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见大人多柔柔

表白

  • 作者:大茶娓娓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8198

谢府棠苑内,青衣奴仆垂首立在雕花扇门外,屋中婢女身形影影绰绰,药香熏人,逶迤的帷幕之后,几名郎中惶恐地伏跪在地上,榻上躺着一个纤弱少女,长发铺散在软枕之上,苍白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

谢映舒用帕子替妹妹擦了擦额上冷汗,眸底愈寒,最终将手中帕子狠狠一攥,头也不回道:“我养你们多日,不是要一群酒囊饭袋。”

谢映舒看着她,眼前仿佛闪现那日在柴房中的一幕,眼底杀意骤起,攥着帕子的手上微露青筋。

谢映舒双手捏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身边的小姑娘没有反应,她天生嘴角上扬,梨涡浅浅,饶是在昏迷之中,也有一副甜美娇俏的相貌,好像梦到了一桩美事。

皇帝叹道:“他这样的人,你给他三分机会,他便可以闹出十分的事情,你压他三分,他便回报你六分,这样的人,朕若非是无人好用,是绝不会用的。”

皇帝沉沉一笑,“朕当然放心世家了,从小到大,朕就从未见过有什么事情,是成静摆不平的。”

冯意听他语气,揣测不出他对成静的态度是喜是怒,忙噤声不语。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说了那么久,成静弯腰告退后,皇帝方才平静下来。

原本陛下继位之前,人人都说皇太子性情温润儒雅,这才三年,他便被下面一群比谁都会玩心计的臣子给气成了这般暴脾气。

大内官冯意见圣上神情不豫,斟酌着上前道:“陛下,成静既然都已经说了破解之策,此事便可放下了,您何必还忧虑呢?”

她不安地挣动几下,眉心紧蹙,迟迟不醒。

窦海再次把了把脉,又慢慢抽出银针,换了更细的针,慢慢扎她人中。

“啊!”

小姑娘痛呼一声,蓦地睁开眼。

谢映舒心头一跳,大步上前,便看见谢映棠半阖着眼,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簌簌而下,无声地哭着,仿佛魂魄已被抽离。

谢映舒心底被狠狠一揪。

窦海道:“大人莫急,待在下施针完毕,再开几剂方子,翁主便可无碍。”

那地上伏跪的郎中们纷纷抬头,对视一眼,面露震惊之色。

成静亦是上前,淡淡道:“刘冶已哑,刘踞自顾不暇,你若想杀人,尽管下手便是。”

谢映舒飞快转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只道:“我妹妹的心结在你。”

成静眼色微动,薄唇微微抿起。

谢映舒看着他,脚下寒意顿生,狠狠一咬牙,冷声道:“随我出来。”

檐下春风扫绿叶,廊下悬挂的风铃琳琅作响,百鸟鸣声时起彼伏,天边流云溶溶,唯有一束光阳刺入眼底,灼得人瞳孔发痛。

成静一出来,谢映舒便直接了当道:“我当初极为不赞同她对你有意,因为我知道,你成静生来便不是站在世族的立场之上的,你是一柄双面利刃,可杀人,可救人,而你杀的人,将远远多于你救之人。”

成静眸子轻阖,不置一词。

确实。

他不像谢映舒,身处世家大族,贵不可言,势力滔天,族人成千。

他成静自幼便孓然一身,他是如何活下来的,他比谁都清楚。

“但是棠儿偏偏喜欢上了你。”谢映舒抿唇淡道:“早在三年前,她便与我说过,她想嫁给你,那时我不过觉得她荒诞可笑,可你看,三年不见,她还那般缠着你。”

成静睥他一眼,冷淡道:“三郎让我娶她?”

“你岂会听我?”谢映舒冷冷道:“你娶她,将来你若反世族,她当如何?将来陛下若弃你,她当如何?你不傻,我亦不傻。”

成静唇角轻掠,“令妹是个佳人,奈何我非良配,三郎想如何?”

“那便暂且哄哄她罢。”谢映舒吐出一口浊气,定了定神,负手道:“且不说你再她心底何等重要,她最难堪的一面被你看见了,这心结又怎么办?”

成静垂袖站在檐下,敛目不语。

脑海中忽地浮现往日情景——

从墙头探出脑袋的小姑娘笑得灿烂,欢欢喜喜地朝他打招呼。

抱着冬冬的小姑娘口齿伶俐,眼神几转,笑靥点亮了春色。

她从假山后探出头来,手上握着柳枝,吓跑了偷看他的姑娘们。

良久,他才道:“行。”

谢映舒叹了口气,道:“我还有公事处理,这里都是我的亲信,你尽管陪她说话,安慰安慰便好。”谢映舒说着,往后退了一步,抬手道:“告辞。”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成静垂袖静立在檐下,转身进了屋。

窦海已经撤了针,见他进来,忙上前问道:“谢大人呢?”

成静道:“这里交给我。”

窦海点了点头,按下心头惊诧,指了指帘帐后,低声道:“在下去开几个方子交给厨房熬煮,翁主现在还醒着,哭得好不可怜,唉……这外伤可治,心病难医啊。”

成静微笑道:“多谢窦兄,改日定当酬谢。”

窦海忙道:“不敢不敢,成大人好好保重。”说完便提着药箱出去了。

成静在珠帘外站了一会儿,才拿过金盆上的帕子,沾了热水拧干,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谢映棠正坐在床上,身上拢着一件狐裘,长发随意散着,小脸雪白,半阖双目。

成静在床边坐下,微笑着唤道:“谢姑娘。”

