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桃花你不嫁何撩gl

围猎!

  • 作者:北地余光
  • 分类: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0
  • 本章字数:7985

“鬼在哪里呢?”

“百桃街。”陈湘水回答。

池青桃看着着实有些稚嫩了,就好似未熟的青桃,却叫人有心等待着她彻底成熟的一日。

“好。”池青桃弯了弯眼,白嫩的脸颊上看得出来青涩的滋味。

陈湘水看了她半晌,心道……小桃花还要再养养啊。

鬼的存在其实为妖怪们所不齿,因为常有人将妖怪和鬼的概念混淆在一起,但其实鬼危险、少有理智,根本就和发疯的野牛一般无二,也远远不如妖怪的存在。

“是一只不明来历的鬼。”陈湘水答,“这鬼的活动范围离我们只有一条街的距离,任务是查明并解决它可能带来的隐患。”

鬼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围猎”是道士任务的一种表现形式。

陈湘水放慢了语调对池青桃轻声说。

“我懂了。”池青桃认认真真听完后,手平放在膝盖上,模样乖巧,“你今天要去围猎的,是什么呢?”

她们正处在居民楼防盗窗外。

“进去,我有办法。”

我也有。池青桃心想,她用出了桃花瘴——眼前的防盗窗被幻境影响着化为了虚无,她纵身一跃,站定。

桃花瘴也随着池青桃的站定被她收了回去,她身后的防盗窗依旧好端端的、没受到一点损坏。

池青桃转头去看陈湘水,却被就站在她身边的陈湘水拍了下肩膀。

“我在这里。”

池青桃朝陈湘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浓郁的鬼气的源头在一只鸟身上。这鸟通体漆黑,只身体一侧有一点白斑,是一只鹩哥。

它正被“困”在一个木制的鸟笼中。

池青桃诧异地眨了下眼,她看得清楚,那鸟笼子其实也是由鬼气幻化出来的,可这鹩哥为什么要将自己困住?

叫她更觉得奇怪的是,这鬼气虽然带着冲天的执念,但这只鹩哥本身……却没带给池青桃任何的排斥感。

这样的矛盾景象让池青桃下意识叫住陈湘水:“别……先别动手。”

“嗯?”陈湘水等着池青桃说话。

“不太对。”池青桃说,“它身上的鬼气就像是被人强行施加上去的。”

再看这只鹩哥,她在发现池青桃和陈湘水后也没有失去理智的直接攻击她们。

“对,我也发现了。”陈湘水说,“先静观其变?”

鹩哥却在陈湘水话音落地后在笼子里扑腾起来,她撞开了笼子,飞到池青桃身边。

她不像是要攻击。

这一犹豫,池青桃发现自己和陈湘水周围的景色有细微之处的改变。

她们乍一看还是身处这个屋子里,但屋子里有些东西的位置摆放变了。

池青桃看到了一个木笼子、笼子里的鹩哥和笼子旁边摆着的水和鸟饲料。

她紧跟着听到了客厅的白墙旁边传来一声猫叫声。

一只野猫踱步走了进来,它黑溜溜的瞳孔里带着尖锐、戏谑的猎人的感觉。

鹩哥在笼子里慌张地跳动,野猫奈何不了她,只将水和饲料推远了些。

鹩哥够不着吃食,她的主人也不在家里——

池青桃看见“时间”不停地推移,鹩哥终于倒在了笼子里,饿死了。

她隐约听见了细微的啜泣声。池青桃无措的看看身边的陈湘水,却被她的手指堵住了唇。

安静,继续看。池青桃读懂了陈湘水的意思。

——这家人终于回来了。

老一辈的先回来,发现了鸟的尸体,将它埋了。家里最年轻的第三代提着一个小口袋高高兴兴展示给外公外婆看,却得到了鹩哥海皮死了的消息。

已经成年的女孩懊悔、自责。

画面又是一转——到了女孩的房间里。

池青桃看见女孩哭肿了眼自言自语,她不禁朝着虚空的方向问:“你是因为她才堕鬼的吗?”

池青桃想问的是那只可能隐藏在暗处的鹩哥。

她的想法其实没什么问题,因为主人太伤心所以为了陪伴她而堕鬼,这一看就是个再合理不过的缘由了。

陈湘水却一只手拦在了池青桃跟前。

她看向那个哭泣着的女孩,轻声问:“让它变成这样的是你的执念,对吗?”

池青桃一惊,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被她认为是幻象的女孩。

“……是。”

女孩抬起了眼,她抬眼的刹那,所有的幻象都消失了。

可池青桃却发现,女孩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类。

她甚至身上连灵力的波动都没有。

所以……是执念的影响吗?这该是多么庞大、而无望的执念啊。

女孩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此刻幻象又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池青桃与陈湘水看到幼小的女孩欢喜地绕着鸟笼,教鹩哥说话,与她你来我往“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妹妹你坐船船~”的对话。

再然后,女孩逐渐长大,她虽然还是很稀罕鹩哥海皮,但注意力还是淡了。

鹩哥死前几天女孩去另一边的家里过年,明明可以把鹩哥带走的,但因为女孩想着……以前都没出问题,所以同意了将她留在家里。

池青桃和陈湘水又回到了现实。唐梓涵红着眼,一字一句地说:

“她活了十几年了,我以为她会是寿终正寝,结果却被活活饿死。我……怪猫,可我更怪自己。”

