盛延随即想到了乔焕那里,在泞州季家势力大,若是郁周想对乔焕做点什么,他不一定能护得住乔焕。

“盛延!”郁周把拿着烟的手背到身后,像是怕被盛延看到他在抽烟一样。

盛延视线左右两边看了眼,重新回到郁周脸上。

郁周从盛延身边走过,走到盛延身后时,郁周顿住脚侧过眼去看盛延,盛延知道郁周在等着什么,可他毫无所动,一直到郁周走进不远处的一扇房门后,盛延才动容了片刻,仅是回头瞥了一眼,跟着快步抽身离开。

一进到亲朋所在的房间,郁周变脸和变天一样。

“你和你四叔他们一起来的?”盛延声线虽低沉迷人,可里面的冷意更是不容忽略。

郁周忙笑着点头:“是啊,他们现在在那边的包厢里,盛延你……一个人吗?”

郁周满目的惊愕,显然对于盛延的忽然出现诧异不已。

就是在走过拐角的时候,乔焕刻意缓了小脚步,果然如他预料的那般,盛延和那名容貌怡丽的青年认识。

就是不知道青年具体身份是什么,若盛延新婚妻子长这个样子,乔焕觉得可能会是一点阻碍。

离他们不远地方靠站着一名身姿峻拔的青年,虽只能看到一个侧脸,但流畅的面部轮廓也足够让人猜到他必是有张不凡的脸。

阅读我又叒叕嫁人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