她似在出神,陡然听这一声,身子颤了颤,猛地抬睫看他。

只见成静坐在一边,水蓝色常服显得素雅端方,阔袖淡淡敛在膝头,一双清淡如水的眸子静静看着自己,像三月的春风,乍然揉皱了一池湖水。

她心底陡乱,忙又撤回目光,刚刚才止住的眼泪又不受控制一般簌簌落下,沾湿了睫毛。

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手帕,慢慢递到了她的面前。

“谢姑娘。”她听见男子干净温柔的嗓音,“别哭。”

她定住了,只看着面前的帕子。

昏迷之中的黑暗并非全然是封闭的,她可以听到很多声音,郎中的说话声、哥哥焦急的声音、母亲哭泣的声音……甚至,还能反复听到刘冶的狞笑声。

即便是知道刘冶没有得逞,成大人在最后关头救了她,她也觉得难堪至极,那种羞愤挑衅着她多年来的骄傲与尊严,是一把锋锐的刀,将陈年积压的身外之物悉数剥离干净,所过之处鲜血淋漓,伤疤难愈。

所以,那日在衣物的遮挡之下,她听见那么多人的说话声,她便想了结自己。

可那把锋利簪子没能将她彻底杀死,她还是活过来了。

再醒时,她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

她做不到若无其事,也做不到再次杀了自己,好像天下人都看了她一场笑话,包括她的心上人。

可成静给她递帕子了。

她原本纷乱的念头,因为面前这一递,忽然就安静下来。

谢映棠慢慢接过帕子,擦干了脸上的泪。

屋中极为安静,外面的鸟鸣声也渐远,四方狭小之地内,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许久,她听见自己说:“大人因此嫌弃我了吗?”

成静有些惊讶,随即微笑道:“这不是你的错,我又怎会因此嫌弃姑娘?”

她抬眼,看着他温和晶莹的双眸,咬紧下唇,又摇头道:“我不再是一个干净无暇的人了,我配不上你了。你许是猜到了,我原是喜欢你的,特别特别喜欢,比我从前的遇到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喜欢。”她抬手又拭了一把眼泪,“可是,你这样好,现在的我,又哪里配得上你。”

成静敛了笑意,淡淡地看着她。

他将她端详了好一会,忽然抬手,握住她正在擦泪的那只手的手腕,语气有种道不明的沉凝,“你喜欢我?”

她被他的动作吓得一缩,唇瓣抖了抖,迟疑道:“是。”

“想嫁给我?”他再次逼问。

她的心猛跳起来,抬眼看着他,说:“是。”

成静了然,松开她的手腕,起身逼近她的身子,手臂撑在她身侧,将她困在方寸之地。

逆着光,他一双黑眸却锐利异常,牢牢锁住她的脸,像一簇乍然腾起的火,霎时燎得她血液奔涌。

她不由得要低头。

一只手却牢牢钳住她的下颔,逼着她抬首。

他的声音低沉,又问:“真的想嫁我?”

她压抑住自己猛烈的心跳,咬牙答道:“我想嫁给你。”

“呵。”他低笑一声。

她心乱如麻,不知他是何意。

……只感觉现在的他,没由来得让她有些害怕。

他抬手去拉她身上的狐裘,笑着道:“既然如此,那么折日不如撞日,你就以身相许如何?”

外罩的狐裘被他随手掷到地下。

她仓皇抬眼看他,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指已轻而易举地挑开她的衣带,慢慢一拉,少女白皙光滑的香肩已露了一半。

她低呼一声,去拢自己的衣裳,他的手却牢牢抓住她的手腕,摁至床头,容不得她的丝毫抵抗。

那件最里的素白亵衣,转瞬便被剥离肩头。

雪肩粉颈,锁骨精致,触目春光惑人。

娇躯触及冰凉的空气,凉意浸人。

成静眯了眯眼,手掌抚上她的脸颊,手指带着一丝冰凉的触感,顺着慢慢往下,勾住她颈后肚兜的系带。

她紧紧闭上眼,偏过头去,身子微微颤抖。

谢映舒看向成静,眸中颇有怀疑之色。

成静的目光掠向榻上沉睡的姑娘,眼色微黯,垂眸道:“我曾被刺客重伤,是窦郎中所救,他医术精湛,若瑾大可放心。”

谢映舒闻声忙起身,对窦海抬手一揖,道:“劳烦阁下救家妹性命。”

谢澄见此情形,心头猝然一惊,忙单膝跪地,急急道:“郎君,属下以为,不若满城张贴告示,遍寻天下名医,只要能治好姑娘,便重金犒赏,或许有江湖能人可以挽救姑娘性命。”

“不必了。”

清淡的嗓音忽然打破压抑,成静推开门走了进来,冷淡道:“我已寻到一位神医,若瑾不如让他试试。”

窦海忙道:“在下定然竭尽所能。”言罢连忙放下药箱,跪坐到床榻边,低头为谢映棠把脉。

窦海神色几变,又忙拿出银针,在小火上炙烤片刻,慢慢碾动着扎入小姑娘几处大穴。

谢映舒眸色微沉,看向成静身后之人。

那人连忙抬手行礼道:“鄙人姓窦名海,是成大人荆州旧识,此番碰巧游历至京城,恰逢此事,略通医术,斗胆请求为翁主诊脉。”

其中一郎中紧了紧拳头,满手皆是冷汗,他伏地拜道:“大人,翁主自小体虚,加之幼年那几场大病已让她伤了根本,此番受惊事小,牵动旧疾事大,草、草民已经竭尽所能,是草民无能,医术有限。”

皇帝道:“朕把他放在荆州三年,迟迟不召回来,你可知是为什么?”

冯意连忙请示。

他端坐在御座之上,眸色阴寒,除了没有拍案暴怒之外,并没有比之前好上多少,一边奉茶的内侍心肝乱颤,唯恐皇帝抬手把茶拂落到地上。

阅读我见大人多柔柔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