“我以为……”她没有再说下去。

池青桃看懂了什么,她望了一眼此刻距离自己不远的鹩哥,她正扬起橙红的鸟喙,往她的主人唐梓涵这里看了一眼。

幻象不可能是唐梓涵这个普通的人类制造出来的。

那就只能是这只叫做海皮的鹩哥。

她不能说话,只能用这种途径来叫她们两个外来者帮助唐梓涵。

唐梓涵因为自己错误的冷落生出了执念,导致鹩哥堕鬼。鹩哥将回忆以一种第三方的方式呈现出来,是在求助。

池青桃抿紧了唇,忽然不知说什么好。

主人以为给宠物吃食它就可以活下去,可它更需要汲取爱和关注而存在。

这是一个错误。

陈湘水顿了顿,朝着唐梓涵开口:“你知道,我们、还有很多其它的道士是来狩猎她的吗?”

她看向了窗口的位置,在陈湘水的感应中,数个道士正向这里赶来。

唐梓涵忽地又落泪了,她没有怀疑陈湘水的说法。她知道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房间里的人肯定是她不能应对的存在。

“我很抱歉。”

她朝着鹩哥轻声说。

然后她蹲下去,用手朝鹩哥鬼气缠身的身体抱去——抱了个空。

但当唐梓涵站起身时,鹩哥身上的鬼气席卷一空,浑身充满鬼气的变成了她。

鹩哥低低哀叫了起来,她又被困在一个笼子里了。

池青桃的心猛地一抽,她看着唐梓涵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她要做什么?”池青桃失声叫道。

“……她想要代替鹩哥,成为被狩猎的靶子。”陈湘水稍稍抬眼。

“你要帮她吗?”

不出意外的,那些赶来的道士第一想法就是将身上有鬼气的存在直接消灭。这是最快,也最没有漏洞的方法。

可……唐梓涵是不夹杂一丝水分的人类。

“帮!”池青桃斩钉截铁的说。

陈湘水敛了眉:“我顶多只能撑一会儿……抓紧时间吧。”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从窗口“掠”了出去,像一只轻燕一般。

池青桃见状也毫不犹豫地随着唐梓涵的身影离开。

情况不妙极了,陈湘水能挡下三四个道士,不代表她能应付十来个道士。

而叫道士放弃这个任务?池青桃没有天真到这个地步。

池青桃瞳孔中映出来数道灵光,这让她周身的妖力都小幅度震荡起来,瞳心桃花粉乍现。

我得想个办法、得想个办法。这个办法必须要威慑到道士……

池青桃注意到手旁的桃花树,她咬了咬唇。

威慑。我知道了。

帮帮我,池青桃在心底轻念。

道士们正咬牙切齿地在心底狠骂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下手毫不留情的同行……就突然感觉到一种称得上恐怖的妖力的威慑……

天!

天刹那间就变成了深深浅浅的粉,不知从哪儿伴随着风而来的桃花瓣落了一地,在地上铺了满满一层的桃花毯。

百桃街的桃树都像是被凭空赋予了生命一般,花枝轻曳.,花瓣一片又一片有规律的被妖气给点亮,竟似是火树银花那般瑰美的场景。

一颗开得最艳、最美的桃树上,斜倚着一只妖。

这妖一头如瀑长发随意散开,眼角绘有一抹妖艳的红痕,有轻纱覆面,却不难想象被遮掩住的该是怎样摄人心魄的容颜。

她慵懒地靠在树上,满不在乎地斜睨了在场的道士一眼。她看似漫不经心,可她周身萦绕的那浓厚的妖力却叫所有道士都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陈湘水没停,她甚至还稍往前迈了一步。

而在咫尺之隔的地方,一个妖娆的身影吐出一口朦胧的烟气,自语:

“咦,是哪一个冒用了我的领地?”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桃花:使劲装

文中的女孩就是作者我。

作者家的鹩哥死了,可我比起怪猫,更怪自己。

她足尖轻点,每出现在一处,脚下的桃花枝上的桃花便盛开一处。

池青桃身旁百桃街的桃花树似也受了感召,羞涩地轻晃着身体。

“是这里。”陈湘水手中的铜罗盘的指针停止了晃动,稳稳停在一处。

大约是会拥有更加甜美的滋味吧。

接下这个围猎任务的道士至少也有十数个,但陈湘水这边离得近,也就占了先天的优势。

“跟紧我。”陈湘水提醒。

毋须陈湘水多说,池青桃也“看”见了那数量庞大的鬼气。

“进去?”罗盘、以及池青桃感应到的位置都指向一个居民楼。

“跟紧了。”

池青桃看着陈湘水一个纵身,就像一片轻飘的羽毛轻轻掠过。她紧跟着应到,花枝出现在脚下,池青桃蜻蜓点水一般轻挨枝条,花枝上零星合拢的花苞摇曳、绽放开来。

池青桃知道这条街,这条街上栽满了桃花树,这个时节深粉的桃花压满花枝,显得又妖又艳,和她这样的粉白桃树是不太相似的类型。

人或是动物死后因执念深沉而变作的东西都被统称为鬼。

并不是所有人或物都拥有变成鬼的资质,普通的存在死去后只会坠入轮回往生。

这是一种不限人数的任务,意思就是你只要接了这个任务,就能够同其它道士一同竞争。而最后得到任务奖赏的只会有一个人。

阅读小桃花你不嫁何撩gl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kan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